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6日星期三

要闻转载: 世界媒体头条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希望之声》是一家独立、非营利性的国际广播电台。在北美、欧洲、亚洲和澳洲地区的一些城市,《希望之声》的分台以固定的频道时间与听众在空中相会。 
Want free Kindle ebooks?

Sign up to receive the best freebie Kindle ebook deals in your email every day.
From our sponsors
世界媒体头条
Oct 16th 2013, 15:58

洛杉矶机场干冰爆炸案嫌疑犯被捕

《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今天的头条:据一名案件调查的执法官员透露,警方10月14号晚逮捕了洛杉矶国际机场干冰爆炸案的嫌疑犯班尼特。班尼特是地勤服务公司Servisair公司的一名雇员,今年28岁。据称,班尼特在上周日晚从飞机上带走了干冰,把它放在一个机场员工卫生间里;此外,警方还在国际候机楼外的停机坪上发现另一台类似的爆炸设备。警方认为该爆炸不是恐怖行为,而是不满雇员的报复行为。

菲律宾地震死亡人数超过150

《俄罗斯之声》在今天的头条中报道了菲律宾地震死亡人数的最新数字:至10月16号,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达到151人。15号上午,菲律宾保和省发生7.2级地震,地震造成大量建筑物倒塌,影响超过3亿人。总统阿基诺访问了受灾最严重的保和与宿务两省,以确保食品和其他基本商品的价格保持稳定。灾害风险管理机构说,目前有近3百人受伤,至少有23人失踪。

参议院寻求在最后日期前达成协议

《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网》今天的头条:由于债务权限最后期限为10月17号(周四),民主党和共和党10月15号进行了一整天的会谈并几近达成协议。根据这一协议,参议院将在美东时间10月16日中午进行讨论并决定如何采取行动。虽然目前还不确定众议院对此协议的态度,但16号早上10点,众议院也将对此进行讨论。15号公布的一项调查表明,这次危机使得美国人对美国经济的信心下降了五个百分点。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李琳,乘莲编辑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只要你一上街,他们就不客气”(图)

看中国 - 看中国新问
 
Want to speak effortlessly in any situation?

Actress Alexa Fisher will teach you tips that will set you on the road to success.
From our sponsors
"只要你一上街,他们就不客气"(图)
Oct 16th 2013, 14:16


昨晚仍有大约两千名抗议群众聚集在余姚市政府大楼前(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3年10月16日讯】据余姚当地灾民上传网络信息,及香港《苹果日报》等媒体报道,浙江菲特台风后的灾民在市政府门前举行集会,抗议官员救灾不力并促其下台。中共当局派出逾千名武警到场,双方发生爆发冲突,有示威者受伤。

近年时有民众抗议发生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10月15日,浙江余姚市受菲特台风影响的万余名灾民,齐聚市政府举行大规模集会,抗议政府救灾不力并促该市市委书记毛宏芳、市长奚明下台。激愤的市民砸毁多辆公务车并将政府门前的"为人民服务"牌匾中的"人民"两字拆除,中共当局出动逾千名武警和特警到场,据当地抗议人士上传网络图片显示,有多名抗议者被打伤,目前道路已被武警封堵。

尽管新浪微博等网络社区迅速删除余姚抗议相关的博文内容,但一份"余姚加急特讯"还是得以广泛传播,市民在这份抗议动员文件中质问救灾期间为何不见市领导出面和不派出救援队伍?要求当地粉饰灾情的官媒道歉及释放早前被抓捕的抗议民众(早前据网易新闻等,传已有数十名名发帖网友被拘),截止目前中国官方并未通报此事,官媒《新华网》15日报道称南京军区派出4800名官员到达余姚地区,重建灾后秩序。网友'丁丁猫'在推特上发出博文:"很罕见,自从89年以后在处理群体事件时都是用武警,好像从来没有动用过正规军队,余姚现在的形势之严重可想而知。"

10月6日,菲特台风袭击浙江中部地区,尽管早前中央气象台已发布强力预警,但据律师喻志明网络博文显示,菲特台风登陆余姚后,10月7日晚间各大水库泄洪,但当地政府没有在白天及时通知民众转移财产,致灾民损失惨重,因此灾民的愤怒有其原因。10月10日,媒体曝光当地某基层官员视察灾民时因脚上穿有高档鞋,不肯淌水前行,要求一老年灾民背起护送消息,引网络嘲讽;10月10日,余姚市委书记毛宏芳称可给政府救灾打60分,灾民立即上传受灾照片回呛该说法。10月11日晚间,浙江宁波台记者在余姚市中心报道余姚洪水已退,余姚已恢复正常生活。民众称其粉饰灾情,强烈要求他们去花园新村等受灾严重的地区报道,随后民众围堵卫星转播车,并将护送电视台记者的宁波特警警车砸坏。在福建登陆的菲特台风,却让浙江省的城市陷入巨大的公共危机,"余姚告急"亦成中国当前最瞩目的议题。

"公权积病惹众怒"

中国知名公共知识分子赵楚日前发表博文:"余姚水灾凸显公权病症",指当地民众对抗是发生在严密的言论控制已经实施,救灾不力和灾后生活秩序恢复出现问题的背景下,贯穿其中并引发民众抗议的正是公权病症。

赵楚指出:"长期以来,公权已经形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和本能,在一贯的对社会的打压思维之下,权力者总认为,权力、社会服务、资源都应该向权力的圆心汲取,而对于人民自发的救助和自救抱非理性的敌意与警惕心理",因此事件发生后,民众情绪初起之时,包括官媒宁波电视台"报喜不报忧"的惯性报道,以维护公权形象进行宣传,而非传递解决社会性危机和需求的信息。加之政府公信力缺失,以动用警察手段对付社会言论等,都是公权蔓延至社会的表现。

赵楚质问:"用高压的手段予以压制,社会以及公众还如何敢相信当局救灾的真诚?很可惜,这些几乎是 1+1 等于 2 的常识,余姚当局以及各级公权中人似乎还不能有基本的认识。"

"只要你一上街,他们就不客气"

中国网络活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向德国之声表示,一直在关注余姚事件,也对官方习惯性的镇压方式感到担忧:"第一个他们还是使用暴力,网上有一个女孩和年轻人流血的照片;第二个是昨天的部队开进,说是派出4800名官兵救灾,后面网络就开始屏蔽,消息越来越少,这些都很令人担忧。今天如果他们还在示威现场,估计很多人会被抓捕。因为他们一惯的作法就是'只要你一上街,他们就毫不客气',这在以后也会越来越常态化。"

吴淦也认为,多年来中国官方对一些灾难性事件,包括"5.12汶川地震"等在内,皆以"天灾"为由掩盖过失,而民众大多在政府的借口和弹压下不再抗争,此次余姚民众直接而鲜明的将"救灾不力"抛向政府,实属难得的勇气:"像由'救灾不力'引起的大规模抗议比较少,这个城市的民众挺勇敢的,百姓面对'天灾'确实没办法,但像'豆腐渣工程'这样的人祸是不可原谅的,这次余姚得到全国支持,也是因为灾难发生时不见警察,而一旦发生冲突,警察一下子出来这么多,这么大的反差,通过互联网传播后大家看得很清楚。"

据香港"民生观察"最新消息,16日上午,余姚市政府门前继续有大量的武警和特警值守;余姚官媒《余姚日报》16日发表评论文章,呼吁民众表达诉求要适时、要有理性。

(原标题:余姚灾民抗议:"不为人民服务,下台")

来源: 德国之声中文网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国民党全代会将邀王金平参加

联合早报网 zaobao.com - 即时报道
联合早报网是海外最重要的权威新闻网站,以第三只眼看大中华,客观新闻和深度评析是众多亚太区读者的最爱。 
Compare Hotels

Find great prices for amazing hotels wherever your next destination may be. It's simple to search 100+ sites at once!
From our sponsors
国民党全代会将邀王金平参加
Oct 16th 2013, 13:17

(联合早报网讯)中国国民党副主席兼秘书长曾永权16日宣布,国民党第19次全代会及第19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将于11月10日在台中市台中港区综合体育馆举行。第19届中央评议委员第一次会议将于11月11日在台北市的中央党部举行。国民党也将发邀请函给"立法院长"王金平。

据中新社报道,曾永权表示,国民党今年三项重要会议,第19次全代会、第19届一中全会及第19届中评委员第一次会议原定9月29日及10月1日举行,但考虑社会安宁及民众安全等因素,于9月24日宣布延期,经幕僚单位多方评估,广泛征询党内意见,并经过中常会讨论后,决定于上述时间与地点举行。

曾永权指出,台中港区综合体育馆位置适中、交通四通八达、会议设施完善,国民党过去也曾在此举办重要会议,党中央将全力筹备相关事宜,期许会议能顺利成功。

国民党发言人杨伟中在回答媒体询问时表示,"立委"是当然党代表,所以都会寄发邀请函给"立委",王金平也包括在内。

有媒体记者询问,当天如果有公民团体到场抗议如何应对。杨伟中称,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已指示中央党部与维安单位协调,在保障人民集会自由的前提下,也能让19全顺利进行。

国民党原定于9月29日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第19次全代会,但因当天在"国父纪念馆"的四周将有集会游行活动等因素而宣布延期,另择时间、地点。

(联合早报网编辑:明永昌 )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希拉莉访英欠停车费收罚单

联合早报网 zaobao.com - 即时报道
联合早报网是海外最重要的权威新闻网站,以第三只眼看大中华,客观新闻和深度评析是众多亚太区读者的最爱。 
Book your hotel early for a discount!

