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日星期日

澳门茉莉花集会情况

5月1日,有相当多的人参加了澳门的茉莉花集会。请见照片:












以上图片转载自Twitpic @gzdxxd May 1, 2011

北京也有出租车司机罢工——一位出租车司机的心声

对于油价的“升升不息”,我等屁民早已无语,没法跟垄断央企讲道理,国际油价上涨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参照国际标准,而当国际油价下跌,他们又发话说不能简单比较。政府对农副产品的物价长期打压,因为事关城镇居民的生活水平稳定,宝洁、联合利华的日化产品准备涨价,就被有关部门一声断喝,那么油价和出租车价格“稳步上涨”,你们就不怕破坏CPI上涨幅度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疏不间亲?央企是亲儿子,其他都一边站?中石油是提款机,中石化是征粮队?

燃油费上涨1块,我们倒也不至于承受不了,以后停车费这么高,出租车还是免不了打,掏燃油费也能减轻点出租司机的压力。但是,我心里郁闷的是,凭什么收益都是你们的,成本都是我们的?油价上涨时,国家财政、石油企业、出租车企业都趁势火中取栗,再运气乾坤大挪移神功,玩起借力打力,把压力转嫁给出租车司机和打车族,凭什么?
我不是为那1块钱,我是觉得这特么太不公平!

在我看来,北京的出租司机是中国最苦的司机,根据我十年的打车聊天经历,对他们的生活状态可以这样描述:每个月交五千多块份钱,每天一睁眼就背上几百块的债;每天开14个小时左右,没有节假日,没有业余生活,休息半天都心疼得直咬牙;每天窝在车上,困在停在路边眯会儿,能数出十种以上的职业病,胃病腰椎痔疮一应俱全。没有集体生活,但又怕过集体生活,因为那意味着要被公司处罚,要上学习班,份钱照扣,没处补去;在路上违章罚款后,公司还要加倍再罚一道,美其名曰长点记性;签下霸王合同,要交几万块押金,所以不敢跟公司顶嘴,一较劲准是被驱逐,后面好多人排队等着,不仅工作没了,押金也可能被扣掉;如果一点问题不出,每天早出晚归,每个月能剩下两三千块钱。现在在北京干建筑工,管吃管住每天可拿到100到120元,在北京的饭馆端盘子,管吃管住每月2000元,跟他们比起来,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没有优势,劳累煎熬却超过他们,这就是北京出租司机的境况。但服务员可以随时摔盘子走人,拿不到工资建筑工可找总理讨要,不顺心一跺脚就能回家,出租车司机呢?如果合同不到期走人,押金没收,如果期间跟公司叫板,押金没收。同样是维权,媒体会给农民工兄弟版面,你可见过出租车司机状告公司的报道?

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就是当代的包身工,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为什么不上梁山?经常听到各地的出租车罢工的消息,他们的问题也能得到部分解决,但你听过北京出租罢工吗?其实不是没有,也不止一次,出租车司机也曾小规模揭竿而起,但在出租车公司强大施压和各个击破的策略下,再加上权力的帮忙,本来就组织孱弱的出租司机很快就败下阵来,几乎没有取得过斗争的胜利。后来,出租公司为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用苛刻的条件和霸道的条款逐步清退北京市民,因为他们会为个人权利联合起来反抗,而代之以北京京郊及周边省的农民,他们更听话,忍耐力更强,对收入要求更低,加之又互相不认识,像一盘散沙,所以近年基本没听到过罢工的消息。出租车劳工们被摆平了。

这就是出租公司的强大,他们最初通过强力手段收编小公司和个体司机,使北京的个体出租几乎全军覆没,他们最大限度压低成本,降低待遇,媒体又被禁止报道出租公司黑幕,造成了事实上的垄断,使北京出租业成为大号印钞机,成为黑金滚滚的暴利企业。这些公司到底什么背景,能在首善之区打出这么一片阳光照不到的角落?你去问出租司机,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红色子弟、官员二代一通乱猜,反正是神秘。因为监督缺位,所以绝对神秘。

