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6日星期三

南京梧桐树

1 梧桐树的背景
1.1曾经 南京第一棵梧桐1872年种在石鼓路
1.2一路走来 市区法桐数2万锐减至3千棵
2 为建地铁三号线老梧桐的噩耗 和南京人民迎来的伤痛
2.1 为了建地铁老梧桐的噩耗
2.2 听听网友的哭声
2.3 市民怀念小时候夏天的梧桐树
3政府官方的话
3.1 官方的陈词
3.2 我们的质疑声
4 网民的捍卫
4.1 发起捍卫声
4.2 网民的捍卫言辞
4.3 名人的支援
4.4 政府的回应 和人们的态度
5 结语

1背景:梧桐树:

1.1曾经 南京第一棵梧桐1872年种在石鼓路

追溯南京的绿化,始于公元229年三国时期的东吴,其后的东晋、宋、齐、梁、陈相继定都于此的320余年间,南京的先人们,逐渐养成了酷爱自然、纵情山水、盘游山居的习性,孕育了名闻中外的江南山水园林。1872年,一位法国传教士在南京石鼓路种下了南京第一棵法国梧桐树,开创了南京行道树栽种的历史。1929年为迎接孙中山灵柩修中山路和陵园大道的时候,又陆续种下2万棵法国梧桐,遮天蔽日的林荫大道与中西合璧的民国建筑成为南京的象征。解放后,南京首任市长刘伯承对高大挺拔、郁郁葱葱的云南松情有独钟,不到3年,这些树苗就在南京市的山坡、路旁、湖畔、水边扎下了根,在中山陵、雨花台、玄武湖、鸡鸣寺、栖霞山等地茁壮地生长起来,成为点缀南京城市风景的又一道亮丽风景线。

1.2 市区法桐数2万锐减至3千棵

现在,最能代表南京城市绿化特色、最能为市区主干道遮阴纳凉的民国法桐在急剧减少,从过去的2万棵到现在只剩下3000棵,究其原因是每次进行道路拓宽,这些树龄超过成年人的绿荫守护者总是难逃“搬家”的命运。他们或是被移到城外不知所终,或是被不到胳膊细的小树苗取而代之。专家学者形容这样的绿化说,南京移走的都是“研究生”,种下的却是“小学生”。对于南京人来说,一片绿荫的消失,不仅带来了生活的不便,更是意味着一段记忆的淡去。“城市建设和生态建设保护看似矛盾,但我们可以通过论证更多地保护大树!”有专家如是说。

南京著名作家叶兆言也曾说过,法国梧桐是南京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历史上,民国以前南京文化中不含有梧桐树,在南京没有梧桐树以前最多的是柳树,这在唐诗中有过很多描述,而梧桐树虽然是从法国引进的,是个外来物种,但是它在某种意义上更能代表民国的南京。

2 为建地铁三号线老梧桐的噩耗 和南京人民迎来的伤痛

2.1 为了建地铁老梧桐的噩耗

当初,南京人有一种别的城市没有的骄傲。现在3000课70年树龄的大树被砍。

为了给地铁三号线让路,南京太平北路几十颗梧桐树被“剃头”,并“移植到城郊”,据称,根据规划,中山东路和临近的梧桐树都将遭受此命运。为此,网友发动了“拯救南京的梧桐树”的活动,在微博、在各大论坛,每个舍不得南京那片郁郁葱葱梧桐树的人,都表达了自己的希望。
某早报记者在南京闹市区、太平北路大行宫段看到,道路两旁原有的40多株粗大枝丫的梧桐已“不翼而飞”,车道两侧只余一段光秃秃的路面。而相关梧桐“被砍”的前后对比图也随即在网上传开,引发热议。不少南京网友更是大呼心痛。从14日起,该市有市民在主城区一些道路两侧的梧桐上系上了“绿丝带”,以示关爱。

南京的梧桐树,已经成为南京的城市名片。他们砍伐的不是一颗树,而是一个城市的形象和几代人的记忆。不管是炎热的夏日还是凛冽的严寒,唯有梧桐一直在风风雨雨中挺拔,为行人遮起一片荫凉,为南京点缀一片片葱绿。也许我们从未想过报答这些梧桐,甚至还从未注意过她们的存在,但在南京每个人的心底,她们早已成为南京人生活的一部分,要是出门看不到她们,要是出门一眼看到的就是钢筋水泥的包围,我们也许才真正感受到这些梧桐存在的意义。

2.2 听听网友的哭声

如今要移走的不仅是梧桐更是一段记忆。
连一句商量都没有,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孩子被砍成这个样子,市民心滴血了...

