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6日星期六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福州和全国电动车问题公告

自古以来,生存的最低要求是“衣食住行”,当局也宣称“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可事实是权贵精英集团却在衣食住行的最低需求上用戕害弱者的方式谋取暴利!

福州的茉莉花参与者们来信告知,福州市委书记袁荣祥、市长苏增多和电动车商相勾结,为了谋取高额不法利润,以“遵守国家标准”为由,宣布全市现有的近百万电动车不合标准,并强行要求民众购买所谓“达标电动车”。可是“达标”电动车依然大幅超标,安全系数却大大低于现有产品,同型号产品在福州的定价比北京的价格还贵600~1000元,但福州的质监局和交警部门却在袁荣祥的授意下一路绿灯,强制执行袁荣祥“谋财害命”的行为。

据了解,国家标准(即时速20公里内,重量不超过40公斤,功率不高于240W)是99年制定,早已满足不了科技发展和行车安全的需求,可政府却迟迟不颁布新的标准,导致全国近1.5亿电动车用户受到影响。他们大多是打工者和普通居民。作为社会的底层和中坚力量,电动车是他们谋生的基本工具。购置一辆电动车的大笔开支相当与每名普通打工者不吃不喝2~3个月的工资!

今天,衣物等商品税最高可达定价的64%,食品安全问题继续发酵,住房楼市泡沫持续膨胀,现在连行车出行也成为你们巧取豪夺的市场!你们不断侵害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和生存发展,有何颜面妄谈“生存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我们要吃饭,我们要住房,我们要保障,我们不要喝血(和谐)社会!

我们还是用那个态度,以谦卑对张狂,以平和对暴力的方式来展示人民的力量!


我们响应福州电动车用户的要求,呼吁福州所有电动车用户和所有茉莉花参与者们从本周起:
1. 周日下午去散步;
2. 所有路过散步点的车辆鸣起喇叭;
3. 口口相传,邀请更多朋友为自己的权益加入散步

我们要求:
1. 中央政府制定新的电动车标准,保障人民出行安全;
2. 福州市委书记袁荣祥、市长苏增多公布个人财产;
3. 福州市政府停止执行“谋财害命”的强制更换行为并赔偿受损用户。

福州散步点为:五一广场越洋图书城门前;宝龙休闲广场;南后街杨桥路出口处。

我们强调:路过、散步、围观就是支持,就是参与!新标准不出台,受损用户得不到赔偿,福州政府继续“谋财害命”,让我们出行不安全,我们就散步不止!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年3月26日

注,全国各城市散步点保持不变,以3月27日散步公告为准: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2011/03/2011327.html

本文系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博客首发: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建议深圳远望数码城的小商家在3月27日下午2时来华强北路麦当劳举行抗议行动

深圳远望数码城的小商家正在受到数码城管理处不公平的对待。请在3月27日下午2时来华强北路麦当劳(华强北路店)举行抗议行动。相信这样一定会得到政府的重视。相信政府一定会本着公平的原则给数码城管理处施加压力,让他们不要欺压小商家。因为每周日下午2时,华强北路麦当劳(华强北路店)是茉莉花散步地点,政府并不愿意让一个普通的商业纠纷演变成一场茉莉花革命。

集会的地方是华强北路麦当劳店,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华强北路3011号。也就是红荔路和华强北路交口,圣廷苑酒店对面。

请广为宣传。

韩广生:中国茉莉花将带动社会变革

前沈阳司法局局长、公安局副局长韩广生认为,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正在带动一场社会变革,海外民运应该有效的把握时机,促进中国民主化进程。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报道。

加拿大多伦多一批人权民运人士,日前举办研讨国内茉莉花革命形势的餐叙聚会,韩广生在发言中表示,由突尼斯到埃及发起的茉莉花革命,目前在中国正方兴未艾,它标志着民主的潮流不可阻挡:“这是人类进步的不可逆转的趋势,也标志着专制独裁和腐败,在这个世界上是越来越不得人心。所以北非的茉莉花革命,确实对中国影响很大,在中国的微博上就可以看到。尽管当局把‘茉莉花’三个字设为敏感词,但是还有很多婉转的说法,婉转的转发,说明国内,尤其是知识阶层对民主的诉求愿望是很强烈的。”

现年59岁的韩广生,于2001年放弃高官厚禄移居加拿大多伦多。他出走前是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局长,并曾任公安局副局长。韩广生分析表示,中国发生茉莉花革命以来,中国官方使用了大量警力进行戒备和打压,对民间任何迹象都采取严防死守的做法,恰恰说明当局非常虚弱:“这说明他的心虚,说明他非常的恐惧,所以现在他采取的是高压,庞大的经费和人员在维持它的统治。另一方面,他继续以欺骗的手法。共产党历来是两手,用欺骗的手法来歪曲茉莉花革命,来歪曲西方世界包括联合国对利比亚独裁者做出的惩罚措施。”

韩广生出生于1952年,1982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系、哲学系。毕业后进入辽宁省沈阳公安系统工作。由于具有高学历、能言善写且工作能力强,迅速获得提拔,1992年起任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1999年起任沈阳市司法局局长、党委书记。韩广生介绍说,由于越来越无法容忍官场的腐败和黑暗,于2001年毅然放弃官位和特权利益而只身出走到加拿大。

