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

重庆严重流血冲突 近千人镇压失地农民(多图)

近日,重庆市江北区鱼嘴镇楼房村发生严重暴力流血冲突事件。当地政府派出近千警察强行征地,村民遭到警方暴力殴打,有30多位村民受伤,其中有20多人重伤,至今还有两人未脱离生命危险。事发后,有数千村民到镇政府讨说法,要求当地政府严惩打人凶手。



暴力流血冲突 20多人受重伤

2011年4月20日上午10点左右,重庆市江北区社会综合治理办兼信管办副主任陈仁高带着近千保安、警察及不明身份的人员,到鱼嘴镇强行施工,和前去讨说法的村民发生严重肢体冲突。

接近中午时分,看到当地百姓回去吃饭时,带队官员对守护在那里的老年村民进行暴力殴打,导致事态升级。据村民转诉,当时陈仁高拿起广播大吼:“给我打,往死里打,打伤一个有奖金,打死一个奖五万……”

楼房村张先生说:“当时,他们公安、民警、保安及黑社会的人,将近千人,围攻我们村民,见人就打,见到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不放过。村民被打伤30多人,重伤超过一半,重伤有20人,有两人有生命危险,昏迷不醒,打伤的人都是60以上。”
他说:“有的脚和手全部打粉碎、打断,有位70岁老人的颈椎骨被打断,有的老人被打的小便都出来了,很多头破血流;有村民被追到河里面,把他拉上岸来又开始打,就是这么惨忍,简直是灭绝人性,村民手无寸铁,他们手持凶器,黑社会的人穿着黑衣服。”











井池村陈先生表示,政府征地没有按照政策补偿,那天举行开工典礼,村民说没解决问题,不要动工。太吓人了,像鬼子进村一样,两边全是保安,四五个人打一个人,见到男的、女的都打。最可恶的是,当时在旁边看的妇女、儿童,也摁着人家打,防暴队用棍子、铁棒打,村民伤的很严重。

当天下午,当地政府派出公安再次来到事发现场,准备把现场的打人物证拿走,被村民截下来。现在每天有数十辆警车在现场戒护,当地政府封锁消息,新闻媒体不敢到现场采访。

现在受伤的村民分别在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及江北区中医院外科医治,目前村民的医药费还没着落。张先生表示,现在把伤员全部份散,不让他们聚集在一起。









数千人到镇政府抗议

事发后,愤怒的村民拿着横幅标语到镇政府抗议,要求严惩打人凶手。陈先生表示,打人之后,有几千人把政府的门围着,政府大门没有开。

张先生表示,老百姓有三千人到镇政府讨说法,拿着横幅、图片抗议,很多民众围观,同情村民,为村民捐钱。没有官员出来对话,现在还压制村民,不许村民说话,搞个个分化击破,想一切办法抓人,现在政府把消息封锁了。

记者致电重庆市江北区鱼嘴镇政府办公室询问此事,一位男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这件事由江北区宣传部对外披露。

有网友表示,太残忍、太没人性,连老人都打,要严惩打人者。薄熙来说重庆没有暴力拆迁事故发生,那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百姓安居乐业?







补偿太低 村民无法生存

因建重庆两江新区物流码头果园港征地,当地政府按照2008年的补偿标准赔偿。由于补偿价格太低,现在物价和房价又这么高,农民征地后根本买不起房子,导致江北鱼嘴镇仰山、楼房、井池、果园等村村民不满。

据村民投诉,房屋以每平方米300元补偿,现在城市房价每平方米是4000至6000元;安置房修建滞后,具体位置至今未确定;过渡费发放标准过低,每月只有200至300元,而鱼嘴2房的房租每月要1000元,还不包括水电等费用;另建长江三峡大霸,补偿的钱帐目不清。

张先生表示,政府征地补偿太腐败,没有征地手续,官商勾结,把土地低价收购,高价卖出,一层一层把村民的钱吃掉,就是非法征地。由于赔偿太低,村民多次向当地政府交书面资料和意见,都没有答覆,每次都采取暴力行为对付村民。

转自大纪元

http://molihuageming.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328.html

长沙城管与市民冲突 数百人围观要求交出打人者(图)

