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1日星期四

茉莉花革命信息地紧急通知

上海工人的大罢工在茉莉花革命运动的大背景和国内老百姓高物价、高腐败忍受已经到极限今天终于爆发,全国各行业的连锁反应已经开始,因此我们呼吁全国老百姓以各种行动声援上海工人。同时,上海工人和平集会中几个工人竟然被军警打死,请传播消息,并走上全国街头抗议上海警察暴行,勇敢者到各城市茉莉花每周集会地点抗议,有顾虑者可以到家门口大街上穿黑衣静站抗议。

行动起来,因为时不我待。全国人民已开始以各种行动声援上海工人、声援艾未未、声援守望教会。北京798艺术区数百名公民聚集声援艾未未,更多艾活动在酝酿;四川阿坝不计其数的藏人誓死抵抗包围寺庙军警、藏维人更多行动将展开;全国基督徒正前往北京、声援守望教会。所有人行动起来,当局就会顾此失彼、陷入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最终垮台,而艾未未等中国人的英雄才能得以自由。行动起来、瓦解专制就在今天!

4月21日紧急发布

http://chinajsm.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21.html

中国多个城市修垃圾焚烧厂遭强烈抗议

2011-04-21

中国大陆很多城市已经没有垃圾填埋堆放场地,为解决城市垃圾围城的问题,一些城市决定修建垃圾焚烧厂,却遭到周边村民的强烈抗议。

据中国媒体的报道,有统计显示,目前中国大陆除县城以外的668个大中城市中,有2/3处于垃圾包围之中,全国城市垃圾堆存侵占土地超过5亿平方米,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300亿元。

中国全国城市生活垃圾累计堆存量已达70亿吨,在城市的周边形成了一个个垃圾堆,甚至“垃圾山”。不少城市计划修建垃圾焚烧厂,以减少垃圾堆放。

垃圾围城的无锡市就计划在所属的东港镇黄土塘村兴建垃圾焚烧厂,但是计划却遭到村民的强烈反对,本台记者接通了黄土塘村村民薛勇的电话,向他了解有关情况。

记者:“它这个场离你们有多远?”

薛勇:“一公里吧。”

记者:“老百姓反对焚烧厂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担心些什么?”

薛勇:“担心有毒啊。”

记者:“焚烧厂在有建造计划的时候是不是事前征求你们村民的意见了?”

薛勇:“这个我也不知道。”

记者:“你本人的意见怎么样?”

薛勇:“怎么说呢,要想建我们也挡不住的。”

记者:“大部分村民还是反对垃圾厂的建设?”

薛勇:“全部反对。”

记者:“前几天好像有人去示威了是吧? ”

薛勇:“有的。”

薛勇说,垃圾厂的发电站原计划在今年4月13号正式点火,但连日来,有成千上万民众到发电厂门口抗议。11号,当局要强行拆除村民自发搭建的木棚,但遭到村民阻拦。4月15号,上万民众陆续赶往电厂门口聚集,直到晚上11点多才渐渐散去。

负责黄土塘村垃圾焚烧发电厂兴建工作的是无锡锡东环保能源公司,该公司经理毛伟坤表示,全国1/4的城市已基本没有垃圾填埋堆放场地,无锡市也不例外。

“因为无锡这边有政府出了文件。无锡一天产生的垃圾大概在3500吨左右。无锡本地原来有两个(垃圾厂)。一个是益多,还有一个是惠联。但是它们加在一起也只能处理一千吨垃圾,都是小规模的,而且现在益多由于它的技术原因停产了。所以政府才招标,我们才过来。然后我们是按照二千吨的规模建造的。通过高温燃烧,然后就发电。这是民生工程。”

无锡市锡东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一期工程日焚烧处理生活垃圾2000吨,年处理生活垃圾73万吨。

毛伟坤经理介绍说:“因为垃圾处理方式只有两种。一个是掩埋;还有一个是焚烧。现在我们国家本来耕地面积就在减少,然后民众产生的垃圾量反而在逐渐增加。所以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是目前(不说唯一吧),它是主要的处理方法。这种方法让它更环保。让它对民众、对周围环境的危害减少到最低。”

