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0日星期六

地方官场上咋没人为老百姓主持正义?

现在的老百姓,受欺受压,在当地根本告不赢。如果能在当地告赢,谁吃饱撑的往北京跑?何况,跑到北京也得由原发地解决,总书记总理不可能给你断案。你郭一平想想,当地就是冤案的制造者,会给你解决吗?人家不解决,你再敢重复上访就违法了,就得挨打被关了。

二十年前,在乡里告不赢,跑县里;县里不行,跑省里。可现在跑到联合国也不行了。咋回事?官场上咋没人替老百姓主持正义了?

我说句大实话——现在的官员,本来就不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说这话你别急,你听我说。

其一,入党当官,不是冲着为你老百姓干事的.

“战争年代的共产党员,和现在的共产党员有什么区别?战争年代的干部和现在的干部有什么区别?”这是不少人时常提问的问题。

我这样回答他们: 战争年代火线入党,是准备去死,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自己的生命;现在是“投机入党”,为了钱为了美女为了权力去入党。 战争年代入党,组织上看你敢于斗争、不怕牺牲,批准你入党;现在入党,是你上面有人口袋里有钱,准备提拔你。如果你没人没钱,又不是美女,“前途无望”,上面不会批你入党。你以为现在入党就不花呀,做大梦吧! 战争年代当官是拿命拼出来的,是流血和伤疤数出来的;今天当官是钱堆出来的,是睡出来的。 我当官入党就不是冲着你老百姓来的,为啥要把老百姓当人看?为啥要替老百姓申张正义?你冤死与我何干?

其二,身在官场,无时不刻不为自己而战斗,顾不了老百姓.

官场上的人都是奔着钱权女人而来的,为了这些利益他们之间整天打打斗斗,没有一分钟的消停,谁顾上你们老百姓的事?再说,官场是一张大网,每个人都在网中央,为你们老百姓申张正义,去得罪官场的人,图的啥?不是找闲事儿?说不定让你老百姓蒙冤受伤的,正是他关系网上的“朋友”。

其三,你老百姓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现在的官不是民选的,你老百姓们冤死个万儿八千关我啥事儿?那好,我不怕得罪人,大胆站出来为你申张正义,老百姓都象人民对待郭宝成、薄书记那样万民拥待,但你能保证我官位往上升不?那郭宝成替老百姓办事,还被撸了呢。

其四,老百姓活该冤枉,是制度惹的祸

宪法上说,人大代表人民,是最高权力机关。可你看,30年了,老百姓谁选举过一个人大代表?人大里,贪官污吏多,名人富人多,开发商多,矿主多,黑社会多,你老百姓谁有资格进人大? 宪法上说,我们国家,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可你看,工人农民在人大政协、在权力机关有一个座位没有?

——难道是哪个官爷不主持正义?而是制度设置本身就与宪法不合,就不该有人为你们说话。对不对?

其五,地方既得利益集团,形成一个腐败集团,活该百姓受气

县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长兼县委副书记,公安局长兼副县长……这些你都知道吧。司法不独立,党政纠结,加上中国重人际关系,官官相护。一个地方,党政公检法抱团,形成了一个腐败集团,黑社会集团,谁有本事能冲得破?!

不说别的,全国每个县都是大拆大建,地方政府扒房子卖地发展房地产,弄得房价高入云天,强行拆迁,每一分钟都有死人,都在流血……上网查查,看我说的过分不——如果是县长胡来,那县委书记咋不主持正义制止?何况,强行拆迁,都是公检法城管大队人马齐上阵,那公检法本该是为民申张正义、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的专政机关,不也站在了中国人民的对立面了吗?你还能指望谁?何况,强行拆迁中,也有地痞流氓、黑社会分子参与,你还能指望谁呢?

这就情况,在地方,哪个官爷管为民主持正义?谁又有能力主持得起这个正义呢?

一句话,官场上没人主持正义,也不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生气吗?气死你!

中国人民大学的法学教授萧瀚曾写过一篇文章《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他说:“我注意到访民多年,但是我实在是帮不什么忙,我只想劝访民一句:你们擦干眼泪,收拾行李回家,不要再告了。这是这个司法制度害的你们成了今天这样子,你们不要相信它了,如果实在忍下这口气,就去皈依一种宗教,然后用宗教救赎的精神去宽恕给你制造不幸的人,如果这条做不到,你们就干脆复仇,这种血亲复仇在任何社会制度下是允许的,是有一定正义性的”

毛主席语录:

如果这样的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么人民就要自发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坚决打倒假共产党!推翻其在中国的罪恶统治!并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一切附着在这个奸伪集团上的官僚买办汉奸势力!

参考资料:郭一平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2171906/2725/39/42/5_1.html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曾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常委、青海省政协副主席的原藏传佛教六大寺院之一的青海塔尔寺住持阿嘉仁波切,近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将政治领袖的权力移交给民主选举产生的首席部长意义重大。他还批评北京在与达赖喇嘛谈判时没有诚意。

*政教合一体制终结*

  原被称为中国“省部级活佛”的阿嘉仁波切在专访中表示,尊者达赖喇嘛今年3月正式宣布退休,将作为西藏政治领袖的权力移交给下一任民主选举产生的首席部长(亦称首席噶伦或噶伦赤巴)及其内阁,是明智之举,意义重大。

  他说:“这是达赖喇嘛作出的又一个伟大的事迹,意味着政教合一的制度已经结束,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呢,我感觉君主制宣告结束,完全把权力交给了民众,由民众来选举产生噶伦赤巴来领导西藏以外的藏人社会。第三点就是说,达赖喇嘛转世灵童问题一直是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他一再强调这个世袭制度,是个群众性的问题,是一个宗教性的问题,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这个现在已经是明朗化了,跟政治分开了。”

  阿嘉仁波切的全名是阿嘉.罗桑图旦,1952年2岁时被十世班禅喇嘛认定为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父亲鲁本格的转世灵童子。大跃进及文革期间,他被迫当农民,进行劳动改造长达16年。

  改革开放后,阿嘉活佛先后在青海省政协及全国佛教协会担任要职,但因不愿为北京单方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灵童作经师,于1998年流亡美国。

  阿嘉仁波切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关系密切,关注西藏问题,在弘扬西藏佛教和文化上作用举足轻重。

*金瓶掣签已不适用*

  阿嘉仁波切表示,达赖喇嘛将其转世问题交由民众决定,一个重要考虑就是希望避免在他圆寂后同时出现一个北京挑选和控制的,以及一个由藏人挑选的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状况,就像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出现两个一样。阿嘉仁波切表示,这为坚持由中央政府用金瓶掣签来选定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北京如何应对带来了新的课题。

  他说:“达赖喇嘛转世灵童问题,我想在国外就是要转世。他既然在政治上成了一个平民百姓,当然宗教上还是宗教领袖了,以后的转世灵童就是由民众来定。这里就不存在什么争执问题,达赖喇嘛会不会继承流亡政府的头儿这样一个问题了。他完全是一个宗教方面的,那这个金瓶掣签这个满清政府发明的为政治服务的东西也已经过时,就是没办法用了。”

  从2002年到2008年,北京与达赖喇嘛的特使进行了多轮谈判,但是都没有结果。阿嘉仁波切表示,尽管达赖喇嘛多次公开承诺只是要求自治,而非独立,但北京仍不断指责达赖喇嘛主张独立。他表示,北京与达赖喇嘛代表谈判实际上没有诚意。

  他说:“西藏问题应该怎么解决?达赖喇嘛也好,西藏的民众要求的都是宗教要有自由,自己的语言文化要保留,要高度自治和真正自治。如果西藏这样自治的话呢,新疆也会提出来,香港也会提出来。所以这些原因吧,中国政府一再躲避这个问题。那不想谈的话,它要提出一些借口,啊,你是在变相要求独立呀,你是在讲大西藏。比如说大西藏不提,光西藏自治区你给不给它自治权呢,绝对是不会给的。”

*中间路线前途不明*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988年首次提出有关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路线”,即在中国统治下实现西藏真正自治。多年来,中间路线得到多数藏人的赞同,但也受到主张独立的藏人的批评,尤其是在与北京的多轮谈判没有产生任何结果以后,中间路线受到极大的压力。

  外界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在达赖喇嘛退出政治以后,他倡导的中间路线是否会有改变,阿嘉仁波切表示,多数藏人是赞同中间路线的,但是未来如何目前很难说。

  他说:“这个也比较难说了。根据流亡藏人的比例来看,多数还是赞成中间的路线。新的噶伦赤巴当选之后,就会产生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会不会产生西藏自己的一个民主党派,如果民主党派的这个产生的话,中国是最害怕的一件事。民主党派产生后,它有自己的要求,自己的想法,提出来比如西藏要独立,或者西藏要高度自治,还是推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呀等等,这完全是一个民众的选择了。”

  4月27日,在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选举委员会根据选举结果,宣布美国哈佛大学法律学者洛桑森格当选为第3届民选流亡政府的首席部长。阿嘉仁波切表示,他认为新的流亡政府将会推行一个比较进步的、适合解决西藏问题的制度。

  他说:“他肯定是有许多西方的影响,他也和中国的学者经常打交道,知道中国的政策,同时他还会保持西藏传统的文化,推行,我想是,西方化的民主,也有西藏传统的制度。可是呢,中国政府已经有回应,说是他是恐怖主义。当选还没有当选,就说他当恐怖主义,这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一个宣传的导向。”

  目前流亡藏人在全力抗议中国政府镇压四川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有消息说,在警方上星期强行带走约300名僧人并打死2名寺外守夜村民后,格尔登寺被强行关闭。针对格尔登寺的局势,阿嘉仁波切表示,格尔登寺的问题反映了当局对待国内藏人的现状。

  他说:“中国政府一直认为寺庙就是出事的黑窝,所以把寺庙管得非常的严。08年以后,对寺庙大量派警察呀,有工作组呀,这样来管制。这次格尔登寺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想不仅仅是寺庙里出的问题,它主要可能跟中国整个的政权在考虑。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出现以后,中国也有这方面的声音。所以,它有关方面也害怕在西藏成为一个导火线。”

*高层内幕导致出走*

  1998年,身居高位、仕途顺利的阿嘉仁波切突然流亡美国,引起震动。阿嘉仁波切表示,他在参加1995年11月的选定十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的金瓶掣签仪式后,搭乘中国国家领导人李铁映的专机从拉萨返回北京的途中,亲耳从当时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口中,听到在金瓶掣签上做了手脚的内幕,这是导致他出走的原因。

  他说:“叶小文就谈谈谈,谈得很高兴,好像有意地提出这个问题。他说,我们在转世灵童这个问题上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放了点棉花,让那个名签弄得再高点。当时我是非常非常地震撼,我都吓得不敢看边上的人了。他跟我们透露的目的就是说我们选的尽可能的是最好的人选,你们接受吧。既然在这样的情况下, (后来)暗示叫我去当十一世的老师,这样的情况下,我就看这事情不妙。”

  阿嘉仁波切2000年在加州创建西方利乐塔尔寺和西藏悲智中心(TCCW)。后受达赖喇嘛指派,住持在印第安纳州的藏蒙佛教文化中心和强孜林寺。2010年3月,阿嘉活佛出版英文自传“Surviving the Dragon”《顺水逆风》,讲述他在中国的经历。目前,他在撰写这本书的中文版。

  阿嘉仁波切在他的英文自传中详细记录了他所经历的不同时代的历史。他表示,希望能流下一些历史的印证。阿嘉仁波切在专访中还谈到他在1960和70年代经常收听美国之音的中文广播。他1980年代复出开始担任很高职位的时候,也有时收听美国之音的中文广播。

文章来源: 美国之音 于 2011-04-29

第11次茉莉花革命集会的公告(5月1日)

主题:

5月1日下午2点,所有不堪忍受自己劳工权利被损害的中国公民走向集会地点,欢庆劳动节、伸张劳动权利!
5月1日下午2点,所有关注人权民主的人士,继续声援艾未未、声援守望教会!

正文:

5 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所有工作者、劳动者在这个日子,要为自己工作的荣耀去欢庆,要为自己工作的权利去呼吁。4月20日,上海数千名集装箱卡车司机在宝山码头举行罢工,并蔓延到上海洋山等其他港口。天津和宁波港的货柜卡车司机也响应了上海的罢工。贵州、浙江、广东各地罢工风潮风起云涌,为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来临准备了条件。罢工压力使政府开始妥协,这再一次地证明了民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我们摆脱恐惧,释放自己的能量,任何专制者都不得不进行妥协。

目前中国,劳动者的劳动权利被剥夺,富士康工人跳楼自杀、国企职工被非法解雇,黑砖窑、黑煤窑层出不穷,无论是白领还是蓝领,在自己劳工权利受到侵害时几乎找不到保护的地方。在目前物价高涨的情况下,各界职工更是苦不堪言。职工自己的工会在中国荡然无存,自由工会的成立已经成为最为迫切的诉求。因此,我们呼吁全国各城市各界职工成立独立工会,联合组成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为全国各界职工争取权利。我们呼吁全国各主要港口城市,包括上海港、天津港、营口港大连港、秦皇岛港、青岛港、宁波港、舟山港 厦门港、深圳港、广州港等,这些海港城市集装箱卡车司机联合起来,参与五一大游行,争取我们的权利。我们要求政府有关部门释放所有逮捕工人,给予死亡工人家属合理补偿并道歉。总之,我们呼吁5月1日下午2点,所有不堪忍受自己劳工权利被损害的中国公民走向集会地点,欢庆劳动节、伸张劳动权利!

中国茉莉花运动由广大民众发起和参与、经过与当局10个星期的较量,声势不减。在目前群体事件频繁发作的情况下,茉莉花运动要与群体事件结合起来,才能更加地贴近民生、积蓄力量,扩大范围,最终瓦解专制。自今年2月20日茉莉花运动开展以来,梧桐树、守望教会、上海工人、四川阿坝藏人、宋庄艺术家活动、 798工厂声援艾未未活动等等群体事件层出不穷,这些活动有些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为茉莉花运动朝纵深发展、朝最后取得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茉莉花运动今后一段时间的策略就是与各种群体事件结合起来,扩大能量、解放民众自己。

最后我们再次正告中共当局:对茉莉花运动和各地群体事件的镇压是徒劳的,中国走向民主自由是历史的潮流,而镇压只会激发更多的人加入抗议队伍,茉莉花运动只会因打压而更加兴旺。总之,只要专制存在一天,我们就要把茉莉花运动进行到底。埃及人民的成功呐喊:只要穆巴拉克不下台,我们天天来;中国人民也在呐喊:只要专制政权不下台,我们周周来!

最后我们再次呼吁:
5月1日下午2点,所有不堪忍受自己劳工权利被损害的中国公民走向集会地点,欢庆劳动节、伸张劳动权利!
5月1日下午2点,所有关注人权民主的人士,继续声援艾未未、声援守望教会!

我们的口号:
抗议高物价
抗议高房价

结束一党专政
新闻自由
司法独立

集会地点如下:

直辖市
01. 北京:西单购物中心-西单商场-肯德基(地铁1号线)
地点2 : 中关村鼎好大厦南 中钢大厦东南侧与江南赋主题餐厅相连的三层露天平台。
02. 天津:滨江道和南京路交口处
03. 上海:和平影都门前
04. 重庆:解放碑

黑龙江
05. 哈尔滨:中央大街防洪纪念塔
06. 齐齐哈尔:肯德基爱格店前

吉林
07. 长春:重庆路亚泰富苑门口
08. 吉林市:世纪广场

辽宁
09. 沈阳:南京北街肯德基门口
10. 大连:西安路长兴电子城门前
11. 鞍山:219公园正门
12. 抚顺:抚顺市百货大楼

内蒙古
13. 呼和浩特:贝尔路步行街民族家电城门口
14. 包头:钢铁大街包头百货大楼超市门前

河北
15. 石家庄:东方城巿广埸北门
16. 保定:总督府广场;军校广场
17. 唐山:市百货大楼麦当劳门口
18. 邯郸:人民路新世纪百货门前

河南
19. 郑州:二七广场二七塔下
20. 新乡:人民公园东门
21. 开封:鼓楼大街航天家电城门前

山东
22. 济南:泉城广场银座购物中心前
23. 青岛:五四广场五月的风雕塑市政府对面
24. 威海:大世界和鑫城电脑城之间的步行街

山西
25. 太原:五一广场太原影都前

陕西
26. 西安:钟楼开元商厦门口

甘肃
27. 兰州:东方红广场肯德基门前

江苏
28. 南京:新街口正洪广场肯德基店
29. 苏州:苏州印象城入口处
30. 徐州:金地百货楼下广场
31. 连云港:苍梧绿园中心广场(新增)

安徽
32. 合肥:市府广场赛康数码广场前
33. 阜阳:鼓楼广场

浙江
34. 杭州:延安路開元路口家乐福超市旁边
35. 温州:学院中路肯德基门前
36. 宁波:天一广场喷水池周围

湖北
37. 武汉:武汉市武昌区珞喻路群光广场

湖南
38. 长沙:黄兴路步行街中心广场

贵州
39. 贵阳:人民广场沃尔玛购物广场前

四川
40. 成都:磨子桥数码广场
41. 眉山:雕像广场德克士前
42. 康定县:音乐广场

青海
43. 西宁: 南大街三田书城门口

福建
44. 福州:五一广场越洋图书城门前
45. 厦门:中山路肯德基门前

江西
46. 南昌:八一广场百货大楼前

广东
47. 广州:天河购书中心门口
48. 深圳:华强北路麦当劳(华强北路店)
49. 珠海,九州城购物中心门口
50. 佛山:南海广场
51. 惠州:下埔滨江公园南入口广场
52. 汕头:市中心时代广场
53. 茂名:文化广场沃尔玛商场门口(新增)

广西
54. 南宁:朝阳广场
55. 梧州:恒业国泰广场十字路口前
56. 桂林:中心广场(八桂大厦对面)
57. 柳州:新华书店旁的五星雕塑周围

云南
58. 昆明:东风广场新世界百货门前

西藏
59. 拉萨:八廓街大昭寺广场
60. 日喀则市:扎寺广场

新疆
61. 乌鲁木齐:建设路人民电影院门口

海南
62. 海口:海口财富立方宾馆

海外
63. 香港:香港湾仔紫荆花广场;西环中联办
64. 台北:中正纪念堂前的自由广场
65. 高雄:盐埕埔站近电影图书馆出口(2号)
66. 纽约:时代广场(北京时间上午10点)
67. 旧金山:华埠圣玛丽广场孙中山雕像前
68. 卡尔加里(加拿大):卡尔加里中国领事馆前 (1011 6 Ave SW)
69. 新加坡:武吉士地铁站出口的喷水池
70. 泰国:中国政府驻泰国大使馆门口
71. 东京:JR新宿车站西口地上,小田急百货门前

中国茉莉花革命信息联合发布站点(按网址字母顺序):

