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4日星期六

“六四”和利比亚 让北京精神分裂 释弃卡扎菲讯号

六四惨剧 22周年前夕,北京风声鹤唳,大批六四死难者家属和异见人士被旅游、被出差、被失踪,网络更是全面封杀八九、六四等敏感字。讽刺的是,北京昨日突然宣布,已接触利比亚反对派领袖,似乎准备放弃曾表示要以六四屠杀为榜样的独裁者卡达菲。

北京释出弃卡达菲讯号

今年 2月,卡达菲下令用防空导弹轰击示威者、用战机炸首都,并以北京六四屠杀为例,指坦克开进天安门辗过示威者,「中国的统一,比少数示威者重要」。狂人狂语狂行,震撼国际社会。不过,北京未改做为卡达菲老朋友的立场,不支持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决议,还重申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

至昨日,中国外交部主动发表声明,指中国驻卡塔尔大使张志良在多哈会见了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中国外交部重申,希望利比亚危机得到政治解决,利比亚未来应由利比亚人民决定。这是北京首次释出可能接受反对派、放弃卡达菲的讯号,难免令人联想,北京是否不再认可卡达菲铁血镇压示威者的立场?是否隐含对六四屠杀的忏悔?

不得不认同革命的结果

但是,从北京目前强硬打压民间六四纪念活动来看,北京即使不再支持卡达菲,也不等于会接受反独裁的民主潮流,更多的只是利益驱动。中国有 75家企业在利比亚投资,涉及的大型工程有 50个、合同金额达 188亿美元。在俄罗斯表明卡达菲应下台后,北京要力撑卡达菲,已是独木难支,要减少中国在利比亚投资的损失,只能与国际社会合作,只能与利比亚未来的掌权者、现在的反对派合作。

因此,北京的对内、对外政策,在价值观取舍上明显不一:既要反对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又不得不认同革命的结果;既要放弃支持六四屠杀的卡达菲,又要坚持打压要求平反六四的声音;既要宣称「利比亚未来应由利比亚人民决定」,又要在国内摆出我为民作主的架势。这种精神分裂症,最终要么由中共推动政改加以治疗,要么由人民革命予以终结。

香港苹果日报
李平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