You can reap the rewards with great discounts at participating Pullman, M Gallery, Grand Mercure, Novotel, Mercure, ibis and Formule 1 hotels.
From our sponsors
希拉莉访英欠停车费收罚单
Oct 16th 2013, 13:17

(联合早报网讯)美国前国务卿希拉莉访英期间非法泊车,一名交通管理员不顾她身边保安的阻挠,向她发出一张罚单。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希拉里上周六(12日)访问英国期间,在圣詹姆斯广场外停车,圣詹姆斯广场的停车费为每小时3.3英镑。由于正下雨,希拉莉的随行保安人员都在车中等候。由于希拉莉的车队未交停车费,一名交通管理员把一张80英镑罚单贴在她车上,保安随即出车外抗议,和管理员争辩,但他仍然坚持执法。

西敏市议会事后表示,该交通管理员只是履行职责,行为正确,亦相信希拉莉会理解,他们要公平对待所有人,无论她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如何。

希拉莉尚未就此事回应。

(联合早报网编辑:明永昌 )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夜色山河画,于氏流水席

《参与》
《参与》 中国维权,维权新闻,canyu.org,图片新闻 
Microsoft Excel 2010 Training Course

Beginner / Intermediate self-paced online course of Microsoft's spreadsheet application. Enroll for just $99.
From our sponsors
夜色山河画,于氏流水席
Oct 16th 2013, 21:13

于建嵘作品:《 母亲 》

 
  于建嵘教授作为知名的社会学家和"三农"问题专家名动天下。数十年来,于建嵘以道义担当的用世情怀,奔走于当今中国的底层社会,为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孤苦大众呐喊呼告,以一己绵薄之力发起上访维权、打拐、、送书下乡等社会活动,为民请命,为社会伸张正义。"于建嵘"三个字俨然成为代表社会下层的符号,被视为中国贫苦大众的良心。


  于建嵘现居住在北京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宋庄是中国乃至世界知名的艺术区和天南海北画家聚集的村落,小堡村更是画家村的发祥地和艺术区的核心。值得一提的是,小堡村于建嵘的住所,这些年来成为京城东郊别致的一景,成为五湖四海维权人士和上访户的朝圣地,如同抗战时期的"革命圣地"延安窑洞一般。那些来自全国各个偏僻角落的数以万计的上访人士,他们在这偌大的京城,为各个官衙所斥喝,为那些权贵食禄者所蔑视,呼告无门,哭天抢地,但这些被侮辱与被损害者却能在宋庄小堡村于建嵘的家里,感受到温暖,获得帮助,于建嵘以苍生之大爱为所有那些维权人士和上访群众书写清明,通过微博和各种媒体为他们呐喊,为他们寻找尊严!


  上述这个于建嵘,无须多言,世人皆知。令人惊异的是,还是这个于建嵘教授,近些年来,除了继续他的调研、写作和维权请命之外,却有了一个别业:画画。于建嵘不但成了画家,而且以"画"的独特方式为社会公众所瞩目。具有于建嵘特征的标志性作品:那幅头缠白布、上书"冤"字的孤苦母亲的画像,不仅被于建嵘用作为他自己的微博logo,而且广泛流传,成为今日中国民众的苦难象征。于建嵘以其独创性的标志性绘画,完成了时空伫足其间的现今中国的本性之赤裸裸的展示,构成了今日中国命运的深层写照。于建嵘的这种绘画行动,使他不同于一般画家,而成为一位关乎中国现实命运的"另类"艺术家。


  2012年12月25日-2013年1月5日,于建嵘在宋庄艺术区的睎望艺术馆举办了主题为"夜色山河"的黑白山水绘画个人作品展。我作为于建嵘相识相交多年的老友,现今虽然致力于中国宪政问题的研究,且在早年曾涉足于美术评论,自忖对于这个中国社会史与中国绘画史之两史叠于一身的于建嵘个案,还有一些发言权,在此不妨论说一下这个堪称中国一绝的"于氏绘画"。


  基于中国流俗社会的民间绘画,在古代中国就不鲜见,例如清明上河图之类的,就是极品了。但是真正登上中国艺术之大堂的,应该说是起于中华民国,上个世纪初叶的中国,有徐悲鸿、蒋兆和等一些现实主义的画家,他们关注与绘画中国的底层社会,尤其是下层民众的苦难。从某种意义上说,于建嵘的绘画,继承了这个现实主义的传统,在我看来,是矫正了文革时期的那种讴歌下层民众的虚假画风,而是反映人民之苦难,它们是真正的中国之写实。


  当然,于建嵘不是职业美术家,他的绘画,尤其是这次标志性的"夜色山河"画展,我们不应把它视为一个艺术家的常规展览,甚至于建嵘自己也从不把自己视为宋庄艺术家群体的一个标准成员。于建嵘的绘画,实际是其社会救助活动的一种新的表现方式和载体,"于氏绘画"直面当今中国的苦难现实,以最直接的视觉图像将之暴露在公众焦点之下,比文字表述更贴近真实,更富有冲击力。在此就不得不提一下于氏绘画的代表作《母亲》的由来,这一"母亲"形象完全可以呼应并延伸到三十多年前改革开放初期罗中立那幅感动整个中国的油画--《父亲》。于建嵘坦言,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他,一直为那个饱经沧桑、苦难留痕的"父亲"形象所震撼。五年前的一次调研,他偶遇了一位上访的母亲,这一面之缘给于建嵘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尽管当时他还没有踏足绘画,但这位冤屈母亲的形象,深切地打动了他,他用照相机拍下了这幅图像。渐渐地,时间的磨砺和积淀在于建嵘的脑海里逐渐打磨出了一个完整的母亲形象,恰好在宋庄画家村,他与画家们多有交流,从他们那里学会了一种新型的喷图绘画的技艺,通过一周的努力,于是一个头缠白布、上书"冤"字的孤苦母亲的形象在他的房间里诞生。从罗中立的《父亲》到于建嵘的《母亲》,三十多年来,我们穿越虚假的炫世浮华,看到了中华民族的真正的生存面相,那就是无尽的冤屈、苦难和忍耐。应该指出,与所谓的人民幸福、大国崛起、太平盛世的高调欺骗相对抗,罗中立-于建嵘所描绘的"父亲-母亲"的形象,揭示了另外一个更加真实的逻辑,他们以更加悲剧性的方式揭示出三十年来的大地苦难,揭示出中国的悲情命运。我认为,于建嵘的《母亲》由此可以进入艺术收藏的典范行列。


  古人云,"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于建嵘说,山水不仅仅是山水,祖国的山水就像是我们的母亲,看这位母亲将如何向我们哭诉和抗争。2013年元旦期间开幕的于建嵘个人作品展--"夜色山河"黑白山水绘画作品,便是祖国母亲向我们的哭诉与抗争,这些如幽灵一样的山河草木,它们用无声的语言,诉说着这个民族的冤屈与苦难。夜色,夜半时的最黑暗的时分,但并非全是黑暗,还有一线光明,还有远处的亮光,那是希望,是祝福,这些凹凸刺砺的画面,黑白分明的肌理,饱含着于建嵘这位农民的儿子对于广大的弱势群体和底层人民的真挚情感。严格说来,于建嵘不是艺术家,他的艺术事业从属于他的社会参与,乃是为社会现实服务,让世人通过他的人物和山水作品直面底层中国,直面真实中国,直面受苦受难的民众,直面血色黑暗的中国,这才是他绘画创作的原动力。近年来,源自底层中国的现实关怀和诚挚情感,屡屡勾起于建嵘直抒胸臆的冲动,他每每以绘画释放自己的愤懑与哀愁,积年来遂有"夜色山河"--黑白中国的结集展览。这些展品,不旨在表达艺术幻想的审美境界,也不企图艺术形式的探索与突破,因此,无论是从主题到造型,还是从语言到色彩,就与一般画家的艺术展迥然不同。


  因为琐事缠身,我是在元旦之后于建嵘此次个展将要结束时,才得暇来到宋庄睎望艺术馆一饱眼福的。说实在的,我混迹艺术评论圈多年,看展无数,经眼的名篇杰作不在少数,但此次观看于建嵘个展,还是大为叫绝,发现了一些别开生面、独具一格的地方,它们恐怕为职业艺评人所不关注,现举论如下,以证方家。