欢呼中国茉莉花革命 ( chinajasminerevolution.blogspot.com )
茉莉花革命信息地 ( chinajsm.blogspot.com )
茉莉花革命信息平台 ( facebook.com/chinajsmp )
中国茉莉花革命(微笑行动)支持者 ( facebook.com/cnjasmine )
茉莉花革命信息讨论组 ( facebook.com/home.php?sk=group_156509437739394 )
中国茉莉花革命地点 ( facebook.com/jasmineplaces )
中國茉莉花革命 ( facebook.com/jasminerevolution.cn )
2.0时代公民微笑行动 ( gongminsmilexingdong.blogspot.com )
中国茉莉花革命地点 ( google.com/profiles/107683637050431598582#buzz )
中國茉莉花革命通告群 ( groups.google.com/forum/#!forum/jasmine_cn )
中国茉莉花革命地点 ( jasmineplaces.blogspot.com )
中国茉莉花革命2号发起者 ( molihuageming.blogspot.com )
茉莉花革命信息地 ( twitter.com/chinajsm )
中国茉莉花革命 ( twitter.com/jasmine_cn )
中国茉莉花革命地点 ( twitter.com/jasmineplaces )

当局借茉莉花枪打出头鸟 京城访民维权风潮不断

2011-04-29

当局继续借茉莉花打压国内维权者,而要权利和尊严的民众呼声无日无之,周五北京访民动态可见一斑。

图片:警方周五第四次对胡军就传播茉莉花问题刑事传唤的传唤证。(胡军提供/丁小)

视频:北京南站警察阻拦访民往国家信访局。(权利运动胡军提供/丁小)

据上海维权者消息,近千名上海访民周五齐集北京国家信访局,由于不获接待,他们步行往天安门,途中被警察拦截押送久敬庄等候遣返,本台记者当晚尝试联络他们,电话已全部无法接通。

另外,由于前一天在国家信访局一女访民被殴打后没有生命迹象怀疑死亡一事,当局为免更多访民聚集抗议,北京南站周五众多警察堵截往信访办的访民,一度发生冲撞。

权利运动博客负责人之一新疆高位截瘫维权人士胡军告诉本台:“昨天不是死人了么?南站今天戒严,人都往那涌,有一个胸口都是奖章的老八路要求到信访办,警察拦着,老头拿着棍子要发脾气,警察就动手了,访民们见状就冲上去。”

他还提供了现场视频。

胡军认为,目前全国各地各阶层每天都在发生对社会现状不满、要求权利和尊严的声音,当局担忧串联一气所以近月来借茉莉花事件主动出击,清理维权界有一定能量的人士并进行恐吓,他本人周五第四度被警方以传播茉莉花信息为由刑事传唤。胡军:“全程录像,问的还是上回那些东西,茉莉花。传茉莉花的目的是什么,传给了谁、从哪儿来的。我说你们问了四回了,他说上级对你很重视。现在全国局势不是哪一点的问题,而是全面性的,当局看谁都是敌人的时候,现在主动出击,防止大面积的聚集,先抓一些人,恐吓一些人,不同节点上活跃在前线的人,希望能够延缓。”

三四月间几名在访民间和网络上都有一定能量的北京维权人士,先后被拘留逮捕甚至劳教,本周分别有律师前往会见,带出当局欲加之罪、妄顾法律的各方面细节。

伤残维权律师倪玉兰和丈夫董学勤四月六日被警方从住处带走,先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本周四周五连续两天,接受了家人委托的几名律师前往西城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均被推托拒绝,其中倪玉兰的律师程海周五告诉本台:“昨天递交了手续,他说要请示领导,按照律师法规定应该立刻安排会见,所以今天上午我们去投诉,投诉以后预审警察讲可以安排会见今天下午两点半,一点半我们准备出发时,又打电话来说有急事不行了。”

维权人士王荔蕻3月21日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并抄家,之后家属一没有收到过任何告知文书,只是打听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直到4月20日检察院批准逮捕。 本周三律师刘晓原在朝阳看守所内会见了她。本台记者周五致电刘律师时他表示现阶段不便多说,但强调一点,王荔蕻涉嫌的罪名已由“寻衅滋事”改为“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与去年福州三网友诽谤案开庭时她与网友前往围观声援有关。

维权人士杨秋雨在第三波茉莉花集会日3月6号在西单拍照被警方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四月中被处以两年劳动教养,他的妻子王玉琴委托律师对公安的劳教决定提起行政诉讼并于周三会见了杨秋雨。

王玉琴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当局明显是先定罪后堆砌罪状:“杨秋雨这个诉讼律师要阅卷,警察说卷宗还没写好。律师说应该先写卷后出教养票,先出票再写卷不符合程序。”

而杨秋雨告诉律师被羁押期间双腿中毒性皮炎,红肿溃烂,家人咨询医生称如不及时医治可能引发多种疾病包括血癌,因此周三王玉琴向当局提出所外就医的申请,同时要求立刻对杨进行身体检查和治疗。

其实在宣布劳动教养时警方也曾建议杨秋雨认罪配合,可考虑所外执行,被杨拒绝。王玉琴:“杨秋雨跟律师说他们那天跟我讲过劳动教养所外执行,我不同意,我没有犯法凭什么要教养,那天我站在天桥上景观挺好,我拍景观有什么犯法?昨天律师也问我了,如果让他保外就医的话,还告不告公安,我说继续告,这是两码事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oli-04292011133632.html

2011年4月29日星期五

自由亚洲电台:茉莉花革命策划人指抓艾未未是冤案

中国茉莉花聚会已持续了两个月,已先后有38人被当局刑事拘留,20人下落不明。幕后策划人接受了本台专访时澄清,艾未未没有参与,警方是捉错人,并表明愿意在关键的时候回国。(何山报道)

身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现在41岁的“中和”(化名)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策划人之一,透过特殊的管道,他接受了本台的访问。在被拘留的人士当中,北京行为艺术家艾未未不单在中国境内受到关注,在国际社会同样掀起一片声援浪潮。中和对记者说,艾未未没有参与茉莉花革命,当局捉错人。

记者:捉的这些人,像艾未未,他们都是与茉莉花行动没有关系?

中和:“没错,事实上很多被捉的人,跟茉莉花革命的确是毫无没关,特别是很多著名的维权人士,著名的民主人士,实际上他们只是同情、支持,但没有具体的行动。”

他说,行动开始到现在,茉莉花聚会都是群众参与的运动。

他说:“是年青人的群众运动。而他们(被捕的)只是同情、支持的一个态度,他们都不是因为到现场被补的。”

至于中共的逮捕行动,则有先发制人的意味。中和说:“所以说,中共如临大敌,他非常恐惧,害怕这些有影响力的、老的、铁杆民运人士、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参与其中,共产党草木皆兵。他们这些人,一直在国安,国保的监视之下,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他们并不是发动者,也不是主要的参与者,连次要的参与者都谈不上,他们在控制,监视之下,怎可能参与呢?”

这位茉莉花革命的幕后藏镜人接著质问,为甚么老百姓成为中共的敌人呢?他说:“老百姓是汪洋大海,为甚么老百姓是你的对手呢?为甚么害怕几个讯息传递,就害怕政权要倒呢?要问他们自己?”

记者:容我问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我们看到的是一些,由于中共不断的捉捕行动,之后出来的的舆论的领袖,很多人被批评,出来之后下跪了。舆论领袖低下了头来,你怎么看?作为幕后的推手,运动到现在是否失败?

中和:“我不认为,如果从经验上看,茉莉花革命,如果说成是茉莉花运动,他最早在2007年夏门,PX项目就出现了。同样,是手机短讯,大家去散步,差不多的方式,他形成了。接著是去年,在广州保卫粤语的运动,到今年北非中东革命,这种方式也变成了一种革命的方式,也就是说,这个教育普及到社会。”

他并说,单靠社会的精英,与专制国家对垒是不够的,茉莉花革命讲求群众参与。他说:“现在不正常国家,老百姓的一举一动,他都可以控制知道,无孔不入。靠精英来对抗专制是不够的,最后是老百姓自觉地、自发地反抗。”

就有网友,涉嫌参与茉莉花集会,被当局拘留调查30天。出来之后在特推上留言,指 “当地警方文明执法”、“没有进行言语侮辱、威胁恐吓、殴打、虐待”,幕后藏镜人中和,又如何看待呢?

他回答:“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一个笑话,一个小地方,有个人高呼了一声,高呼打倒张春桥没有被捉进去。这个小地方呢,他都没有喊打倒哪一个中央领导,喊本县的,结果就被关进去。这就是不同的地方,看地方上的领导人,是不是有良知?”

不过,就拘留期间没有“刑讯逼供、严刑拷打”,事后也后引起网民的互相指责,有网民更质疑受害人没有讲真话。中和则说:“警察系统会越来越多文明对待的话,那说明这个警察系统的锣丝正在松动,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站在良知,应付政府的差使,这样下去的话,对于中国发展,是有益的,因为警察也是人呀!”

记者:容我再直接一点,今天我问到了很多人,看到他们的文字,很多人都有印像,表面上看他们跟过去真的不一样?

中和:“(茉莉花革命)不是某个领导人发动的,这是老式的革命。因为对像是群众,不是这些精英,这些成名的民主维权人士。(我们)要中共作宣导人,下动员令。稍为风吹早动,他就打压,那就牵涉看到政权的本质,自我揭发了。今年的通货膨胀,社会矛盾,就会暴发很多群体事件。运动中或者作一些让步,城管收敛收敛,老百姓就知道了,教育了老百姓怎样去对付他?”

记者:我也看这阵子,舆论领袖被捉了之后,他们很多的追随者也在讲,你们这些在海外,你们在外面敲锣打鼓,为甚么不回中国大陆搞,你有这个被捉的勇气吗?

中和:“运动总会有损失,有损失就会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要追求民主就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的付出有不同的解读。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回去开展活动,我们当然勇敢的回去,但如果说,为得是送到狼窝,虎口里面,值得吗?只能说是一种非理性的看法。而且是层次不高的一种看法。固然有很多意见领袖,在中共的打压之下,身段变软,是有的;但也比较硬的,也有的是属于策略的;所以时间长了,不需要这么多的烈士;如果要做烈士的话,是要到关键的时刻去做。”

记者:会否认为,中国大陆要捉就来捉我?不应该捉像艾未未,郭大虾,雁南飞,维权律师等几十人呢?

中和:“对呀,我们发起者都在海外,中共情报部门未必不知道。但你捉国内的,等于是捉没有参与莉花革命的人。他是要杀鸡给猴看,是要杀一警百,拿几个人出来祭刀,不仅是捉错了,而且捉到了一个烫手山芋,引起国际社会的反弹,所以他内部,争论有分歧。”

记者:你怎么看目前国内的动摇,好像有点后继无力?

中和:“不存在动摇,这就是说有策略,动摇的是少数,没有关系。并不是后继无力,是低潮。有高潮也有低潮。”

中和:“我们这个团体,主要有中年的,年青人,对民主运动有坚定信仰的,我们的人数并不多,但很精干。我们基本上都经过八九年民主运动的洗礼,有的是经历了民主墙。茉莉花革命要诞生,绝对是有新的民主运动的接班人,在他们手上成功。我们这个团队,都是无私奉献,没有任何的外国背景,只有中国背景,只有中国人的梦想,中国人的追求,没有一丝一毫外国人的支持。”


此外,茉莉花革命藏镜人“中和”也向本台确认,策划人包括了香港人,由于他们的身份更加敏感,处身中共情治部门可以触及的地方,因此不能够透露。

各位听众,我是何山,次节“茉莉花革命策划人指抓艾未未是冤案”就告一段落,下次再会。

2011-04-20
http://www.rfa.org/cantonese/features/hottopic/feature_jasmine-04202011125223.html?encoding=simplified

方正等人权人士在旧金山抗议中共残酷迫害艾未未

参与记者 章奇胜

(参与2011年4月26日讯):2011年4月24日下午,在六四学生民主运动中失去双腿的中国体育大学的学生方正先生和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旧金山分会主席郭宝胜先生等10多人,在旧金山广场集会、游行,给游客、留学生、当地美国人发放传单,围绕广场散步,强烈要求美国政府谴责中共的野蛮行为。“释放艾未未、释放刘晓波”的口号响彻广场。

据方正先生介绍,今天有近20人参与集会,大多是由郭宝胜先生带领的民主党成员。中共当局罔顾世界舆论,至今仍监禁羁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这一暴行比臭名昭著的希特勒帝国更加为人所不齿;最近,中共当局又悍然抓捕世界闻名的艺术家艾未未先生,践踏人类艺术创作自由和基本良知,残暴荒唐,空前绝后,如此的政权,人人当起来颠覆之。

郭宝胜先生认为,海外华人都应该拿出实际行动来谴责中共当局的暴行,尤其是户外的抗议,对中共当局更有威慑力。我们在广场上的散步,也是在支持国内的茉莉花散步活动。美国政府和西方国家再也不能搞人权的双重标准了,应当拿出对付利比亚—卡扎菲的手段,来打击中共,

这次参与集会抗议的人员中,有不少是在国内深受迫害的各界人士,他们纷纷在抗议活动中发言,谴责中共的迫害艾未未和所有异议人士的暴行。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郭保胜:中东局势,茉莉花 群体事件

从今年的2月20日开始的茉莉花运动,到本周已经是第11波了,茉莉花革命信息地等茉莉花信息平台已经发布了5月1日第11波茉莉花革命集会的公告。11次是不少的次数,茉莉花运动今后的道路到底怎么走?是否要见好就收,还是进行到底呢?

笔者认为,茉莉花运动一定要进行到底,而且完全可以进行到底,所谓“成也中东、败也中东”,中国局势是与中东形势有着微妙的关系的。但茉莉花运动的坚持,必须要在战略上做出调整,关键是要与国内不断发生的群体事件紧密结合起来,如此既能持续,也能通过扩大群体事件效应,最终撼动专制的根基。

茉莉花运动是肯定能进行下去的运动,原因之一是茉莉花运动肇因于北非、中东的民主诉求和街头抗争,只要中东的局势一天没有被压制、只要中东人民一天没有停止街头抗争,那么,中国的茉莉花运动也就会进行下去。现在的中东局势,也进入第二波革命时期,第一波是突尼斯、埃及,民众力量势如破竹、专制政权顷刻坍塌,第二波是利比亚、叙利亚、也门、巴林、约旦、阿尔及利亚等国,这些国家大多政教合一、专制势力顽固,所以正邪势力处于僵持阶段,虽不能一时瓦解专制,但民众的力量在西方民主力量的支持下,经过斗争,最终会获得胜利的。中东诸国的逐渐民主化,就是中国茉莉花运动能持续下去的根本外因和导火索。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中东因素对中国形势自2001年以来的影响是超出很多人想象的。2001年布什当选新总统后,将中国列为头号敌人,对中国的政策上采取强硬立场,2001年4月1日,中美发生海南“撞机事件”,西方国家对中共的遏制和进攻已经箭在弦上。当时我们在国内的异议人士,明显感到国保对我们的管控力度加大。但就在这个时候,2001年“9·11”事件发生,中共大喜过望,江泽民第一时间即致电布什总统表示慰问。中共当局之高兴,在于美国的头号敌人已经是中东的恐怖主义而不是自己了。中共成为911事件最大的赢家,在西方国家聚焦中东、无暇顾及中共的时候,它开始积蓄力量、横行世界。对由中东局势引起的中国局势变化,魏京生先生深有感触,一次我在旧金山伯克利大学附近与他谈论时,他说:我最恨那个本拉登了。因为我们费了好大气力使西方国家开始将中共列为头号敌人、准备遏制中共暴政时,却被本拉登一搅局,中共得以脱身了!

正如中东成为中共近年来扩张的重要因素一样,中东同样也要成为中共瓦解的开始。茉莉花运动将民主、自由、政教分离等政治现代化因素栽种到中东国家,使这些国家彻底而非表面上成为西方国家的盟友,当中东诸国民主化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就能从中东的泥潭中脱离出来,开始关注中国事务,遏制中共的扩张了。中共当局的命运,也许会真的应验“成也中东、败也中东”谶语和预言。这一切也许也要应验美国政治学家撒母耳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书中关于儒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基督教文明等进行“三国演义”的预言和分析。

可见,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说,中国茉莉花运动持续进行是必然的,只要中东民众的街头抗争持续进行、只要西方国家逐渐从中东事务中脱身,那么中国茉莉花运动就会更加风起云涌、如火如荼。从国内的发展看,茉莉花运动持续发展的前提条件,就是要与不断发生的群体事件结合起来。

早在本人所著的《群体性事件组织手册》中我就指出:“最近的茉莉花运动在中国风起云涌,这是介于宏观和具体的一次群体活动,它的直接诉求就是响应和支持突尼斯、埃及人民的抗议专制活动,间接诉求就是对中国专制者表达愤怒和不满。直接诉求是具体的,所以吸引了不少人持续地参与。间接目标比较模糊,特别需要参与者不断地清晰化、具体化”(见中国人权双周刊网站)具体化、清晰化的工作之一,就是与当下发生的大型群体事件联系起来。按照中国官方的定义:“参与人数在 300人以上、1000人以下,为重大群体性事件;参与人数在1000人以上,为特别重大群体性事件”。按照这样的定义,目前中国,一周内至少有一起重大群体性事件,而3周内,至少有一起特别重大群体性事件。

自今年2月20日茉莉花运动开展以来,南京梧桐树、守望教会户外聚会、上海工人罢工、四川阿坝藏人、宋庄艺术家活动、798工厂声援艾未未活动等等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少则300人,多则数千人,这些活动是公民伸张自己权利的抗议活动,虽然他们的诉求比较具体,但同样是民众增强公民自信、扩大权利疆界、自己解放自己的权利运动,是广义上的茉莉花运动。而且其中不少活动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这为中国民众摆脱恐惧、街头抗争运动朝纵深发展、最后取得胜利创造了条件。而茉莉花运动只有与此类群体性事件结合起来,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由地区到全国、由某一群体到所有公民,如此就能最终达到目的。

在钱云会事件、随手拍乞儿活动中声誉一落千丈的官方学者于建嵘是近年来研究群体性事件最为卖力者,他研究群体事件的目的是如何消除、管控群体性事件。他对目前群体事件横向发展趋势虽然也替主子担心,但最终感到不成气候。他在2010年初一次演讲中说:“当前的群体性事件已由自发松散型向组织型方向发展,事件的聚散进退直接受指挥者和骨干分子的控制和影响。尤其是一些参与人数多、持续时间长、规模较大的群体性事件往往事先经过周密策划,目的明确、行动统一,组织程度明显提高,甚至出现跨地区、跨行业的串联活动。有的还集资上访,并聘请律师,寻求媒体支持”(见2009年12月于建嵘在苏州独墅湖高教区行政楼报告厅演讲)。但是,他断定:“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群体事件仍然会以有限范围的孤立事件形式而存在,很难形成一个统一的、维持很长时间、能影响全局的社会运动。只要执政者治理得当,中国完全可以避免可能发生的社会动荡”(见 《中国报道》2010年第一期)。

看来维稳者有维稳的自信,这个自信就在于群体事件没有全局化、持久化、统一化。而作为抗争者的我们,就是要借助茉莉花运动,将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全局化、持久化、统一化。群体事件需要提升、茉莉花运动需要进行到底,只有二者的联合,珠联璧合,最终实现共同的目的。

