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6日星期六

《動向》-艾未未:中國臨界點的一個指標

今天的中國,是離自由民主近了,還是更遠了?

答案是清楚的,但面對「盛世」「崛起」,不少人回避著這個問題,默不作答。

中共利用「自由」「民主」起家,但在取代國民黨政府後,它以人民當家作主的名義,砸碎了傳統道德倫理,幾代人被强制洗腦,人民匍匐在地被改造成一党專制的奴隸,哪怕是經歷了十年文革浩劫,哪怕是學生平民遭到機槍坦克屠殺,哪怕是以維穩的名義實行紅色恐怖……,這個理應無數次倒臺的集權專制政府,似乎依然像鐵桶一般。

昔日被中共「開放改革」蒙蔽者,假設中南海權貴將洗心革面脫胎換骨,只要給它時間就能「立地成佛」;或一厢情願的以爲,只要經濟發展了,中國自然就能進入民主社會。但是,殘酷的現實粉碎了天真的夢幻,無論是土産的東郭先生,或國際綏靖主義,都在助紂爲虐。中共徹底背弃了執政前的民主承諾,把自己挽救「崩潰」殘局的開放改革《决議》拋到九霄雲外,對內壟斷所有資源,殘民以逞,對外財大氣粗,與普世價值爲敵,劫持自己的人民恐嚇國際社會,做了越來越多的暴君毛澤東想做而做不到的事。

毫無疑問,在共産黨統治六十二年後,中國巨變,控制社會的手段更狠了,惡法律更惡了,維護一黨專制的决心更鐵了,官員全面腐敗更黑了,凡有良知、有正義感的正常人,只要你不同流合污,只要你爲大衆發點聲,不管是异議人士、人權活動者,或者宗教信徒,越來越難以生存,他們不是流亡,就是被監控、軟禁,就是被投入監獄,或者正在去監獄的路上……。在這些表像背後有一個答案:中國離自由民主已經越來越遠了!

工程師治國的精密計算和對超級財富的壟斷,令凡是古今中外人所能想到的地方,中共都不惜代價準備了「預案」──啓動它的防範機制,將任何萌芽毫不猶疑的扼殺在搖籃裏,寧可錯失也不放過。肆意挑戰著人類文明底綫,已然成爲其行爲方式。這就難免會有兩個後果:

其一,凡事都有「意外」,一旦發生意外,這個日益剛性的體制便瞬息脆裂。當局精心策劃的艾未未被扣留事件,客觀上營造了意外的條件:爲方興未艾的茉莉花革命充電、鍛造新領袖,也將啓發更多的人以更多形式和更高熱情參與其中。

其二,消耗巨大的社會成本,目前的維穩開支已超過軍費預算。上世紀八十年代在改革高潮時期,中共智囊曾經研究一些國家的軍人執政,提出當軍事政變或管制的成本,低于維持舊體制──現有既得利益格局的成本時,就會有人冒險。日前,網上流傳著原解放軍將領的一個說法,「六四」時解决中南海要一個團,現在只需一個連!面對中東革命的軍人表現,精于計算的中南海工程師──技術官僚們,竟然執迷不悟地宣示「五不搞」,無疑是爲包括「兵變」在內的各種變局,開啓了方便之門。百年前的辛亥槍聲,依然是中國無法擺脫的宿命?

從上到下的全方位控制,看似强大得不可一世,恰恰是這些控制者自身不可救藥的腐敗,經不起艾未未式人性和陽光的衝擊;而整個體制精密到自造「意外」,其决策屢屢走向反面,深陷异化無法自救。自外于整個文明進程的中國,現在已經到了臨界點,艾未未是一個指標,當特立獨行的正常人在這個國度能够安身立命的時候,中國才可能重返民主的軌道。普世之民主價值,有著神奇的引力,離得越遠,返回就越猛!

——原載《動向》雜志2011年4月號。

1 条评论:

  1. 有着真正修养的人都能认识到,民主是一种道德诉求,民主本身就应该是一种道德。是一种建立在权利即正确事物基础上的道德,而不是被人利用,建立在滥性权利之上的道德。

    回复删除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