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选择集会地点的几个要素

* 地方要足够大。因此中心广场等比较合适。但如果太大而人气不够就不合适。

* 本地人的人流量要大。不仅可以增加人气,而且可以方便“偶然路过”。因此旅游区和太空旷的广场不合适。

* 要有很热闹的商业活动。一方面,可以减少封街的可能;同时集会还可以给商家带来生意。

* 步行交通一定要四通八达。便于聚集和疏散,防止镇压。因此只有几个通道的孤岛地形和过于封闭的地方是不可以的。

11 条评论:

  1. 前期由于影响有限,知道的人太少,地方越大越没用。诺大的中心广场来200人有啥影响吗?
    非常建议地铁站,200米长的过道,大家来回慢走,把他彻底堵了。看看能不能上电视,就算不上消息传播的也会非常广。如果被强行封锁更有效果。

    回复删除
  2. 好建议。不过地铁站过道太过封闭,容易被包围。

    回复删除
  3. wk,还真有经验啊,哈哈

    回复删除
  4. 1、海外报道的具体地点要统一,口径要一致。
    2、以交通拥堵、下层民众聚集情况为首要标准。
    3、附近要有大量的公交车停靠站。此地一堵,车内便可轻易拍照取证,此处的马路越窄越好。因为在现场根本没法照相,很容易暴露。

    回复删除
  5. 敌众我寡,现阶段就是带着敌人在山里转,把不对称的优势彻底发挥出来,让他们游街给革命做广告,让他们扩大打击面,让他们得罪人,搞得民怨沸腾才好。

    基于这个思路,,北京上海之类的地方,不是上班高峰也常堵得一塌糊涂,疏导交通是门学问,很复杂,把交通搞瘫容易的多,选些敏感地段,号召方便的兄弟在上班下班高峰的时候聚集,叫警察警车洒水车什么的把交通搞死,搞得全城交通大瘫痪,广告效应大大的,全城都堵了新闻得报吧?怎么报?还是白茉莉教秘密进京了?堵塞现场车多人多,警察没法一个一个的搜,躲在车里拍照正好,提供曝光的契机,现场充满了焦躁的群众,警察更难布控,无法驱散,拿喇叭喊什么“走起来走起来”也不管用,我想走可倒是走的了?你警车当道,我怎么走?
    挨骂的应该是共,因为战士,群众,我们可以随意变换角色,他们是实际造成拥堵的。
    反正共已经污蔑我们在先,不这么搞亏了。有人行和汽车共用的道路,地点可选道上的公交车站,公交站便于找理由站住,不便于警察排查,而真正堵死后,便于步行到人疏散,而不便于车辆追人和驱散。北京有千人等车的时候,不是特意赶到聚会地点,找个主干道,谁顺道谁去,关键不在于我们去的有多少,关键在于把警察调去游街打广告,让警察出现在本就焦躁的上下班人群中。可以周一到周七选不同的主干道,这样做的其他好处是,通过误工让匪区一天损失几亿产值是很容易实现的,收不上租子来看他们拿什么养兵,恶化共产党的生态。

    虽然那些地方平时也堵,但是只要有警察警车,堵车的人一样会把怨气发泄在他们身上 .
    如果说我在上下班路上想喊个口号,造成大量警力出现进而引发拥堵,你说这怪谁?

    其实,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共不就是绑架了全体中国人,说别人制造混乱吗,不错,你可以说混乱是我制造的,但是,如果共对喊口号这种基本人权没那么大反应,不就乱不起来么。

    就是要把这种基本人权和共的病态反映并排放在一起,叫被堵车的人统统卷进来,迫使他们思考,逼迫他们在这两个里面选一个骂。其实,不触及那种什么都不参合的老百姓,而去发动一场变革,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尤其对于现在的中国人。