听网友哭泣的声音:

daiyiqun:梧桐树是我们南京的魂,你伤不起。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还我梧桐树!南京现在已经是灰尘漫天飞,地挖得差不多了,现在又开始砍树,恨恨恨!

流水彤云:虽然春天它的黄毛毛飘进我的眼睛,叫我泪眼迷蒙,虽然秋天会有可怕的“毛辣子”突然掉下来,让我躲闪不及,但是我依然如此爱它。我看着它们渐渐粗壮,它们看着我从孩童长大,如今离家客居异乡,还是常常想起坚守在路边、遮天蔽日的它。

舒克dy:生于斯长于斯,我爱南京,更爱南京的法桐树。正如秦淮河是南京人的母亲河一样,法桐树是南京人的父亲树,它那宽大的怀抱,让每一个南京人享受着清新的空气,清爽的绿荫!是南京人就应当爱南京的树!

鑫_Cindy: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过这样的文章——有一种树,看到了,就想起了一座城。树是梧桐树,城是南京城。别把南京的城市象征给折腾没了。

茉莉宝贝儿:今天,我特地去太平北路看了一下被“砍头”的梧桐树,很不忍心很难过。

猫小喵_YY:怀念小时候郁郁葱葱的林荫大道,怀念携手相伴梧桐树下的日子,留点绿色给我们的未来吧。

万年五月病的少年六:从小已经习惯了在路上追逐随风在地上打转的法桐毛毛……突然心里很失落 。

千岁风流CN:很心疼,当年上初中高中时,夏天根本是不用打伞上学的。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下小雨,也不一定能淋到雨。城市发展固然重要,但是那些绿色生灵就不重要了吗?
一位台湾网友评论说,

标题“南京人民表示心永远向党国!”:去过南京几次,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夫子庙、秦淮河或总统府,而是一路茂密的法国梧桐,不但已是南京的标志,南京人的情感,更表达着对孙中山先生的怀恋。在两岸都在庆祝“辛亥百年”之际,南京市政府为建地铁而砍掉或移植具有历史意义的梧桐,我身为国名党中常委,须表达最深沉抗议,国名党高层岂能缄默!

下面有南京的朋友回复道:是的,共产党对南京太恶心了!

2.3 市民怀念小时候夏天的梧桐树

“那天我看见太平北路被砍头的梧桐树,我一边走一边眼泪就下来了。”在某地产机构工作的周娴,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她告诉记者,在得知地铁三号线又要移走一批梧桐树的时候,她忍不住眼泪就流下来了。

20年前,周娴家住在中山南路的绒庄新村,她在原来的石鼓路小学上学。当年的小学操场上,有三棵很大的树,最东面的一棵是梧桐,树身上挂着一块蓝底白字的铁皮牌牌。至今,周娴仍然记得那牌子上的字,“古树名木 悬铃木 南京001”。当时,他们都以这棵学校的老树为骄傲,“看啊,南京的001号呢”。这棵梧桐树有一段树根露在外面,围合成一个小低洼,那是他们做游戏的时候搭灶台的地方。语文老师让他们在作文里写这棵树,体育老师则让他们手拉手围住这棵树。这棵树好粗啊,那时候要七八个小朋友才能围过来。

留在周娴记忆里的,还有夏天坐在妈妈自行车后面,在梧桐树树荫里骑车去外婆家。沿路的梧桐树树荫浓密,偶尔才会漏下来一两粒光斑,她常常会伸手去接。周娴说,南京的梧桐不仅仅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根本就是一代又一代南京人人生记忆中的一部分。“小时候记得有那么多梧桐树,有那么大……”周娴在网上写道。

