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4日星期二

内蒙古西乌旗蒙古族牧民抗议升级 上千人聚集

据西乌旗政府所在地巴拉嘎尔高勒镇的居民今天5月24日对博讯记者说:“今天上午11点左右,我看到旗政府大楼前有上千人在那里。街上的人黑压压的很多。”

“我昨天手机接到了短信,要让去旗政府给莫日根开追悼会,讨个说法。我去了,进不去,给拦住了。”据这位当地生人,一直住在旗里小镇的不愿公布姓名的中年人士对记者说:“他们要旗领导立即处死犯罪分子,替莫日根讨回公道。不解决问题就不离开。” 这位当地居民还说,旗政府大楼让武警给围得紧紧的,但是今天人们可以随便进入到那些请愿抗议的人潮中。

记者获悉,今天上午有四人被逮捕。昨天也有数人被抓。

今天,因维护草场而被运煤大车轧死的莫日根的亲属对这两天当地民众到旗政府请愿抗议一事事先不知情,但是草原卫士莫日根的家人以及乡邻都收到了到旗政府为莫日根请愿的短信。莫日根亲属对博讯记者说:“很感动大家的关心,公道在人心,老乡们心里都清楚莫日根事的原因。”

西乌旗当地一位居民告诉博讯记者,他的孩子是当地的中学生,这两天学校一律不允许学生出校门,平时中午下学回家吃饭睡午觉,从昨天开始全体学生留校,校方提供午餐。孩子们都是在教室吃的饭,趴在桌子上睡的午觉,老师也全部被留在了学校。该学校蒙族学生居多,莫尔根被运煤大车轧死后有老师在课堂上给学生讲真情,学生情绪也很愤慨。当局获得情报很怕学校蒙族老师带领学生起义。这位当地生人如是说。

一位莫尔根生前的好朋友对记者说:“蒙古人太老实,如果是维吾尔人,那早就完了。” 在锡林郭勒盟(锡盟)长大的记者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说如果轮到新疆的维吾尔族遇到这种恐怖的攻击,那维吾尔人一定会群起强烈的抗争的。日本的社会学者,前锡盟的忽必思嘎啦图先生也说:“蒙古人就像绵羊一样老实。压死一个牧民老乡最多花个40万元,岂有此理!我们的牧民是中国最最底层受欺负的人,比汉人农民还可怜,再不起来维权牧民们真的活得连狗都不如了!”

北京时间2011年5月10日夜里近10时,一辆运煤的巨型大卡车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县)草原上的蒙古族牧民莫日根的身上以及头颅上碾轧而过,莫日根的头被碾轧压扁破裂,脑浆迸裂,恐怖极至!

事发前莫日根组织了附近村民30多人,他们大多是蒙古族牧民出来抗议开煤矿破坏了牧场和家园。200多辆大车白天黑夜的跑在砂石土的路上,造成公路附近天天是漫天沙尘,比沙尘暴还凶猛。这是萨如拉嘎查一位在造事杀人现场的牧民对博讯记者说的。他说:“这些问题莫日根已经向政府反映多次了,根本没人管,原来那个镇长还替外来的煤矿说话,根本不向着自己的老乡说话。他是我们这里的镇长,可他向着别人说话,我们觉得他背后肯定有什么鬼名堂。”

联络王宁先生:kiwichinese1@gmail.com

图片为23日的情况: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7330.html

余英时:茉莉花行动所引起当局的极度恐惧

中共一直是怕茉莉花革命是老百姓造反的,恐惧是情有可原;但是这恐惧的程度到今天这个地步,那是非常少见的。我们中国过去有一种说法,就是东晋把北方来的胡人打败,这个打败结果是胡人的兵在南方的八公山上,看到草木都以为是兵,怕到这个地步。现在中国21世纪有这样的一个事情发生,就是茉莉花使得中共非常恐惧,而且不是茉莉花革命、是茉莉花本身, 已经就变成草木皆兵,可以说花草皆兵了,这是很有趣的事情。