总之,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中东局势对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从911事件就可看出来),只要中东民众的街头抗争持续进行,中国茉莉花运动也会进行下去。但茉莉花运动要持续进行并取得胜利,必须要与每周发生的全国各地特大、重大群体性事件联合起来,资源互补、互相促进。不能毕其功于一役,而是协助好每一个大型的群体事件。当全国群体性事件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并实现全局化、持久化、统一化的时候,也就是茉莉花运动获得全面胜利的那一天。我们热切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作者:郭保胜
——《纵览中国》首发
http://chinajsm.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253.html

广州村民抗地王被非法拍卖 官商分23.8亿

4月27日凌晨5点,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区、镇政府带着由部队、特警、特勤、公安、城管和保安员约600人(其中约50人身穿防弹衣),以及20辆车组成的队伍,安装铁马,拉开警戒线,封锁已被非法拍卖的、号称 “番禺地王”的田地的入口,以保护开发商强拆和强行施工。约100多人的失地村民打着“团结起来,严惩腐败,还我土地”的横幅,喊着口号,在“番禺地王” 的入口处抗议。

沙湾镇区、镇政府带着部队、特警、特勤、公安、城管和保安员封锁“番禺地王”的田地的入口(网络图片)

官商勾结欺骗村民谋私利

“番禺地王”,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南村,占地390亩的,是上好的农耕地,地名“暗沙围”,后被改名为“广州番禺中心城南区4-2地块”,属沙湾镇南村村民所有。2007年9月11日被当时的金地集团以15.9亿元的高价拍得而得“番禺地王”之名。但此后由于拆迁、规划等原因,金地集团一直无法从政府手中拿到这块地。2009年,金地集团与广州市国土房管局解除合同,收回了3亿元预缴的地价款,闲置三年后于2010年重新拍卖。2010年8月31日,村干部在未经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再次拍卖“番禺地王”,被广州市城市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总价23.8亿元拍得,而村民未得分毫。

2010年,沙湾南村现任书记郭德华,村长陈桂棠在没有村民签名同意、只有村干部签名同意卖地的情况下,把暗沙围以低价约1.3亿(每亩3.2万元)的土地价卖给沙湾镇政府。镇政府把土地交由番禺土地中心拍卖,于2010年8月31日以23.8亿元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并被改名为:广州番禺中心城南区4-2 地块,用于建设45栋13层高的住宅楼。土地被拍卖完了村民才知道,并且未得分毫,款项全被村委贪污。

事后,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了解情况,得到的答覆是:暗沙围属于政府储备用地的,拍卖之事不关南村村民的事;向开发商了解情况得知,该地块是属于沙湾镇南村的,还出示了该地段的卫星地图,并表示相关的款项已交付到村委。村民向村领导询问有关情况,村领导总是不予正面回答。

村民们告诉记者,1996年沙湾南村村委有关领导把暗沙围租给村民周日华做鱼塘,合同期从1998年至2017年,为期20年。但在合同期内,暗沙围多次被村领导拍卖,由于都是在合同期内进行,所以,从法律上来讲,2007年和2010年的那两次拍卖都是违法的。

有关法规规定:通过出让、转让和出租方式取得的集体建设用地不得用于商品房开发建设。住宅建设出让、出租和抵押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须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2/3以上成员或2/3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

村民们也曾通知媒体关注他们遭遇,但是媒体都不敢报导,一个记者曾对他们说:“我们这一件事被全面封锁。”

1700多名失地村民生活面临困境

沙湾镇南村约有1700名村民,每月每人可以领取100元生活费,费用来自物业出租。沙湾镇南村每月有50多万的物业出租收入,去除17万的村民生活费,其余资金村民不知去向。

有村民表示: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现在最值钱的“番禺地王”又被官商勾结,违法拍卖,村民不得一分一毫,可怜的村民,劳碌了大半生,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村民们说:“村里六七十岁的农民,依然到市场去卖菜,遇上不好的城管,菜被没收,赚不到钱,还要赔本,土地又被强行拍卖,又分不到一分钱,他们的晚年怎么办?真是很凄凉啊!”

村民们表示,这件事使他们受到了双重伤害,官商勾结欺骗贪污我们的钱不说,还出动部队、特警、特勤、公安、城管、保安员来对付手无寸铁的村民,真是丧尽天良。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为人民办点事,依法处理违法犯罪份子,还人民公道。

村民给温家宝的一封信: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是全国文明示范镇,优质田地非常多,沙湾全国文明贪污官员的示范镇,一个村政府镇政府或区政府贪官文明的榜样。

沙湾南村一块400多亩田地(以前叫做暗沙围),现在叫做南区4-2地块。从1994年征我们的田地,为什么我村从94年至2005年每个村民每年向国家交公粮98市斤?有队长作证,理由是94年征收,中央政策规定,三年不开发土地归村民所有,所以国家是承认暗沙这块田地是属于南村的村民,村政府在98年出租暗沙地给周日华,租期是20年,到2018年满期。为什么在2010年能拍卖暗沙田地?越秀城建拍得23.8亿,暗沙田有关手续。政策规定凡征收土地拍卖必须有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在村民不知情下拍卖了。这块地在什么时候落在开发商手里?向村民解释。

沙湾镇区、镇政府带着部队、特警、特勤、公安、城管和保安员封锁“番禺地王”的田地的入口(网络图片)

沙湾镇区、镇政府带着部队、特警、特勤、公安、城管和保安员封锁“番禺地王”的田地的入口(网络图片)

失地村民打着“团结起来,严惩腐败,还我土地”的横幅抗议(图片由村民提供)

失地村民打着“团结起来,严惩腐败,还我土地”的横幅抗议(图片由村民提供)

转载自:http://cn.epochtimes.com

唐柏桥:中国维权抗暴将迈向第三个目标

4月20日上千名集装箱卡车司机在上海进行罢工;4月22日网络上传出艾未未被酷刑逼供,最终被迫在认罪书上签字,承认偷税;4月23日集卡司机的罢工取得初步成果,上海市交通运输与港口管理局宣布,取消集装箱堆场自设的燃油附加费和夜间操作费,同时大幅调低港区调箱门费及通往洋山深水港的S2高速公路全程收费。一波波的事件,网络上关注中国民主化的民众,不断期待来个“星火燎原”,乘势让民主在中国开花结果。

针对目前高度紧张的国内政治情势,看中国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权活动家、中国过渡政府发言人唐柏桥先生,他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认为,首先网络上发起的茉莉花革命消耗了中共的大量力量;其次,推翻暴政的诉求已经深入人心;第三个阶段就是把各地轰轰烈烈的维权运动、以高智晟律师为代表的维权律师、各地教会和法轮功反迫害的力量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轰轰烈烈的反抗暴政的伟大的社会运动,把共产党埋葬。

扩大民主革命的影响层面

唐柏桥表示,2月20日开始的茉莉花革命是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出现,进行到现在已经十次了,现阶段发展是很不错的。开始时中共打压很厉害,现在从表面来看,虽然所发布的那些地点,没有看到有人拿着茉莉花参加,也没有人喊口号,但每一次都大量的消耗了中共的警力。目前发布的地点越来越多,包括二十几个大学也成为集会地点。所以现在北大、清华等很多大学里他们也布置警察。

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上警力被掏空了。比如日前上海集装箱卡车司机罢工,派出的警力多达七千多名。参加罢工的只有两千多人。中共用加倍的优势兵力去控制局面,但没有控制住。导致后来上海当局紧急发布公告,称将取消不合理收费以缓和抗争情绪。

上海集装箱工人罢工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美联社法新社等都有相关的报导。有记者打电话问,上海集装箱工人罢工和茉莉花革命有没有关系。虽然这个集卡司机罢工没有提出茉莉花革命等口号,但记者问我时,我告诉他:这次茉莉花革命,仅仅是一个名词而已,就是一场现代的抗暴运动,就是一场争民主反专制的广泛运动。它并不是局限于一定要拿着茉莉花,或一定要喊着茉莉花革命推动者所建议的那些口号。

23日也传出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透过网路,与一自称“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的团体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在上海、天津等地爆发的集卡工人罢工事件为其所策划。而事实上这些罢工的工人也与我们接触过,我告诉他们不要仅仅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去维权。

群众运动不一定完全按照你的想法去发展。但是如果它首先是为了争权利,为了推动这个社会进步;第二,是反暴政反专制。只要能够确定这两点,而且是针对政府去的。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它是争民主反专制的一个行动。比如说一些维权,如果是针对资方去的,那只能算是维权运动,不能说是反暴政。这样的维权运动,我们也要将它引导到争民主反专制的道路上来,形成对抗中共暴政的合力。

让共产党疲于奔命 再致命一击

现在国内有很多人是豁出去的心态。我觉得这是非常正确的,我们是在用和平的手段反抗暴政。当然当有人受到暴力镇压和攻击时,用武力去反抗,这也是正确的,我们也有这个保护自己的权利,我们不能任由自己受到宰割。这是被文明世界所接受的。像利比亚人民、埃及人民,当他们遭到武装镇压的时候,当然有权利拿起武器反抗。现在这个反抗也得到了全世界的支持。

现在有两个局面对我们非常有利。

第一,大量的消耗了他们的警力,让他们顾此失彼,这是我们原来的想法,至少是我个人的想法。我曾经在茉莉花革命爆发的当天发出这样一个推文:恶搞中共,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中共感到顾此失彼惊慌失措,达到大量消耗他们的警力的作用。然后再寻找机会对中共进行致命一击,号召广大民众聚集天安门广场和各大城市中心,以摧枯拉朽之势终结中共暴政。

埃及革命一开始他们发布了20个地点,实际上真正要去的那个地点没发布。其它二十个地点都被控制的死死的,真正要去的那个地点成功了,去了几千人。就在1月25日,第一天成功了,接下来的十八天就没有离开了,就坚守在开罗广场。

实际上我们也是这样做的,真正最后取得成功的地点在哪里?无所谓!现在真正的目的是消耗它们的警力。让他们找不到目标,感觉这里那里都是,然后到处派警察,让他们被我们牵着鼻子走。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会突然有一天号召大家到天安门广场去、或到另外的什么地方去。所以现在中共都把天安门广场四周挖了,铺上草坪,很显然是为了防范和限制老百姓去那里。但这是没有用的。他们这个政权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即便他们抓了很多人,也无济于事。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与茉莉花革命没有直接关系。更多的茉莉花革命推手遍布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它们抓不完的。

所以从第一次茉莉花革命到现在,短短两个月,已消耗了大量的中共警力,让它们疲于奔命。

所有抗暴活动 矛头一致对准中共

第二,民主革命这个事件本身已经被全民所知晓和认同。这个是中共失算了。再茉莉花革命开始时,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让她传遍全中国。而它们的打压事实上起到了帮助我们宣传茉莉花革命的目的,尽管这不是它们的主观动机。它们这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目前整个局势传递了两个讯息:一、中国的民主运动是有希望的。当北非、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传到中国的时候,很多人就意识到了,认为有了希望,然后进行鼓动,进行反抗。二、更重要的,中共失算了。针对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虽然中共也玩弄了一些花招,想把它引向对它们影响不大的将民生诉求作为终极目标的请愿运动,不让矛头对向政府,不要求推翻暴政,实行民主。但现在整个的矛头已经直指这个政权。这透露出来的就是:你没有机会了,你现在马上要把权力还给老百姓。而这正是茉莉花革命的中心目标,并已被广大民众所普遍接受和支持。

打压艾未未 中共搬砖砸脚

从我参加八九运动到现在,是革命还是改良的争论到现在还没有停止过。很长一段时间,包括海外的民运人士,改良的声音越来越大。温家宝要改革了,马上就有人兴奋的不得了。希望在中共的领导下实现多党制,维护共产党专制的陈词滥调在异议人士里面非常有市场。如“我们只反专制不反中共”,“将来只清算罪恶不清算罪恶的执行者”,“连一枪一炮都没有还空谈什么革命”,“革命只会换来另一个专制政权”,等等不一而足。

在茉莉花革命以后,尤其是把艾未未抓了以后,共产党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是自掘坟墓。因为艾未未是和高智晟一脉相承的,他是坚决和共产党不妥协不合作,抗争到底的。艾未未有句话非常有名,“拒绝犬儒,拒绝合作,拒绝恐吓,拒绝喝茶,在这些问题上是没有可以商量的。还是那句话,不要再来找我,我不会合作,如果非要来,就带上你们的刑具吧。”

共产党非常想拉拢收买他的,想让他当政协委员,甚至政协常委,在他拒绝一个星期后,把他抓了。它们想从精神上把他摧毁。22日的报导说艾未未遭受了高智晟一样的酷刑。高智晟遭受的那些酷刑好多他自己都无法描述。因为写出来以后,会羞辱他的人格。我在这里也不想描绘他们所受的那些令人发指的酷刑,那些施暴者和下令的人都会遭天谴,会下地狱。面对这样的丧心病狂,很多人不再有幻想了。

从艾未未被酷刑的讯息来看,中共所做的是一个系统化的酷刑。北京国保的一个处长竟然放对高智晟酷刑的录像带给艾未未看,用对付高智晟的办法对付艾未未。这不是一个个人行为,而是一个政府行为,各级政府官员都要承担直接责任,将来一定要将它们送上法庭,进行严惩。因此现在茉莉花革命其中一个主题就变成了要为艾未未伸张正义。

由于艾未未在国内外影响非常大,使得原来有很多处于观望状态的人也被逼参加茉莉花革命了。至少艾未未的上千万粉丝毫无疑问都在以各种公开和不公开的形式支持茉莉花革命。前天香港三千文艺界人士走上街头,向中共当局发出怒吼。这是非常罕见的。

民众早一天参与 损失就少一天

有网友问我,艾未未什么时候会放出来,我回答可能是中共倒台以后。他很震惊,就打了很多句号,表示已经愤怒到无语的地步。我分析这次中共下了死决心,要把艾未未往死里整,对艾未未、高智晟、王炳章这些反共人士,就是往死里整。

在国际上包括高智晟,都有很大的呼声,共产党都不放,我分析它们整艾未未会更厉害,它们要从经济上各方面去整他,要从媒体上等各种方法去抹黑他。大家早一天醒来,决然的参加这次革命,损失就少一些。我们再观望,再等待,我们就不止这些损失,下一个被整肃被迫害的人就可能是你我。

目前中共所有做为,只是更加速人们对一场革命的追求,也因此他的每一个举动,都在帮着茉莉花革命打知名度,都是在无意中推动茉莉花革命。所以我认为第二个目标让茉莉花革命这五个字响彻中国的云霄也基本达到。据我们的了解和调查,国内的老百姓基本上已经知道了。

不久前马鞍山的工人罢工,他们寻求我们的协助;上海的卡车司机,也连络我们。现在私下和我们交流的越来越多,这是好现象。

朝第三目标迈进:团结各方力量 不再仅仅为个人维权

在现阶段的基础上,现在需要的就是朝向第三个目标前进,那就是整合各方面的力量,让各种抗议活动都将目标逐渐集中到对抗暴政,要求彻底颠覆这个残暴无度的政权。过去的维权是单个的、分散的,诉求也是不一样的,也没有集中到民主革命这个道路上来。

过去有些人自焚、下跪,事实证明,这些人性化的方式对中共这样已经没有任何道德良心的政权是完全没有用的。你自焚,共产党还嘲笑你,因为你自焚了,他连打击的力气也省了。连跪着求它们,中共都给他们下了一个定性:要跪着造反。所以我们现在都不要用这种方式了。

去年全国大的维权运动有20万起,但是分散的,现在那怕有一半和推翻暴政的诉求联系起来,那就不得了。这个运动需要一些领袖性人物来协调引导,否则就是一盘散沙。

背水一战 将行一场轰轰烈烈反抗暴政的伟大社会运动

所以,现在就是将过去中国各种轰轰烈烈的维权转变成为一场推翻暴政的诉求,然后形成国内各种活动的核心力量。让这些大众不再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去维权。比如上海那些司机不仅仅是为了他们本人的福利在维权了。否则,今天勉强维护到的权益明天就可能瞬间丧失殆尽。这样惨重的教训俯拾皆是。

突尼斯、埃及革命成功以后,都是在政治上往前推进了一大步。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负面或倒退现象,这就像一部教科书,给中国人作为榜样。

现在就是如何把各地轰轰烈烈的维权运动、包括以高智晟律师为代表的维权律师、以艾未未为代表的知识界正义人士、各地教会和法轮功反迫害的力量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轰轰烈烈的反抗暴政的伟大的社会运动,一鼓作气把共产党埋葬。让所有参与的人都想到,这不仅仅是维我的权,是结束共产党暴政来维护所有人的权利。假如我们十五亿中国人都能团结起来,那么这股力量是很强大的,是大有前景的,我们要毅然决然的团结起来,相互保护,变成背水一战的心态,那个力量会爆发出来。

突尼斯成功了,埃及成功了,利比亚也在接近成功,也门和叙利亚那边虽然镇压了几次,死了很多人,但那边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北非和中东革命浪潮已经被全世界主流文明社会所接受,它是一个推动人类进步的风潮,没有人认为是捣乱,是破坏力量。非洲和中东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的人民已经走到我们前面去了,我们中国人也应该起来了,不能让中华民族丢脸。

【大纪元2011年04月28日讯】《看中国》报导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4/28/n3241650.htm

天津大批访民聚集在市政府要求见中央巡视组

近日,天津的大批访民冒雨在市政府门前要求见中央第五巡视组人员,希望反映当地由于公权力的贪赃枉法、胡乱作为造成的冤假错案。然而事实上,仅有几个访民被接待了,而且所谓的中央巡视组人员也都是天津市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当局如此明目张胆的所谓“巡访”不得不让访民们怀疑为是在作秀。

天津访民张建中告诉记者,连日来,每天在市政府门前渴望被巡视组接待的访民很多,他曾见过巡视组所谓的“接待人员”,发现都是天津市信访办的人,而并非中央过来的。

【录音】:“今天也有人去,反正一直是很多人。主要是访民要求见中央第五巡视组,因为它这个巡视组来天津后,利用党的‘喉舌’宣传的挺大的。但所谓的巡视组接谈的也是有限的几个人,而且接谈的人还不是中央工作组的人,实际是天津信访办的人,这不大打折扣了吗?”