毛伟坤经理表示,他们的垃圾焚烧厂对废气、废水和废渣都会进行环保处理,厂区生产及生活污水经处理后符合国家《污水再生利用工程设计规范》。

“废气的排放我们是达到了欧盟的标准。废水我们是先经过自己的处理,然后达到这边的污水处理厂它们的标准,直接排放到污水处理厂,然后经过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最后才能排放到外面。另外就是废渣,废渣我们是不准排放的,是经过我们的处理发酵,有些东西是不能够排放的。政府规定必须在我们自己厂内自行解决。”

为什么当地村民会如此强烈反对修建垃圾焚烧厂呢?毛伟坤经理回答说,原因在于垃圾焚烧厂和当地民众在沟通方面存在一些问题。

“在实施过程中可能我们会遇到一些问题。被别有用心的村民逮住把柄吧。他们会组织一些老太太,这些人她们什么都不懂,然后就给蛊惑了,就过来聚集啊。现在通过政府解决,村民好像陆陆续续的,好像也没有聚集了。”

接受采访的两位人士都表示,当地公安部门已经发出通知,要求村民不要去垃圾焚烧厂抗议。

当地政府的书面解释承诺说,会等到国家环保总局专家对垃圾焚烧及发电厂进行的安全评估报告出来以后,再开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lj-04212011090330.html

海外网站公布格尔登寺录像不同于中国官方说法

发表日期 2011年 4月 21日

作者 法广

四川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自焚事件一个月之后,中国官方称当地生活已“恢复正常”。但海外声援西藏网站周三刊登了有关格尔登寺的藏语录像,显示寺院目前依然处于军警的严厉把守的紧张氛围之中,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中文部工作人员次仁娜母女士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格尔登寺目前仍被军警监控和包围。

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阿坝县格尔登寺自三月十六日一名僧人为纪念2008年三一四拉萨事件而自焚之后,连续一个多月来遭到当地军警的包围,但中国政府和媒体连日来一直否认西南藏格尔登寺被中国军警封锁,并指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联手西方势力,在中国藏区制造混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周二在例行记者会上否认在格尔登寺发生军警跟寺院喇嘛以及当地藏民的对峙事件,还称“格尔登寺各项生活正常”。然而,法新社今天发自北京的电稿指出,海外声援西藏网站周三刊登了有关格尔登寺的藏语录像,显示寺院目前依然处于军警严厉把守的紧张氛围之中,不过,法新社也说,无法就此一录像的确实来源进行核实。

就此,本台采访了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中文部工作人员次仁娜母女士,次仁娜母女士刚刚同格尔登寺在达兰萨拉的联系人通过电话,格尔登寺在达兰萨拉设有分寺,次仁娜母向本台记者扬眉介绍了格尔登寺目前的状况。

次仁娜母:目前格尔登寺的情况还是和以前一样,军警将整个寺院都包围起来,他们派工作人员到寺院去做爱国爱教的教育。每天早上,所有僧侣都被聚在一起,开始举行爱国爱教的教育。下午,每个工作人员都被派到僧侣的宿舍,去做个别的教育。

工作人员一共有八百多,除了有阿坝县的以外,还有来自汶川、马尔康等地的。他们从那边调集很多工作人员,现在在阿坝县格尔登寺进行爱国爱教教育。

新华社说格登尔寺的情况现在已经完全恢复。我对此也问过他们(格尔登寺在达兰萨拉的联系人),他们说情况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当地的一些工作人员专门请一些人去转经,给每个在格尔登寺转经的人付30元人民币,让他们转经,给他们照相,然后就在中央台或者新华社报道说,格尔登寺已经恢复正常的生活,他们就这样做一些类似欺骗性的宣传。

法广:你所说的“跟以前一样”的“以前”是指什么时候?

