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6日星期三

原核工业部525厂职工堵高铁

阿波罗新闻网2011-04-06讯】

据本台消息,四川峨眉山市的原核工业部525厂三四百名老工人因企业破产安置不善,上周二起每天看守经过该厂土地上的高铁项目工地阻止施工。


图片: 职工曾到公安局要求当局释放维权代表。 (维权职工天涯博客/记者丁小)

据听众向本台公民曝料箱来信反映,四川省峨眉山市原核工业部525厂失业工人为维护合法厂房、土地使用权同地方政府对峙白热化,随时可能爆发冲突,恳请关注。

记者周二找到了在该厂工作了四十多年的退休工人高先生,他表示以老人为主的该原国营军工企业三四百职工从上周二开始连续看守阻止在该厂土地上的高铁工程动工:“堵高铁有四百来人,主要是老头老太太,群众情绪相当高涨,告诉年轻人你们不要出面,反正我们老了,要抓就抓,要杀就杀。上个星期二站出来堵高铁直到现在没有一个政府的人找我们群众谈过一次话,群众传说他们要武装开发,大家就说除非你开坦克从我们身上压过去。”

记者周二致电该厂辖区胜利派出所,对于阻止高铁施工这一事件,警察称暂时未收到上级部署行动或报警投诉,而原525厂职工的维稳工作也一直由国保警察负责:“ 这种遇到阻工阻路的事情我们暂时没有收到任何群众投诉或指挥中心的指令,所以不大清楚,虽然525厂属于我们维稳范围,但有专门的国保警察和分管国保的领导处理这个事情。 ”

位于峨眉山的原核工业部军工企业国营525厂建于上世纪60年代,为矿山、核企业大修运输车辆及各种机械设备,高峰期有近四千职工,数百套机械设备,价值千万的专利项目。2003年,企业被乐山市政府宣布破产,厂房、仓库、近千台各种模具、众多进口设备、精密仪器,以及200多亩土地,20多辆车辆,估计当时市价上亿元的企业,仅被拍卖了六百七十万元,随后由峨眉山市政府接收了对525企业的监管权力。职工反映破产过程中根本无视破产的框架协议,对破产后资产重组5个实体建设部分,以及职工下岗工作安置问题置之不理。

他们认为,按照政策原企业土地应该作为原职工再就业的资源,而目前政府却以该地块属于国家未征求职工同意以及不做赔偿就将土地给了中铁公司作高铁工程:“这个土地是留给我们生产自救的,我们要建五个生产实体。破产是把我们的厂房设备都买了,现在土地也卖了,我们生产自救的路子就断了。

所以,大家就起来维权, 把高铁这个工程堵了。这次维权一个礼拜,总的维权持续五年了, 我们企业属于中核总公司下属企业,破产时总公司也叫我们生产自救的,后来找到北京,北京说这是地方政府所为,找他们去,我们的人长期把市委市政府堵住,下跪啊、诉求啊!”

企业破产时下岗以及退休的一千八百名员工,就破产过程中各种严重贪腐现象层层上访多年,要求政府公开包括相关破产账目、政策以及破产后核工业部拨给该厂每年200万元去向,政府以涉密为由拒绝,只是在近年职工维权多次引发群体性事件的情况下,解决了他们的社保和医保问题。

去年,一千八百名工人们联名将峨眉山市政府告上了法院,乐山中院宣判原告职工败诉,上诉到四川省高院,工人们在上周竟然由中院人员电话通知他们高院维持原判。

高先生说:“中院判我们输了,高院也判我们输了,我们要求公开厂破产时候经费使用情况,他说我们不是政策性破产,而且那些东西是保密的,说地方政府没有参与。 既然你们不讲理,群众就起来堵你的高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406/article_122330.html

本周日声援守望教会、声援艾未未行动呼吁

基督徒公义联盟

主题:

4月10日下午2点 所有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走上街头、声援艾未未、声援宋庄行为艺术家
4月10日下午2点 所有基督徒和其他信徒走上街头、声援守望教会,声援自由敬拜权利