    回复删除
  6. 敌众我寡,现阶段就是带着敌人在山里转,把不对称的优势彻底发挥出来,让他们游街给革命做广告,让他们扩大打击面,让他们得罪人,搞得民怨沸腾才好。

    北京上海之类的地方,不是上班高峰也常堵得一塌糊涂,疏导交通是门学问,很复杂,把交通搞瘫容易的多,
    选些敏感地段,号召方便的兄弟在上班下班高峰的时候聚集,叫警察警车洒水车什么的把交通搞死,搞得全城交通大瘫痪,广告效应大大的,全城都堵了新闻得报吧?怎么报?还是白茉莉教秘密进京了?堵塞现场车多人多,警察没法一个一个的搜,躲在车里拍照正好,提供曝光的契机,现场充满了焦躁的群众,警察更难布控,无法驱散,拿喇叭喊什么“走起来走起来”也不管用,我想走可倒是走的了?你警车当道,我怎么走?
    我估摸着,挨骂的应该是共,因为战士,群众,我们可以随意变换角色,他们是实际造成拥堵的。
    有人行和汽车共用的道路,地点可选道上的公交车站,等车有驻足的接口,不便于警察排除,如果造成堵车,步行的人便于撤离,而不便于警察的增援和追捕。北京有千人等车的时候,也可以是地铁,不是特意赶到聚会地点,找个主干道,谁顺道谁去,关键不在于我们去的有多少,关键在于把警察调去游街打广告,让警察出现在本就焦躁的上下班人群中。可以周一到周七选不同的主干道,这样做的其他好处是,通过误工让匪区一天损失几亿产值是很容易实现的,收不上租子来看他们拿什么养兵,恶化共产党的生态。
    虽然那些地方平时也堵,但是只要有警察警车,堵车的人一样会把怨气发泄在他们身上 .
    如果说我在上下班路上想喊个口号,造成大量警力出现进而引发拥堵,你说这怪谁?
    其实,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共不就是绑架了全体中国人,说别人制造混乱吗,不错,你可以说混乱是我制造的,但是,如果共对喊口号这种基本人权没那么大反应,不就乱不起来么。
    就是要把这种基本人权和共的病态反映并排放在一起,叫被堵车的人统统卷进来,迫使他们思考,逼迫他们在这两个里面选一个骂。其实,不触及那种什么都不参合的老百姓,而去发动一场变革,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尤其对于现在的中国人。'

    回复删除
  7. 敌众我寡,现阶段就是带着敌人在山里转,把不对称的优势彻底发挥出来,让他们游街给革命做广告,让他们扩大打击面,让他们得罪人,搞得民怨沸腾才好。北京上海之类的地方,不是上班高峰也常堵得一塌糊涂,疏导交通是门学问,很复杂,把交通搞瘫容易的多,选些敏感地段,号召方便的兄弟在上班下班高峰的时候聚集,叫警察警车洒水车什么的把交通搞死,搞得全城交通大瘫痪,广告效应大大的,全城都堵了新闻得报吧?怎么报?还是白茉莉教秘密进京了?堵塞现场车多人多,警察没法一个一个的搜,躲在车里拍照正好,提供曝光的契机,现场充满了焦躁的群众,警察更难布控,无法驱散,拿喇叭喊什么“走起来走起来”也不管用,我想走可倒是走的了?你警车当道,我怎么走?

    回复删除
  8. 我们可以随意变换角色,他们是实际造成拥堵的。有人行和汽车共用的道路,地点可选道上的公交车站,等车有驻足的藉口,不便于警察排除,如果造成堵车,步行的人便于撤离,而不便于警察的增援和追捕。北京有千人等车的时候,不是特意赶到聚会地点,找个主干道,谁顺道谁去,关键不在于我们去的有多少,关键在于把警察调去游街打广告,让警察出现在本就焦躁的上下班人群中。可以周一到周七选不同的主干道虽然那些地方平时也堵,但是只要有警察警车,堵车的人一样会把怨气发泄在他们身上 .如果说我在上下班路上想喊个口号,造成大量警力出现进而引发拥堵,你说这怪谁?其实,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共不就是绑架了全体中国人,说别人制造混乱吗,不错,你可以说混乱是我制造的,但是,如果共对喊口号这种基本人权没那么大反应,不就乱不起来么。就是要把这种基本人权和共的病态反映并排放在一起,叫被堵车的人统统卷进来,迫使他们思考,逼迫他们在这两个里面选一个骂。其实,不触及那种什么都不参合的老百姓,而去发动一场变革,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尤其对于现在的中国人。'

    回复删除
  9. 大淘金The Italian Job (1969) 剧情:大盗查理(米高肯恩)刚出狱就急迎不及待,准备截劫从中国运到义大利的四百万美元黄金。查理在一名黑道头目资助下,展开了一个天衣无缝药的盗金计划,出动了三架库珀豪华车、一队积治架车及公车来堵塞交通。堵塞交通那场拍得很好,可供掺考。

    http://movie.mtime.com/10421/

    回复删除
  10. 楼上说法很好,还建议找一些公司和海外爱国华人募捐钱,像当年孙中山一样,然后利用资金再组织网络军队,现在的战争就是网络的战争。

    回复删除
  11. 香港的集会地点愈来愈不可行,中联办门外常常被堵,我拿着相机,带着记者证都不能靠近映相。紫荆花广场又实在隔涉,由地铁站或巴士站行去,必然要经过会议展览中心,要是当局把会议展览中心封了,大家只有驱车前往,诸多不便。
    不如改地点,又或者加地点。
    本来立法会旁,皇后像广场是个好地方,但警方在那儿安装了闭路电视。
    旺角行人专用区又装有天眼,而且长期有一辆冲锋车停在路旁监视群众。
    维仔多利亚公园不容易集中人群,不如崇光百货门外喇?又或者铜锣湾时代广场喇?人流大,交通方便,方便快閃聚和散!

    回复删除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