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2日星期五

上海货柜运输业罢工持续 数千集卡车堵街抗议

2011-04-21

上海集卡车行业大罢工以及抗议行动周四持续,数千辆车聚集浦东凌桥,警力继续驱散及抓捕聚集的司机。

周四,数千辆集卡车停泊在上海浦东凌桥区,延续周三开始的抗议行动,要求政府遏制乱收费以及关注行业困境。

运输公司的李小姐周四说:“今天还有的,凌桥今天有很多围观的,现在不是说闹事,大家就在那里看,坚守着。警察今天一直都在,还有好多警犬,还有警车。”

据悉下午估计有数千司机聚集,而防暴警察行动进行驱散,过程中再度抓捕近十人。

刚离开现场的陈先生告诉本台。“车子很多,大概有几千辆,把一条马路全部都堵死了。下午两三点聚集很多集卡司机,到处都是人。后来防暴警察过去驱散,司机都走了,把空车留在路上,现在只剩几百个人在了。好像还抓了七八个人。昨天就抓了几十个人,说是暂时不处理,现在人也不知在哪儿。今天有没有人受伤我不知道不能乱讲,但昨天就在我跟前,有人被警察打得面目全非的。”

油价在内的成本不断攀升,港区巧立名目的收费众多,运输价格却是多年不变,生存受威胁的情况下上海数百家集装箱卡车车队本周三发起罢工,促请呼吁政府关注。

周三上午起,司机和车主们先后聚集在宝山区水产路以及浦东外高桥港口请愿,高峰期达数千人,而大批警察也多次强行驱散聚集的人群,抓捕数十人,反而令周四有更多业界人士加入到罢工抗议的行列。

运输公司的李小姐周四告诉本台,不光是集卡车队,连放箱公司也开始罢工。

“放箱公司今天都罢工了,昨天还一小部分车队有人偷偷做,但今天放箱公司都不做了,车子单不放,就什么都没法做了。”

而持续两天的上海集卡罢工集会事件令当局动用了数千警力,却不见任何相关政府部门的出面回应或调解,这起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也并没出现在本地媒体报道中,所有以此为主题的互联网帖也一律迅速被删除。

陈先生说有到现场采访的记者被警察带走:“上海本地没有一家媒体报道,采访的像是记者也被带走了几个不知哪儿的。当时我用手机跟那个记者一同拍照被发现了,我当场删掉图片,他们就被带走了。现在我们根本没办法生存,港口是政府的,政府带头乱收费,下面的堆场也都跟着乱七八糟的收。通过这一年多积怨已久,爆发这些事情,现在政府抓人打人进一步激发了群众,今天出的事比昨天还要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04212011124548.html

3 条评论:

  1. 药家鑫的案子早就该判下来了。七年前,连杀四人的穷大学生马加爵,从被捕到赴死也就三个来月。很奇怪,为什么药家鑫的案子拖了6个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判呢?据说法庭还在极力促成双方和解,也就是花钱消灾。俺不明白,药家鑫杀人的性质是反社会的,因为他和被害人并不认识,他的攻击对象是社会。所以他这个案子是由公诉人代表人民起诉他的。要和解也只能是犯案者与人民和解。现在,从网上几千万个帖子的内容来看,中国人民丝毫没有要与药家鑫和解的意愿。而被害人家属也坚决表示不考虑赔偿,只要惩罚凶犯。那么,是谁还在保护着药家鑫这个杀人犯呢?