4月26日晚10点左右,一队城管在长沙车站北路清理乱摆乱放时与几名男子发生冲突,事件导致多人围观。

根据目击者描述,晚上10点左右。几名十几岁的青年在车站北路某小店买水,由于该店将冰柜置于店外,正在附近清理乱摆乱放的城管队员要求搬走该冰柜。而正在买水的几名青年要求“等会儿再搬”,与城管起了冲突。冲突中一名男子牙齿被打掉,躺在地上不动。

最新消息:

截至27日零时,现场仍在僵持中,有公安人员在维持现场秩序。市民围住城管,要求交出打人城管,并当场道歉。

冲突发生后,现场引来群众围观,截至晚11点30分,事态仍未平息。

(和市民发生冲突的城管队员乘坐的车被团团围住。手机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秦楼)

(与城管队员发生冲突的男子倒在马路中间。手机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方瑜)

(载有与青年男子发生冲突的城管队员的车准备离开,有市民在车前挡住。手机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方瑜)


文章来源: 红网 于 2011-04-26

共产党的道德血液造就今天的中国(林保华)

2011-04-26

在中国媒体这两三年来披露出大量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等等恶性食品安全事件而中国政府却一筹莫展之后,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越来越得不到中国人民的认同,于是中国总理温家宝又出来讲话了。

他在4月14日与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提高国民素质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

他还表示,必须清醒看到,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文化建设特别是道德文化建设与经济发展相比,“仍然是一条短腿”。

他指出,加强道德文化建设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社会系统工程。

因此,他呼吁,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来解决这些问题。

问题是这些人哪里去找?既然共产党在中国领导一切,并且控制社会的全部资源,那么中国社会的精英都在共产党里面,都在政府机构里。

因此,身为总理及排名第三的政治局常委的温家宝讲出这些话,要招纳天下贤人解决问题,简直莫名其妙。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第一代的毛泽东,他的“老三篇”就鼓吹“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还有雷锋的样板;但是整个社会却发展成自相残杀的文化大革命。

改革开放后,第二代的邓小平提出“五讲四美三热爱”;第三代的江泽民搬出“以德治国”;第四代的胡锦涛则宣扬“八荣八耻”。经过共产党开动全部宣传机器进行道德教育后,其结果就是如同温家宝所说的,整个社会充满“唯利是图、坑蒙拐骗,以及贪赃枉法等丑恶和腐败行为”。

既然四代中共领导人都无法用道德教育来解决这些问题,可见这些问题的本质并非道德问题,而是中共本身道德血液存在问题的政治问题。因此也有中共领导人在吸取文革教训之后,提出政治改革的主张,例如胡耀邦与赵紫阳,但是他们都因此下台,或被活活气死,或被软禁到死。

既然共产党这样不争气,能不能依靠对人类终极关怀的宗教呢?不幸,宗教要依附共产党才能生存,既然成为工具,就失去宗教的作用而成为共产党的帮凶,怎么可能协助解决社会问题?不听话的宗教,例如天主教与基督教,要活在艰困的“地下活动”中,主张“真善忍”的法轮功则被打成邪教。

有关道德问题,温家宝在这以前也有两次呼吁:2008年9月23日,温家宝在纽约出席美国友好团体举行的盛大欢迎午宴,在回答听众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他认为一个企业家身上应流着道德的血液。

今年2月27日下午,温家宝在新华网回答中国网民的提问时候,也谈及了房地产问题,他向获取了暴利的地产商喊话,要求他们应“流淌道德血液”。

也有温家宝口中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试图解决这些问题,提出“零八宪章”或者其他改革措施,至少也得把祸国殃民、炮制豆腐渣工程的贪官污吏揪出来,以儆效尤,但是他们一一被关进监狱,最新的例子是艾未未。

他们的罪名不是“颠覆国家政权”,就是其他由政府捏造出来的其他罪名。而抓这些人的,就是温家宝领导的党中央或国务院的一些部门。

那么温家宝这些呼吁,如果不是装糊涂,就是“引蛇出洞”,不可能再有其他解释。掌握政权的,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企图帮助共产党解决这些问题的人,却个个成为共产党的囚徒。

这些问题当然就永远无法解决,也势必越来越恶化,最后可能导致社会的崩解。温家宝假装不明白,正是中国共产党肮脏的道德血液,才造就由共产党扶植出来的中国企业家的道德血液。