正文:
中国茉莉花运动由广大民众参与、经过与当局七个星期的较量,声势不断造大,从胜利走向胜利,中共已经在风起云涌、方兴未艾的茉莉花运动前面犹如惊弓之鸟、杯弓蛇影、手忙脚乱、死期来临。同时,中共当局对异议人士的打压愈演愈烈。但镇压愈烈,反抗也愈强烈。在对付云南省绥江县5万多搬迁移民的合法抗议中共居然出动了坦克,但民众依然坚持抗争到底;即使在重庆极左的狂潮泛滥中,重庆市失去土地的万名公民依然勇敢地递交了罢免重庆市长黄奇帆的抗议书;在北京高压的政治空气中,景山公园每周末都有数近千名普通民众集会唱歌、议政讽政。对群体运动风起云涌的局势我们正告当局:镇压是徒劳的,中国向民主自由的转型迟早会到来,持续打压只会激发更多的人加入抗议队伍,更多的对当局彻底失望而进行彻底的抗争。茉莉花运动只会因打压而更加兴旺,而不是相反。

在上周,最突出的人权迫害表现在对艾未未等有良知的艺术家艺术创作权利的剥夺和对守望教会敬拜自由的剥夺上。艾未未,现代诗人艾青之子,著名艺术家。北京奥运会“鸟巢”的艺术顾问,英国《艺术评论》杂志“现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被评选为第十三位,2010年12月国际天文学会将83598小行星命名为“艾未未星”。
除艺术创作外,他还是一位有良知的公民,积极参与维护公民合法权益活动,并对各种腐败政治势力和事件进行调查,如四川汶川地震中因豆腐渣建筑工程致死的学生及人数、毒奶粉事件、杨佳袭警案、声援被迫害的维权人士如冯正虎等。2011年4月3日,艾未未准备前往香港。在北京首都机场过海关时,被当局逮捕。其工作室也被查抄,家人、同事都受到牵连。

与此几乎同时,3月20日下午在北京当代艺术馆举办的“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本次艺术展纯属自发。但在4天之后,三位艺术家成力、追魂、黄香,被宋庄派出所传唤、以“寻衅滋事罪”被拘留。另一名在现场参观的艺术家郭盖,也以同样罪名遭刑拘,关押在通州区台湖看守所。

艺术家有进行艺术创作的自由,对艺术家的摧残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的摧残,是反人类的行径。艺术家不是罪犯! 我们一致呼吁立刻释放艾未未、释放艺术家!我们呼吁全世界所有艺术家及艺术家团体关注此事,并在4月10日下午2点走上街头,发出“释放艾未未、释放艺术家”的愤怒呐喊!我们也呼吁海内外所有艺术爱好者,无论电影、舞蹈、绘画、行为艺术等爱好者,在4月10日下午2点走上街头,发出“释放艾未未、释放艺术家”的愤怒呐喊!

4月10日也是北京守望教会为寻求敬拜自由被迫进行户外崇拜的一天,也是茉莉花运动第8次散步的一天,2011年3月 27日,北京守望教会金天明牧师发布《告会众书》指出,由于教会聚会场所累次被有关部门干涉,不能正常聚会,决定如同09年10月一样,被逼无奈下进行户外聚会。当时在海淀公园门口冒着大雪聚会两次,举世震惊,中共稍作退让。但后来守望教会购买的聚会场所(已全额支付二千七百万),由于政府部门的介入,开发商一直不交付钥匙。却不给任何理由。现在的聚会场所在4月10日前到期,故不能不进行户外聚会。当局违反信仰自由原则,使公民毫无敬拜之自由,又克扣 2700多万信徒巨款,其行径激起所有正义人士的强烈愤慨。我们唯有用行动声援守望教会,才能使中国的信仰自由得到落实。

在中国,海外信仰团体无法到大陆宣教,法轮功信徒被禁止有自己的信仰,而基督徒、天主教徒、穆斯林、佛教徒、儒道等传统宗教等只允许在政府的严密管制体系内进行宗教活动,基督教会的元首理应是基督,但是在政府教会元首就是党的领袖;家庭教会还是处在随时被打压的非法状态;天主教会被禁止与梵蒂冈有任何联系,这是与他们的信仰直接冲突的;喇嘛教徒被禁止供奉他们绝对的宗教领袖达赖喇嘛,这也跟他们的信仰水火不容;而穆斯林的宗教民族性大受摧残,很多维吾尔人为了当国家干部不得不放弃祖宗所信的信仰。

因此,我们呼吁所有茉莉花运动参与者都应该在上午声援守望教会的户外敬拜,为中国公民能有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而呼吁。我们也呼吁全国各地的基督徒和其他信徒,在4月10日为自己的信仰自由权利进行表达和呼吁,在茉莉花各聚集地点前来聚集,进行祈祷、静修、敬拜等活动。4月10日不仅是茉莉花第8次散步日,也要成为中国公民追求自己信仰自由的里程碑式的纪念日。我们也呼吁全世界的信徒们在4月10日能走上街头,声援中国的信仰自由。

总之,只要专制存在一天,我们就要把茉莉花运动进行到底。在埃及,茉莉花运动民众呼喊,只要穆巴拉克不下台,我们每天都来;在中国,茉莉花运动参与这也要呼喊,只要专制政权不下台,我们每周都来!