次仁娜母:就是指前一段时间、整个寺院都被包围封锁起来的时候,僧侣不可以出去,家人不能进去探望,僧侣的饮食和日常生活用品都不能正常地供应。寺庙周围还是有很多军警包围,他们说整个寺院都用铁丝网包围着。格尔登寺本来寺庙很大,四个方向都有可以出入的大门,现在后面和两侧的3个大门都已经被封锁起来,只有一个大门可以出入,(可以出入的)那个大门都有军警守卫。在寺院那边有个白塔,站在白塔上面可以看到整个寺院人们的一举一动。他们在整个寺院都安装了监控系统,军警24小时轮流值班,监控整个寺院的情况。


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10421-%E6%B5%B7%E5%A4%96%E7%BD%91%E7%AB%99%E5%85%AC%E5%B8%83%E6%A0%BC%E5%B0%94%E7%99%BB%E5%AF%BA%E5%BD%95%E5%83%8F%E4%B8%8D%E5%90%8C%E4%BA%8E%E4%B8%AD%E5%9B%BD%E5%AE%98%E6%96%B9%E8%AF%B4%E6%B3%95

全国报刊将减五千家 学者担忧称事关茉莉花

2011-04-20

中国官方媒体周三引述新闻出版总署表示,五年内全国报刊出版单位数量将减少五千家,将重点扶持中央主要报刊,发挥在舆论传播中引领和主导作用。学者担忧当局借停办一批资不抵债报刊之际,拿敢言的媒体开刀,也认为与近期的“茉莉花革命”有关。

《中国青年报》周三报道,近日,新闻出版总署表示,“十二五”期间,全国报刊出版单位数量将减少5000家;非独立法人报刊出版单位总量比例由65%左右下降到30%以下,将重点扶持中央主要报刊,发挥在舆论传播中引领和主导作用。

报道引述新闻出版总署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后5年将退出停办一批规模小实力弱的出版单位,退出停办一批资质差、资不抵债、发展能力不足、不符合国家有关办报办刊规定的报刊出版单位。

报道还说,将建立报刊公共服务机制和体系;推进党报党刊发行体制改革。

对此,南方的一位党报编辑肖先生周三对记者说:“如果整顿报刊是这个目的的话,如果要杜绝一些部门的报纸,因为有些部门的报纸它发行量很小,他就要采取一些办法,比如说部门下文件要订,这些问题,这样就浪费资源。如果是针对这些东西的话,问题不大;如果是像针对《南方周末》这些报刊,晚报性的,放得比较开一点的报纸和期刊的话那就难说了,比如《炎黄春秋》。”

他说,暂时还要观察当局的真实意图,但也表示了担忧。

“不知道具体的他的意图,因为现在不知道他具体的关哪些。如果是比较开放,舆论监督力度比较大的这些报纸被关了,那就肯定是有关系的;如果说是专业性的报刊,摊派、拿回扣、发行费,如果是这些那可能就不会。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我估计有一些比较开放的报纸也可能会被关掉。”

广西作家荆楚认为,当局的目的只有一个,加强向民众灌输官方意识。

“一个人要辨别是非,要分清善恶,他是通过各方面的资讯来比较分析,他才有这个辨别能力。中共他所谓的舆论导向,他就只要你看他想让你看的东西,而他不想让你看的东西全部遮盖起来。就是对出版业的管制也出于这么一种原因考虑。”

荆楚举例说:“比如说一个人坐在火车上面,你要看到窗外的田野、山林、树木花草在移动了,你才知道火车在动。那么中共的新闻管制、舆论控制这一些列体系,他就是把这个火车的车窗用黑布蒙起来,他在里面放一个视频,虚假的视频给你看,这种情况下哪怕把这列火车开进太平洋,坐在火车上的人们也是不知不觉。”

北京一位体制内的资深媒体人周三说,主管意识形态部门的官员做事并不单纯,这次既有行动也是警告。

回答:不过有些乱七八糟的也确实不少,但是他会借这个机会搞掉一些有意思的(媒体),可能。

记者:像《炎黄春秋》这类会搞不搞得掉?

回答:现在,目前不会。他要动的话,他就等于制造新闻了。

记者:这跟茉莉花有没有关系呢?

回答:都有关系。

荆楚认为,不仅仅针对报刊,即使出版书籍,主管部门把关也非常严厉。

“中共建政以后一直对出版业管制得非常严厉的。你像出一本书要经过专门委员会审查,审查了才允许出。涉及到历史真相了,他就不让出的。只能搞那种使社会颠倒黑白的那些书才可以出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lh-04202011091759.html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