天津访民宁津霞在一周前被中央巡视组“接待”过。据她反映,接待她的人根本不是巡视组的人,也不敢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她认为,当局的根本目地是作秀给民众看,而不是为了真正解决访民的诉求。

【录音】:“今天是第三天在市政府那儿找巡视组,天津的巡视组是一概不接待,反正是他们作秀吧,天津市政府就是作秀。因为我出来我肯定会说这不是巡视组的人,我找他们要工作证,(他们)根本就不出示。而且今天在门前时阵势有点不对,门前办的就是公安,来阻止我们(进去信访)。”

宁津霞说,在市政府前等待接访的访民每天都有百余人,但中央巡视组却一直拒绝接见,甚至动用警力围堵访民,力图达到驱散他们的目地。

【录音】:“好多访民,得有二、三百人了,就在外面堵着,他们知道接待了我,他们下午就都去那里堵着去了,结果就是不接待,怎么都不接待,然后我们在那儿连续等了3天。今天是人挺多,最后一看那阵势就在圈我们了,就要逮人了,大伙儿为了安全起见,就都分头走了。”

张建中对中央巡视组来津的真实作用和目地表示怀疑。他认为,如果当局真的想解决民间由于公权力的渎职行为而造成的冤假错案,那中共政权就将不稳,加之后来有警察带走了几位高喊口号的访民,这都让他感到中央巡视组的来津只是在作秀。

【录音】: “这也是访民的一种诉求吧,现在(中央)就是作秀嘛,公开在作秀。问题是访民问题一解决,它那个就是大问题啊,公检法、公权力违法乱纪,造成的冤假错案也得不到解决,找谁谁都不管,暴力机关就是以‘维稳’增加为主,你现在叫访民还怎么活啊?所以有的访民在门口就喊口号了,而且有的访民拿大喇叭喊,也被区政府警察架走了。他们就是在作秀!”

多年来,天津访民门不断地向中纪委等部门反映公权力违法、犯罪的行为,但都石沉大海,杳无回音。长期以来,当局始终采取一拖、二骗、三镇压的手段进行息访,对访民造成极大伤害。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傅明 唐燕 采访报导。

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艾未未遭公然違法對待 普通公民還能有何期待?

【孔傑榮】

 藝術家兼社會活動家艾未未,自被北京警方關押,迄今已有廿五日。盡管整個中國法律制度對此一致失聲,外加中國政府不擇手段操控媒體信息,但外媒對此案的興趣並沒有因此而消弭。

 艾未未的家人至今未收到警方通常須依法出具的拘留通知,也就無從知道艾被關在哪裡,原因又是甚麼。法律規定,唯有在通知家人「可能會妨礙偵查」時,才可以不予通知;但目前沒有任何跡象顯示警方試圖援用此規定拒絕給予通知。另外,雖然在少數例外情形下,警方即使不向檢察院申請正式逮捕令狀,依然可以在七日期滿後繼續合法羈押嫌犯;但目前,雖然艾未未被羈押的時間已遠超七日,警方亦沒有援用這些例外情形做為理由。

 艾未未家人聘請的兩名律師,早在幾周前,在艾剛被羈押時,就有權會見他了。只有當警方認定案件涉及「國家秘密」時,才可禁止律師的會見,但警方也未引用此法律規定。

 現在看來,警方的恐嚇行為實際上扼殺了律師會見的可能性。一名律師,在與艾的家人討論案件後,被非法「綁架」了好幾天;另外一名律師切斷自己與外界的聯繫,方才躲過了其他許多人權律師最近頻頻遭受的噩運─被綁架、起訴或非法軟禁。沒有辯護律師的積極參與,根本不可能讓警察等承擔責任,即便是包括檢察官、法官或立法者在內的其他官員都無能為力,更不要說一般公眾。在普通案件中,或許連共產黨領導都很難讓地方警力聽命於己;但在艾未未這樣突出的案件中,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警察均服從黨內高層官員指示。

 與此同時,中國官員不公正地向媒體透露信息,企圖減少外國政府、媒體、藝術和人權組織對此案的強烈譴責,而艾未未的親友一直試圖解讀和駁斥這些模糊的指控。早前,共產黨控制的《環球時報》刊登了一篇評論文章,似乎在確認目前的普遍看法─亦即關押艾未未,是為了懲罰他越來越大膽地公開挑戰中共專斷統治和限制自由的行為。但這一說法很快就被在香港發行、立場親共的《文匯報》推翻,該報稱,艾未未是因為涉嫌「經濟犯罪」、重婚罪和傳播淫穢作品而受到調查,且他本人「已經開始招供」。官媒新華網證實了目前的調查集中在「經濟犯罪」上,盡管並沒有明確指出究竟是甚麼罪名;接下來,外交部發言人在記者會上再度確認了這一消息。那次的記者會上,記者們問的十八個問題中,十個都是有關艾未未的,但官方所透露信息十分有限,且所有這些回答,完全從官方記者會文稿中刪除。

 自那時起,漫天的傳言和猜測便接踵而至,令人應接不暇。最聳人聽聞的一個據說是出自一名對時局不滿的新華社記者之口,稱艾未未遭受了酷刑,警方還給他看了一段錄影,是「失蹤」很久、不畏打壓的維權律師高智晟當初被警方殘忍折磨的過程;據稱,艾未未為避免重複高的悲慘遭遇,只好承認了違反稅法的行為。與此同時,一名與中國某些政府官員聯繫密切的外籍人士,則在一篇報導中暗示,艾未未或許是因為捲入上海眾多非法土地交易其中一宗,而受到調查。

 在等待揭曉艾未未是否會被正式逮捕的這個重要關頭,由於一切尚不明瞭,我們有把握的只有以下三事。首先,現階段偵查的重點,確實是艾違反所得稅法的可能性。目前仍被警方羈押的,除了艾的同事、曾任記者的文濤,很可能還有艾未未公司的其他幾名僱員。盡管無從知曉警方為何遲遲不釋放他們,但我們知道,艾未未公司職員、會計、他的妻子以及商業合作夥伴,都曾受到警方以及稅務官員的審訊。

 第二件看來清楚的事是,無論目前搜集的證據是關於偷稅漏稅還是其他指控,這都不是促使當局羈押艾未未的真正動機。從一開始,當局就打定主意,「先關起來,再找理由」。如果能找到足以支持定罪的證據,那這個案子就會成為一個典型案例,極好地詮釋刑事司法專家所謂的「選擇性起訴」。在眾多可能有犯罪嫌疑的人當中,獨獨艾未未被挑中,這絕不是因為他涉嫌的所謂經濟犯罪影響多麼巨大,而是因為他一直用具有創意的,引人注目的政治方式挑戰這個政權,並且參與捍衛人權的活動。

 在中國,黨政機關和法院內部最高層領導人涉嫌經濟犯罪的情況比比皆是,但究竟要不要羈押、調查這些有嫌疑的人,則往往是一種政治決定,而不僅是法律考量。大多數國家在一定程度上或多或少也存在類似問題,但中國的情況最為極端。

 中國領導人及其家人的商業和涉稅活動,也通常無受到刑事偵查之虞,除非該領導人在重要的權力爭鬥中失勢。對於許多商業主管人士來說也是一樣,只要他們不與政治勢力作對,他們的行為也不會受到偵查。但即便是在少數情況下,「得寵」於政治勢力的商業人士被發覺有涉稅犯罪行為時,即使漏繳的稅款數額極大,也通常可以逃脫法律制裁,不被關押和定罪;因為當局可能僅僅令他們私下補足至少一部分稅務機關報出的漏繳金額了事,偶爾外加一些罰金。因此,就算警方搜集到的合法證據足以證明艾未未有違法行為,當局也可以效仿先例,通過上述類似方法,在偵查階段就結案放人。

 無論此案的偵查最終結果如何,這一過程本身已再次證明,中國警察不僅遠遠無法達到《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國政府於九八年簽署,但尚未批准)中奉為圭臬的公正刑事司法標準,即便是對自己國家制定的刑事訴訟法,也置若罔聞!出名如艾未未,尚在眾目睽睽之下遭受如此公然違法對待,普通的中國公民,又如何期待警察保護他們的權利?

(作者孔傑榮 Jerome A. Cohen,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關係協會亞洲研究兼任資深研究員。英文原文請參www.usasialaw.org。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韓羽譯。)

时间:2011年4月27日 16:28 中國時報

访民北京对抗截访新策略 团结互助现“五一”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即将来临,各地访民涌往北京,他们多数都采取唱红歌,喊口号的方式在各大信访口门外聚集,并且采取集体行动不分散方法,以避免被截访人员抓捕。此外,因疫苗等导致患病的患儿家属在卫生部门前讨说法。

“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全国各地大批访民涌往北京,近日来,他们在各大信访办以及访民聚集地南站附近大唱红歌,并高喊“打倒腐败”的口号。

周一,一批人在两办门前的胡同里高呼“打倒腐败”等的口号,并与现场公安和保安差点发生冲突。

一位东北访民周二对本台表示:“马上就“五一”了,两办能有一两千人,大部分都在外头举着自己的上访材料,抗议,喊口号,在两办门前号召大伙不走这上访口了,进去填表的也有,就是尽可能不进就不进去了,就在站排的胡同里喊口号,唱上访歌,北京的公安和保安差点和这些人发生冲突,上访的人多,后来也没打起来。”

在访民聚集的南站附近也是唱红歌的地点。这位东北访民说:现在大伙总在北京南站长途车站对面唱上访歌,现在天天唱,红歌里以什么为主呢?以国际歌,引用毛主席的“造反有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团结起来就是力量”等这些歌比较多。

虽然有截访人员,但现在访民都是集体行动,遇到截访人员会群起反抗,这也是访民的新策略。

这位访民表示,现在什么趋势呢?就是不管抓谁,大伙得护着,不团结让他弄回去就完了,在访民堆里他不敢,他得背地下手,喊口号什么的,往回走都是成帮的往回走,不散走了,咱人多他就不敢下手。

长期关注进京访民的胡军对本台表示:“目前进京上访者有逐步增加的趋势,并且多了些文化层次较高的访民,在人权,民主的呼声下,访民是不可能被打压下去的。”

他说:“现在基本上(访民)又活跃起来了,这种东西是压不住的,这个越压反弹的越厉害,就是说访民越来越多,有些东西不是打压就能够解决问题的,现在访民层次,文化以及各方面能力都是比较强的一些人越来越多了。”

此外,十几个因打问题疫苗和医疗事故而患病的患儿的家属也从各地来到北京上访,他们周一到国家卫生部门前高举标语,要求卫生部出面要当地解决赔偿和治疗问题,但没人接待,期间有一个田桂英(音),她主要控诉卫生部强拆占用了她家的宅基地,她在卫生部门前敲锣打鼓,最后警察将她带走。到星期二,患儿家属们再次到卫生部,一个信访办处长接待了他们。

其中,武汉医疗事故受害者家属张春霞周二对本台表示:“没喊口号,就是每个人打的横幅。我打了三条标语。今天到是有人跟我们接谈,卫生部信访处的处长跟我们谈话了,他就说把我所有的东西全部都交到我们省里去。”

另一个因孩子打问题疫苗而上访的安徽家长张林对本台表示:“今天有人谈了,他们打了电话给对方,也不知道怎么样。”

记者:那你们就回地方了。

张林:对,(孩子)打麻疹疫苗,血小板减少致血液病,要求一个前期救治和后期治疗。


来源:rfa

各个部委密集表态 中国涨工资几乎已经成为定局(图)

  职工工资增长翻番计划是一项系统工程,仅靠良好的愿望和漂亮口号无法实现。如何拿出实际行动,把职工工资翻番的愿景变成现实,才是问题的关键。

  去年以来,各省都在年初承诺上调本地最低工资标准,浙江、广东、福建、上海、天津、山西等多个省份先后兑现了承诺,调整幅度在10%以上。


  对此,广东劳动学会副会长韩兆洲教授认为,国际上最低工资标准是社会平均工资的40%-60%,他曾就此做过相关调查:北京是17%,广州是23%,跟国际标准相差甚远。“最低工资保障线对工资的增长有托底的作用,应该适量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在我国,有不少于10%的人拿的是社会最低工资标准。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能够提高整体工资水平,缩小贫富差距,这是推进集体工资上升的‘小步快跑’措施”。

  据调查,目前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推广缓慢,已“协商”的企业也大多有名无实。如何发挥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的优势呢?

  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谌新民教授认为,劳动者的工资水平,除了劳动力市场总体水平之外,最终还要靠劳动者与企业之间的博弈来完成,通过建立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实现职工工资的正常增长。政府层面可以做的事就是提供公平的制度环境,保障协商双方利益,促使社会利益最大化,然后帮助企业职工建立独立于资方的组织,提高集体议价能力,并在必要时提供及时有效的行政、司法救济。

  一个严峻的现实摆在企业的面前:我国工业制造业盈利水平不高,且过多依赖于低廉的劳动成本。两相叠加,使得劳动成本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产生制造业的“蝴蝶效应”,这种趋势已经在某些制造业发达的地区得到印证。此等情势之下,企业职工工资翻番无异于纸上谈兵。

  谌新民提出:“工资上涨标准可因人而异,例如为符合产业转型升级需求,有针对性地提高技能人才、创新性人才的工资。”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为例,通过提高高技能人才和创新性人才的工资以及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功能,竞争力弱的企业就会向内陆地区迁移或者加速转型升级,促进全国各省劳动力的优化配置。另一方面,企业通过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千方百计提高劳动生产率,也就会有更多的钱支付给劳动者。

  日前,人社部副部长杨志明在全国劳动关系工作会议上透露,我国要努力实现职工工资每年增长15%,这样在“十二五”期间就可以力争实现职工工资增长翻番。

  一石激起千层浪!其后,“给谁涨、谁给涨、怎么涨”等话题,便在社会上吵成了一团。

  “工资倍增”究竟是有关部门经过缜密调研后的千金一诺,还是安抚CPI高企下民众焦躁的又一张大饼呢?

  经过多年的快速增长,我国的经济总量举世瞩目。但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结构性的失衡也客观存在:居民收入增长、劳动收入增长偏低,低于GDP和平均劳动生产率增长水平;分配不公,贫富悬殊明显,基尼系数已达0.47,直逼社会容忍“红线”……经济改革走向纵深之际,收入分配改革便成为让广大群众分享改革开放成果的必然选择。

  “中国的GDP增速现在还在8%以上,人均GDP已经达到了4000美元,要实现全面小康,我们有责任、有能力让老百姓收入增长得更快一些。”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已基本具备实现“年均工资增长15%以上,五年左右就可以翻一番”“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条件”。

  记者查阅材料发现,对于收入分配改革和增加百姓工资收入问题,中央及各部委最近一年来表态非常密集。

  去年4月28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的2010年重点改革任务中,深化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制度改革被置于突出位置。

  去年5月26日,发改委等部门表示正在全国多个省份进行不间断的调研,以研究收入分配的规划。在此之前,全国各地也掀起了“加薪潮”,纷纷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在江苏率先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后,上海、山西、重庆、浙江等省市也纷纷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

  去年5月31日,国务院转发的国家发改委《关于2010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将收入分配改革列入了工作重点,表示要研究调整和优化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提高居民收入比重。

  去年6月1日,第11期《求是》杂志发表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题为《关于调整经济结构促进持续发展的几个问题》的文章,在文章中,李克强指出,应更加注重就业和劳动报酬在一次分配中的作用,更加注重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在二次分配中的作用,以此作为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的重要突破口。

  今年年初,刚刚通过的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加快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健全初次分配和再分配调节体系,合理调整国家、企业、个人分配关系,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明显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持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努力扭转城乡、区域、行业和社会成员之间收入差距扩大趋势。

  随着关于“收入增长”的陆续吹风,百姓的胃口被越吊越高。一边是日渐高企的CPI指数,一边是按兵不动的收入。人保部不久前的那个承诺,是否真能让“工资倍增”时代降临呢?

  记者采访发现,工资倍增看似振奋人心,却遇到了网友们一盆盆的兜头冷水。

  网友“GDP和CPI”说:“5年内工资翻番,拿什么翻番?到时物价和CPI五年内也许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番了。”还有网友质疑:“5年实现职工工资翻番。靠什么实现?增加体制内人员工资?超量发行货币?压缩企业利润?”

  确实,五年内实现职工工资翻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甚至可能只是画出来的一张“饼”而已。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指出,财富到了政府的手里,形成了公共财富,还要通过各种途径向个人转移。总体上中国政府再分配的比重比较小,再分配的职能也还是有限,政府想给工人涨工资的能力实在是有限得很。

  有评论认为,对于财政供养的机关职工来说,工资翻番只是政府行为,没有什么难度。而数量更多的企业职工,劳动力价格随行就市,且以效益定收入,政府不能也无法通过行政手段予以干预,以达成企业职工工资增长翻番的目的。如果,“职工工资增长翻番”最终异化为某一阶层的盛宴,而与广大企业职工无关,制度设计者的种种良好愿望便会落空。

  在外企工作的广州市民黎江明就道出了这样的担忧:对于政府机关、事业单位以及一些带有垄断性质的行业来说,职工工资五年翻番并非难事,但那么多的企业呢?

  事实上,早在2008年,广东便率先提出了收入倍增计划。

  其时的公开资料显示,广东省曾于当年提出年均工资收入增长14%以上,到2012年工资水平比2000年翻两番。主要思路是通过“提低控高”及建立健全工资协商等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等,促进中等收入群体扩大。但由于2008年下半年以来国际金融危机的剧烈冲击,企业经营受到重大影响,该计划实际上无法继续进行。对于广东推行该计划暂时受阻,国内不少专家学者也表示遗憾。

  由此可见,工资提还是不提,企业主、企业效益说了算。

  “在很多企业里,职工工资五年未增加的现象并不少见。未来五年实现工资翻番,这是他们所不敢奢望的。”在广州从事食品包装行业的蔡明华坦承,一些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原本就效益不佳,如果大幅增加职工工资,这些企业的生存就有困难,一旦企业不保,企业员工也就面临着失业的危险。这些企业的职工为了不失业,只能接受较低的工资增长了。

  蔡明华说,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7%,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分别年均增长7%以上”的目标,显然更加现实。

  在深圳从事手机生产的企业主徐洪雄则认为,人保部与其空谈职工工资五年翻番,还不如配合有关部门切实增加居民的实际收入。比如倡导国企向国民分红;敦促央行加息,结束负利率时代;改善国民福利待遇如重大疾病治疗免费等等。如果非要提高企业支付能力,助推职工工资增长翻番计划的实现,政府不妨考虑适当降低企业的各种税负,放水养鱼。

京港台时间:2011/4/28 消息来源:新华网

政府無恥,國家難治 誰讓中國人失去廉恥?