  第一,正如微博中广大于建嵘的粉丝所关注的,此次另类的"夜色山河"个展是久经申请才得以与观众见面的。更吸引公众眼球的是,在展览开始当天,于建嵘书写的展览前言被主管部门严令拿掉,于建嵘于是愤而在前言幕版上作画一幅以覆盖前言文字。我去看展时发现前言文字已为激荡愤慨的黑白画迹所覆盖--据于建嵘说,他要在此潜心涂抹,直至画展结束,这幅作品才告完毕。主管部门以为拿掉"前言"文字,就可消除此次画展的影响力,殊为愚蠢的是,倒行逆施反而帮了倒忙,于建嵘的"恶搞"使得无声的抗议更加触目惊心,更加引人关注--被黑白油墨覆盖了的"前言"进一步深化了此次艺术展览的社会现实意义。后来听说有收藏家有意高价收藏这幅覆盖着前言文字的"艺术品";但于建嵘在个展结束时又将这幅"艺术品"撕碎,以表达他的抗议。结果还有人希望把被撕碎的画布拼接复原起来再作收藏。围绕着展览前言所发生的这一切简直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行为艺术,为主管部门所始料未及。艺术展览与艺术创作同步进行,这样一种二重奏的艺术表现方式揭示出"夜色山河"主题的庄严、惨烈和悲壮。禁展在宋庄的美术圈里已不鲜见,但于氏画展的这个进程,在中国乃至世界的美术展览中,却的的确确是绝无仅有的,可谓空前绝后矣。


  第二,在一般人眼里,美术画展乃是风雅之事,与普罗大众或平民百姓无关,即便画家们画的是一般群众,但画展却大多与民众,尤其是下层民众无缘,我参加的无数画展,几乎全部都是艺术圈内人士、海外人士和所谓新权贵的上流社会的事情。但此次于建嵘个展却是轰然破除了这个惯例。于建嵘画展的观看主体人群,不是艺术家、艺术收藏家、俊男靓女、风雅之士,而是数以万计的下层人民,每天那些滔滔不绝的涌来的观众,是来自北京、乃至全国各地的上访者、失业者、被侮辱与被损害者,这些边缘的下层人民,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纷纷带着他们的诉状、冤屈和期盼,辗转流离打听到这里。我们看到,这些成群结队的下里巴人,破衣烂衫,手拿诉状,没有任何艺术修养,不懂丝毫审美技艺,他们来到这里,不是来做阳春白雪的赏鉴,而是要在于建嵘的画中看一下自己的形象,甚而至于求找于建嵘本人哭诉伸冤。观此盛状,我觉得此次的于建嵘画展,哪里是一次常规的艺术展览,不如称之为普济十方广众的水陆道场。这情形这模样这场景,确实让宋庄艺术圈的专业人士大跌眼镜,也让他们大感震撼。


  第三,这些数以千计、滔滔不绝的上访观众,他们不辞劳苦,坐火车抑或搭便车,辗转颠簸来到北京,在这数十年一遇的寒冷天气中赶到宋庄来看于建嵘的画展,他们身上包裹着各式足以被视为奇装异服的杂乱衣物,还手提或肩扛不流行于大城市场合的包袱,抖抖索索出现在宋庄睎望艺术馆。此情此景,能不让人悲悯?于建嵘于是别出心裁,特意在艺术馆三层办起流水席,接待这些受苦受难的上访民众。画展与上访相系,黑暗与光明共生,于氏画展成为宋庄这些日子里的一景,在京城中广泛流传。流水席的接待和服务人员是于建嵘自己的母亲和自告奋勇的义工们,她们每天从上午九点到晚上七点,不间断地供应馒头稀饭,加上萝卜鸡汤,还有红烧肉。十多天的画展,于建嵘自掏腰包,据他向我戏言总共花去数万元来办流水席。我去参观时,也曾与这些上访民众同坐一桌吃饭聊天,他们说于建嵘是当代的菩萨,于建嵘赶紧拒绝,说毛才是人民的大救星呢,他是为人民服务,为老百姓画画,随后,他还特意向我介绍起他独创的流水席的做法。彼时彼地,触景生情,我为此一赞:"夜色山河画,于氏流水席"!


  回过头来看,作为世界知名的社会学家的于建嵘,感愤激越,为民请命,从涉猎画画到成为"另类艺术家",这一独特的社会学事件,对于今日中国来说,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关涉着一个有关社会与艺术的根本性问题,对于我们具有双重的警示意义。


  第一重启示关乎于建嵘个人在当下中国的抉择。于建嵘在社会问题研究之外,还不断涉猎艺文,写小说,作画,谱曲并编排节目,开办演讲(尽管他的普通话很不标准),多彩的活动集于一身。此外,于建嵘还引领着媒体的焦点,不断发起和主持田野调查、社会救助、维权抗争,更有奇绝的,是在宋庄小堡村自己的寓所接待德国大使、美国助理国务卿等人的拜访,据说还跑到海子里去布道,到各处的党校、县委大院去做报告,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究竟于建嵘在干什么?他是怎样一个人呢?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我看来,上述这些都是皮相,于建嵘就是于建嵘,骨子里还是一个来自下层民众的、代表着他们诉求的具有正义之心的呐喊者。


  就本次展览而言,被覆盖的前言文字写明,作品的由来是对中国当前的社会管理体制的抵抗。如今的中国,"体制"似乎成了一个经常被拷问的字眼,它暴露出中国当代政治经济社会的一系列问题,而于建嵘关注的上访人群亦是被体制造就的一批特殊人群。于建嵘曾说:"我的经历,与他们(访民)遭遇的苦难,来源都是一样的,都是制度性的。"于建嵘的作品是源自底层的,他的个人魅力来源于他对于这些特殊人群的关注。如今的中国,太多问题亟待解决,政治的,体制的,社会的,人性的,这位中国最著名的社会学家每一天都不得不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拷问和选择。立足于转型中的中国的于建嵘,俨然是转型社会中下层民众的精神领袖和象征符号,他的各种建设性活动和工作是当前中国所亟需的。就这点来说,一个于建嵘是不够的,一个于建嵘太少了,中国的转型进程呼唤着千千万万个于建嵘挺身而出!


  第二层启示关乎艺术家在当下中国的抉择。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艺术的风格屡有变化,演变到今天,暴露出两个问题。一是越来越私人雕琢化,越来越不食人间烟火,从形式、内容到题材、情感,都离社会生活越来越远,社会内容越来越少。二是越来越金钱物质化,一切围绕市场转,艺术创作只是为了商业利益,不论美元还是人民币。某些艺术家甚而至于为了利益不惜与权贵合流,用什么炫世浮华、好大喜功的东西来趋迎逢和、弄虚作假。金钱、权力和色情三座大山败坏了今日的中国艺术。在靠艺术谋生的专业画家堕落的时代,不与为伍的于建嵘所挥洒展示的上访母亲和血色中国的悲情现实,无情却有情地击中了当代中国艺术的要害。于建嵘未尝研习过西方绘画的色彩学、透视学、几何学,也不懂什么印象主义、表现主义、古典主义,更不懂中国传统绘画的"谢赫六法"。但是,于建嵘以凄苦冤屈的眼神和破衣烂衫的形象,以黑白世界作为中国现实的写真,表达出一个真实的苦难的中国和芸芸众生中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心灵,确实能够引发大众的共鸣,这不是艺术又是什么呢?面对"于氏山河画"的风行,当代的专业艺术家们应该有所惭愧,应该感受到于建嵘所带来的刺激与挑战,应该谦恭地面对"于建嵘现象",应该思考什么样的艺术是当今中国所需要的艺术!
 
 

艺术应当具有社会性,这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家尤甚。我们需要这样的艺术家:敢于直面现实的冷酷并对任何不公宣战,捍卫正义庇护弱者。如同今日睎望艺术馆门前花篮上的字句"给绝望者带来希望"。我认为于建嵘是艺术与社会的一个典范结合--于建嵘肯定不是艺术与社会结合的唯一形式,但他的这种结合更能击破当今中国体制所编制的各种罗网。


  愿中国苍凉大地上的"于氏绘画"开出幸福之果,愿中国的母亲不再蒙冤受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中国民主革命檄文(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2013年会议全体通过)

《参与》
《参与》 中国维权,维权新闻,canyu.org,图片新闻 
Manage your social media

Best social media tool for image publishing to Facebook and Twitter. Look amazing and delight your followers. Get 40% off when you sign up today.
From our sponsors
中国民主革命檄文(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2013年会议全体通过)
Oct 16th 2013, 21:53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News and Article Release Issue Number: A781-O219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新闻与文章发布号:A781-O219

Release Date: Oct. 15, 2013

发布日:20131015

Topic: The Manifesto of the Democratic Revolution in China --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标题:中国民主革命檄文(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2013年会议全体通过)

Original Language Version: Chinese (Chinese version at the end)

此号以中文为准(英文在前,中文在后)

Note: Please use "Simplified Chinese (GB2312)" encoding to view the Chinese parts of this release.  If this mail does not display properly in your email program, please send your request for special delivery to us or visit:

http://www.weijingsheng.org/report/report2013/report2013-10/OCDC131015manifestoA781-O219.htm which contains identical information.

