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1日星期二

中共抱紧独裁,等待民众炸弹!

中国人有一个看得见的未来:“凶杀与复仇,掠夺与对峙,镇压与反抗,都在无时无地的发生每个人都被刀光剑影包围,枪枝,坦克,炸弹乃至匕首,菜刀制造出不间断的血雨腥风,在一团团的血肉模糊面前,在一具具的断肢残骸面前,在一个个的怨鬼冤魂面前,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独裁者,都禁不住战栗... ...“江西抚州爆炸案的硝烟未散,天津市政府在六月十日上午又遭炸弹袭击,民众以炸弹“因地发打”反抗暴政之日,即是中国的“世纪末”之时!不待到“第三次世界大战“,不待到”二○一二“,连续爆响的土炸弹,就完全能把中国变成人间炼狱!

网路流传着“天津炸弹客刘长海”的“遗书”,其中有一句:“我很遗憾的是─我没能做到第一个攻击邪恶中共的人”中国的独裁政治已经走进了历史的瓶颈,从继发的“自焚”到“杨佳杀警”,到“抚州炸弹案”,再到“天津炸弹案”,民众反抗暴政的态势,越加趋近于“吾与汝偕亡”的揭竿而起。

中共“环球时报”在不久前“旗帜鲜明地谴责钱明奇爆炸案”,发表了<反对报复性杀戮是真正普世价值>的社评,并主张:“个人损失属实,也应谴责他的极端报复行为,这是一个理性社会必须拥有的基本态度。“当局不惜牺牲民众性命而肆无忌惮的强拆,”这是一个理性社会必须拥有的基本态度“吗?”有确凿证据“的钱明奇”十多年向多方诉求至今无果“,”这是一个理性社会必须拥有的基本态度“吗?钱明奇在微博中透露”学董存瑞“时,有中共官员竟以”你一直说要炸,几年都没炸“相调侃,”这是一个理性社会必须拥有的基本态度“吗?

为了纾解民愤而敉平暴乱,中共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提出了“让选票拆除炸弹,让选票去除自焚”的口号,这也是唯一可行的官民和解途径。然而中共当局对“独立候选人”的全方位打压,把于建嵘的口号彻底变作了空谈。中国一百二十七位“独立候选人”,在中共法工委的“释法”下,统统被指摘成了“非法”在中共治下,“合法”又能如何呢中共在“选举法”中规定:?“十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从○七年的山大教授孙文广以“联名推荐”而“独立参选”,到今年江西退休女工刘萍以“联名推荐”而“独立参选”,这些合法的“独立候选人”,所遭受的不都是恐吓,骚扰,羁押和迫害吗?

哪怕是“合法的选票”,中国的统治者们也是不允许的,他们在抱紧独裁中,等待着民众的炸弹!

易水虹
大陆自由撰稿人
香港苹果日报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