筆者上篇〈中華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時候〉,刊出後又讀到歷史學家余英時的評論,北京新張的國家博物館,如何展出五千年文明以及新中國六十年國史,由專家學者組成的諮詢委員會多輪會商,都由中宣部主持,關於大躍進和文革,連中共自己都有定論,專家學者建議博物館要提及,但被否決。於是紅朝國史變成一片光明,余英時感嘆:「人無廉恥,王法難治」。

我想引申為:「政府無恥,國家難治。」不妨看本朝道德低點之持續墮落,胡溫當政時曾立威,三令五申截至某月某日,貪腐官員向紀委坦白可免責,結果無人響應。到了如今,茂名市委書記被雙規,他有恃無恐道:「要說我是貪官,說明官場都是貪官,憑甚麼專整我?真讓我交代,我能交代三日三夜,把茂名官場翻個底朝天!中國不就是腐敗分子提拔腐敗分子,腐敗分子反腐敗嗎?像我這個級別的,誰不能供出百十個人來?這太平常了!」事實證明他說得對,茂名市百多名處級官員全部涉貪,以致汪洋出面安撫:為「穩定大局」,大家要安心云云。此言一出,道德操守又跌至新低。難怪山西一村官張狂道出:「我不貪污,做官幹啥?」原來無恥已變成天經地義。

其實民眾對官吏亦無甚期望,廣西某煙草局長因「情色日記」曝光已被處理,按韓寒博文列舉,該官僅收受賄賂十多萬,且不喜歡夜夜笙歌,酷似「宅男」,來去不外三幾個情婦。韓寒讓大家投票,結果網絡票選一邊倒,認為他已屬好官。

肥馬輕裘的官二代在大學校園撞死學生,絕塵而去,被攔截後報上家門:「我爸爸是李剛」,令舉國譁然,但權力可以讓河北大學師生箝口噤聲。電視播出李剛流淚鞠躬致歉,他兒子在拘留所也可以出鏡懺悔,惟獨沒有被撞死的女生家屬的電視採訪。只有艾未未去為這戶農民拍攝聲淚俱下的控訴,但艾卻被抓了,因為中國就不許有甚麼公民,更不容公民獨立調查,是非黑白的終極裁判只能是權力無限的政府。

再觀大陸知識分子,為艾未未仗義執言的只有獨孤個體,卻不再集體發聲。自從重判劉曉波和剿滅「《零八憲章》簽名運動」,大陸知識人已不敢採取任何形式聯合發聲,乃至保持緘默潔身自好,已算守住良心底線。張藝謀名言:「在制度面前,個人是無力的。」比張更甚的大有其人,比如艾未未案,有個叫王文的賤人連續做了《藝術一反華,西方就追捧》、《艾未未們若得逞,中國會更糟》、《抹黑中國美化西方,是某些媒體人的一貫作風》三輯視頻對談,內容勿問,看題目就夠了,和香港那兩份黨媒腔調如出一轍。不料被內地獨立作家野夫揭破,「王文」就是《環球時報》主筆和社論寫手,他被撕開真面目,便自我開脫:「自己也不想跟着罵艾胖子,只好顧左右而言他,自己也很尷尬。」又說:「苟存當世,時事複雜,常感無奈無助。」此言應該無虛,惟其如此,更見道德之墮落。再看香港文藝人的普遍沉默,便可知無恥是可以惡性傳染的。

孔捷生
香港蘋果日報

长沙城管打人酿群体性事件

2011-04-27

周二晚长沙城管打人激起众怒被围堵以及被要求道歉,引发数百人的群体性事件持续到周三凌晨。




视频转载:长沙城管与买水市民冲突引数百人围观((搜狐播客/丁小提供)


周二晚10点湖南长沙车站北路几名正在买水的青年与清理乱摆放的城管人员发生口角,其后一人牙齿被打掉睡在地上。事后群众堵住城管车辆,要求交出打人者并道歉,围观者近五百人,公安到场维持秩序,直到周三凌晨人群仍未散去。

有目击者将市民团团围住城管,要求道歉的视频发上了网。

一名现场附近的经营者陈先生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这方面就是城管不对了,他执法不应该打人。”

陈先生表示曾对城管粗暴执法多次投诉,没有任何改善。

“像这个你应该去问地方部门,我们以前也投诉过这方面事情,不摆摊可以撤掉,城管也没必要打别人吧!”

长沙维权人士李东卓说:“这个事情城管打人也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一天,这么多年来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

李东卓认为“城管”暴力执法屡禁不止的症结仍在于民众没有监督权。

“原来一直提要限制他们粗暴执法,但是因为没有具体监督机构,我说城管违宪不符合法治精神,但谁来监督他们?现在只是很笼统地说上级主管部门,只要上级负责,就不用负法律责任。我觉得我们这里是没有民权的地区才有这种特有的现象。”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cs-04272011110527.html

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被人打死/视频

4月27日下午,在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室所在地的胡同里,有一个女访民被人打死。据目击者表示,此女访民是在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里最初被打,后又被人拖到人大接待室外被打倒在地的,被打的人头部受伤,地上留有大滩血迹。随后救护车到场,医务人员检查了被打者后就开车离去,现场有人听见医生说伤者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之后被打者被另外的车辆拉走。多位目击者证实,被打的人估计有30——40 岁,具体哪里人没人知道。又有目击者看到,打人的人被警察抓获。该事件凡27日下午到信访局去过的人都能证明。(视频为现场访民所拍摄,非常感谢,并号召全体中国人用手机、相机记录作恶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28日 首发)
http://www.boxunblog.com/2011/04/blog-post_367.html

卡车司机罢工凸显中国通胀威胁

  Carworkers in southern Guangdong province warned the world last year it could not take cheap Chinese labour for granted any more by successfully agitating for higher wages in a series of industrial actions. Shanghai truckers reinforced that message with a strike of their own last week.
  中国广东省的汽车制造工人去年通过一系列罢工行动,成功实现了加薪,由此向全世界发出警告,不能再认为中国劳动力廉价是理所当然的。上海的货车司机们上周通过罢工行动,再次强化了这一信号。

(注:本图不是摄于中国罢工)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always wary of workers who possess the wherewithal to organise independent industrial action outside the auspices of the country’s only sanctioned union, the All China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But Shanghai’s truckers undoubtedly frighten Beijing more.
   中华全国总工会(All China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是中国唯一一家得到政府认可的工会组织,对于有能力在全国总工会之外发起独立罢工行动的工人,中国政府一直较为警惕。但上海的货车司机无疑让政府更为紧张。

  The adage in western democracies that “all politics is local” has a parallel in authoritarian China, where almost all social unrest is local too. Dozens if not hundreds of small-scale protests, typically labour or land-related, flare every day.
  西方民主国家的格言——“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的”——也适用于威权体制的中国。在中国,几乎所有的社会动荡也都是地方上的,每天都会发生数十起乃至数百起小规模示威,通常都与劳工或土地问题有关。

  For all the attention they commanded, the Guangdong strikes were in keeping with this pattern. Each concerned pay and conditions on the factory floor and they were resolved on the factory floor. The ire was directed at management, most notably at factories run by Honda and other Japanese carmakers.
   引起广泛关注的广东工人的罢工就属于这种模式:每起罢工涉及的都是工资和工作条件,也都在工厂内部得到了解决。工人的愤怒指向了管理层,特别是在本田(Honda)等日本汽车制造商经营的工厂里。

  Shanghai’s truckers latched on to something larger that,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erspective, made their strike potentially more dangerous. They were more explicit about their impatience with inflation in the form of the rising port fees and fuel costs that are eroding their ability to make a living. As one trucker told the FT: “This truck is all I have to support my wife and kid.”
   上海货车司机们的诉求更大,这使得他们的罢工在中国政府眼中可能也更危险。司机们明确表现出对通胀正在失去耐心,港口费用和燃料成本的不断上涨侵蚀了他们的谋生能力。一位卡车司机对英国《金融时报》说:“我全靠这辆卡车养活老婆孩子。”

  Port fees can be blamed on port operators, even if they are state-owned, and at the weekend the Shanghai Transport and Port Authority announced a reduction or cancellation of various charges. In doing so the authority did not mention the strikes, saying only that the fee cuts were aimed at “easing rising inflation and cost pressures on transport companies”. It also lowered the monthly fee taxi drivers must pay for their vehicle, in a canny effort to prevent the port protests on the city’s outskirts from spreading into Shanghai proper.
  政府可以将港口费用上涨归咎于港口运营商,即便他们是国有企业。周末,上海市交通港口局(Shanghai Transport and Port Authority)宣布降低或取消多个收费项目。官方在宣布减免收费时并没有提到罢工,只是说降低费用旨在“缓解物价和费用上涨对运输企业经营的压力”。有关政府部门还降低了出租车司机每月缴纳的份子钱。此举颇为聪明,是为了防止发生在港口的示威活动从市郊蔓延到整个上海。

  If only Beijing could fix inflation as readily as it fixes fees. Interest rate increases and other measures aimed at reining in price rises have thus far failed to have their intended effect, with inflation hitting a 32-month high of 5.4 per cent last month. As Wen Jiabao, China’s premier, put it recently, the government is discovering that inflation is a tiger that “once set free is very difficult to put back in its cage”.
  中国政府若是能像解决收费问题那样轻易解决通胀问题就好了。旨在遏制物价上涨的加息及其他措施,迄今都未达到预期效果,上个月通胀率达到5.4%的32个月高点。正如中国总理温家宝最近所说,政府发现,通胀就像老虎,“如果放出来就很难再关进去”。

  The government will have gotten off lightly should this weekend’s fee reductions prove enough to send Shanghai’s truckers home, especially if they disperse before drivers in other cities cotton on to their example. As with last year’s Honda strikes, censors have imposed a strict media blackout to prevent exactly that.
  如果周末减免费用的举措足以让上海的货车司机们重返岗位,尤其是能让他们在其他城市的司机们开始效仿之前就自行解散,那么政府就躲过了麻烦。与去年本田在华企业发生罢工时一样,审查机关严格封锁了媒体报道,就是为了避免罢工蔓延。

  While the authorities can do little to prevent vertical explosions of local discontent – think of thousands of little volcanoes erupting all over the country – they are ruthless when it comes to eradicating any horizontal linkages that might give rise to larger co-ordinated movements. Hence the brutality they unleashed on the highly networked **gong cult a decade ago, and more recently their over-reaction to the anonymous internet pleas for “jasmine” protests inspired by this year’s Arab spring.
   尽管政府部门几乎无法阻止本地不满情绪的纵向爆发——可以想像数以千计的小火山正在全国各处喷发,但他们不遗余力地消除横向联系,以免出现更大规模的协同运动。十年前,政府强硬打压了组织严密的**功邪教。最近,面对“阿拉伯之春”启发下中国网络上匿名发起的“*”示威号召,政府也有些反应过度。

  As for the truckers’ concern about the rising price of diesel, increasing China’s already generous fuel subsidy would be too costly and humiliating a concession for such a localised disturbance. Beijing sets fuel prices and has raised them twice already this year.
   对于货车司机对柴油价格不断上涨的担忧,中国政府若提高本已相当慷慨的燃料补贴,成本未免太过高昂,而且对于这样一场地方性的骚乱作出让步,也会令政府难堪。中国的燃料价格由政府制定,而中国政府今年已两次上调油价。

  Yet Chinese truckers still pay just $1.05 per litre of diesel fuel – 35.1 per cent below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price – and the government fears the financial consequences of this year’s oil price surge. Minggao Shen, a China equity analyst at Citibank, has estimated that $150 a barrel oil would cost the government $66bn annually in subsidies.
  不过,中国的货车司机每升柴油仍只需支付1.05美元的价格,比国际市场低35.1%,政府也在担心今年油价飙升可能带来的财政后果。花旗银行 (Citibank)中国股市分析师沈明高估计,国际油价达到每桶150美元时,中国政府每年的补贴成本将达到660亿美元。

  But even if Shanghai’s truckers fade away quietly this time, they have already proved that one of the government’s worst fears was not misplaced – inflation can and will continue to inspire protests and social unrest. Another long, hot summer is just beginning on the Chinese mainland.
  即使这一次上海货车司机们悄然淡出人们的视野,但他们至少已经证明,政府最大的担忧并非多虑:通胀可能(也将会)继续引发抗议和社会动荡。中国内地又一个漫长炎热的夏季才刚刚开始。

  Tom Mitchell is the FT’s deputy news editor
  作者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是英国《金融时报》新闻副主编。

  译者/何黎

http://bbs.hp009.com/viewthread.php?tid=1552155&extra=page%3D1&fid=7

流亡藏人选举洛桑桑盖为政治领袖

2011-04-27

流亡藏人星期三选举美国哈佛大学法律学者洛桑桑盖为政治领袖,在达赖喇嘛卸下政治职务后,洛桑桑盖可能会组成比较激进的流亡政府来挑战中国。路透社说,42岁的洛桑桑盖击败两名竞选对手,当选为总部设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噶伦赤巴,也就是总理。在藏人向中国寻求自治的情况下,此次权力转移将使噶伦赤巴1职具有更大影响力;同时也避免在达赖喇嘛圆寂后,可能出现领导危机。

台湾的中央社透露,洛桑桑盖先前曾暗示,他可能会超越达赖喇嘛透过谈判为西藏争取自治的「中道」政策。他在印度新德里求学时,就担任过西藏青年大会负责人,而该组织主张西藏全面独立。据悉,洛桑桑盖1968年出生于印度难民区,日后获得富布莱特奖学金,前往哈佛大学读书,并取得博士学位。他在哈佛担任研究人员时,曾经与中国大陆学者交往,并曾两次安排他们与达赖会谈。洛桑桑盖从未到过西藏。

http://www.rfa.org/mandarin/Xinwen/zang-04272011104124.html

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

重庆严重流血冲突 近千人镇压失地农民(多图)

近日,重庆市江北区鱼嘴镇楼房村发生严重暴力流血冲突事件。当地政府派出近千警察强行征地,村民遭到警方暴力殴打,有30多位村民受伤,其中有20多人重伤,至今还有两人未脱离生命危险。事发后,有数千村民到镇政府讨说法,要求当地政府严惩打人凶手。



暴力流血冲突 20多人受重伤

2011年4月20日上午10点左右,重庆市江北区社会综合治理办兼信管办副主任陈仁高带着近千保安、警察及不明身份的人员,到鱼嘴镇强行施工,和前去讨说法的村民发生严重肢体冲突。

接近中午时分,看到当地百姓回去吃饭时,带队官员对守护在那里的老年村民进行暴力殴打,导致事态升级。据村民转诉,当时陈仁高拿起广播大吼:“给我打,往死里打,打伤一个有奖金,打死一个奖五万……”

楼房村张先生说:“当时,他们公安、民警、保安及黑社会的人,将近千人,围攻我们村民,见人就打,见到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不放过。村民被打伤30多人,重伤超过一半,重伤有20人,有两人有生命危险,昏迷不醒,打伤的人都是60以上。”
他说:“有的脚和手全部打粉碎、打断,有位70岁老人的颈椎骨被打断,有的老人被打的小便都出来了,很多头破血流;有村民被追到河里面,把他拉上岸来又开始打,就是这么惨忍,简直是灭绝人性,村民手无寸铁,他们手持凶器,黑社会的人穿着黑衣服。”











井池村陈先生表示,政府征地没有按照政策补偿,那天举行开工典礼,村民说没解决问题,不要动工。太吓人了,像鬼子进村一样,两边全是保安,四五个人打一个人,见到男的、女的都打。最可恶的是,当时在旁边看的妇女、儿童,也摁着人家打,防暴队用棍子、铁棒打,村民伤的很严重。

当天下午,当地政府派出公安再次来到事发现场,准备把现场的打人物证拿走,被村民截下来。现在每天有数十辆警车在现场戒护,当地政府封锁消息,新闻媒体不敢到现场采访。

现在受伤的村民分别在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及江北区中医院外科医治,目前村民的医药费还没着落。张先生表示,现在把伤员全部份散,不让他们聚集在一起。









数千人到镇政府抗议

事发后,愤怒的村民拿着横幅标语到镇政府抗议,要求严惩打人凶手。陈先生表示,打人之后,有几千人把政府的门围着,政府大门没有开。

张先生表示,老百姓有三千人到镇政府讨说法,拿着横幅、图片抗议,很多民众围观,同情村民,为村民捐钱。没有官员出来对话,现在还压制村民,不许村民说话,搞个个分化击破,想一切办法抓人,现在政府把消息封锁了。

记者致电重庆市江北区鱼嘴镇政府办公室询问此事,一位男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这件事由江北区宣传部对外披露。

有网友表示,太残忍、太没人性,连老人都打,要严惩打人者。薄熙来说重庆没有暴力拆迁事故发生,那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百姓安居乐业?







补偿太低 村民无法生存

因建重庆两江新区物流码头果园港征地,当地政府按照2008年的补偿标准赔偿。由于补偿价格太低,现在物价和房价又这么高,农民征地后根本买不起房子,导致江北鱼嘴镇仰山、楼房、井池、果园等村村民不满。

据村民投诉,房屋以每平方米300元补偿,现在城市房价每平方米是4000至6000元;安置房修建滞后,具体位置至今未确定;过渡费发放标准过低,每月只有200至300元,而鱼嘴2房的房租每月要1000元,还不包括水电等费用;另建长江三峡大霸,补偿的钱帐目不清。

张先生表示,政府征地补偿太腐败,没有征地手续,官商勾结,把土地低价收购,高价卖出,一层一层把村民的钱吃掉,就是非法征地。由于赔偿太低,村民多次向当地政府交书面资料和意见,都没有答覆,每次都采取暴力行为对付村民。

转自大纪元

http://molihuageming.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328.html

长沙城管与市民冲突 数百人围观要求交出打人者(图)

4月26日晚10点左右,一队城管在长沙车站北路清理乱摆乱放时与几名男子发生冲突,事件导致多人围观。

根据目击者描述,晚上10点左右。几名十几岁的青年在车站北路某小店买水,由于该店将冰柜置于店外,正在附近清理乱摆乱放的城管队员要求搬走该冰柜。而正在买水的几名青年要求“等会儿再搬”,与城管起了冲突。冲突中一名男子牙齿被打掉,躺在地上不动。

最新消息:

截至27日零时,现场仍在僵持中,有公安人员在维持现场秩序。市民围住城管,要求交出打人城管,并当场道歉。

冲突发生后,现场引来群众围观,截至晚11点30分,事态仍未平息。

(和市民发生冲突的城管队员乘坐的车被团团围住。手机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秦楼)

(与城管队员发生冲突的男子倒在马路中间。手机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方瑜)

(载有与青年男子发生冲突的城管队员的车准备离开,有市民在车前挡住。手机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方瑜)


文章来源: 红网 于 2011-04-26

共产党的道德血液造就今天的中国(林保华)

2011-04-26

在中国媒体这两三年来披露出大量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等等恶性食品安全事件而中国政府却一筹莫展之后,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越来越得不到中国人民的认同,于是中国总理温家宝又出来讲话了。

他在4月14日与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提高国民素质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

他还表示,必须清醒看到,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文化建设特别是道德文化建设与经济发展相比,“仍然是一条短腿”。

他指出,加强道德文化建设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社会系统工程。

因此,他呼吁,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来解决这些问题。

问题是这些人哪里去找?既然共产党在中国领导一切,并且控制社会的全部资源,那么中国社会的精英都在共产党里面,都在政府机构里。

因此,身为总理及排名第三的政治局常委的温家宝讲出这些话,要招纳天下贤人解决问题,简直莫名其妙。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第一代的毛泽东,他的“老三篇”就鼓吹“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还有雷锋的样板;但是整个社会却发展成自相残杀的文化大革命。

改革开放后,第二代的邓小平提出“五讲四美三热爱”;第三代的江泽民搬出“以德治国”;第四代的胡锦涛则宣扬“八荣八耻”。经过共产党开动全部宣传机器进行道德教育后,其结果就是如同温家宝所说的,整个社会充满“唯利是图、坑蒙拐骗,以及贪赃枉法等丑恶和腐败行为”。

既然四代中共领导人都无法用道德教育来解决这些问题,可见这些问题的本质并非道德问题,而是中共本身道德血液存在问题的政治问题。因此也有中共领导人在吸取文革教训之后,提出政治改革的主张,例如胡耀邦与赵紫阳,但是他们都因此下台,或被活活气死,或被软禁到死。