-----------------------------------------------------------------

The Manifesto of the Democratic Revolution in China

October 6, 2013

(Passed by the plenary of the 11th Conference of the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During the five thousand years of the Chinese civilization, there have been many heroes and shining legacies.  China was the first democratic republic created in Asia.  However, since the red Communist devil invaded southward into China, it has taken sadistic pleasure out of China and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been tormented.

 

By false platitudes of equality and liberation, freedom and democrac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defrauded the people for support.  After the Communist Party stole the power, it put people of all nationalities in a hopeless disaster beyond redemption.  The CCP used violence to take "land reform" and looted people's properties for its own gain.  The CCP initiated its "three-anti campaign" and "five-anti campaign" against political opponents and capitalists.  The CCP forced the so-called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 deprived and repressed the business owners.  The CCP used the "campaign against counter-revolutionaries" to subject political dissidents to a bloodbath.  The CCP forced collectivization to deprive Chinese peasants.  The CCP's policy created the Great Famine in China where tens of millions of Chinese starved to death.  The CCP used the "anti-Rightist Movement" and Cultural Revolution to manufacture universal hysteria in China, resulting in fratricide within families, to the degree of blood running like rivers and human bones left in the field without proper burials.  Even more, the CCP was blinded by lust for gain.  It intervened in both the Korean War and the Vietnam War, thus plaguing mankind even further.

 

What nonsense for the Communist leadership to talk about the relative merits of the various decades of Communist rule.  In the collective six decades of the CCP, its monstrous crimes are all heinous!  In the first three decades of the Communist rule, it used the false pretext of Communism to carry out feudal servitude; eventually turning the homes of the Chinese people who should have shared the happiness together into a totalitarian tyranny of hell.  In the later three decades of the Communist rule, it used the false pretext of "reform and opening" to plunder and carve the Chinese people's wealth.  It has reached such a degree that all the officials in China are corrupted.  Their lives are dissipated.  They act like tyrants.  The CCP has been poisoning the ecosystem in China and destroying the environment.  Now, there is no legitimacy at all for the ruling cliqu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elite families have been carrying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roceeds from their corruption to flee overseas.  They panic in the way of a dog who lost its home.

 

In contrast, there are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exploited Chinese people who have been laid off, whose properties have been seized, who are kept apart, who were driven away, who were shut up, who were tortured, who were killed.  Not only do these victims have to face the corruption of the judiciary, they also have to face the difficulties in education, health care and housing.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to face the deteriorating ecology, the housing bubble, and the inflation and toxic food.  Even clean drinking water and air are a luxury to them.

 

This wide spread indignation and discontent is outrageous.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suffered from the Communist rule for too long.

 

Since the clique of Xi Jinping and Li Keqiang took power, they have not thought of promoting the benefit of the people and abolishing the harmful, nor have they mended their ways.  Instead, they stubbornly go against the rule of common sense, and indulge in prosecuting the people.  They cut off the future road to a constitutional democracy, and blocked ways of the scholars who care for commoners.  The Communist regime has since enacted draconian censorship laws.  It detains and persecutes dissidents.  It even brazenly kills innocent and brave people who dare to rise up.

 

The CCP ruling clique has become the public enemy of all oppressed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 in China.

 

We hereby appeal for all the oppressed and exploited peoples in China to unite, to rebel and rise up, to overthrow the totalitarian tyrann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to build a happy homeland of freedom, democracy, equality, and the rule of law.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the right to use various manners include peaceful demonstrations, arming against violence, military coups, etc. to end this tyranny.  We want to rebuild social justice and make wealth available to all.  These changes have become the historic responsibility that the Chinese political opposition must bear.

All the individuals, groups, organizations and armed forces that have this common understanding shall be our comrades in arms.  We shall build a broad united front, without geological difference between the north and south, without political difference between left and right.  For the purpose of saving this nation and eradicating systemic sources of corruption and inequality, the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and the democratic organizations inside of China and overseas, swear this oath to console the people by punishing the wicked, and sending out the punitive expedition against our common enem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nce the mighty torrent of democratic revolution is launched, it shall have the bind the sky and the power of a thunderbolt to clean up all the dregs that are against freedom, anti-democratic, and anti-humanity, to create a new society of freedom, democracy, rule of law, and prosperity in China.

 

The Communist reform is already dead.  A democratic revolution shall be taken.  We must abolish the tyranny, to rebuild a new republic in China!

 

--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Adopted and published in Nashville, Tennessee, USA on October 6, 2013

Related photos:

http://www.weijingsheng.org/pic/newsletters/newsletters2013/newsletters2013-4/OCDC11th131005conference-c-3.jpg

http://www.weijingsheng.org/pic/newsletters/newsletters2013/newsletters2013-4/OCDC11th131005vote-c-3.jpg

-----------------------------------------------------------------

This is a message from WeiJingSheng.org

The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 and the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are dedicated to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tization in China.  We appreciate your assistance and help in any means.  We pledge solidarity to all who struggl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tic governance on this planet. 

You are welcome to use or distribute this release.  However, please credit with this foundation and its website at: www.weijingsheng.org

Although we are unable to afford to pay royalty fees at this time, we are seeking your contribution as well.  You may send your articles, comments and opinions to: HCP@weijingsheng.org.  Please remember, only in text files, not in attachments.

For website issues and suggestions, you may contact our professional staff and web master at: webmaster@Weijingsheng.org

To find out more about us, please also visit our websites at: www.WeiJingSheng.org and www.ChinaLaborUnion.org for news and information for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and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movement as whole, especially our Chinese Labor Union Base.

You may contact Ciping Huang at: HCP@Weijingsheng.org or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 office at: 1-202-270-6980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s postal address is: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

P. O. Box 15449, Washington, DC20003, USA

You are receiv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 had previous shown your interest in learning more about Mr. Wei Jingsheng and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To be removed from the list, simply reply this message and use "unsubscribe" as the Subject.  Please allow us a few days to process your request.

*****************************************************************

中文版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News and Article Release Issue Number: A781-O219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新闻与文章发布号:A781-O219

Release Date: Oct. 15, 2013

发布日:20131015

Topic: The Manifesto of the Democratic Revolution in China --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Coalition

标题:中国民主革命檄文(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2013年会议全体通过)

Original Language Version: Chinese (Chinese version at the end)

此号以中文为准(英文在前,中文在后)

如有中文乱码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或访问:

http://www.weijingsheng.org/report/report2013/report2013-10/OCDC131015manifestoA781-O219.htm

-----------------------------------------------------------------

 

中国民主革命檄文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2013年会议全体通过)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英雄辈出,彪炳青史,曾首创民主共和于亚洲大陆。奈何赤魔南侵,施虐中华,涂炭人民。

中共虚言承诺平等解放,自由民主,骗取人民支持。及至窃取政权之后,即置各族人民于万劫不复之灾。暴力土改,打家劫舍。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剥夺镇压民族资本家。镇反肃反,血洗政治异己。强行集体化,剥夺农民;制造大饥荒,害命数千万。反右文革,制造全民歇斯底里,致使手足相残,血流成河,白骨盈 野。更兼利令智昏,介入韩战越战,为祸人类。

什么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中共执政六十年以来,罪恶滔天!前三十年假共产为名,行封建奴役之实;终将我各族人民本应共享幸福之家园,变为极权暴政之人间地狱;后三十年借改革开放之名,行掠夺瓜分全民财富之实。乃至全国上下,无官不贪,骄奢淫逸,作威作福。荼毒生态,摧毁环境。今日之中共统治集 团,已毫无合法性可言。权贵家庭纷纷携亿万腐败所得,逃亡海外,惶惶如丧家之犬。

反观被剥削之亿万民众,被下岗,被夺产,被隔离,被驱赶,被钳口,被酷刑,被屠杀。不仅面对司法腐败,还要面对教育、医疗及住房的困境,恶化的生态,泡沫的楼市,物价的飞涨,有毒的食品,连干净的饮水和空气都成奢望。

天怒人怨,天下苦共久矣。

习李集团掌权以来,不思兴利除弊,改恶从善,却一味倒行逆施,残民以逞。上断宪政民主之前途,下绝布衣寒士之活路。颁布钳口封网恶法,非法监禁迫害异议人士。甚至悍然杀害敢于奋起反抗之侠义之士及无辜民众。

