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9日星期五

郭保胜:中东局势,茉莉花 群体事件

从今年的2月20日开始的茉莉花运动,到本周已经是第11波了,茉莉花革命信息地等茉莉花信息平台已经发布了5月1日第11波茉莉花革命集会的公告。11次是不少的次数,茉莉花运动今后的道路到底怎么走?是否要见好就收,还是进行到底呢?

笔者认为,茉莉花运动一定要进行到底,而且完全可以进行到底,所谓“成也中东、败也中东”,中国局势是与中东形势有着微妙的关系的。但茉莉花运动的坚持,必须要在战略上做出调整,关键是要与国内不断发生的群体事件紧密结合起来,如此既能持续,也能通过扩大群体事件效应,最终撼动专制的根基。

茉莉花运动是肯定能进行下去的运动,原因之一是茉莉花运动肇因于北非、中东的民主诉求和街头抗争,只要中东的局势一天没有被压制、只要中东人民一天没有停止街头抗争,那么,中国的茉莉花运动也就会进行下去。现在的中东局势,也进入第二波革命时期,第一波是突尼斯、埃及,民众力量势如破竹、专制政权顷刻坍塌,第二波是利比亚、叙利亚、也门、巴林、约旦、阿尔及利亚等国,这些国家大多政教合一、专制势力顽固,所以正邪势力处于僵持阶段,虽不能一时瓦解专制,但民众的力量在西方民主力量的支持下,经过斗争,最终会获得胜利的。中东诸国的逐渐民主化,就是中国茉莉花运动能持续下去的根本外因和导火索。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中东因素对中国形势自2001年以来的影响是超出很多人想象的。2001年布什当选新总统后,将中国列为头号敌人,对中国的政策上采取强硬立场,2001年4月1日,中美发生海南“撞机事件”,西方国家对中共的遏制和进攻已经箭在弦上。当时我们在国内的异议人士,明显感到国保对我们的管控力度加大。但就在这个时候,2001年“9·11”事件发生,中共大喜过望,江泽民第一时间即致电布什总统表示慰问。中共当局之高兴,在于美国的头号敌人已经是中东的恐怖主义而不是自己了。中共成为911事件最大的赢家,在西方国家聚焦中东、无暇顾及中共的时候,它开始积蓄力量、横行世界。对由中东局势引起的中国局势变化,魏京生先生深有感触,一次我在旧金山伯克利大学附近与他谈论时,他说:我最恨那个本拉登了。因为我们费了好大气力使西方国家开始将中共列为头号敌人、准备遏制中共暴政时,却被本拉登一搅局,中共得以脱身了!

正如中东成为中共近年来扩张的重要因素一样,中东同样也要成为中共瓦解的开始。茉莉花运动将民主、自由、政教分离等政治现代化因素栽种到中东国家,使这些国家彻底而非表面上成为西方国家的盟友,当中东诸国民主化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就能从中东的泥潭中脱离出来,开始关注中国事务,遏制中共的扩张了。中共当局的命运,也许会真的应验“成也中东、败也中东”谶语和预言。这一切也许也要应验美国政治学家撒母耳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书中关于儒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基督教文明等进行“三国演义”的预言和分析。

可见,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说,中国茉莉花运动持续进行是必然的,只要中东民众的街头抗争持续进行、只要西方国家逐渐从中东事务中脱身,那么中国茉莉花运动就会更加风起云涌、如火如荼。从国内的发展看,茉莉花运动持续发展的前提条件,就是要与不断发生的群体事件结合起来。

早在本人所著的《群体性事件组织手册》中我就指出:“最近的茉莉花运动在中国风起云涌,这是介于宏观和具体的一次群体活动,它的直接诉求就是响应和支持突尼斯、埃及人民的抗议专制活动,间接诉求就是对中国专制者表达愤怒和不满。直接诉求是具体的,所以吸引了不少人持续地参与。间接目标比较模糊,特别需要参与者不断地清晰化、具体化”(见中国人权双周刊网站)具体化、清晰化的工作之一,就是与当下发生的大型群体事件联系起来。按照中国官方的定义:“参与人数在 300人以上、1000人以下,为重大群体性事件;参与人数在1000人以上,为特别重大群体性事件”。按照这样的定义,目前中国,一周内至少有一起重大群体性事件,而3周内,至少有一起特别重大群体性事件。

自今年2月20日茉莉花运动开展以来,南京梧桐树、守望教会户外聚会、上海工人罢工、四川阿坝藏人、宋庄艺术家活动、798工厂声援艾未未活动等等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少则300人,多则数千人,这些活动是公民伸张自己权利的抗议活动,虽然他们的诉求比较具体,但同样是民众增强公民自信、扩大权利疆界、自己解放自己的权利运动,是广义上的茉莉花运动。而且其中不少活动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这为中国民众摆脱恐惧、街头抗争运动朝纵深发展、最后取得胜利创造了条件。而茉莉花运动只有与此类群体性事件结合起来,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由地区到全国、由某一群体到所有公民,如此就能最终达到目的。

在钱云会事件、随手拍乞儿活动中声誉一落千丈的官方学者于建嵘是近年来研究群体性事件最为卖力者,他研究群体事件的目的是如何消除、管控群体性事件。他对目前群体事件横向发展趋势虽然也替主子担心,但最终感到不成气候。他在2010年初一次演讲中说:“当前的群体性事件已由自发松散型向组织型方向发展,事件的聚散进退直接受指挥者和骨干分子的控制和影响。尤其是一些参与人数多、持续时间长、规模较大的群体性事件往往事先经过周密策划,目的明确、行动统一,组织程度明显提高,甚至出现跨地区、跨行业的串联活动。有的还集资上访,并聘请律师,寻求媒体支持”(见2009年12月于建嵘在苏州独墅湖高教区行政楼报告厅演讲)。但是,他断定:“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群体事件仍然会以有限范围的孤立事件形式而存在,很难形成一个统一的、维持很长时间、能影响全局的社会运动。只要执政者治理得当,中国完全可以避免可能发生的社会动荡”(见 《中国报道》2010年第一期)。

看来维稳者有维稳的自信,这个自信就在于群体事件没有全局化、持久化、统一化。而作为抗争者的我们,就是要借助茉莉花运动,将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全局化、持久化、统一化。群体事件需要提升、茉莉花运动需要进行到底,只有二者的联合,珠联璧合,最终实现共同的目的。

总之,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中东局势对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从911事件就可看出来),只要中东民众的街头抗争持续进行,中国茉莉花运动也会进行下去。但茉莉花运动要持续进行并取得胜利,必须要与每周发生的全国各地特大、重大群体性事件联合起来,资源互补、互相促进。不能毕其功于一役,而是协助好每一个大型的群体事件。当全国群体性事件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并实现全局化、持久化、统一化的时候,也就是茉莉花运动获得全面胜利的那一天。我们热切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作者:郭保胜
——《纵览中国》首发
http://chinajsm.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253.html

1 条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