我们知道茉莉花过去两年是中国的很喜欢的一个花,而且还有一个茉莉花的民歌,唱得很红。茉莉花的歌上升到胡锦涛那里,胡锦涛也参加过歌唱,而且有唱片的,都在网上。现在茉莉花忽然变成是一个禁忌了,茉莉花革命本身没有大结果,大家都知道的;可是茉莉花本身变成一个很可怕的花草,确实是人想不到的。

今年夏天本来中共要举行一个茉莉花的国际会议,这个茉莉花的国际节、茉莉花文化节,但是现在因为怕茉莉花的关系,就把这个节日取消了。这不是随便说的,这是广西茉莉花发展投资公司的经理,他叫吴光岩。吴光岩说的,这个节庆取消,因为茉莉花现在在中国不能见人。

所以,这就引起许多人很大的兴趣。在各大城市里面现在茉莉花已经禁卖了,我们现在得到报道是以北京为主。比如说北京附近旁边大兴县,这个大兴县的花农,《纽约时报》记者去访问的。他们已经告诉记者从3月初就开始了,花农受到警察和公安人员警告,所以花价一落千丈。其中有一个花农都47岁了,他的名字叫郑为中, 他租了一英亩地种茉莉花,种了2000株。过去每一株都要卖个两、三块美金,他说今年顶多、如果能卖得掉,就只有七毛五美金。他说,就算卖得掉,每卖一棵,他就要赔一大堆钱。记者访问了好多地方,都是在北京的。北京有一个地方是大的花市,花店老板都被召集开会;同时也把有关大小的花贩也找来,就告诉他们要保证,不卖茉莉花。有一个女的花贩就说,警察要她还要报告谁来买这个花,要把他的姓名记下来,如果他有车子,把他的车牌也记下来,这样可以向警察局报告。

另外还有一个地方,在美国大使馆附近的一个花店的女主人就说,这里面有剧毒、可以杀人的。有一个花农叫吴传真的,才50多岁,他有8间花房,都是茉莉花。他说,这个花传进来的消息是法轮功的集团用来造反的。所以这都是些胡乱的推测,因为中共并没有把这个问题说清楚,所以谣言满天飞。但是花场、花市受到极大的干扰,花农受到极大的损失, 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了。所以现在有些花叫记者去看,是枯萎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茉莉花在中国就变成了一个很大的恐惧的象征。《纽约时报》接着就报道,说因为对茉莉花革命的恐惧,许多人被抓,其中最有名的例子当然就是艾未未了。

同时《纽约时报》在5月10号又登出一个消息,也跟茉莉花有关,而禁止人出国的。这个人叫廖亦武,是很有名的一个作家,同时也是很有名的一个音乐家。今年受到美国国际笔会的邀请,邀请他4月来美国来开笔会,同时朗读他的诗,但是共产党不让他出来,这是第二次了。5月10号的报道,说是澳洲作家的节日,这个作家的节日也邀请了很多人,其中也有廖亦武。他要参加,讨论中国问题,同时也要朗读自己的诗、并且吹箫,他吹箫是非常有名的。他在成都,但是成都警察就告诉他“你不能走,上面不批准你走。”他的情况是特别值得注意的,因为他有14次被拒绝出国的邀请,现在又加上两次,16次了,只有一次成功的,就是去年到德国; 此外都是被共产党控制住,不准他离国门一步, 怕他在外面说它的坏话。其实现在这个消息封不住的,有记者已经电话访问他,他的话都说得很清楚,而且他不断说的。他说,成都警察局对他个人讲,还是很客气 的,并没有毒打他之类的,不过,至少是表示上面不准他走。也许这警察局或公安部的人是同情他的,无论如何不让他走那是上面的决定。

所以这个可以看出来,中国共产党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是在一种非常恐惧的气氛下生活。这恐惧不是真的,外面并没有这个威胁,中国也看不出有什么人来真正搞茉莉花革命。可是共产党本身大概觉得自己造的孽很多,老百姓非常不满,随时可以有问题,所以就恐惧、自己吓唬自己。越吓唬,就越怕;越怕,就越要做一些非常荒谬、愚蠢的事情,我认为共产党现在是已经到了神经崩溃的状态。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刘小生:黑社会是城管