中共统治集团已成为中国境内各族被压迫人民之公敌。

我们在此发出呼吁:被压迫、受剥削的人民团结起来,造反起义,推翻极权暴政,共建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的幸福家园。人民有权采用和平请愿、武装抗暴、军事政变等等方式结束暴政。重建社会正义,重新分配财富,这已成为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

一切有此共识的个人、团体、组织和武装力量,地不分南北,人不分左右,都是我们共担天下道义,并肩奋斗的战友,应当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为了救亡图存,消灭腐败和不平等的制度性根源,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及海内外各民主运动组织,在此宣誓吊民伐罪,共讨国贼。

民主革命的洪流,一旦发动,必将以冲天之势,雷霆万钧之力,荡涤一切反自由、反民主、反人类之污泥浊水,创建自由、民主、法治和均富的新社会。

改革已死,革命当立,废除专制,再造共和!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于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通过并发布

2013106

相关图片:

 

-----------------------------------------------------------------

魏京生基金会及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以推动中国的人权与民主为己任。

我们欢迎任何形式的帮助与贡献。我们愿与世界上为人权与民主而奋斗的人们一起努力。

我们希望您能够帮助我们散发我们的资料。但请标明出处与我们的网址:www.weijingsheng.org

欢迎投稿(暂无稿费)或批评建议,请寄信箱:  HCP@WEIJINGSHENG.ORG

魏京生基金会通讯地址: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

P. O. Box 15449, Washington, DC20003, USA

电话: 1-202-270-6980

魏京生基金会网址:WWW.weijingsheng.org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及中国团结工会的网址为:www.ChinaLaborUnion.org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黑龙江“黑地”猖獗引民愤(图)

看中国 - 看中国新问
 
Microsoft Excel 2010 Training Course

Beginner / Intermediate self-paced online course of Microsoft's spreadsheet application. Enroll for just $99.
From our sponsors
黑龙江"黑地"猖獗引民愤(图)
Oct 16th 2013, 13:08


黑龙江省是内地最大产粮省

【看中国2013年10月16日讯】每到秋天,国家电视台就会播放产粮大省黑龙江喜人的丰收景象。

在这欢乐场景的背后,有数以百计农民年年上访,抗议腐败的农业官员。但他们的遭遇不被报道,也鲜有人知。

他们抗议的主要对象是黑龙江省农垦总局。这是一个由百多家国营农场组成的机构,一手掌握了省内的耕地。

农民投诉的主要问题包括:农垦总局向农民违法收取耕地使用费,侵吞中央政府下发的农业补贴,以及非法拘禁抗议民众。

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农垦总局将所控制的近半数耕地资料从相关文件中删去,让一些人借这些"黑地"秘密收取利润。

农垦总局自设一套公检法机构。许多当地人透露,总局官员打压农民的抗议行动,殴打或拘押抗议人员,捣毁抗议人家的农作物。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是内地最大的农垦机构,创建于1950年代,为毛泽东治下的计划经济服务,当前管理的土地总计超过56,000平方公里。该局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及前铁道部等机关,是内地少数几个自设司法系统的政府部门。其中铁道部已在今年年初的反腐风暴中改制。

农垦总局每年监督生产的粮食足够养活1.2亿人口,占全国人口近一成,从未被省级或中央政府调查过。

农垦总局和黑龙江省政府均拒绝接受本报采访。

作家蒋巍在2011年就农地问题发表了20万字的调查报告,他说有50多名来自黑龙江的农民找他帮忙,更有数百人因上访被拘押或囚禁。

蒋巍用了一年多时间寻找这些农民并与他们交谈。他说,并没有和所有遭遇这些问题的人谈过话,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即这些问题在整个北大荒都十分普遍。"北大荒"意指农垦局管理的这片广袤的土地。

他了解到,1980年代全国粮食严重短缺的时候,国家曾鼓励农民开垦荒地。

农垦总局向农民承诺,他们开垦的土地可以拥有30年使用权。

但到了1990年代,土地和粮食价格双双上涨,此时农垦总局收回土地,声称要进行"综合管理",开始向农民征收农地使用"承包费"。

农民抱怨说,承包费每年都大幅上涨。大兴农场农工杨志国说,该农场的年承包费从2006年的每亩平均130元人民币涨到今年的380元。从2011年以来,他因为上访已经被黑帮毒打了两次。

他说:"有些农民拒绝交费,黑帮就会派人给他们的农作物下毒。"

杨志国被打的时候报了警,但一直没有结案。

今年7月份,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就北大荒腐败问题组织过一次会谈。他说,北大荒目前农地的大约三成都是农民个人开垦出来的,但后来都被收了回去。

他说,有100多位农民联络他,希望能将问题传达给政府高层,但他们的希望都已经破灭。

共有20多位农民代表参加了那次会议,大部分人回家后都被拘押了大约一周。一些上访者证实,其中最年长的一位在8月中旬被警方以"造谣"和"滋事"罪名带走,据信目前仍被警方拘押。

上访者还说,中央政府发给农民的补贴,很大一部分被农垦总局官员侵吞。

龙镇农场的上访农工刘玉云说,她家在1995年开垦了很大一块土地,但在2003年,赚到的钱还不够覆盖开垦成本的时候,她们却被要求在这片土地上植树。

当时政府号召"退耕还林",以缓解农垦对当地生态造成的损害。

刘玉云说,根据中央政府的政策,应该从2003年开始发放退耕还林的补贴,"但我们一分钱也没拿到。"

她说,这个农场的80户人家都被要求退耕还林,但没人领到补贴。

树木成材需要50年时间,也就是说刘家在孙辈长大之前,都无法靠这块土地维生。刘玉云目前靠养老金生活,丈夫和子女靠零星打工为生。

61岁的农妇刘杰17年来一直上访,她说农垦总局和省政府联手低报了耕地面积。当地人将这些隐匿耕地称为"黑地",农垦局许多领导将这部分耕地的承包费纳为已有。

根据农垦总局的记录,该局共有285万公顷耕地,但据当地农民估算,"黑地"面积与之相当。

杨志国说,他们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中央政府给农民的补贴在北大荒被削减了一半。

他解释说,中央根据上报耕地面积发放补贴,但省政府必须按"黑地"在内的总面积来计算每亩补贴。

蒋巍透露,农垦总局领导曾向他承认,农民没有收到补贴的原因在于总局方面,因为中央政府不知道实际耕地面积远大于上报面积,因此仅根据总局上报的285万公顷下发补贴。

蒋巍说,北大荒是一个党政企公检法六位一体的怪胎,是计划经济的后遗症,和前铁道部类似。

胡星斗说,中央政府对北大荒的问题视而不见,主要因为该省是全国粮食生产的战略要地。

农垦总局的一些前处级干部已被提拔到黑龙江副省级职务。

胡星斗感叹,黑龙江以富饶的黑土闻名,同时也是"中国一块最黑暗之地"。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五十年代的饥荒从个别地区向全国的蔓延过程

Mingjing
This feed was created by mixing existing feeds from various sources. 
Mobile Game Development Course

Learn how to create awesome HTML5 games that run on iPhone, iPad, Android and Desktop! Sign up today for this $99 online course.
From our sponsors
五十年代的饥荒从个别地区向全国的蔓延过程
Oct 16th 2013, 13:54, by 明鏡雜誌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大跃进─大饥荒时期饿死数千万人的历史悲剧,当然也是多种因素长期积累之恶果。在编撰《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的四年中,我有幸认真地阅读了中共的内部资料和档案,发现1959-1962年的大饥荒有一个发展过程:从1950年代初就开始,由小到大、由个别地区到全国蔓延,最终酿成全国性灾难。这一灾难的起点是毛泽东和中共政府于1953年开始在全国强制推行的粮食统购统销政策。"统购统销",顾名思义便是国家统制了农民的全部粮食销售,由国家而不是由农民来决定他们必须交给国家多少公粮和余粮。如果政府有需要,农民会被迫将其全部收成销售给国家,而他们赖以存活的口粮,则要等到国家收集了公粮和他们的余粮以后再恩赐给他们,即所谓"返销粮"。这样,中国农民最具有讽刺意义的悲剧命运也就此注定了:作为粮食生产者,竟与其产品(粮食)产生了越来越远的距离;而产出粮食的广大农村,竟成为饥荒最严重的地方。

在中共党内最早提出"统购统销"方法的陈云,其实在参与决策的过程中也一直是非常犹豫不决的。他在1953年10月10日全国粮食紧急会议的报告中还自问道:"这个办法是不是太激烈了一些?是不是可以采取自由购买的办法把粮食买齐呢?……如果大家都同意这样做的话,就要认真考虑一下会有什么毛病,会出什么乱子。全国有26万个乡,100万个自然村。如果10个自然村中有一个出毛病,那就是10万个自然村。逼死人或者打扁担以致暴动的事,都可能发生。农民的粮食不能自由支配了,虽然我们出钱,但他们不能待价而沽,很可能会影响生产情绪"。 然而, 毛泽东却比陈云坚决得多。早在这一年的10月2日,毛就以战争指挥员的姿态决定"这也是要打一仗,一面是对付出粮的,一面是对付吃粮的,不能打无准备之仗,要充分准备,紧急动员"。他还为自己的决定找到了理论依据:"马克思、恩格斯从来没有说过农民一切都是好的,农民有自发性和盲目性的一面"。他还宣称,"粮食征购"其实是"对农民的改造"。 对此,邓小平说得更为明确,统购统销是对资本主义"自发势力"的一次很大的阶级斗争。 说白了,就是党和政府与农民争夺粮食的战争。