既然共产党这样不争气,能不能依靠对人类终极关怀的宗教呢?不幸,宗教要依附共产党才能生存,既然成为工具,就失去宗教的作用而成为共产党的帮凶,怎么可能协助解决社会问题?不听话的宗教,例如天主教与基督教,要活在艰困的“地下活动”中,主张“真善忍”的法轮功则被打成邪教。

有关道德问题,温家宝在这以前也有两次呼吁:2008年9月23日,温家宝在纽约出席美国友好团体举行的盛大欢迎午宴,在回答听众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他认为一个企业家身上应流着道德的血液。

今年2月27日下午,温家宝在新华网回答中国网民的提问时候,也谈及了房地产问题,他向获取了暴利的地产商喊话,要求他们应“流淌道德血液”。

也有温家宝口中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试图解决这些问题,提出“零八宪章”或者其他改革措施,至少也得把祸国殃民、炮制豆腐渣工程的贪官污吏揪出来,以儆效尤,但是他们一一被关进监狱,最新的例子是艾未未。

他们的罪名不是“颠覆国家政权”,就是其他由政府捏造出来的其他罪名。而抓这些人的,就是温家宝领导的党中央或国务院的一些部门。

那么温家宝这些呼吁,如果不是装糊涂,就是“引蛇出洞”,不可能再有其他解释。掌握政权的,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企图帮助共产党解决这些问题的人,却个个成为共产党的囚徒。

这些问题当然就永远无法解决,也势必越来越恶化,最后可能导致社会的崩解。温家宝假装不明白,正是中国共产党肮脏的道德血液,才造就由共产党扶植出来的中国企业家的道德血液。

温家宝不妨问问自己,他的老婆、他的儿子,有正常道德血液吗?如果有,他们就是“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那就不用外求了;如果没有,那么温家宝先处理自己的家人,再来“治国平天下”吧。

共产党如果不改造自己的道德血液,就无法挽救中国社会的沉沦。不论薄熙来之流如何“唱红打黑”,或者把孔夫子抬到天安门广场上,都无法拯救共产党,拯救中国;血液甚至越来越肮脏。

温家宝应该去研究共产党现在龌龊的道德血液是从哪里来的,再研究如何给他们换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lbh-04262011110736.html

广州惊现声援艾未未涂鸦 声援旋风恐"遍地开花"(图)

粤港出现声援艾未未旋风,涂鸦肖像「遍地开花」,广州昨天也首度发现有艾未未肖像涂鸦,整日未被抹去。这是继早前在香港港九多处出现涂鸦群、昨天涂鸦群杀入荃湾八处地点被人喷上共近50个肖像及标语,是过去半个月来最大批。

广州挺艾未未的涂鸦出现在邻近广州大学城的小洲村一间民房墙壁上,附近居民猜测是在前晚喷上,怀疑有人不满政府的施政,故意藉题发挥,作无声抗议。由于当地闭路电视较少,加上可能没有人举报,所以警方直至昨晚仍没有铲走画像。


艾未未涂鸦画像出现在小洲村安海街七巷一间两层高的民房上,以艾的作品《夜叉》为造型,下面还写有红色的「AI WEIWEI LOVE THE FUTURE」(艾未未,爱未来)英文字样。从现场墨渍看,画像不似是一笔一画画在墙壁上,可能是有人一早造好模,再印到墙上。

小洲村以其独特的岭南风韵和古朴气息,吸引不少艺术家前往栖身工作。村中一画廊负责人指出,他和邻近的艺术家都认识艾,但都没有在墙上涂鸦;他认为是有人不满政府施政,而故意涂上画像作抗议。一名唐姓中学生则认为是有人不满当局扣查艾,以此作声援。

这是近日继安徽合肥地下隧道的涂鸦,以及北京街头出现艾未未的「寻人启事」后,内地第三次被发现艾未未涂鸦出现在公众场所。有内地网民估计,类似的涂鸦或许会陆续在其它省市出现也说不定。

继前日有网民上载照片,指在周庄举行的摩登天空民谣诗歌音乐节的大屏幕出现「艾未未」等字样后,昨日再有网民在微博上载一张据称是内地与人乐队在音乐节登台表演的照片。照片可见,乐队其中一名成员戴上长长的假胡子,造型跟艾极为神似,象是在挺艾。还有网民批评当局对艾的态度今昔不一。

有当地居民表示,知道艾未未事件,但非从主流媒体获悉,而是从网络得悉。至昨日下午,仍没有迹象显示,广州当局很在乎对这件具有政治意味的涂鸦事件,画像未被处理。

世界日报

何清涟:面对中国未来前景的惶恐

【 阿波罗新闻网2011-04-22讯】

中共政府通过艾未未被捕事件向世界发出了强烈的信号:在中国将不再容许任何批评声音及反对者存在,即使这种批评与挑战只是以戏弄的手法消解中国极权统治自诩的神圣性,当局也绝不容忍。无论是执政当局,还是中国的精英阶层,抑或是希望中国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成员”的西方国家,艾未未事件的发生,迫使各方都不能再依靠幻想继续安抚自己。但面对中国的现实,上述三方与其说胸有成算,还不如说都感到惶惑甚至惶恐,因为三方当中,没有任何一方清楚中国的前景将是什么。

北京统治者的惶恐

从拥有的镇压力量与压迫人的权势来看,中共政府似乎很强大。但此时此刻,将毛泽东发明的“纸老虎”一词送给它,应该说恰如其分,因为近几个月的大抓捕已经将中共政府的色厉内荏表露无遗。

一个政权如果只剩下抓捕这一威慑手段来维持自己的统治,毕竟是下下之策――如果这还能算作是“策”的话。现在的问题是,在将所有潜在的反对者关押之后,当局还是未能获得真正的安全感,因为导致北非中东革命的所有因素在中国不仅存在,而且更为严重。诸如腐败横行、政治高层家族专以聚敛为务、社会分配严重不公、民生艰困、青年人就业艰难、社会上升管道严重梗阻、通胀严重……举凡这些社会矛盾,没有一样可以通过关押批评者与反对者加以消解。可以说,在所有威权国家,统治者都笃信通过“面包契约”就可以换来政治稳定。从人均GDP来看,除了埃及略低于中国之外,突尼斯尤其是叙利亚都远远高于中国(2009年人均 GDP为16100多美元,中国只有4000美元左右)。可以说,在履行“面包契约”方面,这些国家当中的大多数比中国做得更好,而且在环境生态安全、食品安全、人口压力、道德堕落及社会治安等方面,这些国家面临的问题远不如中国严重。

最让中国当局惶恐的,莫过于无法从北非中东国家的革命中总结出可资学习的“经验”。事到如今,国际社会对北非中东国家的革命特点之总结已渐趋一致:无明显宗教主张驱动,无强大反对派组织,无外部势力在背后策划唆使。这让多年来成功地将一切可能的反对势力“扼杀于萌芽状态之中”的中国当局颇感惶恐,因为现有的维稳之策主要是基于以上三点制定:严密防范有聚众能力的宗教活动、禁止民间结社组党、严厉防止外国在中国策动颜色革命。这意味着当局将面临现在的 “维稳”对策无法应付之局:在反对运动未成形之前,敌人无影无形;一旦通过网络召集,则敌人无处不在,且能聚而成军。如此一来,当局便只能不断扩大警察特务力量,加强布控,但这又难免陷入财政泥沼。

这局面,当局是不维稳不行,单纯维稳也不行。在政治高压下敌人尚且无处不在,政治稍许松动,岂不成了纵虎下山?本•阿里、穆巴拉克部分放开言论自由并允许多党制的殷鉴未远,这个险为政者谁敢冒?但如坚持不改革政治体制,这种状态有如坐在火山口上,终有一天难免灰飞烟灭。
   
中国精英阶层的惶恐

面对社会仇恨情绪蔓延的现状,中国精英阶层对未来也深感惶恐,但他们思考的问题的角度却很不一样。这里不讨论这些年正在移民他国的人士,也不讨论那些因对社会形势有判断但不能或者不愿公开发表意见的人,只讨论愿意就局势提出应对之策的人,这类人士依据其立场与价值取向大略可分三类。

第一类被现有体制视为异类,尽管他们本人很不愿意接受这种定位。这类人浮在面上的极少,秦晓、张朝阳为其代表。其中,张朝阳比较谨慎,只抓住一个 “市场化改革”做文章,认为“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2010年2月3日),认为要“矢志不渝地继续进行市场化改革”,“基本点就是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政府应该放下很多亲自参与竞争、与民争利的举动,把主要精力用在保护公平竞争上来。”秦晓则更放得开,这些年来在国内国外多种公开场合都谈到“要秉承普世价值,开创中国道路”,认为试图用现代化、稳定、国家民族利益、民生、理想来替代现代性、自由、个人权利、民主、理性这些普世价值的核心和基础是不可取的。在北非中东国家革命发生之后,由于形格势禁,这类人未见有任何公开言论。

第二类是反对普世价值及主张中国模式的新左派,这一派能与中共党内政治高层形成互动。以“唱红打黑”迅速在政治上窜升的薄熙来对以毛泽东为图腾的红色政治文化深感兴趣,新左派领军人物纷纷到薄治下的重庆参观学习并加以颂扬,将红色文化与漏洞百出的“中国模式”相结合。为了营造出毛时代的愚民作为红色文化的社会基础,还有人居然“发掘”出民间颂歌“十谢共产党”的花灯戏,写出一首极尽阿谀之能事的“党赞”,如“党是天,无所不在;党是地,厚德 载物;党是阳光,照彻大地”。北非中东革命发生之后,这派人物比较活跃,均及时表达了反对茉莉花革命的情绪。

上述两类是愿意就中国未来发展方向提出意见的人,还有不属于上述两类的智囊型人物。他们非常现实,知道执政者很排斥第一类提倡普世价值的人士,而新左派的马屁虽然让党与政治高层颇为受用,但却解决不了任何令党挠头的现实问题。这些智囊很务实地在一些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上做文章,虽然是船到江心补漏迟,但还是从当局尚能接受的角度写出了一些文章,比如“新兴国家的社会难题”等。他们往往刻意忽略北非中东国家的政治属性(独裁政体),只用经济属性(新兴经济体)概括这些国家,指出这些国家存在相当大的问题,如社会治安面临挑战、社会排斥现象蔓延、贫富差距拉大、市场混乱,借此提醒中国当局注意履行“面包契约”,解决民生问题,以免覆舟之痛。
西方世界的惶恐

西方世界在思考中国现状及前景时,其实只用一只眼睛观看光亮面,面对黑暗面的另一只眼睛是捂着的,偶尔也从手指缝里看到一点阴暗稍作批评。他们一直在用 “经济市场化必然促进政治民主化”这套说辞安抚自己并说服别人。但从去年10月诺贝尔和平奖颁发开始,从主张不反对现政府并愿意与之合作的温和派领袖刘晓波继续被关押,直到嘲弄权力表达反抗意愿并参与维权的艺术家艾未未被捕,西方世界发现自己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与建议全被中共政府用激烈的形式加以反击,他们也陷入了惶恐与困惑状态。

一方面,西方世界开始有人承认以往他们对中国的帮助并不奏效。这方面的代表作有曾担任美国国务院“中国法治项目”主任的Rana Siu Inboden所撰写的《民主与社会:中国的挑战》(Democracy & Sciety:The Challenge of China),这篇文章通过作者本人在中国项目上的实践,指出国际社会当前在促进中国民主发展努力上所取得的成果有限。其原因一是不少项目只强调与北京的对话与合作,二是一些项目被误导,几乎排他性地集中在能力建构(capacity building)上,而罔顾中国政权的威权主义性质。作者认为,中国威权体制的韧性对民主援助来说是一种考验,需要重新调整,采用思虑周到的、针对性策略。

另一方面,西方世界其实也找不到合适的途径“帮助”推进中国的人权进步。他们更深刻的惶惑来自于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已经千丝万缕,难以切割。不仅是它们在中国的投资均达数百亿美元之巨,还有中国正在它们本土大量投资。如果说中国是美国最大债主这点值得商榷的话,欧盟各国在中国的投资高达700亿,高于美国的600亿却是不争的事实。不仅如此,对中国的出口行业为欧盟国家创造了约300 万个就业岗位。以德国为例,中国目前名列对德投资国家排行榜的第四位,仅在德国北威州就有660家中国公司,被称为“中国投资商在欧洲最大的投资地”。

西方既然未能将中国规化为国际社会大家族中负责任的成员,又日渐清楚地看到了中国展示的“软实力”是什么,中国经济发展会带来民主化这类自欺欺人的言辞再也说不出口,而今后怎么办却无半点成算。这是西方国家政界与NGO的惶恐根源所在。

未在本文中出场的中国民众只是承载中共政权的“水”。局势至此,无论是中国当局,还是国内的精英阶层,或是一直希望帮助中国民主化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都应该考虑中国的今后了。目前中国正处在权力交接前夕,第四代领导人胡、温只求平安下车,对所有社会问题均采取“拖字诀”,以不出事为最高考量;西方社会也在等着观看下一届领导人究竟有何政治主张;国内的精英阶层则在惶恐中无助地等待观望,他们的痛苦在于:尽管他们的前途与中共政权休戚相关,但那张政治圆桌上始终没有为他们留下一席之地。他们与草根一样,并无任何政治权利。

眼下人们清楚知道的是中国的前景不妙,载舟之水已成浑不见底的一江深水,能兴起风浪的“大鱼”虽然被当局悉数捕获,但现在看到北非、中东国家革命的“三无”特征,大家的直觉是覆舟之险已经不远,只是还不清楚中共一党专政体制究竟能撑上多久。

2011年4月26日星期二

央视真CCAV啊 让你不得不笑 组图





http://molihuageming.blogspot.com/2011/04/ccav.html

中国产业工人联合公会成立了 声援上海司机大罢工

茉莉花有关新闻

苹果日报 2011年 04月26日

罢工延烧 上海急调降规费

【大陆中心/综合外电报导】近来较沉寂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声势,日前出现突破!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日前透过网路,与一自称「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的团体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上周三起在上海、天津等地爆发的「码头货柜车工人大罢工」事件为其所策划,并称双方未来将合力支援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避免事态扩大,上海当局随即紧急发布公告,称将取消不合理收费以缓和抗争情绪。

宣称支援「茉莉」

署名「茉莉花革命信息地」的Google部落格,上周六出现一篇名为「关于上海天津宁波集装箱(指货柜)码头卡车工人大罢工的声明」,文中宣称从上周三开始的罢工事件,为「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策划。

该组织同时坦承与中国茉莉花革命活动有深切关系,并表示透过全面参与茉莉花革命,不仅呼吁各地码头工人同时挺身争取自己权益,更藉此要求当局改变码头与交通警察乱收费及能源价格高涨等现象,同时敦促当局释放遭逮捕的工人,并给予补偿和道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东方日报 2011年 04月26日

多地柜车司机罢工 传涉茉莉花集会

【本报讯】上海、天津、宁波等地日前的货柜车司机集体罢工,传与茉莉花集会有关。一个自称是「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的组织于twitter和facebook发声明,自认策划罢工。因声明署名处还有「中国茉莉花革命」字眼,令上海当局紧张,媒体也因此噤声。

沪当局紧张 求速平息事件

署名「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的声明称,已在上海、天津、宁波等地成立分会,要求各地政府释放被捕的罢工司机,文中又指控部分警员涉嫌受贿。台湾媒体指该组织疑与茉莉花集会有关,因此上海当局不敢轻视,上周六赶快宣布降低部分项目收费,以求平息事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苹果日报 2011年 04月26日

表演「埋葬茉莉花」京三艺术家获释

上月20日因在北京宋庄「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表演敏感及前卫作品,遭公安查封作品及拘捕的四名北京艺术家,其中三人近日相继获释,包括表演「埋葬茉莉花」的黄香(图)等,但表演男女赤裸性交、讥讽内地艺术已堕落的成力,传被送劳动教养。

赤裸性交遭劳教

来自宋庄艺术家圈内消息证实,被刑拘满月的三名行为艺术家黄香、追魂和郭盖,前日陆续走出北京通州区看守所,回到宋庄家中。有见到他们的艺术家向本报表示,三人出来后都很低调,当局警告他们不得接受媒体访问。本报昨多次拨打三人电话均不通。同被刑拘的成力仍未获释,其家人透露曾向看守所打探,对方称「送劳教了」拒答其他。成的家人表示,并无收到当局任何法律文件,质疑事有蹊跷,不排除他的身体出了问题,公安怕出来影响不好,继续拘押他。上述四名艺术家都是上月因表演内容敏感的行为艺术,遭北京公安刑拘的。其中以黄香的作品最为敏感,他身缠茉莉花,被人抬着放到象征坟墓的坑中,寓意内地茉莉花革命集会被埋葬。四人均被以「寻衅滋事罪」遭刑拘。

加拿大卡尔加里华人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第十波

四月二十四日卡尔加里阳光普照,大地回春,一群热爱中国的卡城华人于下午二时再聚在中领馆前,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第十波。他们拉起「支持中国茉莉花革命」第十波横额,及手持「民主」、「自由」、「人权」、「释放艾未未」等标语,路过车辆常常响号支持。

集会召集人张先生指出:「反对专制独裁,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的茉莉花革命精神,正以不同形式在中国各地开花。在北京,艺术家支持艾未未的“周末晒太阳”暂被中共强压下去,但「守望教会」仍顽强抵抗,继续在中关村举行户外礼拜,并得到中国各地的地下教会支持。前院火未熄,后院火又起,日前上海爆发中共建政
61年最大规模、最有组织和影响最大的大罢工,八成货卡停运,瘫痪了全球最繁忙的上海港,沉重打击中共的统治,同时,天津、宁波港也有罢工,制造枭龙战机发动机的贵州黎阳航空的工人更罢了一星期。充分说明「中国茉莉花革命」正稳健向纵深发展,新生力量发展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历史由人民创造和推动,自由、民主、人权是历史潮流,中共若继续冥顽不灵,则究由自取,最终被送进历史的垃圾堆。」



Paul 供稿

2011年4月25日星期一

中国茉莉花革命第十六轮散步公告

集会地点如下:

01. 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及西单购物中心-西单商场-肯德基(地铁1号线)
02. 天津:滨江道和南京路交口处;劝业场正门
03. 上海:和平影都门前;外滩和平饭店;徐家汇太平洋百货门口;城隍庙后门老饭店门口
04. 重庆:解放碑;沙坪坝三峡广场的王府井门口;江北区北城天街茂业百货门口(面向步行街方向)

黑龙江
05. 哈尔滨:中央大街防洪纪念塔;索菲亚大教堂
06. 齐齐哈尔:肯德基爱格店前

吉林
07. 长春:重庆路亚泰富苑门口;吉林大学五月花广场
08. 吉林市:世纪广场;北奇城市广场

辽宁
09. 沈阳:南京北街肯德基门口
10. 大连:中山广场;青泥洼桥;西安路长兴电子城门前
11. 鞍山:219公园正门
12. 抚顺:抚顺市百货大楼

内蒙古
13. 呼和浩特:贝尔路步行街民族家电城门口
14. 包头:钢铁大街包头百货大楼超市门前

河北
15. 石家庄:东方城巿广埸北门;人民广场图书大厦新华书店前;河北师范学院大门口
16. 保定:总督府广场;军校广场
17. 唐山:市百货大楼麦当劳、肯德基门口
18. 邯郸:人民路新世纪百货门前
19. 涿州:文化广场;鼓楼大街