3政府官方的话

3.1 官方的陈词

该市地铁建设公司总经理助理陈志宁介绍,目前3号线在主城内涉及移树的共有市政府、浮桥、大行宫、常府街、夫子庙、白鹭洲等6站。该段不仅沿线道路容量有限,部分路段的行道树处于车站基坑范围内,而且沿线地层主要以古秦淮河河道河床为主,包含淤泥质粉土等不良地质条件,施工风险很大,因此相关车站只能采取明挖施工,必须移植现有树木。

该市地铁建设指挥部相关负责人强调,移树并非道路沿线“全面开花”,而是在地铁车站施工的位置,这也是一个无奈之举。

据介绍,南京现有15万株梧桐,2006年因修建地铁2号线亦有190多株梧桐被迫移植。该市城管局绿化管理处副处长臧廷亮表示,因2号线迁移的梧桐保存率在80%以上。

3.2 我们的质疑声

该数据随即引起媒体质疑。据了解,当地媒体日前曾在江苏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蔡剑华的陪同下探访相关基地。2号线被移植在白下区苗圃内的83株梧桐中有68株确认死亡,最大的一株树干粗280厘米,有80年树龄。

190多株中,至少68株死亡,何来存活率在80%以上?面对质疑,臧廷亮表示,存活率是指大树在1年内的统计,此后用保存率来表述。当年的统计中,梧桐存活率在90%,但此后白下区园林部门在管理上存在疏忽。
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曾说:“纠正城市绿化中的弊病,少花钱、多建绿,需要我们树立节约的理念,务实的理念,同时不能忘记要反腐败。”南京梧桐触动一腔春愁,皆因市民对绿化折腾、腐败的深层焦虑。由此可见,最有效的办法,还在于落实决策科学化,落实问责制,真正呵护一草一木。

4 网民的捍卫

4.1 发起捍卫声

在新浪微博中,黄健翔等名人也在积极呼吁拯救南京梧桐:“我就替南京的梧桐树吁请你说的这几位大腕,外加黄加李炮的另外一半@李承鹏,各位,看在树的面子上,都来帮忙吧!”不厚道的扯上@孟非 @乐嘉 @李响 @李艾 :你们都知道南京的梧桐树意味着什么.豆瓣上有人发起“拯救南京梧桐树“的活动,有数千人参加。“谁能告诉我,按照有关法律,假如我想申请一次抗议砍梧桐树的示威游行,应该走哪些程序才算合法集会?这些程序需要多久?别等树都砍完了才批准我在玄武湖公园里转圈。另外问一下微博里的南京人,有同去的吗?”这是黄健翔之前的一段微博状态,现在已经听说19号在南图门前集合,应该是已经通过申请了吧,但可能是静默活动,不知道是否会游行。

4.2 网民的捍卫言辞

y一片树叶:保卫梧桐,人人有责。

猫头鹰博士:南京人最最痛苦的事就是,人都活着树没了。

逍遥纤纤:南京人行动起来,一起抗议野蛮施工!

梧桐血:强烈要求与此次砍树事件有关的部门领导引咎辞职!

ジ水晶£鱼骨:顶起啊!!周六去南图门口参加静默活动!!

俊俊男:砍树真的不吉利,看你脑满肠肥的样子估计好处没少占吧,你就快滚出南京吧,一个对南京没感情的人怎么能把南京建设好,你以为你扬州搞的好啊!我的印象就全是路,全是墙!有文化吗?有人文吗?你这手法搞西部大开发是好的,戈壁滩上你挖去好了呀,像南京这种有文化气息的城市是不太能这么大动干戈的吧,不动业绩就上不去了是吧?这是民生!不是你个人业绩的表演场,把树还给我们,你,滚出去!!!!!谢谢!!!