    网上有个谣传,说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药家鑫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我不认为结局会是这样糟糕。但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一切确实都在往有利于药家鑫的那个方向发展。这几天宣传机构已经开始清理网上的帖子了。很多网络评论员已经把安抚人心的帖子发出来了。今天在环球网上看到一个报道,说药家鑫不是富二代,他的手机还在按揭。连中国官方网站都已经出来给药家鑫说情了,还会有什么好结局吗?刚才我去强坛和天涯看了看,关于药家鑫的帖子大都被清除干净了。最新的传说是,药家鑫一案将在4月22日宣判。最紧张的那一刻就要到来了。

    本来,我并不打算就此案写任何文字,因为国内大大小小的官方和民间网站上已经有成千上万篇文章把这个案件说得一清二楚。杀人的证据在那里,杀人犯的动机在那里,罪犯的口供在那里,受害者家属的意愿在那里,国家的法律在那里,众多网友的分析在那里,多数律师的意见在那里,成千上万老百姓的舆论在那里,还有左派和右派的一致看法在那里。这个案子难道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药家鑫就是新时代的杀人犯,就是一个既懂音乐又懂如何杀人灭口的恶魔,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死有余辜的人渣。而杀人抵命,这是一个从孔夫子时代到一直到今天老少皆晓的道理。要说中国特色,一命偿一命也算一条中国特色。要说中国现代伦理,杀人偿命也不违中国现代伦理。要说依法治国,不惩治药家鑫,依法治国从何谈起?他杀了人要是不去抵命,以后全中国的官人和富人都可以放心大胆地杀害任何穷人了,穷人以后生命都会没保障。以后开车的的人人车里放把长刀,估计车祸后能活下来的人就不多了。 长此以往,这个国家真要完蛋了。

    所以,他药家鑫不死,法律必死。他药家鑫不亡,国家必亡。他药家鑫不被治罪,人民必遭罪。

    药家鑫的罪恶,拿到全世界其他任何一个还存在着死刑的国家,都是要判死刑。拿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已经废除了死刑的国家,都是八个终身监禁,永不出狱。教皇每到一个国家访问都要赦免一两个死囚。药家鑫所犯下的罪行,就连教皇也不会赦免。

    开车撞伤人后不去救人,反而拿出利刀连捅八刀,把一个苦苦哀求的穷苦妇女活活捅死,看着那个妇女倒在血泊中继续开车上路,继续撞人。这一切都是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挥洒自如的连贯性动作。那么,有谁能告诉我,有什么理由可以让这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犯逍遥法外?如果不对药家鑫处以最严厉的刑罚,如今这世上还有天理了吗?这人间还有黑白了吗?这中国还有王法了吗?这中国的穷人还有活路了吗?

    如果让这个魔鬼逃脱最严厉的法律制裁,那这是个什么鬼世道,王八世道,混帐世道啊!

    这才几天,李刚儿子酒后撞死人案件的民怨还没平息,药家鑫案就来了。国内的网友说,当穷二代被迫杀人的时候,你给官员们讲人性,他们给你讲法律,说法不容情;每次当官二代故意杀人的时候,你讲法律,官员们给你讲人性,法外开情。天哪,中国还有法吗?

    我并非主张“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但是在国内,谁都知道没有谁判了死缓就真的是等两年去死,而是由死缓到减刑到保外就医,不出几年大家又可以看见“这孩子” 揣着刀子开着车去弹钢琴了。穷人看到这个结局心里会很痛苦。 官二代、富二代会很得意—杀人是不用偿命的,大不了坐几年牢就放出来。没权没势的小老百姓,只能人人自危,出门被车撞伤了唯有连滚带爬落荒而逃,。当法律这个纸糊的“挡箭牌”谁都保护不了的时候,就没有人会顾忌法律了。大家都来犯法,社会将解体,国家将大乱。

    之所以网民们认为药家鑫必须判死刑而且要立即执行,是因为中国的司法部门不可信任。从多年前的苏绣文宝马车撞死农妇案,一直到最近的李刚的儿子校园驾车撞人案,网民们伤透了心。任何死刑之外的判决都有可能数年之后放虎归山。连外交部都说,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本来这个案子并不复杂。如果中国的官员们不那么明目张胆地去给“这孩子”制造那么多的作秀机会,不要使用那么多的网络评论员强奸民意,要求处死药家鑫的呼声并不会这么高。造成现在这种局面,要怪只能怪从苏秀文宝马撞死农民案以来政府对官人和富人的偏袒,怪药家鑫的亲友公关做得太过分,适得其反。

