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4日星期二

赵春海:隔三十年,中共再对知识分子动用酷刑

最近一个时期,中国大陆相继出现了异见知识分子被失踪被拘捕的事件。据部分当事人透露,他们均不同程度地遭遇中共酷刑,甚至被危及生命。文革以后,中共汲 取教训,一般不再对知识分子进行人身侵犯,不对知识分子采取殴打、绑架、暗杀等恐怖行动。时隔三十年之后,中共再次对国内敢言的知识分子、良心人士、维权 人士大开杀戒。

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大陆政治局势渐趋紧张,陆续有一批异见人士失踪、被捕。去年12月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期间和今年的茉莉 花革命期间,失踪和被捕人数陡增,达到高峰。可能是担心美国施加压力,在5月份开始的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才稍微有所收 敛。

部分异见人士遭绑架殴打

去年年底,外界即传出部分异见人士遭到绑架和殴打。最早有媒体报道的是知名异见人士范亚峰先生。范亚峰毕业于北京大学和中国社科院,范亚峰拥有宪法学博士学位,原来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去年年初遭到解职。

范亚峰长期从事宪政理论和社会转型研究,并身体力行地参与各种维权活动。范亚峰还在北京创办中福圣山研究所,定期召集在京的知识分子就某一公共问题进行研讨。

据媒体报道和传闻消息,去年12月10日前后,也即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期间,范亚峰被北京警方强制带离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家,并在家庭附近的一个宾 馆被戴上黑头罩,塞入一辆车内,高速行驶一个多小时后关押进一个类似于看守所的秘密拘押地点。范亚峰被施以扇耳光、长时间罚跪、禁止睡觉等酷刑,并被强迫 反思“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行。其后,范亚峰被迫作出妥协,同意以后不再参与政治,专心从事基督教教义和法学研究。范亚峰被绑架期间,北京警方对其进行抄 家,扣留了9台电脑、现金和存折等。范亚峰被释放后,一直处于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中,不得会客和外出,除非经过特别申请和审批。其家门口有警员长期值守,甚 至他所使用的手机也是北京警方“赠送”的一部没有上网功能的国产手机。

与此同时传出遭遇绑架和殴打的还有中国知名作家余杰。余杰是新生代高产作家,被誉为第二个鲁迅和第二个王小波。去年年底,余杰的新书《中国影帝温 家宝》在香港出版,获得轰动,也被北京警方传讯,被警告如果该书出版将会付出代价。余杰也是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亲密朋友。有媒体报道, 诺贝尔和平奖公布之后,余杰和他的妻子刘敏即被软禁在家中长达55天,甚至采购日常生活用品均由警察代劳。警方还在余杰房间附近架设了6部摄像头,以监控 其在室内的活动。

余杰亦于去年年底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期间被戴上黑头罩强制带离,也被关押至某一神秘的拘押地点。余杰被施以拳脚,甚至一度昏迷。北京警方送其到医院就医,余杰才逐渐苏醒,转危为安。余杰被恐吓不得发声,否则还会遭此酷刑。

范亚峰和余杰分别是中国大陆政治异见人士中行动派和言论派的代表性人物,二人遭遇酷刑之后被迫不得发声。近半年来,外界几乎失去了二人的任何信息。

“茉莉花”革命导致失踪人数陡增

发端于去年年底的中东和北非民主革命,被冠之以“茉莉花”的非暴力革命。中共当局担心“茉莉花”革命蔓延至中国,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措施,其间被强制失踪、逮捕的人数有数十人之多,部分人士透露,他们在被警方带走期间,均不同程度地遭受酷刑。

较为知名的人士包括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王荔蕻等,滕彪仍处于失踪状态,王荔洪已经被逮捕,江天勇和唐吉田已经被释放,唐吉田被遣送回原籍东北 吉林。维权律师李方平、黎雄兵、维权人士张永攀等也先后被强制失踪。综合其他失踪者被释放后的消息,他们大部分人士均被不同程度地遭受殴打,并被威胁不得 向外界透露,导致外界无法得知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程度。

有消息称,北京当局认为西方社会操纵诺贝尔和平奖,将奖项颁发给中国知名异见人士刘晓波,表明中国和西方的人权斗争和政治分歧已经白热化和公开 化,所以他们也就无所顾忌了。再加上,北非中东民主革命的影响,当局担心茉莉花革命弄假成真,所以采取了先发制人的主动出击的策略,对先前较为活跃的异见 人士采取威胁、恐吓等方式,如果仍不奏效,则采取绑架、殴打等方式,各个击破,让恐惧在异见人士圈内蔓延,以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据综合消息印证,多人均反映他们被黑头罩秘密带往北京郊区昌平方向,他们怀疑昌平区内可能有隶属于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秘密据点,专用于秘密拘押和拷打异见人士或其他良心人士。

多人被强迫承诺不再参与政治

另据部分人士透露,中共当局采取逐个约谈的方式,软硬兼施逼迫部分异见人士签署承诺书,承诺不再参与政治活动,否则后果自负。

北京公安局的国保大队人员逐一约谈圈定的活跃人士,提供了一份书面承诺书范本。其内容包括:承认自己的行为违反了国家法律,危害了国家安全;并经 过北京警方的当面教育,愿意悔过自新,不再发表诋毁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形象的文章,不再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不再参与维权活动,不再参与各种政治聚会和串 联,不再参加国外举行的各种研讨和活动等等。

国保大队人员逼迫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依照范本书写一份承诺书,并签名和留下指纹。并警告若有违反,将会承担一定的后果。但警方并未界定后果的内涵,有人士分析若有违反,异见人士可能会遭到秘密拘押或遭遇刑事检控。

据异见人士综合分析,这是1999年江泽民主政时期中共大肆拘捕参与组党的异见人士以来,最大规模和最严厉的一次整肃行动,而部分异见人士遭到绑架殴打更是开创了文革以来的先例。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4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