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0日星期日

不要搞純中國人的茉莉花革命

張三一言

我對任何反抗共產黨專制獨裁的行動,不管行動者是甚麼人、用的是甚麼方法、出於為己還是為人的目的,我都大力支持;抱括神經漢拿塊磚頭扔向共產黨官軍警管我都“樂觀其中”。所以,對任何人做的任何茉莉花革命或其它革命都義無反顧地全力支持──我對誰是發起者指揮者之類的爭吵沒有興趣。

有一篇“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志愿者、推动者和参与者的联合声明”(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 amp;post=1126454)所表達的內容當然也是全力支持。只是,對其中一點具有一般地問題提出一些意見。

聲明中有這麼一句:“中国茉莉花革命没有任何外国势力的参与,我们都是挚爱中国的中国公民,我们的心是长江、黄河哺育的中国心。”我認為這個表達在策略上是可取的,或者說行動應該如此。這一點不用多談。但是,如果認為是理所當然,把策略當成真理,則極端錯誤。

錯在哪裡?

其一,茉莉花革命本來就是非國產土貨的純粹泊來品,你不能一拿到手就把它與外國斷六親。這樣中國化,極可能的是被滲入中國文化的三聚氰氨;對共產黨有益無害,對中國民眾有害無益。這是中國近百年來“中體西用”的繼承和光大;也就是自由民主現代化失敗的國情。現在還想這樣做,可說是愚不可及。

其二,茉莉花革命主旨就是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等現代人類文明的普世價值,並擬用這套價值建立一個與之相應的自由民主制度與政權。所有接受這一價值和建立這一制度的國家都是在自由民主世界的人民與政府支持、援助,甚至參與下完成的。你想搞純中國的茉莉花革命,就是斷絕外來助力(對中共的壓力),這明顯是自損自戕的道路。怎麼可走?

其三,上面引用的那句話與共產黨的“人权是内部事务”、“不許外國干涉我國內政”是同一邏輯同一思路。這種思路和邏輯有利於共產黨“關起門來打狗”,是“穩定(共產黨政權)壓倒一切”總政策的一個組成部分,追求中國民主的人士怎麼能為共產黨效勞?

既然共產黨“人权是内部事务”、“不許外國干涉我國內政”,我們就應該反其道而行之:倡導人权高于与主权,人權無國界;歡迎全世界人民和國家支持我們中國人的維權、爭自由、立民主的努力。

你認同和支持卡達非“不許外國干涉我國內政”而反對北約轟擊他的軍隊嗎?我相信沒有多少個自由民主人士能作出肯定的回答。為甚麼國際可以制止卡達非殺利比亞人民而不可制止共產黨迫害中國人?

作為現代的追求自由民主人士,應該有一個極之明確清晰的觀點:地球是一村!人權無國界!

20110410 香港

http://www.mirrorbooks.com/wpmain/?p=53827

相关文章:《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志愿者、推动者和参与者的联合声明》

一个海外华人至中国外交部的公开信

致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与姜瑜,

你们总爱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醒各国记者“中国是个法治国家,将依法办事。”

中国的确是个法制国家,你们没说的是你们是这个法制国家里骑劫中国法制的强奸犯。

自满清政府灭亡中国走向共和后,中国的确是个法制国家,中国的法制是以国父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政治纲领为依据的,却在62年前被你共产党绑架。对外你们披着和谐友善的羊皮大喊中国是个法制国家,要人家尊重你们。对内你们披上狼皮,每分每秒持续不断的蹂躏着中国法制和中国老百姓。中国的法制就是在你们这群邪恶的强奸犯里像川剧变脸般不断地以羊皮狼皮变换着。

中国的法制过去62年里无时无刻不被你共产党强奸蹂躏,你共产党把中国法制和中国老百姓当慰安妇,把有良心敢于指出你们罪恶的中国人奸杀。等着吧!你共产党的审批日快来临了。洪磊,姜瑜,还有许多拥戴着共产党政权最不要脸的说谎者,你们帮着这邪恶政权帮腔说谎、蔑视羞辱良知,享受着独裁统治下的优惠无恶不作,你们这些人是要受到审判的。

你们的好日子不多了!大家都看着哪!全人类都看着你们!所有被共产党强奸蹂躏过的人,所有中国人,所有热爱中华文化的海外华人绝不原谅你们所犯的罪行。我们绝不原谅!

