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4日星期一

质疑海外号召不道德论

郭保胜

今天上推看到北京推友萧山@mozhess:“批评茉莉花的一个理由是:在国外安全的号召国内人危险的上街,是不道德的。但是,如果国外的人都不(敢)号召,国内人就更加不敢号召了,意味着没有人能够承头来做这事了!”

此推说的太好了,说出了海内外真正想瓦解专制者的心声。我想说的是,不让海外的号召,那让国内的号召啊?!如果国内的作为组织号召者,那么中共的镇压就更加剧烈了,这代价是不是更残酷! 一段时间以来五毛还有不少自命清高的人大声指责海外的人---让国内的人挡子弹,自己安全,这是吃人血馒头!而且对那些被中共抓捕的人,他们不把指责的矛头对准中共,却对准海外人士,仿佛国内斗士们都是被海外民运人士搞进去的。

这实在太冤枉!我想说的是:你不响应就行了干么骂海外!你不让海外呼吁,国内更没有人呼吁,那么民主运动谁有兴头来做。说牺牲,海外人士大都是坐牢家,坐牢博士是魏京生、徐文立等,而我们这些坐牢5年左右的也算坐牢硕士吧。以前的牺牲不算牺牲,只有现在的牺牲才算牺牲?!

其实有多位真正想改变局势的国内维权人士在网上给我说过,号召事确实应由海外人士做好些,这样成本就低,而且易于召集。就是国内人被抓了,也只是一般参与者,而非领导者。当然,他们说海外人要呼吁最好要匿名,这减少中共指责说是海外势力插手,也不给那些有用心的人有把柄。匿名到革命成功之日,方见英雄本色(而在这次茉莉花运动期间海外有些人的抢功行为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我曾经参加大纪元办的一次互联网与解体独裁研讨会,会上有点失望,因为与会人士大多仅仅看到互联网对信息自由、言论自由的贡献,没有看到互联网对运动组织、事件策划的巨大意义。只要有值得尊敬的法轮功朋友们提供的翻墙软件,网络就打破了国境线,网络中已经无所谓国内国外,信息是共同的,组织生活也是一起的,网络产生了新的组织和组织方式,这种组织是虚拟的,不需要面对面,与传统组织不一样。这些组织可以在网络上发挥群体事件的策划事题、组织人员、号召行动的功能,它们成为群体性事件和抗议活动的策源地。网络不仅实现了信息自由、言论自由,更给组织策划抗争活动打开方便之门,这在北非、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中表现了出来。

我为所有参与茉莉花运动海外人士鸣冤,也给我们大家再加把劲,忘记背后、努力向前、发展新人、减少成本、扩大效益、将茉莉花运动进行到底!正如推友ShiningPhoenix2@: “海内外两个战线两个战场做法肯定不同,最终会协同行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只要热爱自由,但愿中国民主的, 都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发挥各自不同的作用;自由民主是大家共同的理想,大家都是理性的人会自己选择自己该做的事”

最后以北京推友萧山@mozhess的推特标志文结束本文:“越来越相信,丑陋的之所以能够长时间维持,正是源于我们的心魔”。

4月3日

茉莉花革命信息地 http://chinajsm.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9743.html

紧急集会召集:释放艾未未,释放良心犯(4月4日发布)

集会时间:4月5日上午10时(艾未未失踪48小时)。

集会口号:释放艾未未,释放良心犯。

集会地点:

01. 北京:王府井麦当劳门前
02. 上海:人民广场和平影都门前
03. 广州:天河购书中心门口
04. 成都:春熙路麦当劳门前
05. 杭州:延安路开元路路口的家乐福超市
06. 西安:钟楼开元商厦门口
07. 南京:新街口正洪广场肯德基店
08. 长沙:黄兴路步行街中心广场
09. 天津:劝业场正门
10. 沈阳:南京北街肯德基门口
11. 长春:文化广场西民主大街快乐购超市门口
12. 哈尔滨:中央大街防洪纪念塔
13. 武汉:武昌区珞喻路群光广场
14. 济南:泉城广场银座购物中心
15. 青岛:五四广场五月的风雕塑市政府对面
16. 吉林市:世纪广场
17. 大连:中山广场
18. 郑州:二七路百货大楼前
19. 贵阳:人民广场沃尔玛购物广场前
20. 太原:五一广场太原影都前
21. 南昌:八一广场百货大楼前
22. 福州:五一广场越洋图书城门前
23. 南宁:朝阳广场
24. 拉萨:巴郭街大昭寺广场
25. 乌鲁木齐:建设路人民电影院门口
26. 深圳:华强北路麦当劳门口
27. 重庆:解放碑路麦当劳门口
28. 呼和浩特:新华大街新世纪广场门前
29. 石家庄:人民广场图书大厦新华书店前
30. 兰州:东方红广场肯德基门前
31. 昆明:东风广场新世界百货门前
32. 齐齐哈尔:肯德基爱格店前
33. 合肥:市府广场赛康数码广场前
34. 厦门:中山路肯德基门前
35. 温州:学院中路肯德基门前
36. 苏州:苏州印象城入口处
37. 宁波:天一广场
38. 西宁:西宁三田书城门前
39. 徐州:金地百货楼下广场
40. 广西梧州:恒业国泰广场(十字路口前)
41. 河北保定:总督府广场
42. 四川眉山:雕像广场德克士前
43. 鞍山:219公园正门
44. 海口:海秀路的明珠广场西南侧
45. 日喀则:扎寺广场
46. 云南德钦州香格里啦:中甸广场
47. 康定县:音乐广场
48. 昌都地区:豆豆嘎广场
49. 青海黄南州同仁县:三岔路口
50. 柳州市:江滨公园
51. 桂林市:中心广场(八桂大厦对面)
52. 临桂县:二塘大园盘
53. 玉林市:南城百货(步行街)
54. 百色市:森林广场
55. 贵港市:南城百货门前(广场对面)
56. 绥化市: 绥化市政府广场(北林区人民路2号)
57. 大庆市:时代广场(萨尔图区东风路)
58. 牡丹江市:市政府门前广场(江南新区率宾路)
59. 佳木斯市:市政府门前广场(长安路2666号)
60. 黑河市:大黑河岛国际商贸城(爱辉区通江路)

