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4日星期一

曹長青:中國等候著吹響號角

● 中國民主運動,一定會從埃及革命得到啟示:只需要一部份痛恨共產專制的人們凝聚力量,不需要民運團體領導、不需要明星領袖,靠互聯網的號召,就可以形成推翻專制城墻的浪潮!

  埃及趕走獨裁者的衝擊波,正席捲阿拉伯世界。利比亞、伊朗、也門、巴林、約旦、阿曼、黎巴嫩、甚至蘇丹、阿爾及利亞、毛里塔尼亞等都出現反政府的抗議示威。這是柏林牆倒塌後,全球最具震撼力的民主浪潮。以寫中東見長而三次獲普利策獎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Friedman)說,埃及變天衝擊整個中東,甚至影響中國,令那裡的獨裁者恐懼。那麼中國有可能成為「埃及第二」嗎?各種跡象顯示,中國已經具備這些條件:

互聯網是結束專制的天羅地網

  第一,很明顯在埃及革命成功中,網路起了關鍵性作用。埃及革命的導火索是一個青年薩伊德被警察打死。結果有人在「臉書」建立「我們都是薩伊德」的網頁,把死者慘死的照片等放到網上,呼籲人們關注這個慘案。《紐約時報》說,這個臉書網頁達到五十萬成員。最後埃及人民能聚集開羅廣場,臉書、推特等網路上的呼籲、串連(包括調動民眾情緒)等起了重要作用。

  而以前在獨裁社會,人們很難組織起一場運動,因沒法通知、串連等。像二十年前的中國八九民運,是因開明派領導人胡耀邦去世的「突發事件」,起到「通知、串連」及「調動大眾情緒」的作用才形成聲勢。但突發事件可遇不可期。今天臉書等現代科技等於形成官媒之外的「民間通道」。埃及人民靠這個「通道」連成一個整體,趕走了獨裁者。今天中國同樣具備這個條件,據最新統計數字,中國上網者已達四億五千萬人!中國的網路「通道」能力,可能高於埃及。

  第二,埃及人民能湧上街頭,因對政府長期不滿,如同乾柴遍布,只等一處火苗。中國的情況也類似,人民對中共的憤怒與日俱增,官員貪腐,社會不公,嚴重貧富不均,更不要說中國人一直被剝奪(投票選舉)政治選擇權。聯合國一百九十三個成員,有一百三十國已民主選舉,大國中沒實行民選的只有中國!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排行榜的人均收入最高的前二十名國家和地區,除香港和新加坡外,全部是民主國家。這說明只有民主,才會帶來真正的社會穩定,並有持久的繁榮。這些信息,時時刻刻在啟迪和影響中國人!

  第三,埃及革命並不是全民運動,只是一部份人走向街頭,最後形成一種聲勢,而影響到全國。在開羅廣場,抗議民眾最多時才二十五萬。埃及人口八千四百萬,二十五萬只是千分之三。這點給人們提供一個重要的新視角:不用等到全國人民覺醒,只要有數萬堅定者走向街頭,就能形成聲勢就可能成事。在中國使用互聯網的四億人中,只要千分之一上街,就是四十萬人。北京有數萬人上街,警方就難以應對。而只要堅持數天,就能影響全國。今天臉書、推特、手機等的傳播能力,其影響力跟二十年前天安門事件時完全不能同日而語。

中國軍方可能不敢鎮壓

  第四,軍方沒有出兵鎮壓,是埃及革命成功的重要因素。那麼如果中國再發生八九民運,軍方還會不會鎮壓?埃及軍官跟中國軍官當然有不同,他們中很多人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受到西方人道主義教育;但他們拒絕鎮壓的更主要原因是,通過外媒及互聯網信息等,他們清楚地知道在開羅廣場的抗議民眾不是暴徒,抗議者要求的是民主自由,反映的是埃及人民的心聲。而且,如果他們選擇鎮壓,還有一個將來被追究屠殺罪的刑責問題。所以不少軍官消極抵抗,寧可被撤換或辭職。

  如果中國爆發「茉莉花革命」,解放軍的軍官也會面臨同樣的選擇。在今天的手機可以攝影的互聯網時代,中國的各級軍官們及士兵都絕不會像二十年前那樣,要麼對北京發生的真實情況不知情,要麼被洗腦教育。他們像埃及軍人那樣瞭解到真實情況之後,拒絕開槍鎮壓的可能性遠大於開槍鎮壓。連掌權已四十年的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面對人民抗議示威,都得花錢從外國找雇傭兵,而沒法完全指揮自己的軍隊殺人。

  穆巴拉克和卡扎菲,都已掌權三十年以上。而胡錦濤沒有他們那樣長期掌權,更沒有當年鄧小平那樣(第一代打江山領導人)權威,包括他的政治童養媳出身的氣質和心理狀況等等,他敢不敢下令開槍都令人質疑。雖然鄧小平具有絕對權威,還是要找軍頭談話,擔心兵變。即使這樣,當時還有將軍抗命,黨內高層抵制。而今非昔比,胡錦濤不是鄧小平,中國的將軍和士兵,也跟當年的背景不同。另外,抗議示威的聲勢越大,就越有「大勢所趨」的約束軍方的威懾力。

我們更固執,寧可死在這裡

  在中國,互聯網、人民的不滿都存在,就看有沒有少數堅定者勇敢上街。這點中國跟埃及有點不同。在開羅廣場,示威民眾上來就燒了執政黨總部,打出的標語是:穆巴拉克下台!我恨穆巴拉克!穆巴拉克是敵人!穆巴拉克發表「拒絕下台」的電視講話後,開羅廣場的抗議者說,「他固執,我們更固執,寧可死在這裡!」在埃及革命(以及其他中東各國的革命)中,都沒有知識份子或異議人士唱甚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高調,廣場上回盪的是痛恨專制、跟穆巴拉克不共戴天的憤怒情緒。

  但在中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異議運動代表性人物卻宣揚「沒有敵人、以愛化解恨」等矯情做作的高調。而海外的民運理論家則熱衷「見好就收」的文字遊戲,還曾謀求民運跟共產黨「朝野良性互動」。這種種論調,弱化了中國人對專制的痛恨、對共產黨獨裁的憤怒,模糊了推翻共產黨的清晰目標。再加上近年強調「維權」(也是在體制內打轉轉)等,都無法把中國人對政府的不滿,提升到像埃及人民就是要把獨裁者趕下台的高度。而如果沒有相當一批中國人對專制深惡痛絕,對獨裁咬牙切齒,中國就難有一大批勇敢者走上街頭,就難以形成突尼斯、埃及革命的那種局面。

  連一年多前的伊朗革命,反對派也有這種認知不清。《華爾街日報》的專論說,經過這次埃及革命,伊朗的反對派明確了,不再謀求體制內改革,而是要推翻內賈德政權。中國的下一場民主運動,一定會從埃及革命,包括伊朗反對派的醒悟中得到啟示:不需要全體人民都覺醒,只要一部份痛恨共產專制的人們凝聚力量,就足以和貌似強大的專制抗衡;不需要民運團體領導、不需要明星領袖,靠互聯網的號召,就可以形成推翻專制城墻的浪潮!

  今天我們需要的,是吹響中國「茉莉花革命」的號角,當足夠的民眾被這支號角感染、振奮起來的時候,就是中國「茉莉花革命」到來的時刻,那一天絕不會久遠,因為中國人民絕不是低等動物,他們要做自由人的意願絕不會亞於其他種族──只要對這點充滿信心,就會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到來和成功充滿信心!

二○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於美國

作者: 曹長青
《开放》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