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8日星期六

梁京:中国政治气候的“异常”之变

近两月来,中国的政治气候如同中国的自然气候一样,发生了急剧的“异常”变化,具体来说,就是民间正在同时形成两个巨大的政治台风。一个是 自由派兴起的“独立参选”运动,另一个就是“毛左”发动的“公诉”茅于轼签名运动。这两大政治台风的形成无疑标志著中国政治危机的升级,它说明对中国未来走向持相反取向的“左”“右”两大思潮,已越过话语之争,开始诉诸大规模的集体行动。

“自由派”,或者说“右派”的底气既来自海外“阿拉伯之春”带来的暖风,也来自于国内“微博”维权迅速积累的“人气”。而“左派”的底气,则在很大程度上来自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节节进展。当然,双方的眼睛都盯著高层的政治危机,尤其是盯著胡温越来越明显的政治分歧和中共十八大前的政治摊牌。顶层政治危机的加剧,为‘民间’政治博弈的升级扩大了空间,而民间政治博弈的升级反过来又将深化顶层政治的危机。

目前这两个政治台风已经成型,而且在迅速积聚能量,搞得不好,它们能让胡锦涛平安下庄的美梦彻底破灭。因此,度日如年、还有五百来天要熬的总书记大人,不能不认真对待。但事实是,胡锦涛的无能,尤其是他不怕任后洪水滔天的治国心态,恰恰是引发政治风暴的深层原因。胡锦涛治国无能和不负责任,已经给整个中国带来极大的风险。所有人现在都看到,他越是维稳,社会越不稳,越是反贪,官僚越敢贪,以至于越来越多的民众陷入绝望,纷纷以命相搏,进行自杀性的抗争。社会冲突和恶性案件愈演愈烈,加上通胀和天灾的压力,整个中国弥漫著一种不祥与不安的气氛。正是在这样一种社会氛围下,民间才有可能同时形成“左”“右”两个政治台风。这两个民间政治台风的形成,说明中国的社会危机已经被激化到了全面爆发的边缘。在这种形势下,各种政治势力已经等不得胡锦涛平安下庄,而决定及时出手,为即将来临的政治大决战抢占先机。

中国政治气候的这种“异常”之变,其实并不令局内人意外,因为他们最清楚,胡温唱的是“空城计”,迟早要“穿帮”。而且,局内人还有一种普遍的政治哲学,中国的政治问题只有等到出了大事,才有可能解决。但中国权力精英的这种不负责任的理念,恰恰是问题之所在。出大事就一定能解决中国的政治问题吗?从鸦片战争到现在,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可谓大事不断,死于非命者更是不计其数,但中国的政治问题解决了吗?

对于所有热衷政治游戏和权力的人来说,目前中国政治气候的急剧变化显然意味著机会的出现,但是,中国未来不可避免的政治风暴究竟将会给中国人带来祸害还是福祉呢?对于这个问题,令人乐观的因素并不是很多。

如果说一百多年来中国政治文明有什么实质性的进步,那就是不敢轻易杀人了。即便是这个进步,主要也不来自中国人自身的觉醒,而在很大程度上是迫于国际压力。若无这种压力,任由胡锦涛“向北朝鲜学习”,不仅刘晓波人头早已落地,恐怕连薄熙来的人头也保不住,或者反过来,连胡自己的人头也保不住。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政治的道德底线可以说大大提高了。但是,中国精英的思维方式,政治博弈的游戏规则,尤其是支配政治思维和博弈的政治文化,并没有根本性的进步。表面看,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权力之争充满现代的时髦辞令,但透过这些辞令和时尚的行头,不难看到的是晚清的幽灵在徘徊。

我们已经从赵紫阳的悲剧中看到了光绪的幽灵,在自由派得意的年代也看到了类似康梁的幼稚和急功近利。有人不免会感叹,当代的政治头面人物重演旧戏,缺少了当年角色的人格魅力与才华风彩,多了许多委琐与平庸。若有今天的条件,当年的政治人物肯定会比今日做的好得多,这背后的道理实在值得中国人去思索。

“公诉”茅于轼,让我们看到了“义和团”的幽灵。这个事变告诉我们,如果中国精英们真的没有反思能力,中国重回杀戮年代并非没有可能。

自由亚洲

茉莉:请为陈光诚打一个救命电话

昨天,我收到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发出的消息:“陈光诚妻子袁伟静亲笔诉说全家老小遭受迫害近况”。山东省临沂地区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亲笔写信给友人,诉说自2011年2月18日起全家老小受到的惨无人道的升级迫害。

袁伟静的亲笔述说中谈到:“2011年2月18号下午,在双堠镇副书记张建及沂南国保的带领下,70-80人撞开大门,我和丈夫陈光诚再次早到暴打和2个多小时的酷刑折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家中被洗劫一空,几十位抢劫者无一身穿制服。我和丈夫被严重打伤,仍不准外出就医。”

