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3日星期三

广西强征农地建监狱 酿冲突护地农民先蹲监

2011-04-12

广西贵港市港北区根竹乡周日因征地引发警民冲突, 当局出动过百特警,一村民被打伤住院,已有最少十多名村民被捕,而警方至今在抓人。


视频转载:2011年4月江苏邳州市开发区强行征地招商引资的过程中,没有和村民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强行动工,村民阻止动工(邳州村民上传优酷/记者丁小提供)

据本台了解, 广西贵港市政府建监狱要征用港北区根竹乡400亩农田,每亩补偿四万两千元。在没有征地村民签字同意情况下,本月初派出工程车下田铲地,村民扣下六辆铲车,并自发拉起横幅彻夜看守田地。四月十日,有警察要强行拆毁维权横幅时与维权的村民起了争执,百多村民围堵了村道,当局当天下午到晚间分两批派出了数百警力包括特警驱散村民。 过程中一名不到二十岁的村民严飞明头部受重伤脑溢血住院。

一名现场目击者周二告诉本台:“ 警察撕布,村民去拦着不让。后来村民越来越多把路都站满了, 交通塞了一点。交警打电话叫特警来,上来就打人。一开始有七八十,后来警察越来越多,把我们一个村民打伤很重,现在住院。”


警方在冲突现场以及事后分别对维权村民进行抓捕,单在泗民村就有最少八人先后被警方带走关押, 其中卜海有在周二被捕,另有在公安搜捕名单之列的多人目前不敢回家。

被捕者卜水源的女儿周二告诉记者, 她的父亲以及多名伯父周日被捕至今没有任何书面手续。“ 那天真的像是打仗一样,几十部车开过来,警察白天有一百多,晚上就几百个人了,挨家挨户的,把公社食堂、居民的门都踢开,正常应该有逮捕令,但他们就直接冲进去什么都不问。 以什么名义拘捕我父亲,现在一点文字通知都没有,十号中午到现在早超过二十四小时了。我的伯父、伯母这些包括没有去闹事的,光我们家就抓了六个人。今天还有名单下来要抓谁抓谁,今天我们村就抓了一个。 ”

以上那位男村民说,除了泗民村周边的江口等村也有维权村民被抓:“ 我知道我们后面村的有五六个,我们村十多个, 还有那边的村可能也有十个八个。可能这两天还要来抓,人们都不敢回家,他们说,每家都要抓一个过去。他们说是国家征地,本来说是一百亩,后来又多征三百亩,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每亩四万二赔偿而已,地都卖完了,连种菜的地都没有,让人怎么生存。”

记者周二致电根竹派出所,警员强调“该所”没有参与抓人, 对于上级公安是否出警征地她则拒绝回应:“ 我们这里没有抓人(在分局还是哪儿?)这个不清楚。是我们辖区, 但征地我们一般不会抓人回来,而最近也没出过这样的警。我们所没有抓人,别的有没有抓,我们不是很清楚。”

政府出动警察强行征地并抓人后,村民曾求助媒体,也无人采访, 小卜说:“别人也不愿意过来采访,因为国家负面新闻不会报道太多,尤其是关于土地的,因为涉及地方财政收入。我觉得我们是比较无助的,而且去年也有村民为土地去市里面上访,也是无果的。 ”

贵港市人民政府今年一月四日发出关于广西平南监狱迁建贵港市项目建设用地征收集体土地和收回国有土地的公告称,经自治区人民政府同意,征收港北区根竹乡根竹村、江口村、泗民村等的集体土地408.567亩,收回贵港市蚕种场使用的国有土地11.433亩,共计420亩。上述土地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在规定期限内不办理征收、收回土地补偿登记的,视为自动放弃其应有的权益。

中国各地政府参与的征地暴力屡禁不止。 去年,因征地造成一死一伤并引发大规模游行示威的江苏省邳州市, 在市委书记李连玉以及市长孟铁林免职之后,今年四月再度发生强行征地,根据民众发上网的视频和描述,该市开发区领导与阻止施工的村民发生争执,领导出手打人后,开车扬长而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x-04122011142333.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