未列出的城市,请朋友们自行前往城市中心广场。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话 http://cnjasmine.blogspot.com/2011/04/44.html

曹長青:中國等候著吹響號角

● 中國民主運動,一定會從埃及革命得到啟示:只需要一部份痛恨共產專制的人們凝聚力量,不需要民運團體領導、不需要明星領袖,靠互聯網的號召,就可以形成推翻專制城墻的浪潮!

  埃及趕走獨裁者的衝擊波,正席捲阿拉伯世界。利比亞、伊朗、也門、巴林、約旦、阿曼、黎巴嫩、甚至蘇丹、阿爾及利亞、毛里塔尼亞等都出現反政府的抗議示威。這是柏林牆倒塌後,全球最具震撼力的民主浪潮。以寫中東見長而三次獲普利策獎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Friedman)說,埃及變天衝擊整個中東,甚至影響中國,令那裡的獨裁者恐懼。那麼中國有可能成為「埃及第二」嗎?各種跡象顯示,中國已經具備這些條件:

互聯網是結束專制的天羅地網

  第一,很明顯在埃及革命成功中,網路起了關鍵性作用。埃及革命的導火索是一個青年薩伊德被警察打死。結果有人在「臉書」建立「我們都是薩伊德」的網頁,把死者慘死的照片等放到網上,呼籲人們關注這個慘案。《紐約時報》說,這個臉書網頁達到五十萬成員。最後埃及人民能聚集開羅廣場,臉書、推特等網路上的呼籲、串連(包括調動民眾情緒)等起了重要作用。

  而以前在獨裁社會,人們很難組織起一場運動,因沒法通知、串連等。像二十年前的中國八九民運,是因開明派領導人胡耀邦去世的「突發事件」,起到「通知、串連」及「調動大眾情緒」的作用才形成聲勢。但突發事件可遇不可期。今天臉書等現代科技等於形成官媒之外的「民間通道」。埃及人民靠這個「通道」連成一個整體,趕走了獨裁者。今天中國同樣具備這個條件,據最新統計數字,中國上網者已達四億五千萬人!中國的網路「通道」能力,可能高於埃及。

  第二,埃及人民能湧上街頭,因對政府長期不滿,如同乾柴遍布,只等一處火苗。中國的情況也類似,人民對中共的憤怒與日俱增,官員貪腐,社會不公,嚴重貧富不均,更不要說中國人一直被剝奪(投票選舉)政治選擇權。聯合國一百九十三個成員,有一百三十國已民主選舉,大國中沒實行民選的只有中國!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排行榜的人均收入最高的前二十名國家和地區,除香港和新加坡外,全部是民主國家。這說明只有民主,才會帶來真正的社會穩定,並有持久的繁榮。這些信息,時時刻刻在啟迪和影響中國人!

  第三,埃及革命並不是全民運動,只是一部份人走向街頭,最後形成一種聲勢,而影響到全國。在開羅廣場,抗議民眾最多時才二十五萬。埃及人口八千四百萬,二十五萬只是千分之三。這點給人們提供一個重要的新視角:不用等到全國人民覺醒,只要有數萬堅定者走向街頭,就能形成聲勢就可能成事。在中國使用互聯網的四億人中,只要千分之一上街,就是四十萬人。北京有數萬人上街,警方就難以應對。而只要堅持數天,就能影響全國。今天臉書、推特、手機等的傳播能力,其影響力跟二十年前天安門事件時完全不能同日而語。

