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5日星期日

六四22周年 香港15万人烛光集会纪念

今天是六四天安门镇压民主抗议22周年。同往年一样,香港支联会(香港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在香港维园举行烛光纪念会。

BBC中文网在现场的记者说,到晚上七点多,他看到集会的人群已坐满了维园四个足球场,并且还在不断进人。

香港自1989年以来,每年都举行纪念89年民主抗议运动,悼念六四镇压遇难者的烛光晚会。香港是中国土地上唯一可以公开纪念六四的地方。支联会主席李卓仁在纪念集会开始后宣布,集会的人已坐满六个足球场,达到15万人。

据香港《明报》报道,有不少中国大陆的人特地前往香港参加今天的集会。网名“北风”的独立媒体人温云超今年是第二次从内地到维园参加纪念晚会。他表示要争取中国走向法制。今年不少中国异见人士被拘押,情况严重。

香港支联会表示,今年在维园举行多项悼念活动。上午开放民主烈士纪念碑给市民献花。40多名中学生向民主烈士纪念碑及民主女神像献花,悼念死者。他们还制作了同六四有关的艺术品。

烛光纪念会晚上八点开始。首先播放了已故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讲述六四事件始末的影片。司徒华常年为争取平反六四奔走呼吁,每年都亲自组织,出席六四纪念活动。但他今年一月因癌症去世。

支联会六月三日晚上还首次组织了称为“广场日与夜”的学生营。让数十名中学生夜间用黑布蒙住眼睛,感受当年六四凌晨天安门广场军队开始清场,枪声一片的恐怖气氛。

本台中文网记者说,今晚维园一个格外显著的情况是,有很多大学生及中学高年级学生参加烛光悼念集会。他们对记者表示,希望对22年前的六四事件有更多的了解。BBC

暴力反抗暴政是天理

人权被剥夺,用非暴力手段争取人权之路被暴政堵死,这时人们用暴力争取人权、用暴力反抗暴政,是理所当然、是正义、是天理。可是,中国的一批贵族化的知识精英圈子,反对这些理所当然、正义、天理。他们所持的理论是没有敌人没有仇恨,他们所致力的是反革命、反暴力。可以说,这是他们的道。

[一]、精英圈子之道

刘荻写了一篇《再谈暴力与非暴力》(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ld-05312011165958.html)表达了上述的道。受到了同道圈子里的者胡平等高度评价;道相同相与为谋,是合自然之事。抱持这一道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拥有不大不小既得资源,维持不大不小的影响。在这个圈子,他们的道的特点是背离中国民众意愿、脱离中国政治现实,仅从既得利益精英圈的主观意愿发言行事。

这个圈子的道是甚么?简言之就是反革命、反暴力。比较具体地说,道的主要行动表现是用改良方法应付革命;维持现状、不改变现状;用改良方法对待现状中的弊端。或者说,不触动现共产党一党专政制度与政权;用与现政权合作方法改良现政权中的弊端;为了与现政权合作,有些人下滑到美化、谄媚现政权地步。道的主要意识和理论是没有敌人、没有仇恨。就是刘晓波面对共产党一党专政暴政时所说的:“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刘晓警告要救改变现制度与政权的革命:“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人们可以这么解读刘晓波的这段话:只要你中国平民百姓不视共产党为敌人、不仇恨共产党,共产党就会用它的智慧和良知、宽容和人性促进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我认为谋求改良、与政权合作以图改变现状应该是多元民主化中的一元。但是,合作也应该以改变现状前提下的合作,并应该以保持本身独立自主的合作;而不是失去自我,谄媚政权、屈服、投降,被支配下要求合作。

[二]、支持改良,反对反革命改良

刘荻的意思是“基于(现实)客观条件”得出“非暴力抵抗是唯一行之有效或最有效的对抗专制的手段。”

问题的严重性正在这里,这种说过万千次,且是被新一轮中东波的利比亚暴力革命彻底否定了之后的谎言,刘荻重新曲折地重提出来。

现实的“客观条件”是甚么?答案是共产党絶对拒絶任何要它放权的非暴力改良和暴力革命,刘晓波可算是非暴力得不能再非暴力了、温和到无敌无仇了,因为那个08宪章触动了要共产党放权的命根,就赐给他享受11年温柔、人性化、贵族化、人权治理下的监狱生活了。刘晓波的11年强力表明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絶无和平非暴力改良的余地。在这么一个非暴力改良寸步难行的客观政治现实中得出“非暴力抵抗是唯一行之有效或最有效的对抗专制的手段。”这只能说是荒天下之大唐的盲人说瞎话。

