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9日星期六

人民之歌LIVE







中国茉莉花行动第八波宣传片

福州千警暴力收地十多村民被打伤



福建省福州市发生严重征地冲突,近千名防暴警察及保安进入健康村,使用盾牌、电棍和催泪弹对付反抗的村民,造成很多村民受伤。(戴维森报道)


新店镇健康村目前仍然有部分村民务农维生,村周围有些大楼及马路。

据一名村民张月明向本台指出,在星期四清晨时份,突然在附近的道路及小巷,出现很多穿着制服、头戴钢盔的人,他们手持盾牌、木棍、电棍在村外围集会,从他们所见,村的范围内起码有六百人,外面还有三、四百人戒备,除防暴警察外、其他相信是被雇用的保安人员。他们又利用消防车、救护车、工程车开路,试图闯入村里。村民看见纷纷从家中出来,堵塞村口不让他们进来,结果双方发生冲突,十多名村民被打受伤,警员还施放催泪弹强行驱散村民。


2011年4月7日,福州市晋安区侵地冲突,防暴警察发放催泪弹及烟雾弹驱散村长。(健康村村民提供)


一名村民倒在上,防暴警察仍在殴打。(健康村村民提供)

张月明:过去抗日战争的场面还没有这样厉害,盾牌、电棍和烟雾弹,这个场面多厉害,逃也几乎来不及,命也差点不保。他们看见老百姓跟打狗一样,人比狗还不值钱,老至七、八十岁的老人,扔在地上,还从头上打下去,打肿了,然后三、五个人围上去用脚踢。

张月明指出,几十户村民当然敌不过近千人,他们涌入农地,用工程车将农田捣毁,而村民所种的蔬菜等,全部被破坏,将农田进行填土,令他们损生惨重,而且有关人员其后更将范围用铁板围起。她说,星期五再到农地的时候,发现已有保安人员看守,禁止村民进入。


推土机将所侵占农地填平,并铲毁田中所种的蔬菜。(健康村村民提供)

张月明表示,健康村原本有一千三百多亩土地,村干部自1984年开始,逐步将土地霸占及变卖,现时只是剩下一百多亩地,村民对补偿、安置一直不满意。星期三下午,健康村委会人员突然在村里贴出告示,要求村民两日内必须交地。当村民得知这个消息后,有几十名村民一起到福建省政府上访,结果当晚有十多人被抓。到星期四早上,就到来强抢。

张月明:政府根本欺负老百姓,老百姓真的有苦没地方说,一直上访一直上访,上访不单没用,还打击报复,谁上访就打击谁。房子也打人也打,用黑社会。

对于村民的苦况,本台打电话向村长王鳯查询,她没有正式回应,只是叫我们去问晋安区或者新店镇政府,但电话都没人接。

http://molihuazh.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4301.html

中國茉莉花四开現場視屏















中国网民呼吁 为64平反 释放刘晓波;点评药家鑫事件



言论自由!人要站在正义的一边!历史会证明一切的!视频中有口误,是四二六社论!是西安音乐学院不是四川音乐学院。对不起!抱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02PmTKK_bg

福州六百警施催泪弹强征地 爆冲突多位村民被打被抓(图,视频)

2011-04-08

福州市晋安区新店镇星期四因强征土地爆发冲突,当局动用催泪弹驱散村民,多人被打伤及被抓。镇政府官员承认事件,但否认村民受伤。村民告诉本台记者,当局将仅有的一百多亩土地强征,村民失去生计。

图片: 防暴公安向村民发射催泪弹。 (民生观察及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视频转载:村民偷拍当局强拆过程(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总理温家宝本周一说,土地是农民的最大社保,话音刚落,福州新店镇就发生暴力征地,受害农民张月明周五告诉本台记者,政府承诺给老年村民每月三百元养老金,但根本不够:“农民最大的保障就是土地,没有土地怎么是农民?他说退休的时候给我们三百块。退休的人有三百块,没退休的呢?就等死。现在三百块够买水还是买电?不要说买饭了,买米、买盐了。高消费的城市,你知道吗?你说我哪里来的生活来源呢?”

星期四上午,新店镇康村发生大规模暴力征地事件。周五还在持续,但大部分村民已经被驱散。张月明告诉本台:“昨天那个场面太可怕了。他(警察)自己说有五、六百人,有的村民说有一千多人。有防暴队、盾牌、防弹衣、钢盔、电棍、灭火器、烟雾弹,统统都用上了。把村民打的,七、八十岁了几个人用脚踹、棍子打,头都打肿,脸都打青了。黑社会也有。拍照的人都给抢了(相机)。”

新店镇距离福州市中心十五公里,当地土地资源珍贵,张女士说,这次强征目标是仅有的一百多亩地,遭遇村民反抗,但寡不敌众,公安还放催泪弹:“开了很多推土机。起码有七、八个人被打了。他那边的人放烟雾器的时候也是放的满脸都是。烟雾器对准村民的眼睛放过去,都看不见。打完之后嘴青脸肿的,脸都破掉了,手脚肿了。”

另一位村民说,当局在未经村民同意的情况下,拿走土地:“把菜打烂,把地全部推平,围蓝色的铁板,政府抢我们的地拿去卖。”

记者:这个地他用来做什么用呢?

回答:他说2002年划拨给新店镇政府了。又没有征地公告,又没有补偿安置,一分钱都没有给。你不给我钱,我们就不交地。(政府)就这样抢了,硬抢。

记者致电负责征地的镇政府党委办公室主任郑先生了解情况。

记者:说很多村民阻止征地被打伤?

郑主任:没有这回事。

记者:昨天是不是去了很多人?

郑主任:是。你哪里?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想问一下。

郑主任:我跟你讲,你如果(是)记者,你跟我们区委宣传部联系完(再)过来采访我,好吗?

记者:村民说你们没有给他补偿。

郑主任:这个村民,你们不要听一面之词。有没有补偿到时候你们都来采(访)。昨天也有记者在现场。好吧。

另据《民生观察工作室》引述村民的话说,周三下午,健康村委会人员突然在村里贴出告示,要求村民两天内必须交地。当天,几十位村民一起到福建省政府上访,结果当晚被抓了十多个人。

村民吴秀华说,全村原有一千三百亩农田,之前被强征后,周四又来强征仅剩的一百多亩,来人将他们在菜地搭起的简易棚屋推倒:“我们大概一百多亩地全部都没有了。一句话都没讲,就打你。我们田里面东西很多都没收, 一个东西都不让拉出来,我们搭的简易房,东西都放在里面,全部被拆了,一分钱都不拿出来,什么东西都没拉出来。这是什么政府,也不懂得。”

被问及未来的生活,吴女士说,他们已经走投无路:“我们几十岁的人去哪里做事情?扫大街都不让我们扫,我们家几口人吃什么?也不懂得。”

张女士表示,他们已多次到省政府上访,但无人理会。“一千三百多亩地,现在没了,只剩下一百多亩了,还这样子抢。我们农民也不知道要到哪里讲理去,上访,整个福建省都不管。”

该村的另一位村民林先生表示,当地的强拆情况随处可见,强拆人员俨如强盗,除了强行驱赶业主,还随手将财物抢走,而他们投诉无门,林先生感叹当前的官员从不维护民众的权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ing-04082011110635.html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