中國軍方可能不敢鎮壓

  第四,軍方沒有出兵鎮壓,是埃及革命成功的重要因素。那麼如果中國再發生八九民運,軍方還會不會鎮壓?埃及軍官跟中國軍官當然有不同,他們中很多人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受到西方人道主義教育;但他們拒絕鎮壓的更主要原因是,通過外媒及互聯網信息等,他們清楚地知道在開羅廣場的抗議民眾不是暴徒,抗議者要求的是民主自由,反映的是埃及人民的心聲。而且,如果他們選擇鎮壓,還有一個將來被追究屠殺罪的刑責問題。所以不少軍官消極抵抗,寧可被撤換或辭職。

  如果中國爆發「茉莉花革命」,解放軍的軍官也會面臨同樣的選擇。在今天的手機可以攝影的互聯網時代,中國的各級軍官們及士兵都絕不會像二十年前那樣,要麼對北京發生的真實情況不知情,要麼被洗腦教育。他們像埃及軍人那樣瞭解到真實情況之後,拒絕開槍鎮壓的可能性遠大於開槍鎮壓。連掌權已四十年的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面對人民抗議示威,都得花錢從外國找雇傭兵,而沒法完全指揮自己的軍隊殺人。

  穆巴拉克和卡扎菲,都已掌權三十年以上。而胡錦濤沒有他們那樣長期掌權,更沒有當年鄧小平那樣(第一代打江山領導人)權威,包括他的政治童養媳出身的氣質和心理狀況等等,他敢不敢下令開槍都令人質疑。雖然鄧小平具有絕對權威,還是要找軍頭談話,擔心兵變。即使這樣,當時還有將軍抗命,黨內高層抵制。而今非昔比,胡錦濤不是鄧小平,中國的將軍和士兵,也跟當年的背景不同。另外,抗議示威的聲勢越大,就越有「大勢所趨」的約束軍方的威懾力。

我們更固執,寧可死在這裡

  在中國,互聯網、人民的不滿都存在,就看有沒有少數堅定者勇敢上街。這點中國跟埃及有點不同。在開羅廣場,示威民眾上來就燒了執政黨總部,打出的標語是:穆巴拉克下台!我恨穆巴拉克!穆巴拉克是敵人!穆巴拉克發表「拒絕下台」的電視講話後,開羅廣場的抗議者說,「他固執,我們更固執,寧可死在這裡!」在埃及革命(以及其他中東各國的革命)中,都沒有知識份子或異議人士唱甚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高調,廣場上回盪的是痛恨專制、跟穆巴拉克不共戴天的憤怒情緒。

  但在中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異議運動代表性人物卻宣揚「沒有敵人、以愛化解恨」等矯情做作的高調。而海外的民運理論家則熱衷「見好就收」的文字遊戲,還曾謀求民運跟共產黨「朝野良性互動」。這種種論調,弱化了中國人對專制的痛恨、對共產黨獨裁的憤怒,模糊了推翻共產黨的清晰目標。再加上近年強調「維權」(也是在體制內打轉轉)等,都無法把中國人對政府的不滿,提升到像埃及人民就是要把獨裁者趕下台的高度。而如果沒有相當一批中國人對專制深惡痛絕,對獨裁咬牙切齒,中國就難有一大批勇敢者走上街頭,就難以形成突尼斯、埃及革命的那種局面。

  連一年多前的伊朗革命,反對派也有這種認知不清。《華爾街日報》的專論說,經過這次埃及革命,伊朗的反對派明確了,不再謀求體制內改革,而是要推翻內賈德政權。中國的下一場民主運動,一定會從埃及革命,包括伊朗反對派的醒悟中得到啟示:不需要全體人民都覺醒,只要一部份痛恨共產專制的人們凝聚力量,就足以和貌似強大的專制抗衡;不需要民運團體領導、不需要明星領袖,靠互聯網的號召,就可以形成推翻專制城墻的浪潮!

  今天我們需要的,是吹響中國「茉莉花革命」的號角,當足夠的民眾被這支號角感染、振奮起來的時候,就是中國「茉莉花革命」到來的時刻,那一天絕不會久遠,因為中國人民絕不是低等動物,他們要做自由人的意願絕不會亞於其他種族──只要對這點充滿信心,就會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到來和成功充滿信心!

二○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於美國

作者: 曹長青
《开放》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13

羔羊也会怒吼!周慧敏这么柔弱的女子也能发出如此刚毅的声音!

当最柔弱的人也站出来怒吼时,我们的声音就再也没人能忽视!

周慧敏 创造未来 (MV版)


周慧敏 创造未来 民主歌声献中华 (声援六四民主运动现场版)


创造未来

周慧敏

创造未来,抓紧一个信念,愿你我一起真挚被发现,
凭着爱意热诚,交出心里爱,让那高速的冷漠停电,
迈向心中希望,信心创造未来,谁害怕那悲痛目前,
望向风中呼唤,理想已在着然,同和应,心里共呼应,
怀着永远笑容,心中充满爱,让那开心的笑面呈现,
远远尽头,始终不会退后,让冷却的真温暖地发售,
重现每个笑容,交出心中爱,让那星辉的告示灵验,
迈向心中希望, 信心创造未来,谁害怕那悲痛目前,
望向风中呼唤,理想已在着燃,同和应,心理共呼应。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9290.html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