河南
20. 郑州:二七广场二七塔下;二七路百货大楼前
21. 新乡(河南):人民公园东门
22. 开封:鼓楼大街航天家电城门前
23. 洛阳:王城公园
24. 信阳:胜利北路步行街麦当劳门口
25. 南阳:解放广场

山东
26. 济南:泉城广场银座购物中心前;洪家楼
27. 青岛:五四广场五月的风雕塑市政府对面
28. 威海:大世界和鑫城电脑城之间的步行街
29. 淄博:博物馆广场
30. 临沂:人民广场 西侧大润发超市门口

山西
31. 太原:五一广场太原影都前
32. 大同: 新建南路 红旗广场

陕西
33. 西安:北大街出版大厦(原家乐福)门口;钟楼开元商厦门口

甘肃
34. 兰州:东方红广场肯德基门前

江苏
35. 南京:新街口正洪广场肯德基店;孙中山先生陵寝地广场;总统府广场
36. 苏州:苏州印象城入口处;观前街观前庙门
37. 徐州:金地百货楼下广场
38. 连云港:苍梧绿园中心广场
39. 扬州:文昌百汇广场
40. 盐城 乐天马特门口(时代超级购物中心)
41. 无锡 南禅寺广场
42. 镇江 大市口镇江商业城门口(大市口广场对面)
43. 常州 南大街步行街 麦当劳旁边的广场
44. 海安:明珠城
45.常熟市 第一百货门口(方塔街 街心公园)
46.张家港 购物公园
47.泰兴 鼓楼广场 文化中心前面
48.灌云县 富园广场步行街 伊山路交界处

安徽
49. 合肥:市府广场赛康数码广场前
50. 阜阳:鼓楼广场
51. 芜湖:鸠兹广场

浙江
52. 杭州:延安路開元路口家乐福超市旁边;湖滨路凯悦酒店前至音乐喷泉一带
53. 温州:学院中路肯德基门前
54. 宁波:天一广场喷水池周围
55. 绍兴:轩亭口秋瑾烈士纪念碑前
56. 湖州:骆驼桥

湖北
57. 武汉:武汉市武昌区珞喻路群光广场;江汉路步行街中心百货麦当劳门口;鲁巷广场
58. 荆州:荆州古城东门外广场

湖南
59. 长沙:黄兴路步行街中心广场
60. 耒阳:发明家广场
61. 株洲: 中心广场 炎帝广场
62. 湘潭: 莲城步行街 毛泽东故居
63. 衡阳: 火车站商业城 太平洋广场 红湘步行街
64. 益阳: 福中福广场 桥北步行街 赫山庙步行街
65. 岳阳: 小龙城商业步行街
66. 张家界: 十字街 西布街
67. 常德: 下南门 桥南市场 高山街
68. 郴州: 五岭广场 八一路 文化路
69. 娄底: 春园步行街 九亿步行街

贵州
70. 贵阳:人民广场沃尔玛购物广场前
71. 遵义:红花岗步行街,老城步行街,遵义公园
72. 安顺:顾府街 西街市场

四川
73. 成都:磨子桥数码广场;天府广场毛主席像下;春熙路麦当劳门前
74. 眉山:雕像广场德克士前
75. 康定县:音乐广场
76. 都江堰:南桥前的广场
77. 资阳:雁江区长城购物中心门口

青海
78. 西宁:中心广场

福建
79. 福州:五一广场越洋图书城门前;宝龙休闲广场;南后街杨桥路出口处
80. 厦门:中山路肯德基门前
81. 福清:福清市街心公园
82. 南平:文化中心广场

江西
83. 南昌:八一广场百货大楼前
84. 赣州:中联商城;赣州公园
85. 新余:洪客隆百货门口

广东
86. 广州:中山纪念堂;天河购书中心门口
87. 深圳:华强北路麦当劳(华强北路店);东门老街十字路口大秤处;世界之窗正门口
88. 珠海,九州城购物中心门口
89. 佛山:南海广场
90. 惠州:下埔滨江公园南入口广场
91. 汕头:市中心时代广场
92. 茂名:为民东路购物节以纯店门前(荔晶酒店附近);文化广场沃尔玛商场门口
93. 东莞:人民公园门口
94. 韶关: 韶关市步行街,风采楼对面 — 韶关影都门前

广西
95. 南宁:朝阳广场
96. 梧州:恒业国泰广场十字路口前
97. 桂林:中心广场(八桂大厦对面)
98. 柳州:新华书店旁的五星雕塑周围
99. 北海:北部湾广场

云南
100. 昆明:东风广场新世界百货门前
101 曲靖: 麒麟路步行街 南城门
102 玉溪: 美佳华购物广场 聂耳音乐广场

西藏
103. 拉萨:八廓街大昭寺广场
104. 日喀则市:扎寺广场

新疆
105. 乌鲁木齐:人民广场;建设路人民电影院门口
106. 伊宁:铜锣湾广场天工今日百货门口

宁夏
107. 银川:新华东街东方红广场

海南
108. 海口:海口财富立方宾馆;明珠广场西南侧
109. 三亚:解放路肯德基门前(创新数码城旁边)

其它地区或海外
110. 香港:香港湾仔紫荆花广场;西环中联办
111. 台北:中正纪念堂前的自由广场
112. 高雄:盐埕埔站近电影图书馆出口(2号)
113. 纽约:时代广场(北京时间上午10点)
114. 旧金山:华埠圣玛丽广场孙中山雕像前
115. 卡尔加里(加拿大):卡尔加里中国领事馆前 (1011 6 Ave SW)
116. 新加坡:武吉士地铁站出口的喷水池
117. 泰国:中国政府驻泰国大使馆门口
118. 东京:JR新宿车站西口地上,小田急百货门前
119. 墨尔本 图拉克 中国领事馆门口 75-77 Irving Road,Toorak VIC 3142
120. 悉尼 中国领事馆门口 39 Dunblane Street, Camperdown NSW 2050
121. 布里斯班 中国领事馆门口 Level 9, 79 Adelaide Street, Brisbane, QLD4000

中国茉莉花革命信息联合发布站点(按网址字母顺序):

欢呼中国茉莉花革命 ( chinajasminerevolution.blogspot.com )
茉莉花革命信息地 ( chinajsm.blogspot.com )
茉莉花革命信息平台 ( facebook.com/chinajsmp )
中国茉莉花革命(微笑行动)支持者 ( facebook.com/cnjasmine )
茉莉花革命信息讨论组 ( facebook.com/home.php?sk=group_156509437739394 )
中国茉莉花革命地点 ( facebook.com/jasmineplaces )
中國茉莉花革命 ( facebook.com/jasminerevolution.cn )
2.0时代公民微笑行动 ( gongminsmilexingdong.blogspot.com )
中国茉莉花革命地点 ( profiles.google.com/107683637050431598582/buzz )
中國茉莉花革命通告群 ( groups.google.com/forum/#!forum/jasmine_cn )
中国茉莉花革命地点 ( jasmineplaces.blogspot.com )
中国茉莉花革命2号发起者 ( molihuageming.blogspot.com )
茉莉花革命信息地 ( twitter.com/chinajsm )
中国茉莉花革命 ( twitter.com/jasmine_cn )
中国茉莉花革命地点 ( twitter.com/jasmineplaces )

罢工扯上茉莉花 沪市府急灭火

2011年4月25日

〔中央社〕推特和脸书网站上日前出现「上海、天津、宁波集装箱码头卡车工人大罢工声明」,自称「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的组织表示,上海卡车司机罢工事件是他们所策划。

上海市从上周三(20日)传出货柜车司机抗议油价高涨及警察乱收规费的罢工事件,但大陆网站全面封锁罢工事件;记者多次联系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无人证实罢工事件,强调上海各港口及码头一切运作正常。

从推特(Twitter)连结到脸书(Facebook)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微笑行动)支持者」帐号,可以看到声明发出日期为4月23日,由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与中国茉莉花革命具名发出。

六项声明指出,他们要求政府解决码头和交通警察乱收费现象;并指控有警察收贿,只有送钱的货柜公司才不会被警察拦路临检。

声明中说,独立工会联合会已经在上海、天津及宁波成立分会,除了上海有货柜车司机罢工外,天津市直到上周五(22日)还有一半司机罢工。他们要求政府释放被逮捕的工人,给予补偿并道歉。

罢工消息在大陆境内被彻底封锁,现在扯上茉莉花命,上海气氛变得不同。通常乐意跑远程的计程车司机,听到前往洋山、凌桥或外商桥等码头所在地点,有的表明拒载、有的表示开车时间到计时表限制规定必须休息。

大陆封锁消息、官方不证实有罢工情况,但非工作日的上周六(23日)晚间,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网站上发出公告指出,取消集装箱堆场(货柜集中场)自设收费项目中的燃油附加费及夜间操作费,调降部分规费,并研拟减免贷款道路通行费,希望本周第一个工作日,码头运作「真正恢复正常」用意明显。

公告中强调,对未经核准同意的各类收费和强制转嫁付费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并要求相关收费标准,不得擅自调涨,提出政府严格打击不正当收费的决心,希望平息罢工工人怒火。

http://www.cna.com.tw/ShowNews/Detail.aspx?pNewsID=201104250023&pType1=JM&pType0=aCN&pTypeSel=&pPNo=1

善良不是挡箭牌,警棍不会因艾未未弯曲

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博客披露艾未未遭受非人酷刑的事实后,在全世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对当局造成了巨大的压力。然而有一些人拒绝相信酷刑的事实,他们的理由是:要定经济罪无须酷刑,直接定罪判刑即可,判政治罪才需要苦打成招,因此对艾未未使用酷刑的可能性极小。他们阅读高智晟2007年《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后相信其竹签插阴茎受酷刑的事实,却莫名其妙地拒绝相信还发生过电棍插肛门等酷刑的折磨。

对于政治犯,当局用酷刑打的是其态度,是在媒体前的“嚣张”和对共产党的蔑视。如同高智晟的正义与“高调”,在艾未未面对天安门毛泽东像写出“Fuck You” 的字样并做出手势时,对他的酷刑折磨已无法避免。此外,艾未未4月3日始失踪,我们的四五声明及冒险接受美联社采访,都是非常清晰地告知当局:艾未未与茉莉花无关,当局的限期破案失败,茉莉花在打压中茁壮成长。因此当局才无奈使用经济罪,而非政治罪,但这并不表明当局会对艾未未手下留情。

竹签插阴茎是高智晟本人披露的事实,可是任何一个有生理医学训练的人会告诉你,电棍插肛门比竹签插阴茎在折磨程度上要轻,但在造就心理恐惧和创伤上却是一样的。凡是不愿相信的朋友,我们都明白他们心存善良,但正因为这一味的善良才让他们永远无法想象恶魔对待善良人们时无底线的残暴。四君子之一的徐伟在法庭上当庭向法官、律师、检察官、家属和听众控诉自己受到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恶警同时用三根电警棍的折磨,左侧大腿一根,右侧大腿一根,阴茎上一根。在开庭时,他当庭把裤子脱掉,生殖器是黑的,惨不忍睹,终身不能生育,张思之等人都亲眼目睹,检察官无话可说。你们有话可说吗,要相信吗?

我们的消息来源是绝对可靠和保密的,但在严酷的环境下,暴露来源就等于置人于死地。所以我们所披露的内容不是一句话的孤立描述,而是详细披露了背后的关系与背景,这些都是可以核实,且证明真实性的关键。请问善良的人们:美联社采访高智晟后,是否意味着上了保险,因此酷刑就不再会发生?那么你们今天又是否能找到他?如果当局一披露就会收敛,不再使用酷刑,那么当局今天还会残酷的打压茉莉花吗,会残酷的打压滕彪、江天勇吗?你们到底是心地善良到相信李刚的鳄鱼泪了,还是说,只要不是你们第一手得到的消息,你们就拒绝相信它是真的?

试问没有经历过任何大的运动,没有蹲过一天牢房的善良朋友:艾未未能在四川被毒打,你们却认为他在更残暴、报复心极强的付政华手下应该优哉游哉,享受音乐和美食?我们对酷刑和非法关押表示最强烈的谴责和愤慨,但酷刑的存在却是一个容不得活“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朋友们能够一厢情愿所否定的。

我们也从善良的角度希望酷刑折磨并没有发生。刘晓波当年在刺刀和棍棒下低下了高昂的头。今天艾未未无论是否受到酷刑,无论怎么说,我们都可以理解。在本文披露并引起全球关注艾未未和高智晟下落的今天,我们请中央电视台去采访“经济犯”艾未未先生,哪怕只是播出一个他在关押期间正常的、生龙活虎的镜头,以证明酷刑并不存在!

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年4月24日

参考连接:
1.中国人权双周刊: 艾未未受酷刑认罪背后的惊天阴谋,时间:2011年4月22日,作者:荣守京(化名,新华社记者)
注:该文由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博客根据最新掌握材料有所增加并对内容负全责: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4432.html

2.博讯:北京二监难友欢迎徐伟、靳海科出狱,时间:2011年2月26日,作者: 杨子立 査建国 高洪明 胡石根 何德普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1/03/201103011042.shtml
注:其中有徐伟受到电击生殖器等酷刑折磨的描述

3.博讯: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时间:2007年11月28日,作者:高智晟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201012/boxun2010/159304.shtml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1588.html

2011年4月24日星期日

上海天津宁波集装箱码头卡车罢工工人与茉莉花革命的联合声明

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关于上海天津宁波集装箱码头卡车工人大罢工的声明
北京时间2011年4月23日

我们是上海集装箱码头卡车司机,我们宣布自2011年4月20日成立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上海分会。我们承认,自2011年4月20日至今举行的上海、天津、宁波卡车司机抗议码头乱收费和能源价格上涨的大罢工是本独立工会策划和组织的。

我们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于4月21日成立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天津分会,天津市响应上海集装箱卡车大罢工,至今也有一半集卡车罢工停运。

我们是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我们也是中国茉莉花革命活动参与者,我们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带领上海独立工会、天津独立工会、宁波独立工会等城市独立工会的同事们,一起参与第10波中国茉莉花革命活动!


我们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和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发表如下声明:

1、我们呼吁全国各城市各界职工成立独立工会,联合组成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为全国各界职工争取权利。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上海分会和天津分会是第一批成立的独立工会。
2、我们呼吁全国各主要港口城市,包括上海港、天津港、营口港大连港、秦皇岛港、青岛港、宁波港、舟山港 厦门港、深圳港、广州港等,这些海港城市集装箱卡车司机联合起来,参与4-20大罢工,争取我们的权利。
3、改变码头和交通警察乱收费(包括路政乱收费),要求政府采取果断措施解决码头和交通警察乱收费现象,停止那些贿赂警察的集卡车营运(这些车每年上缴给警察多少钱,警察就不查他们)。
4、反对能源价格上涨,提高运输费用。自2010年10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四次提高油价,汽油和柴油累计上调幅度超过15%;2011年涨价两次,柴油涨幅分别为4.5%和4.9%。而油价上涨后,运输费用并没有相应增加,我们司机收入受到影响。我们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和此次参与集会的司机希望货运公司和厂方能提高运输费用,缓解油价上涨的压力。
5、要求政府有关部门释放所有逮捕工人,给予死亡工人家属合理补偿并道歉。
6、我们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与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展开全面合作,共同举行4月24日下午二点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全国海港城市集装箱卡机工人大罢工和中国茉莉花革命大散步。我们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上海独立工会、天津独立工会、宁波独立工会等城市独立工会全面参与中国茉莉花革命活动。

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年4月22日 于中国上海

转载自:中国茉莉花革命2号发起者
http://molihuageming.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6655.html

参与者来稿:上海物流货运停运给出的一个社会信号

数以千计的货车司机和业主在上海的抗议行动已使80%上海港货运停,物流在经济的作用,犹如血在人身体的作用,牵一发动全身,影响力不言而明,且是在中国官方经济中心,上海是中央指导国家投资,意图带动全国经济前进的火车头,最有代表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地方,如今最早发出影响最大的产业工人罢工信号。这是目前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我们看必然性;货运司机进港交钱,装货请吊车交钱,经过公路,桥梁交钱,交警管理交钱,油价.....都是通过权力控制实现交易,权力进入经济流通领域,经济领域中只承认权利交易是合法的,权利并不等于权力,基于经济活动必需的成本付出是应该的,这时叫做有权利的索取交易,有权力索取是没有法理支持的,是违反经济活动公平的。权力和权利如何区分呢?这涉及到交易规则制定,自由市场经济规则是契约关系,由当事人按各履行方自愿,自由签订,管理方是第三方,不能加入交易,也就是政府要按公开,公平按人民制定的规章,法律监督管理各履行方,这时叫权利交易。所以权利交易前提是一个人民制定的公平法规和人民选举的政府。中国特色是权力垄断专制,典型的权力交易进入经济流通领域。我们看前提,人大代表都成了举手代表,公平法规怎么制定?政府由共产党专治,人民有权选吗?所以权力交易是必然的。带来的后果是权力进入经济流通领域,由权力造成的垄断,形成的经济活动不公平,使自由经济市场成为骗人的空话。从而使“经济发展没有一个方面是良性可持续发展的,见温家宝2007年政府报告”。

这是中共长期不愿搞政治改革造成的必然结果,所以说,上海停运事件发生是必然的,由于特色中国是遍及全国,以前,现在和今后全国必然会有风起云涌的类似事件出来。以上所说的权力交易还有另一个名词;潜规则,另外的比如;台底数,黑箱作业.......,等民间各种各样说法都有。它渗透到社会各方面,造成了目前中国社会流行的腐败特色,甚至成了文化现象,当然是腐朽文化。

中共党内,以温家宝为代表提出政治改革愿望和呼吁,就是基于以上的情况提出的。政治上要民主自由,经济上要自由市场经济,两者在现代社会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经济发展需要自由经济市场,不要权力垄断市场。我们看上海的例子,货车司机送货过程时受到权力交易约束,接活过程时受到权利交易约束,两种是不同的交易规则,却同时在流通领域起作用,司机只得承受。后者是按自由市场规则,那个司机接活价低就有活干,前者是权力垄断交易不按自由市场规则,加价依据是垄断权力,司机被迫给价高,有权部门就给干活,矛盾冲突昭然而揭,结果司机得钱越来越少,自由和垄断冲突的矛盾直接在司机身上发生了,事件不发生才怪。中共就是见怪不怪,双轨制是常规。

精英民主人士对矛盾冲突视而不见,鼓吹什么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在提高,是不会发生社会动乱的,上海事件说明目前中国已处在抗暴逐渐扩大的局势中,精英论点在实践和理论上都被无情粉碎了,只露出为历史逆行者做辨护士的可耻脸孔。

上海货运司机自发的停运实际上是罢工,封锁工场,防止破坏罢工,组织人员反抗......等,都具有明显罢工的特征,有趣的是他们不愿用罢工这名称,估计他们考虑到怕受到更大的迫害,而采取的自认为能减少迫害的口号,认为通过自己做法能达到自己目的,这种做法带有局限性,是他们目前认知能力有限,随着他们不满意当前状况,会视野开阔的。

茉莉花革命是联合全国此类事件的先进平台,能形成联合统一抗争。局部是难以成功的,最多只能换来一些让步,没能根本解决问题,只有全局努力才有满意结果。上海事件中,警方出动7000多对付几千司机和车主,明显是优势,据说还死了人,结局难以遂人满意的,这是专制制度造成今天局面。

南宁木棉花
2011年4月23日


看法和建议:

现在我看形势是往罢工方向发展,很好的发展趋势,有点意外。突发事件它不按散步形式出现,是罢工形式,但效果更好。无疑茉莉花起到作用,为什么这样认为,首先从思想分析,因为行动是受它指引的,行动者认为他是正义时,是积极的,反之是消极的,茉莉花就起到指出正义的作用。以往中共总是以正面正确形象出现,人们都习惯认为中共当局是正义的,自己是不正义的,所以就行动不一致,起不来。希望茉莉花继续保持正面光辉形象和散步。

在具体操作中需要茉莉花起到帮助规避风险的作用。中共的一个最重要手段是枪打出头鸟,是目前萌芽压制的手段,局部罢工需要组织者,是出头鸟,被它打起不来,从深圳出租车罢工看,组织者被判7年,若在茉莉花平台上给予提供方便组织,用匿名,当然匿名人是罢工者,是确实的组织者,那么罢工者是乐意并感激的。现在互联网有提供这种可能。另外。艾未未是出头鸟,被中共打。茉莉花也是出头鸟,要当心,中共特工非常厉害。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烟台2千退休工人市人大聚集要福利

2011-04-22

山东烟台两千多退休工人为了争取应得福利周五聚集市人大要求见主要官员,现场近百名警察维持秩序,市信访办官员面见了工人代表,并表示5月3号答复工人提出的诉求。

山东省烟台市两千多名退休工人周五上午聚集到市人大常委会门前,要求见烟台市人大主要官员。他们有秩序的站在马路边等待领导出现,近百名警察也迅速赶到了现场维持秩序。

退休工人代表田先生当天对本台表示:“今天早晨去,高峰时间大约两千人以上,我们从八点半等到九点四十,才出来人大信访局的局长,还有烟台市信访局的局长接待了我们,我们首先提的问题就是“你是受人大常委会的委托,还是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委托来接待我们的”?因为我们是给他(人大常委会主任)写的信。他们说 “不是,我们是信访的”,我问他“我们的信你看了吗”?他说“信没看,不知道”。那我说,就没有谈下去的可能了,他说这信他们没有收到,凭什么把信弄没有了,他们就是这样对待信访工作,这能行吗?”