本来,统购统销要征集的是农民的"余粮",而"余粮"应当是交了公粮 (农业税)并扣除了种籽、饲料、口粮等"留粮"之后剩余下来的粮食。但事实上,农民能有多少"留粮"完全是由政府说了算。因为种籽、饲料等作为再生产之必需属于硬指标,政府难以随意裁减,因此"统购"的活指标实际上就变成了农民的口粮。换句话说,征购越多,农民的口粮就越少。但又因为征购越多,政府干部的功劳越大,各级党政府部门就必然用各种手段来压榨农民的口粮,以"超额完成"征购任务。

1954年,就在统购统销政策开始实施的第二年,当时的中央农村工作部部长邓子恢承认:"(1954年)粮食生产计划没有完成,而粮食收购却比原计划多购了一百亿斤,以至有些地方硬挖了农民的口粮"。 在这样的情况下,统购统销政策的实施不可避免地在农村人为制造了饥荒和死亡:不少农民或因为口粮全部被争购而饿死,或在被逼交余粮的残酷斗争中被迫害致死或自杀身亡。或者,如果他们当中有人公开反抗,则立即被作为"破坏统购统销"的"地主富农反动势力",被公安机关逮捕枪决。在1953-1954年,第一轮的统购统销就充满了血腥味。虽然在公开报章如《人民日报》上从没有关于饿死人或"非正常死亡"的任何报道,但在新华社的《内部参考》中,这一年就有数十篇的相关报导。据海外学者丁抒初步统计,1953-1954年间就有数万农民在以"统购统销"为标志的"粮食战争"中"非正常死亡"。

众所周知,四川、山东、甘肃、安徽、贵州等省在1959-1962年的大饥荒中都是重灾区,饿死或"非正常死亡"的农民数以百万计。但认真阅读1950年代统购统销史料的读者还会惊讶地发现:这些地区同样是为党国发动的第一场"粮食战争"的重创之地,其区别不过是灾难的规模大小,这恰恰体现了从小雏形到大浩劫的恶性发展过程。例如,四川温江地区是富饶的产量区,但在大饥荒中饿死达百万人。自统购统销政策出台,那里便出现了中共建国以来的第一场饥荒。当老实的农民或被逼或自愿地把几乎全部余粮交给了统购统销工作组后,就突然被告知政府不会提供"返销粮"了。于是,浮病流行,饿孚遍地。农民因缺粮求救的所谓"闹粮事件"却被四川主要负责人李井泉等定性为"地主、富农、反革命的破坏活动",116名"破坏国家粮食统购统销的阶级敌人和破坏分子"被中共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关、捕、杀。温江地委宣传部长景廷瑞下去调查吃惊地发现:"统购过头,农民缺粮已是不争的事实。所谓地富反革命煽动闹粮难以自圆其说。崇庆县羊马乡白庙村患肿病七十一人,6月15日至7月31日一个半月中死亡十八人,均为十五岁以下的小孩和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全村七十八户贫农,死亡五人;五十五户中农,死亡八人;十四户地主,死亡五人。从死亡比例看,地主最高,中农次之,贫农最低"。

这样的情形绝非孤例于温江。从1953年冬到1954年春,四川全省至少处决了512名"破坏统购统销"的"反革命分子"。胆小怕事者惟有自杀,例如在开始实施统购统销的一个多月里,涪陵地区有17人自杀身亡。 山东省莱阳专区平度县十六区,在1954年2月25日到28日,"四天中,因干部强迫农民卖粮而被殴打、绑吊、挨冻的有九十九人,其中打死一人,有四人因被打而自杀(一人自杀未遂)"。 山东济宁、德州、昌潍、泰安、章邱、泗水、临沂、广饶、苍山等地在夏粮征购工作中,"因干部强迫命令自杀已死的计二十八人,自杀未遂的二十人。如滕县四区区委组织委员朱惇华在夏征夏购中诬称中农李仲凯(工属)破坏统购统销,把李仲凯绑到乡政府押起来……李仲凯吊死于乡政府内。" 安徽在1953年年底就完成了征购任务的八成,但却"已发现十五人自杀。其中卢江县三个、望江县三个、六安县两个、湖东、潜山、当涂、绩溪、阜南、阜阳、滁县各一个"。 从1954年12月开展粮食统购统销工作到1955年1月28日止,又"发生死人事件三十起,死人二十九名……从死人的原因来看:因统购统销宣传的不深不透,政策交待不清,并向群众胡说乱讲,甚至说些带威胁的话,而促使自杀的有十二人。因干部强迫命令,硬性的派任务,定产量定高了不予核减,甚至挟嫌报复等而促成自杀的有十三人。有些是余粮户,懂政策,但抗拒不卖,并企图破坏统购统销工作,经揭发、检举畏罪而自杀的有四人。"

又如,1954年6月30日,甘肃省民政厅长李培福和中共临夏回族自治州委书记马青年向省委报告临夏专区发生的饿死人现象如下:

临夏农村缺粮、断炊、逃荒、饿倒、疾病现象很严重,癿藏桥头乡三百八十八户中,饿倒在炕的有三十八户,一百四十多人,有二十户人饿得走路东摇西摆;石头湾村十五户中有十三户已将牲畜卖光,卖地、典地的有九户。……吹麻滩区吹麻潍乡第一行政村一百五十二户,逃荒的有三十八户八十九人,出卖和死亡的大牲畜共五十多头,病死七人;癿藏回族自治区吴家堡乡今年死亡四十二人。东乡、临夏、永靖三地逃荒的有一千二百多户,五千一百多人,从临夏到和政的路上,有一天即有逃荒男女约四千人。

东乡、永靖、临夏县不完全统计:今年一月份至五月份非正常死人共六十四个,其中有二十六个系因缺粮吃而饿死。临夏县多木寺乡马刀刀,五十七岁,因供应的粮食不够吃,上山打柴饿死山上。癿藏马土力卖家中无粮吃,去奔娘家,走到途中,因饿不能行动,怀抱婴儿死在路旁。

发生以上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当地干部对去年歉收情况估计不足,在统购统销工作中又发生严重偏差。统购时干部为了超额完成任务,非余粮户也出卖了粮食。据中央民委马杰同志反映,临夏马莲滩关家村二十七户,只有两户有余粮,有些还是缺粮户和应该救济的户,但在统购时除三户外,都卖了粮。其次是在统销中,有些地方严重地违犯了供应政策……特别是违背了以吃饱为原则的政策,层层控制,扣得太紧,临夏县五月份突然停止和推迟了二万余人的供应;供应者每天每人只有十两至十二两原粮,后来又压缩为半斤至五、六两。居家集、癿藏、吹麻滩三个区有十天无故停止供应,北塬区规定每乡每天只供应二百五十斤原粮,马集区规定每乡每天只供应十八户。有些地方并规定有牲畜、有劳力、统购时卖过粮的人等都一律不供给。

因为随着朝鲜战争几乎打成了平手,毛泽东以及其他中共领袖们觉得他们有了和世界第一强国叫板的本钱。下一步,自然是要更为积极地加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参与"冷战",并积极准备在即将到来的"世界大战"中实现世界革命的宏图大略。这一想法,在1953年9月毛和梁漱溟在中央人民政府会议上的争论中表露无遗。当时梁提出工农之间待遇的差距太大,建议缩小。毛批评说:"照顾农民是小仁政,发展重工业,打美帝是大仁政。施小仁政而不施大仁政,便是帮助了美国人"。 由此可见,毛和中共领袖们心里都明白,他们对农民的口粮剥夺其实并非"仁政";但在他们看来,这服从于他们坚信的打赢"世界大战"的革命需要,即"大仁政"。

