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7日星期日

茉莉花革命将全面改变中国维权运动的局面

作者:JasminePlaces

中国茉莉花革命现状

中国茉莉花革命一词来源于北非中东的茉莉花革命。那里进行的是真正的革命,不仅爆发了暴力冲突,利比亚的反对派还结成了武装力量。相比之下,中国茉莉花无论如何也称不上革命。到现在为此,我们只出现了几次和平集体散步和围观行为,没有人游行,没有人演讲,没有人喊口号,也没有人打出标语。我们看到的只是人数最多的散步围观也没有超过一千人;其间有几个人在对记者表达自己对一党专制的看法;还看到有人像会情人一样捧着茉莉花。这就是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和平得不能再和平了。按部分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观点,这是“微笑行动”;又被称为散步行动。

但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终极诉求是结束一党专制。这对中国共产党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从这个政治层面上来看,这确实是一场革命。

中国维权运动的现状

那么多年来,中国政府或钱权交易下的权贵欺压百姓的事层出不穷,而且变本加厉,激起一波又一波的全体事件。每一次群体事件中各级政府的处理方式都是坑蒙拐骗、欺哄吓诈、武力清场、新闻封锁。对当事人从殴打、行政拘留到判处徒刑。但另一方面,政府也常常对最直接的当事人作出非常有限度的让步。政府从来不去考虑为什么经济发展了,反而不满的人越来越多。现状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社会绝望。

但每次群体事件中,这个地区以外的人不知道或不关心。群体事件过后,大家都很健忘。最后的结果是,群体事件的成果不能巩固,如果还有成果的话。尽管群体事件层出不穷,而不能起到对推动社会之质变作用。

南京绿丝带“保护梧桐”活动

南京绿丝带“保护梧桐”活动是今年3月由很多南京市民参与的保护具有70历史的梧桐树运动。一些树因为地铁建设被砍伐或在搬迁后死亡。绿丝带“保护梧桐”活动是想保护那些还没有被砍伐搬迁的树。这是一次民权和民意的崛起。绿丝带“保护梧桐”活动将集会定在3月19日。

碰巧的是,3月20日是茉莉花集会时候。这就使得情形与其他的群体事件完全不同。有不少市民翻墙与茉莉花革命参与者联系,希望茉莉花革命可以为此事跟进。茉莉花革命也积极回应,声援绿丝带。其结果是,南京市府反映迅速,不仅官民互动顺畅,传媒也跟进对市民的诉求做出正面报道。官方同时向南京市民认错,并承诺地铁建设做出修改也减少伐树,但要求市民取消集会。由于集会已定,19日还是有相当数量的市民参加了集会。

一直以来,中共处理群体事件的手法不外乎两种,一是完全的强力弹压,另一种是部分弹压,部分妥协。完全的妥协以满足市民的诉求在中共统治下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南京市府处理绿丝带“保护梧桐”活动显然是后一种方法。南京市府妥协程度在中共历史上是不多见的。与绿丝带活动可作对比的是2005年的橙丝带活动。那年,南京市民也曾在紫金山的树上扎过橙红色的丝带,也曾抗争过,但那些树最后依然被砍了。

三天后,警察开始逮捕绿丝带活跃分子。这说明在胡锦涛眼里这次南京市府妥协过了头。这种转变可以被认为是中共今后对茉莉花革命的态度。这符合包括明镜分析家何频在内的相当一部份的看法。

中国茉莉花革命何去何从

现在来谈中国茉莉花革命何去何从的问题显然为时过早。但南京市委书记被免职可以说明中共已经确定了争对茉莉花革命的战略,那就是强力弹压。但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这种强力弹压的结果就是更多更剧烈的群体事件,然后是更多的维稳开支,再然后是还要多还要剧烈的群体事件。

但作为中国茉莉花革命自身,北非中东那样的革命不会发生在最近。那我们如何才能不断给予茉莉花运动新的内容和形式,以保持茉莉花革命的延续性?