据了解,工人们是在本月六号递信到人大常委会,提出了三个诉求。

田先生表示:“就是解决14个开放城市的140元的生活补贴,机关事业单位有,企业职工和企业退休职工都没有;再就是住房补贴,每月是基本养老金的 20%-35%不等,青岛的规定是所有的人都有,不管是退休的还是在职的,烟台市的规定是只有在职的和机关事业单位的离退休人员有,所以这个事很不公平的,我们就想办法跟他们沟通解决这个问题;再一个就是政府部门有一个5000块钱的阳光工程。”

而信访局局长当时请他们回去,并表示五月三号再给他们明确的答复。

另一位退休工人代表于先生表示,他们的诉求已经几年了,对于这次的答复也不抱有希望。

他说:“这个事有几年了,到现在没处理完,等到五月三号再给答复,等听他的信儿,看看怎么办了。”

记者:你们代表多少退休工人维权啊?

于先生:有二十多万呢。

据了解,烟台市有一个“企业退休职工代表小组”代表全烟台市一百五十多家企业、近二十万退休职工进行维权活动。该小组共有十名主要代表,他们就养老金、生活补贴、福利待遇等诸多问题与官方交涉,并发动了多次大规模抗议行动。

而在这次活动之前几天,几位工人代表都被警察找谈话。

田先生说,公安找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他们知道,只要我们十个代表去的话,群众就要跟一批去,他们主要问,你们能去多少人啊?他不准许我们发动人去,只能是自愿,所以我们的态度就是自愿的,谁愿意去就去,我们没有权力发动,也没有权力阻止他们去。

据悉,早前2007年五月,烟台千多名退休工人因为福利问题聚集市人大讨说法,其间曾推倒大门,阻断交通,当时接受本台采访的田先生,之后被警察传唤长达九个小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yt-04222011090527.html

参加守望教会复活节露天礼拜近30位教友遭警方逮捕

作者 安德烈

复活节来临之际,北京守望教会信徒不顾危险,坚持举行露天礼拜活动。但是,守望教会的负责人金天明牧师对法新社称,星期天,20至 30位信徒遭到当局逮捕。根据法新社记者的现场观察,为预防北京守望教会举办露天礼拜,大批警察星期天一大清早就部署在北京海淀区中关村一带,准备制止活动。

2011年4月24日参加守望教会复活节露天礼拜的近30位教友遭到警方逮捕
路透社/David Gray

4月10日以来,守望教会每个星期日都在中关村鼎好大厦南、中钢大厦东南与江南赋主题餐厅相连的三层露天平台聚会。

北京守望教会牧师金天明告诉记者:大约20到30位教友在中钢大厦附近被警察带走。法新社记者就此向海淀区警察局询问,警方拒绝回答。

守望教会举行露天礼拜,是因为去年11月以来他们失去了一直做礼拜的地方。房主在压力下拒绝同他们续签合同。随后,虽然守望教会用教会的款购买了新的地点,但信徒们一直被当局禁止进入。

最近几个星期天守望教会的信徒不断遭到逮捕。4月10日,守望教会170位信徒举行露天礼拜时遭逮捕,接下来的第一个星期天又有50多位信徒被捕。其中有些后来获释,但教会的一些负责人则遭到软禁。

据法新社报道,中钢大厦附近近来成了网上呼吁举行茉莉花散布活动的一个点。但金天明牧师说,这些呼吁和守望教会的活动没有关系。

北京守望教会此前预料,警方会干涉他们举行复活节礼拜活动,但守望教会同时表示,通过举行露天礼拜表达信仰,对信徒来说十分重要。

中国政府只允许国家批准的包括天主教、新教等在内的基督教教会举行宗教活动,这些教会被称作“三自爱国教会”。
据指出,属于共产党领导的三自爱国教会共有两千万人,而地下教会的基督徒超过了五千万。

守望教会创建于1993年,属于新教。金天明牧师说,守望教会 从2006年起不断申请,但一直没有获得官方的批准。

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10424-%E5%8F%82%E5%8A%A0%E5%AE%88%E6%9C%9B%E6%95%99%E4%BC%9A%E5%A4%8D%E6%B4%BB%E8%8A%82%E9%9C%B2%E5%A4%A9%E7%A4%BC%E6%8B%9C%E8%BF%9130%E4%BD%8D%E6%95%99%E5%8F%8B%E9%81%AD%E8%AD%A6%E6%96%B9%E9%80%AE%E6%8D%95

守望教会在中关村的礼拜继续遭打压



北京地下基督教会守望教会在复活节早晨再次进行户外聚会,警方再次进行驱散。

警方星期天(4月24日)一早就在教友们聚会的中关村某广场处戒备,把教友逮捕后送上巴士载走。

BBC驻北京记者顾求真发自现场的报道说,至少20人被送上巴士带走,送往派出所;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称,至少34人被带走。

BBC中文网记者曾致电中关村所在的北京海淀区公安分局查询情况,但接线人员以记者无法证明身份真伪为由拒绝评论。

这是守望教会连续第三个星期天举行户外集会并遭到驱散。据对华援助协会透露,包括主任牧师金天明在内的守望教会所有管理人员,以及多达500名该教会的信徒,星期天全被软禁家中。

该会还透露,广州和内蒙古均有地下教会被当局阻止进行复活节聚会。

顾求真指出,当前中国当局对内部异议人士所进行打压的规模,是20多年来最严重的。

他指出,许多观察人士都认为,北非和中东民众群起挑战专制统治者的革命浪潮刺激中共当局加紧打击任何潜在威胁,而地下基督徒群体似乎成为了其最新的打击目标。
“政府打压”


守望教会据称有1000名信众,是北京主要的基督教地下“家庭教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星期四(21日)称,守望教会是一个“没有法律基础的组织”。

美联社报道称,中国目前有超过6000万基督教徒在地下教会进行崇拜,而官方认可的教会则只有2000万人。

教会方面称,当局此前把守望教会驱离他们原本租用的办公室会址,教会后来购置了一处新的聚会场所,但也因为政府的干预而一直无法迁入。

守望教会在4月10日进行了首次户外聚会,警方当场把160名教友带走讯问,他们后来获得释放。

法新社星期天引述被监视居住的金天明牧师说,他们将继续举行户外聚会,即使教友被逮捕,这也是他们愿意付出的代价。

BBC中文网记者星期天曾尝试联系金天明牧师,但其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鞍山茉莉花散步情况

这里汇聚了历次茉莉花集会的情况,请认准跟贴的日期

RT @Momo Jasmine 219公园門外散步后去放风筝, 这儿的公安最讨厌, 十三四个分散着没扣领没腰带散漫得个个活象城管, 便衣多得数不了, 十分钟没离开就查身分证.

2小时前(4月24日)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2185892600&sk=wall

阿坝两名老人被中共军警殴打致死

【挪威西藏之声4月23日报导】中共军警于本周四晚上抓捕并带走西藏阿坝格德寺僧人时,一直在寺院周围保护僧人的200多名阿坝民众进行阻拦,但遭到中共军警的残暴镇压,导致两名年迈的藏人死亡。

达兰萨拉格德寺西藏境内紧急情况联络小组成员洛桑益西向本台表示,(录音)本月21日晚上9点至昨天22日凌晨4点,中共军警强行带走了300多名阿坝格德寺僧人,当时,从本月12日开始守护寺院的200名藏人进行和平请愿,阻拦军警将僧人带走,但不幸遭到中共军警的残暴镇压,导致60岁的藏人东阔和65岁的谢吉被殴致死,另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为首的很多藏人的手脚被殴折断,目前正在医院中抢救。

洛桑益西表示,(录音)当藏人哭喊请求时,军警用把布和其它东西堵塞藏人的嘴巴,并装上四辆大卡车上,分别带到当地军营和日翁墓地,第二天大部分藏人被释放,但依然有很多年轻藏人被拘押。

洛桑益西说,有目击者透露,已经有40多辆军用卡车经过红原县赶赴阿坝县城。此外,被拘捕的格德寺300多名僧人分别押送到阿坝州汶川县、茂县和理县境内。随后当局在这些被捕僧人的僧舍门上张贴写有“不许打开房门”的封条。

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昨天(22日)指出,由于格德寺的一些僧人从事非法活动,阿坝当局已经在格德寺中展开一项法律教育。新华社今天(23日)又报道说,阿坝警方表示,平措的自焚行动是一项经过仔细策划的犯罪案例,目的在挑起骚动。

对此言论,达兰萨拉格德寺西藏境内紧急情况联络小组成员洛桑益西表示,我们非常担心当地藏人和格德寺僧众将持续遭到中共当局的政治陷害。他说,(录音)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中共官方媒体不应该继续想方设法欺骗国际社会,而应该认真对待当地紧张局势,维护安全作为重点。

另据路透社消息,中共政府禁止外国人进入西藏阿坝州和甘孜州境内。当地一些旅行社表示,他们收到四川省安全部门发布的相关通知,甘孜州和阿坝州境内的部分藏人聚居的县城,都禁止外国人进入,并要求已经在这些地区的外国人离开,并表示解禁时间另行通知。

此外,居住在全球各地的流亡藏人纷纷发起各种活动,抗议中共军警拘捕格德寺僧人并殴打致死西藏老年人。流亡社区最大的非官方性组织西藏青年会于昨天(22日)晚上组织民众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举办烛光游行集会,强烈抗议中共政府拘捕并打死阿坝僧俗民众。

居住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流亡藏人于本周四开始举行无限期绝食活动,要求中共停止打压阿坝藏人,西藏人民议会议员益西平措也从今天(23日)开始参与了在新德里举行的绝食活动。

http://www.vot.org/text_simple.html

格尔登仁波切、达兰萨拉格尔登寺僧众对佛教界的紧急呼吁

2011年3月16日,阿坝格尔登寺20岁僧人平措自焚。图为格尔登寺两千多僧人与阿坝民众火葬送别平措的场景。







格尔登仁波切对佛教界的紧急呼吁

呈给全球佛弟子们、各寺院、学院、佛教协会:

正如各位所知,目前中共政府以它的不仁慈措施把整个格尔登寺及其周围村庄,尤其格尔登寺,似乎变成了监狱,两千多位僧侣正在遭遇极度的残忍和折磨。

他们已经在如此严厉的压抑中熬过了三十六天。此后,在2011年4月22日凌晨,三百多位僧侣被官方同时逮捕。据悉现在剩下的僧侣仍然不断被逮捕。僧侣们遭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和酷刑,甚至面临生命危险。中共政府也正在实施彻底毁灭格尔登寺院的卑劣政策。

基于无奈呼吁各寺院,佛学院,佛教协会,以及各位教友们拯救正处于紧急危机中的格尔等寺。我代表西藏境内外的所有格尔登母寺,子寺及其僧众,祈求您们紧急举行声援拯救格尔登寺僧众的大规模活动。

第十一世格尔登仁波切
于 2011年4月22日

Urgent Appeal by Rongpo Choje Kirti Lobsang Tenzin Jigme Yeshi Gyamtso to the World's Buddhist Monasteries, Religious Associations, and Friends.

As the situation in whole Ngaba County in Tibet and Kirti monastery in particular worsens with heightened repression, the monastery housing 2500 monks have been turned into a virtual prison. For the last few weeks tension has been brewing in Ngaba and more than 400 monks of the Kirti Monastery have been arrested.

The monastery has been heavily restricted for one month and seven days. At the same time around three hundred monks were moved forcibly in the early hours on Friday, April 22nd, 2011.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concrete and brutal plan to evict all the monks from the monastery and to kill the essence of the monastery. The lives of the monks are under severe threat.

At this extremely crucial point in time, I on behalf of Kirti monastery in both Tibet and in exile India, sincerely and urgently appeal to the world's monasteries, religious associations, and friends to take urgent action and effective measures to stop this siege and to strive to bring restive Kirti Monastery under a normal environment.

Kirti Rinpoche
April 22nd, 2011

弘扬一切众生离苦得乐之佛法的各大寺院、佛协会的主持及僧众:

各位所知,目前中共政府对格尔登寺实施的打压措施让该寺陷入极度危机的状况。为此,第十一世格尔登仁波切呼吁全球佛教界的教友们支持格尔登寺僧众摆脱危机的运动,如附件所示。请顾念我们都是佛陀弟子的缘份,为格尔登寺僧众摆脱生命危机,为拯救格尔登寺,希望各位师兄师弟为声援格尔登寺尽快举行一些大规模的声援活动。

流亡中的格尔登寺众僧紧急呼吁
于 2011年4月22日

http://woeser.middle-way.net/

威海茉莉花散步情况

这里汇聚了历次茉莉花集会的情况,请认准跟贴的日期

匿名说...

3月20日下午两点,威海大世界前的步行街和上两周一样,中间空地被施工围挡圈起来了,说是维修地下管道。(已经维修了三周了,看不到多大的进展,难道要这么一直维修下去吗?)。旁边摆了一排桌子,进行所谓“顶呱呱”抽奖活动。(上周也是同样的布置)。附近的警察人数比上次要多。而且这次还有一辆武警牌照的面包车,车牌是WJ14打头的,车顶部有一个装置似乎是电子监控设备。车旁有几个便衣模样的家伙。
2011年3月21日 下午7:10

匿名说...

在这里要向国安部门举报一个问题:3月20日下午威海集会地点有一辆武警牌照的面包,车牌是WJ14打头的,车顶部有一个装置似乎是电子监控设备。车旁有几个便衣模样的家伙。这几个人只在车外边站了一会儿,约么30分钟左右,就跑进车子里去打扑克了!
上班时间打扑克!国家的维稳经费就是这么浪费的吗?!!
你们是怎么管理队伍的?!!旁边的警察就比你们的手下强多了,一直都好好站着。
2011年3月21日 下午7:19

匿名说...

土共改变策略,将固定岗改为流动哨。铁杆茉莉花们要小心。
2011年3月27日 下午3:24

匿名说...

威海集会地点的围挡已经拆除。看来“维修”结束了。
天气转暖,春意盎然,大家周末都去散步吧。
2011年4月18日 上午9:04

匿名说...

下午两点,威海集会地点有“行政执法”车辆,约半小时后离去。
茉莉花革命的手段和目的是一致的,就是——唤醒民众。民主自由的国度是由觉醒了的民众建立起来的,否则,革命后仍然是专制政权,就如同中国两千来年的政权更迭一样。唤醒民众需要耐性、耐心。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固然悲壮,但他们也是指挥者缺乏耐心、贸然蛮干的牺牲品。
2011年4月24日 下午3:37

2011年4月23日星期六

来自阿坝的照片:平措自焚之后及葬礼

2011年4月1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记者会上说:“据我们了解,近日格尔登寺僧人的生活、佛事活动,一切正常,当地的社会秩序也一切正常,寺院内的物质供应一切充分。格尔登寺的管委会和公安部门之间很早以前就成立了警寺联防巡逻队,目的是防止不明身份的人员进入寺庙。警寺双方一直十分融洽。”

Photographs of police build up after Phuntsog's self-immolation and photos of his funeral


Plain-clothed police carrying wooden and iron sticks


16 March 2011, People's Armed Police march on Ying Xiong Avenue near the main market in Ngaba Town around 5pm, just after protests took place following the self-immolation of Phuntsog.




16 March 2011, People's Armed Police march on Ying Xiong Avenue near the main market in Ngaba Town


Police car without a licence plate in Ngaba Town on 16 March


Checkpoint on the outskirts of Ngaba Town on 18 March


Checkpoint controlled by the army outside Kirti Monastery on 19 March
Phuntsog's Funeral at Kirti Monastery on 19 March






Phuntsog's funeral outside Kirti Monastery on 19 March


Phuntsog's funeral outside Kirti Monastery on 19 March


Lay people and monks walkin back to Kirti Monastery during Phuntsog's funeral
转自:Free Tibet: http://www.freetibet.org/newsmedia/photographs-depicting-immediate-aftermath-phuntsogs-self-immolation-and-funeral

延伸阅读:

火焰中,以身献祭的平措:两份口述,一些回忆……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1/03/blog-post_20.html

多维新闻网:中国否认阿坝格尔登寺被围 http://china.dwnews.com/news/2011-04-19/57631875.html

VOA:中国指美国有关警寺对峙之说事实有误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0419-CHINA-US-MONASTERY--120214659.html

转载自《看不见的西藏》: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1/04/blog-post_20.html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