4.3 名人的支援

小崔:南京的法国梧桐很有气质,就像姑娘的头上别了个发卡或丝带,特漂亮。

江苏卫视主持人孟非也在微博上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南京很多主干道的法国梧桐树栽种于1925年前后,历经了多少风雨沧桑,几代南京人对这些梧桐树的情感是很难用三言两语描述清楚的。”

4.4 政府的回应 和人们的态度

面对大家的“护绿”心声,南京市政府作出了正面回应,表示将广泛听取民意,进一步优化地铁设计方案,竭力保护沿途法国梧桐树。

地铁三号线是一条南北客流主干线,贯穿南京的江南江北,连通南京火车站、江北火车站和高铁南京南站等重要的对外交通枢纽。由于沿线地层以古河道为主,在主城内的6个车站都必须用明挖的施工方法,必须移栽现有树木。城管局有关领导介绍说,地铁方面曾经提出需要移栽树木的数量是1700多株,不包括方案未定的浮桥站和市政府站是1000多株。现在已经通过优化方案,对这批移栽树木进行减量。

针对有媒体反映提出地铁二号线施工中移植的大树存活率不高的问题,陆冰表示,有关部门对此要加强监管。
陆冰:对二号线移栽到绕城公路那批树的存活、养护情况,也要作详细的、认真的调查。如果是养护不到位,要责成所在区的园林部门,拿出整改方案。

目前该市主城内待建的两个站点的施工及树木迁移方案将暂停实施,将在优化后采取公示形式征求市民意见。并进一步完善方案审批、公示机制,今后城建项目在重要节点上涉及保树等重大方案时均将先公示征求意见后实施。

但网友普遍表示,我们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一方面,移植的成活率很低,建地铁2号线的时候已经有前车之鉴了;还有就是突然间把它们砍成这个样子,我们实在心痛。
我在和南京的同学交流的时候也提到,政府也尽力了啊,少移了很多!
用她的话说:相信政府的话,那人人都奔小康了。

5 结语

树木和人一样,是有生命的,健康的树木是会‘笑’的。而在这里,我听到了松树在‘叹息’,在‘呼号’,在‘哭泣’,必须马上抢救。”有人反问,我怎么听不见?回答曰:“那是因为它们不是你的孩子。每一个细心的父母都能听懂他们婴儿的哭声。”

草木是有感情的,可与城市相依相偎的大树,命运总是多舛。一些古树名木断头截肢移栽进城,不是遭遇水土不服,枯的枯、秃的秃,就是沦为城市形象工程的牺牲品,跟着朝令夕改的城市规划备受折腾。而在一些城市“高价建绿”的同时,还造就一批借机牟取暴利的“树倒”,在挖树、卖树、“倒”树的过程中,因囤积居奇而干枯死亡的大树不计其数。这些,早已背离了生态保护的初衷。

如果我们能像爱自己的孩子般爱树,城市绿化就能少一点急功近利,多一点高瞻远瞩;少一点铺张浪费,多一点因地制宜。如果我们都能“听懂树木的叹息”,我们在多种树的同时,就能更注重科学养护、管护,比如在道路出新时,不忘给路边大树留出透气处。

我们可以把天坛拆掉,重新搭建一个,但我们永远无法把天坛里那些柏树砍倒之后,一下子重新长出千年古柏。我们可以在几个月的工夫内建设出豪华气派的“大学城”,但我们绝对无法让大学城里的树木长出理想和希望。

老梧桐更像一个无私的父亲,他一直缄默,摸摸奉献,夏天带来绿荫,四季为人们净化空气,绿色的枝干秀出一个古城的风范。在你不需要它的时候,它也默默承受你的移植,哪怕冒着水土不服而死去的可能。我们从未想过报道,只是当我们看到它被“砍头”的瞬间,心中的泪不自主的就会流出。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金钱世界里,促动人们感情的东西越来越少。我突然想到不久前的“钱云会”,梧桐树和“钱云会”一样,都耗尽了宝贵的时间和生命,默默为他人而奉献,最后一口气也是因为别人的私利而被断送!即使是在道德沦丧的今天,人们心中也会留下震撼的一滴泪!如果等哪天连这滴泪都不会再留了,我就承认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政党!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2011年3月16
Forest intelligence

点击下载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