最后我们再次呼吁:4月10日下午2点,所有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走上街头、声援艾未未、声援宋庄行为艺术家!4月10日下午2点,所有基督徒和其他信徒走上街头、声援守望教会,声援自由敬拜权利!

2011年4月5日

基督徒公义联盟

http://chinajsm.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06.html

假冒茉莉花革命的五毛网页

这里专门收集假冒茉莉花革命的五毛网页:

中国茉莉花革命:http://www.facebook.com/pages/中国茉莉花革命/203508493008063
中国茉莉花革命前线总指挥部总指挥金复新:https://jinfuxin.wordpress.com/
08宪章论坛:https://twitter.com/#!/08chartrebbs

其他五毛页面:
丹增多吉: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1788462930

河北邯郸上万出租车司机集体罢工

河北邯郸市政府要收回出租车的营经权,引起出租车司机不满,从4月3日起,全市有4,300辆出租车的上万名司机集体罢工,罢工的司机表示,买车的手续费年年涨价,还有很多人买到60多万的高价车,营经权被收回后损失惨重。


邯郸市政府要把出租车的营经权从个人手中收回,造成全市出租车司机不满,从4月3日起集体罢工。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买车的手续费涨太凶引起不满,09年他换新车,手续费就交了8万多元。

出租车司机:“三天了嘛罢着工,邯郸市多辆车都罢工,这两天没敢开,谁的车上路就给谁的车砸了,政府要收回去太不合理了,政府可能给不到10万块钱,我就损失30多万,手续涨起来了,刚买的车最多64万买的车,现在给10万块钱,你想想赔多少钱,买的人多了后来这个手续慢慢涨。”

据了解,目前邯郸市所有的出租车都是个人买的,价格都在几十万元,个人有自主经营权,一旦政府把经营权收回,自已花这么多钱买的车就成为公家的了,于是引发民怨,造成了罢运。当地出租车司机张先生表示,这几天不配合罢工的出租车有20多辆被砸。

张先生:“现在一部捷达车要卖将近60万了,一点一点涨到这个价钱,现在还在涨,市政府准备要收回去,现在都有63万买的,刚买的能不跟他闹吗? 50几万。40几万也有人买,我们总共是4300辆,司机最起码有一万人。”

据了解,4月4号晚上,有很多出租车司机接到官方的电话,说要给500元出车费,希望司机们5号起正常出车。

张先生:“这几天一直在上访,我们只是要回我们的权利,现在都罢工都没人跑,政府给300块钱、500块钱补贴,赶紧叫你跑,现在也的跑有的不跑,有司机是坚决不跑。”

据报导,近年来中国各地,屡屡出现出租车司机集体罢工事件,主要的原因是出租车司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而真正根源在于运营牌照被政府垄断。

──转自《希望之声》

艾未未被捕前受访:我们活在一个疯狂的时代(图)

南德意志报

核心提示:“有些人被投入监牢一关好多年,还有一些人直接失踪了”就在被捕前不久,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接受了此次采访。现在连他自己也失踪了。

原文链接:Im Gespräch: Ai Weiwei "Wir leben im Zeitalter der Verrücktheit"

来源: 南德意志报网站

作者:Henrik Bork

发表时间:2011年4月4日

译者:白乌鸦

上周二,南德意志报记者到草场地的工作室去拜访艾未未,那是他正忙于为准备进行的展览制作模型。德国正在中国举办“启蒙的艺术”展,外长韦斯特维勒也特意来到北京捧场,就此我们找艾未未做了一个访谈。未未在访谈中主要谈中国的艺术家、政府批评者所必须承受的压抑状态。

五天之后的周日,艾未未在北京机场被逮捕。他当时正打算前往台湾为一场展览做准备工作,也就是在周二的访谈中,他第一次谈及了这次展览。艾未未至今音信全无。家人期盼他能被释放,但同时担心他可能面临长期监禁。

南德意志报(以下简称南德):桌子上的模型有什么意义?