韩广生介绍说,他最近非常关注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形势,并在网络进行评论,例如刚刚驳斥《环球时报》总编指:西方国家对于利比亚进行的管制和轰炸,目的是要夺回主导权:“我说(某某)总编和你所效忠的利益集团,历来对西方世界,极尽歪曲诽谤之能事,先是说侵略,然后说侵犯主权,然后说严重干扰内政,再然后说争夺石油资源,现在又出来个新说法,要夺回主导权,我说你们在共产主义的谎言破产之后,你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利益还有其他更珍贵的东西,那就是民主和人权至上的价值观。”

韩广生针对吴邦国在两会所作的报告发表微博进行分析,获得网友广泛转贴:“我说西方国家实行多党轮流执政是不确切的,准确地说,西方国家实行的是多党竞争执政,西方国家也可以一党长期执政,关键是人民要选举。在中国,升学、上岗、市场等等的诸多方面,都强调必须坚持竞争,执政为什么不可以竞争?如果你公平、公正、廉洁,还怕竞争吗?”

韩广生指出,目前中国茉莉花革命需要紧紧抓住几件事:“第一条,关注中共的表演,揭露他们的谎言。第二条,抓住人民切身利益的事情,替他们呐喊。如果空洞的说民主,什么什么的,老百姓不感兴趣,因为他们关注的是切身利益。就像共产党当初打天下,他虽然一方面高喊着民主,而对于老百姓是打土豪分田地见实惠。所以中国老百姓的住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这些问题,我们要予以评论,予以阐述他的根源,我觉得这对唤起百姓是有用的。”

韩广生认为,海外民运应该有效地把握时机,推动茉莉花革命,带动中国社会的民主化进程:“我觉得海外民运应该研究正确的目标策略和方法,切实有效地发挥在海外这种信息传输比较自由和快捷的优势来唤醒国内民众,来支持国内的民主思潮,来促进中国向民主化道路前进的进程。”

韩广生曾向加拿大政府提出难民申请但遭拒,目前正在申请加拿大人道与同情理由的移民身份。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从加拿大发来的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to-03252011125639.html

法广:中国“长城防火墙”出现缺口 茉莉花“越墙而入”

法新社报道说,中国当局“弥补”行动的结果,给中国大量上网的人,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造成严重的紊乱。

全球一号互联网搜索引擎谷歌的邮件系统Gmail最近收到严重干扰。Gmail如同其它网络邮件服务系统一样,向人们提供保障安全和能绕过“长城防火墙”的软件。

在北京的政治分析人士胡塞尔对法新社表示,中国政府正在试验新的东西,他们想看一看,究竟存在不存在一种技术手段,用来对付可能出现的有组织的反对派。

中国的网络审查系统应该说是全球最严的,当局动员巨大的人力物力监控网络,审查网络,通过关键词来清洗敏感的政治内容。即使这样,似乎仍然存在着一个无形的力量跟网上封锁作斗争,防火墙建起来了,就产生了教你翻墙的软件。墙越筑越高,翻墙的本领似乎也越来越强,你堵我翻,形成一场网上的世纪斗法。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使用谷歌Gmail信箱的人不断埋怨难以进入邮件系统。谷歌明确指责这是中国政府在干扰它的邮件服务。谷歌发表声明强调:已经广泛检查了自己的系统,在自身系统方面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是一次来自政府的封堵,而且设计巧妙,以便给人造成问题出自Gmail的印象。

虚拟专用网络VPN也指责中国政府从中作怪。至少有四个提供信息服务的网络机构表示,最近在中国发生了问题。

美国和英国的虚拟专用网12VPN发言人表示,“在最近这一不明确的阶段”,不再在中国发展新顾客。这家网络的发言人认为,网络发生类似问题,似乎是中国政府对网上呼吁茉莉花集会作出的反应。

受中东和北非地区茉莉花革命的影响,网上发起了在中国几十座城市同时进行茉莉花散步活动的呼吁。呼吁者希望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这些匿名的网上呼吁最早出现在二月份。

中国当局对此高度重视。他们在呼吁者指定的散步和集合的地点部署重大警力,只要发现可疑的人就传唤、驱散。甚至闻风而来的外国记者也遭到中国警方的野蛮对待。但是,直到现在,至少并未发现显而易见的抗议活动。然而这件事成了中国当局的一块心病,每逢星期天,当局都要出动大批警察在可能会发生集会的地点“围追堵截”,从公布的新闻照片看,与其说抗议者在聚会,不如说现场集聚的大批警察不知所措的表现令人吃惊。

日益高涨的物价,日益严重的腐败现象,以及越来越严重的穷富差异,这些导致中东和北非一些国家发生革命的问题在中国同样存在。中国普通民众对这些现象的不满正在不断增长。

北京当局紧张地注视着北非和中东地区发生的革命,严格地审查和删掉网上相关的信息。

不过,法新社报道说,中国当局的补墙行动对企业冲击最严重。在设在上海的中国市场研究集团工作的Cavender指出,这一因素使得外国企业在中国做事更不容易。外国企业在中国遭遇的问题多不胜数,中国的法律框架对他们非常不利。但为了企业的经营,外国企业最需要从外国网站自由的获取信息。

中国普通民众对网络审查其实也不满意,尤其对谷歌的邮件系统遭到干扰更不满。因为谷歌邮件系统最受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的欢迎。在新浪网上,有一位网民就指当局的做法“值得蔑视”。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