  注意,我说黑社会是城管,是在表扬黑社会,不是在批评城管。我知道大家既不喜欢黑社会,又痛恨城管。但是,倘若我们能正视黑社会和城管的价值,就得承认,我们只能在黑社会和城管之中二选一。

  简单举例,一段繁华的商业街。从商业价值衡量,可谓寸土寸金。只准店铺经营,不准马路摆摊。很显然,地摊是店铺的溢出价值。如果店铺商业价值为零,商业街不成商业街,地摊也会无人问津。地摊分享了店铺的人气。如果地摊极少,且被允许,那么就相当增加了一个店铺而已。虽然对其他店铺影响甚微,但对摊主而言,无偿获得一个店铺,却是天上掉下一个够吃一辈子的大馅饼。如此之大的利益:一、如此宝贵的资源,不可能用来继续卖鸡零狗碎,而是与其地价相当,商品和利润均与其他店铺看齐;二、这一地摊资本化,即可以有偿转让;三、必然会吸引第二家、第三家等跟进。而地摊增加,边际效益却递减。对商业街而言,边际成本却以更高的比率递增。最终的结果,店铺一条街会基本成为地摊一条街。换言之,整个过程中,财富都在缩水,这是一种城市版的打土豪。

  但黑社会的介入会让这个过程及时提前停留在一个较佳的平衡点上。

  如果没有城管,摆摊事实上合法化,那么至少三种方式会角逐有限的地摊资源:一、店铺主会主张就近原则,谁家附近归谁所有;二、勤劳者会主张先占原则,早到早得;三、勇敢者会主张实力原则,谁的拳头硬归谁。这三种主张都不会获得法律支持,换言之,这三种主张要自行血拼,留一汰二。很显然,实力会战胜没有法律做后盾的道德。第三种主张胜出。

  谁的拳头最硬?黑社会!黑社会最终获得这种资源。但黑社会的目标不是地摊最多化,而是利润最大化。这样一来,地摊的数量和风格就被纳入商业街整体进行“规划”,店铺主交的保护费和地摊主交的摊位费相加最大化时,地摊各项指标稳定下来。毫无疑问,此时最底层的穷人无力问津这些不菲的摊位。

  这样你就不会再奇怪了,为什么那些最讲法治的国家,什么美国了,日本了,意大利了,以及香港、台湾等等,都有黑社会。对了,他们是不拿工资的城管。

  说句得罪人的话:那些政府内心怎么看待黑社会,我们政府大概也怎样看待城管。都不容易啊。

  说实话,对小商小贩,乞丐妓女,流氓赌徒等等,不可能消灭干净,还要他们遵守起码的秩序,这个挺难。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能让光脚的去管光脚的。你把光脚的叫黑社会也罢,叫城管也罢,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问题是城管贴了政府标签,政府挺掉价的。

  说句实话,不太好听:小贩能和城管打游击,能和黑社会打游击吗?不能。所以,感谢城管。

作者:刘小生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加拿大卡尔加里华人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 第十四波

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二时,一群卡城华人继续在中领馆前聚集,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第十四波。他们拉起「支持中国茉莉花革命第十四波」横额,高举「民主」、「自由」、「人权」、「释放艾未未」等标语。

集会发起人李先生称:「北京守望教会坚持顽抗中共的打压,精神实在可嘉。公开向人大请愿的家庭教会虽未遭到进一步迫害,中共一贯是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相信残暴的镇压很快出现。