艾未未(以下简称艾):我准备在台湾搞一个展览,在“台北市立博物馆”,10月29号开展。

南德:有趣。这是您第一次在台湾做展览,对吧?

艾:不止如此。如果台湾像中国政府宣称的那样,是属于中国的一部分,那这将是我第一次在中国做展览(笑)。直到目前我依然不允许在这儿做展出。

南德:不久前您还尝试过,三月份的时候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做首次展出。

艾:是啊,但被叫停了。我为此努力工作了一年半,但展览直接被禁止了。他们还把我在上海的工作室推平了。

南德:具有批判思想和行动的艺术家在中国的生存境况一直在恶化,对吧?

艾:最近越来越多的人入狱,仅仅因为他们上网在推特(twitter)或者博客上写东西。他们电话被停机,被跟踪被抄家。警察半夜破门而入搜遍整个房子——然后罗织证据提起诉讼。无辜的人被判处十年多的徒刑。最近的例子是刘贤斌。

南德:您一再发出呼吁,关注因调查四川地震教学楼倒塌原因(而被捕的)民权活动者。

艾:比如谭作人。是的,我一直在呼吁。有些人被投入监牢一关好多年,还有一些人直接就是失踪了。家人打听不到他们的一丁点消息,没有人能联系上他们,律师也见不到他们。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啊?

南德:目前天安门广场上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里正在举行一个展出,名字叫“启蒙的艺术”,您对此怎么看?

艾:在天安门那儿弄一个关于启蒙的展览真够讽刺的,因为我们中国人正在见证一个黑暗的年代。经济有所繁荣,民众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但与此同时言论自由、艺术表达或者教育自由却跌到了一个低谷。我们的公民社会跌入了低谷。

南德:2009年夏天,您也曾经遭受警察的严重殴打,因为脑内出血而必须在慕尼黑接受手术。鉴于中国的压抑您有没有考虑过移民?

艾:没有,从来没有。我经常做一个梦,两天前还在做。一个噩梦。我在一个类似黑社会的环境里,看到非常可怕的事情,有人在哭泣,我把一切都记了下来,我不可以袖手旁观,后来我就被跟踪了。整夜都做这个梦。最令人震惊的是,有很多游人经过那儿,他们看到了这一切却无动于衷,似乎一切如常。

南德:显然应该考虑流亡?

艾:没有,这是最后的打算。以前讯问我的国家安全人员也曾经说过这个,他们说,你应该到国外去。我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但对我来说这里越来越危险了。(出国)是我最后的一个选项。

南德:即使您遭受到直接威胁?

艾:我明白留下来所要面临的风险。看看我们国家的历史,质疑专制者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

南德:您认为中国的艺术家还有没有可能在社会变化中扮演公共角色?就像欧洲当年启蒙运动时那样?

艾:几乎没有。对于主流中国来讲,我是不存在的。在搜索引擎里搜不到我的名字,我被“和谐”了。但至少在推特(twitter)上我还有70 000名追随者(Followers),推特可以通过一些技术手段(翻墙)上去,我经常在上面评论社会问题。因此人们看到,并不是所有的火苗都被掐灭,至少还有一个火花在闪耀。如果连这个火花都熄灭了,那简直太悲哀了。

南德:您是为数不多的敢跟外国记者畅所欲言的中国人。这是不是慢慢也变得很危险?

艾:是的,我经常问记者们,他们为什么不去采访别人呢。这样一来对我也有好处,多采访一个人,我的压力就少一半。如果有十个人,我承受的压力就只剩十分之一。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做这个,孤独的一个人。这很有趣。与此同时我也感到恐惧。

南德:您的父亲,著名诗人艾青,曾经坐过国民党的监牢,后来共产党上台毛泽东执政后,他又被下放到农村劳动二十载。如果观察一下中国当下的知识气氛,是不是可以得出这种结论:思想自由方面并没有什么长足进步?

艾:正是如此,我们没有进步,完全没有。根子里还是那一套。当权者听不进批评的声音,他们希望把这种声音消灭掉。他们从不允许公开讨论。为什么坐下来跟对方交流就那么难?

南德:也许“自由的艺术”展为这样的交流提供了一个机会。与之相伴有的有很多艺术家对话活动。您有没有收到邀请?