    这几天,我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全中国的官都在护着药家鑫呢?因为他药家鑫是全中国官员和富人的好孩子。他一旦判处死刑,那就意味着全以后中国的官二代、富二代都要和穷人马加爵、杨佳一样杀人偿命。换句话说,不出三年,就可能有一些富贵子弟向马加爵、杨佳报到。那他们的亿万家私由谁来继承?那他们搜刮的钱财有由谁去享受?所以,他们可以杀人,杀了人还不用抵命。所谓的缓期执行,不过就是关几年放出来。这个社会就是官人的社会,富人的社会,是官二代的杀人天堂。

    这几天,我终于想明白了。就是要中国的法律死,也不能让药家鑫死。对比起来,药家鑫的性命比中国的法律更重要。如果中国的法律对所有人一律平等,那岂不意味着我国很多的干部,还有很多商人都要把家搬到监狱里去?他药家鑫不就是杀了个农家孩子吗?那干坏事比他多了去了的大官,如今不还在逍遥法外吗?

    这几天,我终于想明白了。历史有时惊人地相似。如今这个法院,就是很久以前的衙门。古人说得好:八字衙门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今天和1000年前都是这个理。现今的公安局就是以前的捕快。捕谁不捕谁,全看上面痛快不痛快。真正意义上的公安局早就不存在了,有的只是官安局,富安局。

    这几天,我终于想明白了。说什么改革开放,全是复辟封建主义。这什么建设社会主义,全是建设超级特权利益。什么大国、强国,那是一群打家劫舍的强盗!还有脸说“国家利益”四个字呢,呸!药家鑫的利益,贪官的利益,大款的利益早就凌驾于国家利益上了。

    这些年,我以为我已经找到真理了。可一看中国的今天,似乎又让我想起了老的道理。药家鑫一案让我重新想起毛泽东,想起那个人民虽然不富裕却不会被一个官二代无辜撞伤杀死而凶手逍遥法外的单纯年代。那时虽然穷人不是真正的主人翁,但也绝对不会跟今天这样当贱民。毛主席啊,您老人家如果真是农民眼中的真神,如果您能地下有知,您赶紧想个法子帮帮那些可怜的中国穷苦人吧。您自己看看,您的那个党有没有变成纵容富人为所欲为的富人党。您自己查一查,您的那只军队有没有变成只为有钱有权人保驾护航的富贵军。您自己说说,那个人民政府有没有成为只为官人、富人服务的官府。您自己断定,中国有没有成为穷人的地狱,富人的天堂。

    宣判的日期一天天逼近。每个小时我都在注视着最新的动态。但愿我的所有推测和判断都是错误的。但愿1949年成立的那个共和国,不会真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官和国,富和国。上天啊,请您给中国的穷人多多少少一点指望吧!

    回复删除
  2. 上海物资局陆炜和上海东方医院包敏,利用家里和结交的关系后台。诈骗或勒索诬陷好人。帮助贪官腐败,陆炜协助包敏做贪官和商人的小三,帮助提供官商勾结。

    包敏:连云港人,父亲和母亲都是上海申佳船厂领导,在浦东有7处房产。包敏干爹是上海边防局原局长。
    陆炜:上海崇明人,父亲是驻福建海军。

    包敏:13817700533 家庭地址:上海市海防新村34号
    陆炜:13301803170 家庭地址:上海房产太多不知哪天会换那套。

    回复删除
  3. 上海物资局陆炜和上海东方医院包敏,利用家里和结交的关系后台。诈骗或勒索诬陷好人。帮助贪官腐败,陆炜协助包敏做贪官和商人的小三,帮助提供官商勾结。

    包敏:连云港人,父亲和母亲都是上海申佳船厂领导,在浦东有7处房产。包敏干爹是上海边防局原局长。
    陆炜:上海崇明人,父亲是驻福建海军。

    包敏:13817700533 家庭地址:上海市海防新村34号
    陆炜:13301803170 家庭地址:上海房产太多不知哪天会换那套。

    回复删除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