这星期虽没有大型的群体事件,却发生了极具标志意义的网络群体体事件
--中国防火墙之父方滨兴在武汉大学遭网民扔鞋扔蛋和举牌抗议,扔鞋的网民“寒君依”在学生保护下顺利逃脱,更被网民视为英雄。事件反映年轻网民对言论自由的追求和对当局封网强烈不满并用行动来抗议,使用直接的方式表达诉求,与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年轻网民心态如出一辙。现在老百姓普遍存在仇官、仇富、仇警的心态,茉莉花革命启动年轻网民对自由、民主、人权的诉求,对中共残暴和腐败强烈不满,到适当的时机社会矛盾一起爆发,就是中共倒台的时候。」

Paul 供稿

赵春海:隔三十年,中共再对知识分子动用酷刑

最近一个时期,中国大陆相继出现了异见知识分子被失踪被拘捕的事件。据部分当事人透露,他们均不同程度地遭遇中共酷刑,甚至被危及生命。文革以后,中共汲 取教训,一般不再对知识分子进行人身侵犯,不对知识分子采取殴打、绑架、暗杀等恐怖行动。时隔三十年之后,中共再次对国内敢言的知识分子、良心人士、维权 人士大开杀戒。

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大陆政治局势渐趋紧张,陆续有一批异见人士失踪、被捕。去年12月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期间和今年的茉莉 花革命期间,失踪和被捕人数陡增,达到高峰。可能是担心美国施加压力,在5月份开始的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才稍微有所收 敛。

部分异见人士遭绑架殴打

去年年底,外界即传出部分异见人士遭到绑架和殴打。最早有媒体报道的是知名异见人士范亚峰先生。范亚峰毕业于北京大学和中国社科院,范亚峰拥有宪法学博士学位,原来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去年年初遭到解职。

范亚峰长期从事宪政理论和社会转型研究,并身体力行地参与各种维权活动。范亚峰还在北京创办中福圣山研究所,定期召集在京的知识分子就某一公共问题进行研讨。

据媒体报道和传闻消息,去年12月10日前后,也即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期间,范亚峰被北京警方强制带离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家,并在家庭附近的一个宾 馆被戴上黑头罩,塞入一辆车内,高速行驶一个多小时后关押进一个类似于看守所的秘密拘押地点。范亚峰被施以扇耳光、长时间罚跪、禁止睡觉等酷刑,并被强迫 反思“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行。其后,范亚峰被迫作出妥协,同意以后不再参与政治,专心从事基督教教义和法学研究。范亚峰被绑架期间,北京警方对其进行抄 家,扣留了9台电脑、现金和存折等。范亚峰被释放后,一直处于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中,不得会客和外出,除非经过特别申请和审批。其家门口有警员长期值守,甚 至他所使用的手机也是北京警方“赠送”的一部没有上网功能的国产手机。

与此同时传出遭遇绑架和殴打的还有中国知名作家余杰。余杰是新生代高产作家,被誉为第二个鲁迅和第二个王小波。去年年底,余杰的新书《中国影帝温 家宝》在香港出版,获得轰动,也被北京警方传讯,被警告如果该书出版将会付出代价。余杰也是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亲密朋友。有媒体报道, 诺贝尔和平奖公布之后,余杰和他的妻子刘敏即被软禁在家中长达55天,甚至采购日常生活用品均由警察代劳。警方还在余杰房间附近架设了6部摄像头,以监控 其在室内的活动。

余杰亦于去年年底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期间被戴上黑头罩强制带离,也被关押至某一神秘的拘押地点。余杰被施以拳脚,甚至一度昏迷。北京警方送其到医院就医,余杰才逐渐苏醒,转危为安。余杰被恐吓不得发声,否则还会遭此酷刑。

范亚峰和余杰分别是中国大陆政治异见人士中行动派和言论派的代表性人物,二人遭遇酷刑之后被迫不得发声。近半年来,外界几乎失去了二人的任何信息。

“茉莉花”革命导致失踪人数陡增

发端于去年年底的中东和北非民主革命,被冠之以“茉莉花”的非暴力革命。中共当局担心“茉莉花”革命蔓延至中国,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措施,其间被强制失踪、逮捕的人数有数十人之多,部分人士透露,他们在被警方带走期间,均不同程度地遭受酷刑。