艾:没有,我没有收到官方邀请。我想中国的展览组织方不想见到我,那会让文化部尴尬。他们本应邀请我的,这是一件好事。

南德:如果这一次的德国展览没有伴随批评性的对话交流活动,那究竟还有什么亮点呢?

艾:有总比没有好。德国送来展示的都是些好东西。但是问题在于,如何和中国当前的现实联系起来,要不然那就只是政府间的友好姿态。我们中国人有没有准备好接受启蒙的价值?没有,启蒙时代已经过去几百年,中国还是没有做好准备。从这个意义来讲,在这儿弄启蒙时代的展览很有趣。因为中国现状完全疯掉了,必须给这个时代起一个名字的话,我认为,我们活在一个疯狂的时代。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1104/news-gb2312-1325777.html

还我安居权组委会呼吁参与茉莉花运动倡议书

伴随着北非、中东茉莉花运动的风起云涌、方兴未艾,中国公民还我安居权组委会再次呼吁因安居权受损的所有中国人,都参与到中国的茉莉花运动中来。当下中国,房价高企、民众蜗居;官商暴利、房奴哀叹:野蛮拆迁、哀鸿遍野;非法征地、狼烟四起。在不义体制、地方政府、银行和黑心开发商、黑社会流氓共同利益操纵下的中国房市,迎来一个又一个房价暴涨的高潮,一轮又一轮赤裸裸的抢钱行动,而一起又一起血腥暴力的蛮拆蛮迁事件在中国大地上此起彼伏。安居权,这个甚至连动物都具有的权利,在中国成为不少人遥不可及的人权。而因安居权受损的所有中国人的合法诉讼、上访途径大多被堵塞,因此,街头抗争、效法北非、中东人民非暴力的茉莉花行动,成为我们寻求恢复安居权的方式。

自2010年9月中国公民“还我安居权”主题活动开展以来,得到了中国众多网友、被拆迁户、访民、房奴、维权人士、人权团体、专家学者的充分认可和强烈支持,美国之音等海内外媒体也纷纷报道。众多网友纷纷留言抗议强拆、不作房奴、拒绝买房、拒绝支持掠夺经济。学者胡星斗、北京律师唐吉田、江天勇、刘巍、倪玉兰和被拆迁户山东刘国慧、王进生、北京胥晓琦、王玉琴、上海沈佩兰、浙江林大刚先生等也积极参与到“还我安居权”行动中。在组委会的呼吁和媒体的广泛报道下,北京、上海、杭州、台州、福州、沈阳等地的被拆迁户、不能安居者在10月4日世界住房日当日发起题为“还我安居权”的上天安门广场、政府机构门前散步、抗议活动。这次活动声势浩大并且取得了成功,引起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2010年11月初,还我安居权组委会呼吁所有不能安居的中国公民——被拆迁户、被征地户、房奴、蜗居者参与11月7日上海艾未未工作室“河蟹盛宴”,抗议当局强制拆迁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上海的艺术工作室。河蟹盛宴的成功举办,有这些不能安居者、访民的重大贡献。11月11日,浙江律师王成(王逸尘)发起不买房运动,还我安居权组委会呼吁不能安居的中国公民参与进了不买房运动中。

时值茉莉花盛开、全球瞩目,中国公民“还我安居权”主题活动组委会再次强烈呼吁所有不能安居的中国公民——被拆迁户、被征地户、房奴、蜗居者、80后买不起房者积极签名、积极呼吁和声援、热情参与到响应北非、中东茉莉花运动的行动当中去----每周日下午,到各城市的指定地点或市中心广场,表达我们的诉求、抗议社会的不公,申张安居权、展现表达权。

最后,我们再次颁布中国公民“还我安居权”主题活动行动口号和声明文字:

还我安居权、拒买高价房;
还我安居权、反对蛮强拆;
还我安居权、反对蛮征地;
还我安居权、反对高房价;
还我安居权、释放刘大孬;
还我安居权、公布官房产;
还我安居权、土地要私有;
还我安居权、反对高物价;
还我安居权、齐来住空屋;
还我安居权、房奴缓缴贷;
还我安居权、政府鸡的屁;
还我安居权、房商厚黑狼。
中国公民“还我安居权”活动组委会

推特:@milpitas95035

2011年3月4日

http://chinajsm.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8877.html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