中国大陆是一个待引爆的炸药库,群体事件、暴力反抗是常态,这已经是中国政治现实的常识;所以,“非暴力抵抗是‘唯一行之有效’或最有效的对抗专制的手段”的“客观条件”之说,是反中国政治常识和现实的谎言。

刘荻说:“在任何一个社会中,有能力并且愿意使用暴力的人恐怕都是少数,绝大多数人即使不被暴力吓跑,也只能在暴力的游戏中做个旁观者。”

如果说“一般社会”是如此,还可以;若说“在任何一个社会”都如此,则是谬误;中国社会正好不是如此,而且还是相反──真理夸大一步就是谬论。

为甚么会说这是荒唐的瞎说谎言?因为它违背中国的政治现实。现在中国民众的真实思想情况可以从网上观察到。每当有普通民众使用暴力反抗暴政,例如杨佳杀警、邓玉娇杀恶、钱明奇放炸弹抗拆迁、夏俊峰杀城管,…翁安抗暴…都得到网民一面倒地支持赞扬鼓励。这怎么能说今天的中国绝大多数民众不愿意使用暴力?民众对暴力事件的围观本质就是对暴力反暴政的支持。照我看中国民众在暴力游戏中很少“旁观者”,更多的是参与者和“准参与者”。不然的话,怎么可以理解无日无之的群体事件和已经是例行新闻的民众暴力维权事件?怎么可以解释维隐费超过国防费的道理?所以,可以这么说,位于贵族精英地位和抱持贵族精英思想的刘荻们没有办法理解或不愿意理解中国民众的真相。只从精英自己所在地位和所抱持的利益自说自话,说出违背事实的荒唐话是自然的事。

一些反革命者歪曲并指责我鼓吹暴力,口头革命派、口头暴力派…这都不会迫使我收声。我只是重申:我不反对别人推行非暴力改良;我并不鼓吹暴力,但是我坚决维护民众有用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我反对的是借非暴力来反对、诬诋、否定反暴政的暴力和革命。同时,对国内(国外亦是)出现的暴力反抗暴政的人和事,我会一如既往支持、鼓励、赞赏。“躱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当炮灰”的恶毒帽子并不会吓窒到我收口。

[三]、暴力反抗暴政胜算如何?

刘荻说:“总有人用非暴力抵抗遭到暴力镇压的例子来说明非暴力的不可行,对此笔者只须回答:难道暴力革命不会遭到更残酷的镇压吗?一个不允许非暴力抵抗的政权难道会允许暴力革命吗?”

我的回答是如下。

这是似是而非的质疑。

其一,非暴力抵抗必须得到暴政的允许才可以实行,统治者不允许,非暴力就是泡沫、就是泡影;没有存在可能,更没有实现的可能。今天大陆就是如此。暴力反抗暴政并不需要任何统治者同意、批准,而是独立自主决定和行事。可见在统治者不允许非暴力抵抗有效;对暴力反抗则无效。也就是统治者不允许任何暴力非暴力抵抗的状况下,非暴力绝不可行,暴力则可行──成败是另一回事。

其二,暴力镇压非暴力,非暴力死亡的可能性大于一切;暴政暴力镇压反抗暴力,反抗暴力可能被暴政镇压而死亡,但是,也可能不死,更可能是镇压的暴力被反抗的暴力灭亡。这是民主政权诞生史早就证明了的。可见,在中国暴力革命比非暴力改良更可行、更有胜算。

刘荻说:“广大民众的普遍参与增加了政权进行镇压的难度,降低了参与者的风险,这正是非暴力抵抗的优势所在。”我认为,更好的办法是提高民众觉醒和参与的勇气,增加民众参与以增加统治者镇压难度,不应该拿民众现时能否参与作为唯一准则,并迁就民众。后者当然可以说是工具理性,有其合理正当理由;但是也可能退而失守应有的底线:反专制。事实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工具理性者由反专制滑到与专制合作,再滑下去成为专制的赞美者或谄媚者。

张三一言 20110604 新加坡

http://www.mirrorbooks.com/wpmain/?p=56301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