我从来不讨厌黑车。如果你有机会打听,你会发现他们中一部分是郊区农民,由于不给郊县黑车合法化管理,他们只好一直黑着,另一部分是从出租车公司“出逃”的,他们受不了苛刻条款或心理重压,从“合法”公司自我放逐出来,成为“黑车”中的一员。黑车司机告诉我,风险确实很大,几乎每年都被警察抓到,每次罚两万放人放车,就当交保护费了,运气不好的半年被抓到一次。但是尽管这样,他们也不愿回到出租车的“体制”里面。

为什么不回去?这问题让我想起了孔子的话:“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于焉,今吾子又死于焉。”夫子曰:“何不去也?”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焉,苛政猛于虎也!”

http://molihuageming.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01.html

总参少将长谈北京打压异己与军队态度/博讯独家

博讯记者28日再次联系到一位敢言的总参少将,请他谈一下对北京最近打压持不同声音的维权人士、律师的看法。早在三个星期前,记者曾经联系到他,但他以忙于工作、出差洛阳并没有关注这方面的情况为由推掉了记者的访谈,这次找到他,他则很爽快的答应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他解释说,上次确实不了解情况,中东发生茉莉花事件后,北京方面连续两次给部队加薪,来稳定军心,起了一定的作用。一个月前,军队还发起了野战军营以上军官签名保证忠于党、听军委主席的话的政治活动。他说,中央上层有些人太紧张了,军队现在是谁掌权就听谁的,只要你不逼军队向民众开枪,应该都不会有忠不忠于的问题。让营级以上军官签名表忠心是搞形式主义。他说,军队手册与军人纪律里都规定要听党的话,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他说在记者采访他之后,他才开始关注北京发生的事,加上这两个星期从洛阳出差回来,更进一步了解情况,他认为这件事真是做过头了,他说,他和军队的首长一起,他们大多也对北京疯狂抓人并以酷刑与威胁的方式让人闭嘴感到做过了头,他们说,现在又不是真正到了非常时期,为什么把国家弄成了红色恐怖?一位副总参谋长更公开表示,真有事,还有人民军队,可现在使用秘密警察对付老百姓已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真要搞得天怒人怨,军队可能也不管用。

他转述这位副总参谋长的话说,党内不满的声音非常强大,《人民日报》最近的那篇呼吁(“以宽容心包容异质思维”)的文章表明连平时左得出奇的宣传部门都看不下去了,他说,温总理国外也发出了不同声音。但他表示,目前军队还没有什么,可如果北京一直这样做下去,有些老将可能会出来说话,他们并不一定买你军委主席的账,他们是上届军委主席任命的,更何况,马上又要换军委主席了。

这位少将说,他也不清楚目前到底出了什么事,但从他看过的几篇报道推测,当局这次大肆抓人并不是以判刑为目的,只是要以特殊手段让一些冒尖的律师与维权人士闭上嘴巴,不要再找麻烦。他说,一位北京市政法委的朋友在席间告诉他,如果20年前(指1989六四)杀几百人人可以保二十年的稳定,那么,抓几百个人也就可以保两年和谐(指接下来政权交接的两年时间)。

少将最后对记者说,以他个人的观点,中共政权还是稳定的,军队还是忠心耿耿的,公务员队伍也没有异心。正因为如此,他对当前不按常规疯狂抓人的做法感到不理解。他说,没事你都弄出事了,不知道这帮人是不是脑袋出了毛病。

他还透露说,目前抓的人,他们最终会一个一个放出来的,但会让那些人都闭嘴。他说,艾未未只要承认自己在经济上的犯罪行为,保证出来后老老实实搞他的艺术,应该两个星期内会出来。他说,全国的维权人士都是以艾未未为榜样的,抓一个艾未未,可能会有杀一儆百的效果。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01日 首发)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1/05/201105010345.shtml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