一个海外华人上。

2011年4月11日

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标志


这张照片摄于2011年2月20日上海茉莉花集会现场。它现在正在成为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标志。

看这位上海的年青人,你们觉得他像一个革命者吗?我觉得不像。我觉得他具有小资的一切特征。但他同时还有着觉醒和勇气。这就是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特点,它是由这一代觉醒的有知识的年青人为先锋的革命。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参与者可以是小资,可以是教徒,也可以是上访户,但共同的特点就是我们已经觉醒了,我们已经知道中国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就是共产党。共产党不除,中国无幸福!

看他,在被捕后仍然坚定勇敢地打出代表胜利的手势。这就是我们茉莉花革命的标志:中国茉莉花革命必胜!

关于这位勇敢的小资被捕的过程,请见《上海2月20日视频》

JasminePlaces

张朴:谁来干掉中共——写在茉莉花革命方兴未艾时

转眼之间,中国茉莉花革命已折腾了中共九个星期,逼得中共当局不得不宣布进入“非常时期”。这个拥有七千万党员,五千万官吏,两千万特务、线人的政权,其军队、武警、公安、保安,多到数不胜数,竟成了惊弓之鸟,原因只有一个:人心丧尽。茉莉花革命如今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中共头顶。只是:何时落下,一剑封喉?

面对中共的凶猛镇压,单靠网络上的宣传、鼓动,期待着仇恨专制、追求自由的勇敢者上街散步,虽能使中共劳命破财,一时却难成气候。有人说,推倒柏林墙,就是从几个散步者开始。但,别忘了苏联戈尔巴乔夫推行的政治体制改革,已严重削弱了众卫星国的专制统治。即使是突尼斯和埃及,整个专制政权的垮台过程,要在中国复制也不容易。中共对社会控制的严密度,远大于这两个国家。眼下连你在电话里谈论茉莉花,警察都会找上门,多少可能性被扼杀在摇篮中。

在我看来,中国走向民主的进程,更像利比亚。只要茉莉花革命不停止呐喊,时机总会有的:或者是一次社会危机,或者是一场经济动荡,甚至是某个突发事件当局处理不当,茉莉花革命呼唤的散步人潮,将滚滚而来。如果中共举起屠刀,茉莉花革命的成功与否,就要仰仗于西方世界的干涉。没有西方世界作后盾,在残暴的中共政权压迫下,希望能有几分?

有一种说法,中共不是卡扎菲,西方不敢对中共动武,中共太强大了。什么样的强大?貌似!十足的泥足巨人。西方拥有的制空制海权,中共再花多少银子也夺不到。类似对利比亚的禁空禁海一旦发生,仅切断中共经济命脉,社会就必然大乱。且不说商店抢购,工厂停工,光是楼市破产,股市跌到零,就足以使中共死得比卡扎菲更快。

在西方诸国中,美国是中共的最怕,却是中国老百姓的最爱。在国内的一次网上民意测验中,百分之九十的投票人支持美国军舰开进“中南海”。茉莉花革命的第一次散步,美国大使出现在现场,中共大为不安。中共可以不在乎联合国,不在乎欧盟,不在乎它治下的老百姓,却不能不在乎美国。无论是一场贸易战或经济制裁,无论是打局部战争或全面战争,中共根本没有胜算。中共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金钱糊住美国人的嘴,买上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每年奉上几百亿美元的订单。美国人似乎也不想灭掉中共,除了考虑自己的经济利益,多半担心局面动荡,影响到世界经济。

随着中国人权状况的持续恶化,西方舆论对中共政权的恶感日益高涨,不是不可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将更强硬的对抗中共,甚至对中国茉莉花革命伸出援手。西方无需动武,只要猛击中共的软肋,就能削弱其统治。

比如,全力支持在香港实现普选。民主制度下的特首,不再是中共的奴才。香港人民的当家作主,必定会对中国各地的政治变局,产生直接影响。

西藏、台湾,被形容为中共政权的两个睾丸,西方能出手的方式很多。把西藏、台湾问题国际化,明确支持达赖喇嘛倡导的藏人自治的中间道路,尽快出售先进战机和潜艇给台湾。搞乱中共,令其顾此失彼、内外交困,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就会有成功的机会。

http://blog.dwnews.com/post-134531.html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