较为知名的人士包括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王荔蕻等,滕彪仍处于失踪状态,王荔洪已经被逮捕,江天勇和唐吉田已经被释放,唐吉田被遣送回原籍东北 吉林。维权律师李方平、黎雄兵、维权人士张永攀等也先后被强制失踪。综合其他失踪者被释放后的消息,他们大部分人士均被不同程度地遭受殴打,并被威胁不得 向外界透露,导致外界无法得知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程度。

有消息称,北京当局认为西方社会操纵诺贝尔和平奖,将奖项颁发给中国知名异见人士刘晓波,表明中国和西方的人权斗争和政治分歧已经白热化和公开 化,所以他们也就无所顾忌了。再加上,北非中东民主革命的影响,当局担心茉莉花革命弄假成真,所以采取了先发制人的主动出击的策略,对先前较为活跃的异见 人士采取威胁、恐吓等方式,如果仍不奏效,则采取绑架、殴打等方式,各个击破,让恐惧在异见人士圈内蔓延,以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据综合消息印证,多人均反映他们被黑头罩秘密带往北京郊区昌平方向,他们怀疑昌平区内可能有隶属于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秘密据点,专用于秘密拘押和拷打异见人士或其他良心人士。

多人被强迫承诺不再参与政治

另据部分人士透露,中共当局采取逐个约谈的方式,软硬兼施逼迫部分异见人士签署承诺书,承诺不再参与政治活动,否则后果自负。

北京公安局的国保大队人员逐一约谈圈定的活跃人士,提供了一份书面承诺书范本。其内容包括:承认自己的行为违反了国家法律,危害了国家安全;并经 过北京警方的当面教育,愿意悔过自新,不再发表诋毁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形象的文章,不再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不再参与维权活动,不再参与各种政治聚会和串 联,不再参加国外举行的各种研讨和活动等等。

国保大队人员逼迫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依照范本书写一份承诺书,并签名和留下指纹。并警告若有违反,将会承担一定的后果。但警方并未界定后果的内涵,有人士分析若有违反,异见人士可能会遭到秘密拘押或遭遇刑事检控。

据异见人士综合分析,这是1999年江泽民主政时期中共大肆拘捕参与组党的异见人士以来,最大规模和最严厉的一次整肃行动,而部分异见人士遭到绑架殴打更是开创了文革以来的先例。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4日)

第一波中国茉莉花革命辅助运动公告(5月28日)(试运行)

从2月20日,秘密树洞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以来,茉莉花信息在中华大地上广为传播。中国有识之士们纷纷站出来,为了中国人民的民主、自由、人权、利益而努力。人权是我们生而为人最基本的底线,人的基本权利都没有的话,在这个社会我们永远会被无限制的剥削、压榨、奴役。

但是,从茉莉花革命的运动过程可以看出,第一次提倡的方式已经被执政当局牢牢的控制住。这就需要我们在中国茉莉花革命上面不断的创新,采取更多的方式来展现民意,来表达我们的愤怒。

所以我们中国茉莉花革命2号发起者,呼吁大家在保证茉莉花革命原方式不变的前提下,采取其他的方式进行抗议和示威。由于是刚开始,一切也只是我们简单的提倡。在试运行阶段,如果效果不显著,自然就会取消这次辅助运动。

我们呼吁,请所有关心中国民主和人权的朋友(无论国内外),于每周六下午2点开始,参与中国茉莉花革命辅助运动。第一波定于5月28日下午2点到2点15分。请大家集体访问国务院办公厅的网站http://www.gov.cn/,并请不断的刷新你的页面。这么做的目的,不是要使其瘫痪,而是要展现中国人民的民意,表达我们的愤怒,进行第一次网上的游行与示威。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民意是防不住的。随后的活动,我们将视效果,考虑进行电话示威,邮件示威,涂鸦示威……让执政当局知道,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执政党一家的。

中国茉莉花革命2号发起者首先发起
http://molihuageming.blogspot.com/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