从这一视角来审视毛泽东及中共在1953-1955年间大力掀起的农村合作化运动"热潮",拨开"社会主义道路"等官方宣传的美好词藻,其本质不过是更有利于党国直接剥夺农民粮食的一种战略战术而已。因为合作化了,农民便失去了他们刚刚在土地改革中得到的土地和生产工具,其人身也不得不依附于党国的基层细胞──合作社及其干部。这样,整个中国便完成了一种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普天之下皆为党产"的转变,粮食的统购统销自然就容易得多了。这一点,连中共的党史学家都看出来了:"实现农业合作化后,全国1.1亿户个体农民,被组织到了约100万个农业合作社。农村的粮食统购统销就不需要再直接与农民发生联系了,统购与统销都可以通过农业生产合作社来进行。" 就这样,农民作为生产者,和他们生产的粮食完成了彻底的剥离,彻底地失去了对粮食的支配权。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从全国农村完成了合作化的1956年开始到1958年更为狂热的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之前,饿死人和非正常死亡的恶性事件就以相当规模地在全国各地发生,并有愈演愈烈之势。据新华社《内部参考》和中央绝密文件的记载,便有几十次之多。例如,广西有过较大规模饿死人的"临桂事件"和"平乐事件"。1955年7月,"广西省桂林专区临桂县,由于粮食统销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在七月二日前,已饿死五百三十一人,身体浮肿的达六千人"。 1955年,在平乐县,政府"普遍购了农民的口粮","平乐县二塘区除交公粮、卖余粮外,平均每人全年只有口粮253斤,个别乡每人平均七、八十斤。"1956年春,没饭吃的农民只能大批外逃。据内参资料反映:

平乐全区因灾死亡的共1,095人(饿死的323人,与缺粮有关而死的772人),因缺粮吃"代食品"致身体浮肿的5,885人,出卖妻子、改嫁的1,363人,逃荒的8,415人,卖家产渡荒的15,776户。死人以平乐、荔浦、富钟、贺县最多。

另,横县因缺粮致死的434人,自杀的38人,因吃"代食品"中毒和偷东西吃被打死的38人,卖妻子儿女的105人,逃荒的3,734人,患浮肿病的9,350人。

地委书记杨林对严重饿死人的问题不但不正视,反说:我区灾情不大,死人不要背包袱。平乐县民政科写了一个灾情报告,被县委副书记批评为:上报灾情,是想得奖赏么?在一次会议上,曾有人反映下面有饿死人的现象,该县县委书记乔子久当着大家的面说:你们说饿死人,我问你破开肚子看了没有?里面有没有大米?因此,灾情越发展越严重,直到去年7月省委救灾工作组下去后才得到制止。

甘肃的情况更为糟糕。据该省财贸部的一个绝密统计资料《甘肃十六个县人口死亡、疾病、外流情况表》(1957年12月至1958年5月), 通渭、武威、张掖、平凉等十六个县在5个月内共有44,454人因饿而患肿病,3,194死亡;加上其他非正常死亡6,439人,死亡人数已接近万人;此外,还有17,475人外出逃荒。另一份资料显示,从1957年冬到1958年春,天水地区徽县全县外流人口达1185人,在少数缺粮和疾病严重的农业合作社,生产几乎陷入停滞。"据统计,从1958年1月至4月26日止,全县共死亡3139人,其中死于肿病1113人,黄瘦病327人,流行性感冒565人,其他疾病1134人。由于粮食问题没有及时解决,有的农民不满地说:'共产党一切好,就是这回不给粮吃。使人信不过,想不通'。"

又如,云南曲靖专区也有过一个"陆良事件",饿死和非正常死亡者的规模已近两万人。起因是1957年公粮征购过头,县委被迫给闹粮的农民放了一部分粮,结果被云南省委定为对"地主、富农和右派分子反扑"的"严重右倾",县委第一书记遭到撤换。1958年初,同样的事情发生,新上任的县委书记便死也不肯再放粮。结果造成肿病流行,饿孚遍地。据官方的不完全统计,仅陆良县就死了12,912人,占整个曲靖地区死亡人数19,072人的67%,全县人口的5.6%。

值得一提的是,在"陆良事件"之前,云南临沧县在1956年3-9月期间,也发生过因合作化后粮食高征购而饿死人的严重事件。根据云南临沧地委的机密报告所述:"事件发生于三个区二十六个乡的范围内,共因饿致死的有110人(其中以四、五两区为严重,在两个区二十五个乡中共饿死108人)"。造成这一事件的主要原因是:

"三定"时执行政策有偏差,多购了农民粮食而供应又未及时跟上去……五区区长马文庆同志在工作中碰到困难(因县委原分配给四区的任务,四区完不成,县委即两次口头上加给五区781,570斤),曾向县委提出"五区任务原已较重,这样要完 成任务就不能执行口粮标准,要执行政策就不能完成任务",县委书记董存忠同志对此意见并未加以认真考虑,而表示:"口粮标准不能压低,任务也要完成,如不执行口粮政策叫你负责。"由于县委对来自下面的意见不加以认真的分析,帮助下面解决困难,而是对下采取强制手段,形成了层层施展压力,致使农村中强迫命令现象严重,"逼"、"挤""搜"、"斗"、"打"等违法乱纪的做法在在皆是,不仅对地富如此,对农民也如此。

到1958年10月,饿死人的恶性事件已经成为整个云南省的问题。中共云南省委的报告透露,"据最近核对的数字,至十月十日止,全省累计发病三十八万八千多人,死亡三万九千七百一十二人,其中因肿病而死者的占半数。"

由此,我们不难得出下列有意义的结论: 1)虽然诸多事件发生时间不一,但起因是一个,即国家对农民粮食的高征购; 2)人造饥荒波及的地域,在短短两年内,从临沧一个县的某几个区迅速扩展至陆良全县,乃至曲靖整个专区和整个云南省,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中共对农民口粮剥夺的普遍性;3)饿死人数目急剧上升:1956年还只有108人,两年后至少达到了19,072人,剧增了近20倍之多!这又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从合作化到大跃进运动,中国农村正从一个深渊走向另一个更大的深渊。

注释:(略)

宋永毅,《纵览中国》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校园暴力 河北上百技校学生群殴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希望之声》是一家独立、非营利性的国际广播电台。在北美、欧洲、亚洲和澳洲地区的一些城市,《希望之声》的分台以固定的频道时间与听众在空中相会。 
Want free Kindle ebooks?

Sign up to receive the best freebie Kindle ebook deals in your email every day.
From our sponsors
校园暴力 河北上百技校学生群殴
Oct 16th 2013, 12:53

一位在斗殴事件中受伤较轻的建筑系二年级学生介绍,10月10日下午一点半左右,他路过学校内女生宿舍楼旁边的报告厅后面,看到大概有一百多人在互相谩骂,就过去看了一眼,随后有人用钢管、大竹子扫帚,甚至还有砍刀等物品,不分青红皂白就冲了过来,他在混战中被人打伤。

当天下午15点50分左右8名受伤学生在承德市中心医院急诊科接受治疗,门外挤满受伤学生的家长。一头部被竹扫帚刮伤学生表示,当时场面十分混乱。具体什么原因导致的斗殴,受伤学生均表示"不清楚"。当日16时10分左右,当地记者看到,一名学生因伤势严重抢救无效死亡,尸体被推出抢救室,死亡学生家长哭得死去活来。据了解,死亡学生为17岁高姓的男生。

网路上网友纷纷转贴表示关注,有网友发问:"怎么才能杜绝学生暴力,我们这边的技校也有很多打架斗殴事件的存在,而老师往往也不敢管。"有网友则发贴表示:"学院的教育管理力度不够、需要反省的是、你为国家培养了什么样的人才?"

据了解,承德技师学院始建于1958年,是一所大陆国家重点技职学校院校,教职工416人,全日制在籍生8024人,三校区办学。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林馨语报导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余姚抗议出奇招令中共名符其实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希望之声》是一家独立、非营利性的国际广播电台。在北美、欧洲、亚洲和澳洲地区的一些城市,《希望之声》的分台以固定的频道时间与听众在空中相会。 
Want free Kindle ebooks?

Sign up to receive the best freebie Kindle ebook deals in your email every day.
From our sponsors
余姚抗议出奇招令中共名符其实
Oct 16th 2013, 12:53

遭受暴雨的上万浙江余姚民众15号走上街头抗议官员救灾不力,并把市政府门前"为人民服务"的牌子上"人民"二字拆下,令网友称奇叫好。分析指出,中共当局只为自己官员谋利,不管百姓死活,所以去掉"人民"才让中共当局名符其实。

在万人上街抗议政府救灾不力遭到镇压后,16号,有网友曝光了余姚的最新情况:余姚教育系统传达给老师一个通知,要求不信谣,不传谣;洪水的原因是天灾;不参与任何上访、游行等活动,防止被敌对势力利用;比平时要更加关心学生,特别是特殊的学生。而一天前15号,民众在抗议中遭镇压,多位学生被打得头破血流。愤怒的民众把市政府门前的"为人民服务"的牌子上的"人民"二字拆下,网友对此普遍称奇、叫好,有网友‏@FifthDimen说"余姚市民把谎言拆了"。

大陆知名博客作家刘逸明认为:(录音)因为在这次内涝发生后,当地的官员是没有做到尽职尽责的,所以民众非常愤怒,而且把之前对官方的一些怨恨也现在一起发泄。他们感觉到当地的政府实际上就是为官员谋利益,而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他们觉得"为人民服务"这个牌子没有做到名符其实,必须给摘掉。