这里要提出的是,中国茉莉花革命必须保持双重身分,一是作为对立面的革命者,另一身分是维权运动的全国群体事件的协调者。作为革命者,终极目标是结束一党专制。作为维权运动的协调者,目标是如何尽可能地达到维权的目的。

如何使维权运动更有效

南京市府处理绿丝带“保护梧桐”活动中表现出来的妥协不会是今后的群体事件的样板。但绿丝带活动已经明确无疑地显示出当维权性质的群体事件与茉莉花革命的结合将给政府造成难以承受的压力,尤其是地方长官。事实上,这次南京“保护梧桐”活动已经使茉莉花革命成为中国最大的压力集团。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历次的群体运动都不具有有效的组织结构,对政府的压力很多是经济上诉求。方法论上,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不能称之为问题;那是钱的问题。但茉莉花革命不是。茉莉花革命不仅因为其终极目标是要中共的命,更弥补了以往群体事件最薄弱的一环,那就是缺乏有组织的全国性的支持和其他利益集团的支持。而茉莉花革命到现在为此表现出来的架构正可以弥补这一最薄弱的环节。自己是革命起家的中共,对茉莉花革命实质性威胁的了解只会比我们参与者更清楚。

当维权运动进入到群体事件阶段时,主要依赖的是压力。可以说可以利用的压力越大则越容易达到和谈的结果。要使这个阶段的维权运动更有效达到目的,就是要明确告诉中共,一旦群体事件与茉莉花革命混合在一起,那政府和地方长官只会付出更高的代价。也因此,维权运动保持跟茉莉花革命若即若离的关系,并保持随时参与茉莉花革命的可能,将使维权运动手中拥有前所未有的谈判筹码。因为,当局知道,在这样情况下,如果还继续无视维权人士的要求,那无疑是将只是一些简单的例如经济利益的诉求者变成茉莉花革命者。

下一步如何操作

一旦维权运动进入到群体事件阶段,请立刻通知我们或其他茉莉花革命参与者。我们会密切配合你们一起行动,号召你们城市的其他茉莉花革命参与者在那次集会中以你们的诉求为我们大家共同的诉求。

请将你们的集会时间和地点定在与我们每周固定的时间地点重合。

完了,就那么简单。事实上,我们相信,就如同南京绿丝带一样,集会前你们的目的可能已经会达到。

首发:《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 JasminePlaces》 http://jasmineplaces.blogspot.com/


相关新闻:路透社独家报道:中国的镇压缘于对一个大阴谋的恐惧

12 条评论:

  1. 不要打官腔了 唯一的办法去抢购 去挤兑银行 看政府怕不怕 @yanghengjun

    回复删除
  2. 总结得不错!继续!!!!

    回复删除
  3. 更正:南京市委书记不是被免职,而是高升为江苏省委副书记。

    回复删除
  4. 看来这篇文章要重写了。谢谢更正。

    回复删除
  5. 你他妈维权个屁啊!早就应该枪毙了!

    回复删除
  6. 那个不懂政治随便骂人的网友,你们就跟奴隶一样。除了看戏骂人,什么事情都不会。

    被高升为江苏省委副书记其实是被剥夺权利!
    就像一个团长,被提升为副师长以后,手上的兵,全部交出来了。看上去升官了,其实手上什么都不剩了。

    中国革命的唯一办法,先得从武装革命,或者给军队洗脑才行

    回复删除
  7. 從種種事件看來,中共不會妥協,所以令革命成功的方法就只有發動武裝起義

    回复删除
  8. 觉着,目前应该还不到武装革命的地步,饭要一口一口吃,饿急了不加选择的狼吞虎咽对茉莉花而言没有多大好处,可能一下就被拍死。 现在要做的应该还是扩大影响力。让更多像我一样的小白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学生→工人→市民→... (在我身边依然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是茉莉花,这才是关键的地方~~)

    回复删除
  9. 的确,政府对信息控制太严,我的周围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但这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有多少人关心!

    回复删除
  10. 楼上的朋友 说的好!

    回复删除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