目前陈家已经难以维持基本生活。陈光诚身体状况持续恶化,腹泻导致排便中带有黑血。对华援助协会认为,该协会发布了陈光诚的自拍录像,录像在全世界引起了高度的关注,这次陈光诚夫妇遭受毒打酷刑,应该是与这段录像有关。
(参看录像:http://www.chinaaid.net/2011/02/20112-5_09.html)

一夜辗转难安,我很痛苦,深感无力而无助。但我决定,在这位盲人律师一家面临灭顶之灾之时,我无论如何要做点什么。正好我任教的瑞典学校放暑假了,于是今天上午,我开始向中国开始打一连串的电话,为陈光诚一家被毒打向有关方面举报。

唯一打通并且对方愿意和我说话的电话是:山东沂南县公安局办公室 0539-3221238。

办公室里一位姓高的女士接了我的电话。我说:我举报沂南县双堠镇副书记张建毒打伤害陈光诚夫妇的刑事犯罪案件。我念出袁伟静信中有关遭受酷刑和抢劫的内容,指出这是严重伤害罪和抢劫罪,希望公安局就此案展开调查和审判,惩办凶手。

高女士要我写一个书面的材料报告,送交公安局。我说请你先登记这个案件。于是她问了我的姓名,在瑞典的住址和电话,做了笔录。我举报后告诉高女士,陈光诚是一个怎样了不起的人,他为受迫害的弱者维权,导致自己入狱四年多,出狱后仍然受到全封闭式的监视与威逼,现在重病。

我问能否把袁伟静的信用电子邮件送到沂南县公安局,高女士说他们县公安局还没有网址。我说那你们先记录调查此案,我会想办法把袁伟静的诉说材料送交他们。最后我向高女士表示感谢。

除了我指控的沂南县双堠镇副书记张建是直接凶手之外,据北京郭玉闪先生指控,现任青岛市委书记李群应为陈光诚的遭遇负责。2005年,时任临沂市委书记的李群发动了高压计生运动,陈光诚为村民挺身而出,结果被当局报复。

希望看到我这个邮件的朋友,也抽出一点时间,为陈光诚打一个救命电话。打电话举报或询问有关方面表示关心,这种救助行动也许没有太大的效果,但这是对陈光诚一家的道义声援,是向有关当局表示:我们不能容忍他们如此恶劣侵犯人权的行为。

下面有一个网上曝光参与迫害陈光诚的部分人员名单,还请朋友们广泛搜寻有关电话号码。陈光诚家住山东省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我只打通县公安局的电话,镇派出所的电话还没打通。我还会继续打电话。

此外,如何把起诉张建的材料送交山东沂南县公安局办公室,还请朋友们提供建议和帮助。

茉莉

2011年6月17日于瑞典











http://www.mirrorbooks.com/wpmain/?p=56916

建党伟业登上日本新闻 - 10点评价只有2.2 (图)

来源:智慧体育在线  2011-6-17

《建党伟业》禁止评价、删除讨论组,豆瓣

电影《建党伟业》上映不多时,国内主要的电影网站豆瓣网、时光网纷纷关闭讨论组,停止显示得分。《建党伟业》这一群星荟萃的党建题材大制作终于露出了严肃的政治态度。禁止人民群众通过网络评价、禁止显示观众得分,这犯了我党在什么时期、什么性质的错误?

身在日本的中国网友透露,日本富士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报道了中国上映大片《建党伟业》,但同时又说网上对这部电影满分10点的评价中只有2.2点。豆瓣上得出也是2.2分的低分,于是就停止显示分数了。这在豆瓣网是开天辟地头一遭。有句话叫做“既要做XX又要立XX”,这里就是例证。你看,他一边要求顶置片名,一边要求不许显示分数──这只能是光_总局做出来的事儿啊。对此网友表示很无语,既然不要评价、不许讨论,那么我们就不要去看了,全国有那么多在校生、党员、街道干部、公务员凑个亿元票房太小菜。只是这光秃秃的裸奔记录的事情只有光才能做出来吧。

有网友建议,建党伟业要想有八亿票房,只有一条路:凡购票观看建党伟业者,一律赠IPAD2。

全国第一例,官方公开支持独立参选人?

独立参选人大代表,获官方公开支持,或许是全国第一例?云南省曲靖市党委政府官方微博公开介绍推荐以公民独立参选人身份参选人大代表的蔡馥敏,开创先例。

椒江区网上党委微博 6月17日

她的粉丝不多,只有1300多,在微博这个大圈子里,她不是VIP。用她的话说:“我只是个草根。”蔡馥敏,一名47岁的曲靖市麒麟区普通妇女,从事会计行业,现在某证券公司上班。6月2日,蔡馥敏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参选麒麟区人大代表。她是云南自荐参选人大代表的第三人,也是曲靖市的第一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