15号,浙江省余姚市政府门前上万民众集会示威,打出"毛宏芳60分下台"、"奚明回家种田"的标语。当局出动2000多特警、武警镇压。据官方媒体报导,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4800名官兵14号被调往去所谓恢复余姚灾后秩序。15号晚上,有网友看到大批警车、特警车和军车正开往余姚。

大陆权利运动的发起人胡军认为,早就该拆掉这"人民"两个字了。他说:(录音)"人民"那个字让中共用烂了!拿着人民的旗号欺骗、欺压中国的百姓,这就是他们一贯的耍流氓。它这个人民指的就是中共独裁者、这个政权。毛泽东就是人民,邓小平就是人民的。中共它都是偷换概念,像党和国它就给你偷换概念,它要做恶的话就要这种冠冕堂皇的方式。

在上万余姚人上街的同时,15号网上传出了一份《余姚市自由军临时政府通告》。通告揭露余姚遭灾时不见中共官员,并质问市长抗灾中裤角有没有湿过?通告还要求释放被捕的民众,并宣布独立自治,脱离北京当局,最后还表示要全民普选市长。

刘逸明说:(录音)你就看一看这个世界上的国家,那些讲民主的、讲法治的、讲人权的、真正为老百姓服务的政府,它往往就不带"人民"两个字。那种独裁专制的政府、那种欺压民众的政府,他们经常把"为人民服务"当成自己的口号。实际上没有人会相信中共的官员会真正的为人民服务,也没有相信中国的所谓人民政府就主要是为人民服务的,它实际上就是为自己服务。

大陆著名博客作家李承鹏发微博说,这次我们不去、不问、不管,民心就在你们那里吗?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唐音采访报道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湖北高中教师罢课 抗议工资被扣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希望之声》是一家独立、非营利性的国际广播电台。在北美、欧洲、亚洲和澳洲地区的一些城市,《希望之声》的分台以固定的频道时间与听众在空中相会。 
Microsoft Excel 2010 Training Course

Beginner / Intermediate self-paced online course of Microsoft's spreadsheet application. Enroll for just $99.
From our sponsors
湖北高中教师罢课 抗议工资被扣
Oct 16th 2013, 12:53

10月14、15日,湖北省天门市实验高中、竟陵高中、皂市高中等多所高中教师集体罢课二天,抗议天门当局拖欠三年的教师法定绩效工资,今年又以各种借口拒发三年欠款,限制学校停发各种待遇。万般无奈之下,老师们不得不采取这种形式表示抗议。

本台综合报导,14、15日,湖北省天门市实验高中、竟陵高中、皂市高中等多所高中教师集体罢课两天,抗议天门市政府工资待遇发放不公。教师指出,市政府以各种理由拖欠他们三年的绩效工资。班主任表示,老师们无可奈何,难以生存,只有用特殊的罢课来维持自己的正当权利。现在天门市教育局对此事态度冷淡,老师待遇差没有心情工作,影响到学生学习。老师很无奈,学生很无辜。

教师们在学校挂起"还我工资我要活命"的横幅,争取自己的权益。学生则发帖声援表示,如果天天辛辛苦苦教书,完了还有学生不听话,家里还有人养,却领着越来越不靠谱的工资。因此抗议行动无关师德,只关乎作为老师的尊严,他们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

据悉罢课当天,天门市教育局长到场与教师们交涉处理相关问题,会谈中多次无视教师发言而接听电话,态度显得漫不经心,引起全体教师气愤离场,交涉不欢而散。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元妙 林馨语综合报导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要闻转载: 组图: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希望之声》是一家独立、非营利性的国际广播电台。在北美、欧洲、亚洲和澳洲地区的一些城市,《希望之声》的分台以固定的频道时间与听众在空中相会。 
Manage your social media

Best social media tool for image publishing to Facebook and Twitter. Look amazing and delight your followers. Get 40% off when you sign up today.
From our sponsors
组图: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Oct 16th 2013, 11:51

10月15日晚,广东省茂名化州市发生数百城管殴打小贩事件,小贩伤势严重。群众愤怒难掩,现场气氛一度紧张,大批警力到场,打人城管得以脱身。

15日,广东省茂名化州市河东区福万家附近,有近几百名城管殴打一名卖衣服的女小贩,女孩被城管打晕在地,家属抗议时又遭到警察的殴打。围观的群众看不过眼,不久城管被情绪激动的群众团团包围,场面气氛紧张,城管及打人警察在互相掩护下逃离现场。事件一直持续到16日凌晨。

大批警察到场驱赶民众和封路,甚至附近的化州大桥都被封锁。

网络上当局疯狂删贴,但微博的帖子转发迅速,有民众在网络透露消息说,"城管打人,之后特警又打。然后一班人封路。"有民众表示,当时看到现场人山人海,路人都看不过眼了,都公愤了。据悉,女事主被打伤的较严重。网友@骑着乌龟上楼表示:"我家也在附近,听到有一些人在大喊。"

网友非常气愤说道:这群畜生城管不得好死。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图:15日晚,广东茂名数百城管打小贩惹众怒遭围堵。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杨芳报道
网络图片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数千余姚灾民围堵市政府与千警冲突砸车 (101图)

要闻转载: 余姚万人抗议 网传自治选市长 南京军区调兵近5千 组图

阿波罗网
 
Microsoft Excel 2010 Training Course

Beginner / Intermediate self-paced online course of Microsoft's spreadsheet application. Enroll for just $99.
From our sponsors
余姚万人抗议 网传自治选市长 南京军区调兵近5千 组图
Oct 16th 2013, 16:24

浙江省余姚市政府门前上万民众集会示威,有多名民众被警方打伤和抓捕。(网络图片)

余姚万人围市府第1集团军进驻余姚灾区

台风"菲特"重创浙江,其中余姚受灾最为严重。15日,浙江省余姚市政府门前上万民众集会示威,打出"毛宏芳60分下台、奚明回家种田"的标语,抗议当局救灾不力。当局出动2千多特警、武警戒备,愤怒的民众砸了多辆公务车。

官方喉舌《新华网》15日消息称,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4,800名官兵14日被调往阳明、凤山、兰江、犁洲街道和开发区5个片区恢复余姚地区灾后秩序。

此前,东海舰队、省军区、宁波军分区以及武警等部队已经进驻余姚市。有分析认为,救灾还是维稳,从余姚民众的质疑"抗灾不见特警,为救记者10分钟来了12辆特警车"!就可见一斑。

网传《余姚市自由军临时政府通告》呼吁普选市长

15日,中国宁波网报导,宁波市委书记刘奇等人来到余姚重灾区,要求受灾群众"不等不靠,积极自救"。而余姚市委书记毛宏芳1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余姚今年遭受的雨灾,北京两年的降雨量,在两天时间内倾泻而下,是百年一遇。城市的基础设施再好,也是苍白无力,哪个神仙也解决不了。他说,当地预警及时,处理民情人性化。称给自己工作打60分。

不过民众对此表示,在台风肆虐时,市民看不到你们;在内涝成灾时,市民还看不到你们;我们看到你们时,你们把责任推给天文大潮和台风骤雨。现在你们没有退路,你们的市民等你们回答和谢罪,另有人把你们当牌打,走到你们的市民中间,你们需要行动,重新获得认可,否则万劫不复。

就在余姚市民众集会示威并遭到警方抓捕后,15日,网络上流传着一则《余姚市自由军临时政府通告》,公告请求网络声援余姚市民在余姚市政府广场集结与武警进行对峙。公告称:"到目前为止,已有不少民众头破血流,奄奄一息,共党武力镇压正在残忍进行中。"

通告称,余姚民众发出三点声明,自今日起,余姚市宣布独立自治,脱离中共北京政府的管辖;余姚市全市宣布中共余姚市委员会为余姚不受欢迎的人;余姚市全民普选市长。

中共"为人民服务"标牌被拆,人民"起义"。(网络图片)
中共"为人民服务"标牌被拆人民"起义"

15日,余姚市政府门前上万民众集会示威,抗议当局救灾不力,打出"毛宏芳60分下台、奚明回家种田"的标语。当局出动2千多特警、武警戒备,愤怒的民众砸了多辆公务车,市政府门口围栏及"为人民服务的'人民'"二字被民众拆下,有多人被打伤、抓捕。

余姚市政府"为人民服务"大字被民众拆掉后,官方又用胶带将"人民"二字贴回原处。有评论认为:"余姚示威民众把市府门前的'为人民服务'中的人民抠掉,极具象征意义:一是人民不干了,他们心里没人民,人民就不跟他们玩了;二是看他们要不要把'人民'放回去,怎么放回去。"

目前,余姚市政府门口被特警、武警"保护",通往市政府的道路被封锁,手机信号被屏蔽。

阿波罗新闻网 www.aboluowang.com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