温家宝不妨问问自己,他的老婆、他的儿子,有正常道德血液吗?如果有,他们就是“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那就不用外求了;如果没有,那么温家宝先处理自己的家人,再来“治国平天下”吧。

共产党如果不改造自己的道德血液,就无法挽救中国社会的沉沦。不论薄熙来之流如何“唱红打黑”,或者把孔夫子抬到天安门广场上,都无法拯救共产党,拯救中国;血液甚至越来越肮脏。

温家宝应该去研究共产党现在龌龊的道德血液是从哪里来的,再研究如何给他们换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lbh-04262011110736.html

广州惊现声援艾未未涂鸦 声援旋风恐"遍地开花"(图)

粤港出现声援艾未未旋风,涂鸦肖像「遍地开花」,广州昨天也首度发现有艾未未肖像涂鸦,整日未被抹去。这是继早前在香港港九多处出现涂鸦群、昨天涂鸦群杀入荃湾八处地点被人喷上共近50个肖像及标语,是过去半个月来最大批。

广州挺艾未未的涂鸦出现在邻近广州大学城的小洲村一间民房墙壁上,附近居民猜测是在前晚喷上,怀疑有人不满政府的施政,故意藉题发挥,作无声抗议。由于当地闭路电视较少,加上可能没有人举报,所以警方直至昨晚仍没有铲走画像。


艾未未涂鸦画像出现在小洲村安海街七巷一间两层高的民房上,以艾的作品《夜叉》为造型,下面还写有红色的「AI WEIWEI LOVE THE FUTURE」(艾未未,爱未来)英文字样。从现场墨渍看,画像不似是一笔一画画在墙壁上,可能是有人一早造好模,再印到墙上。

小洲村以其独特的岭南风韵和古朴气息,吸引不少艺术家前往栖身工作。村中一画廊负责人指出,他和邻近的艺术家都认识艾,但都没有在墙上涂鸦;他认为是有人不满政府施政,而故意涂上画像作抗议。一名唐姓中学生则认为是有人不满当局扣查艾,以此作声援。

这是近日继安徽合肥地下隧道的涂鸦,以及北京街头出现艾未未的「寻人启事」后,内地第三次被发现艾未未涂鸦出现在公众场所。有内地网民估计,类似的涂鸦或许会陆续在其它省市出现也说不定。

继前日有网民上载照片,指在周庄举行的摩登天空民谣诗歌音乐节的大屏幕出现「艾未未」等字样后,昨日再有网民在微博上载一张据称是内地与人乐队在音乐节登台表演的照片。照片可见,乐队其中一名成员戴上长长的假胡子,造型跟艾极为神似,象是在挺艾。还有网民批评当局对艾的态度今昔不一。

有当地居民表示,知道艾未未事件,但非从主流媒体获悉,而是从网络得悉。至昨日下午,仍没有迹象显示,广州当局很在乎对这件具有政治意味的涂鸦事件,画像未被处理。

世界日报

何清涟:面对中国未来前景的惶恐

【 阿波罗新闻网2011-04-22讯】

中共政府通过艾未未被捕事件向世界发出了强烈的信号:在中国将不再容许任何批评声音及反对者存在,即使这种批评与挑战只是以戏弄的手法消解中国极权统治自诩的神圣性,当局也绝不容忍。无论是执政当局,还是中国的精英阶层,抑或是希望中国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成员”的西方国家,艾未未事件的发生,迫使各方都不能再依靠幻想继续安抚自己。但面对中国的现实,上述三方与其说胸有成算,还不如说都感到惶惑甚至惶恐,因为三方当中,没有任何一方清楚中国的前景将是什么。

北京统治者的惶恐

从拥有的镇压力量与压迫人的权势来看,中共政府似乎很强大。但此时此刻,将毛泽东发明的“纸老虎”一词送给它,应该说恰如其分,因为近几个月的大抓捕已经将中共政府的色厉内荏表露无遗。

一个政权如果只剩下抓捕这一威慑手段来维持自己的统治,毕竟是下下之策――如果这还能算作是“策”的话。现在的问题是,在将所有潜在的反对者关押之后,当局还是未能获得真正的安全感,因为导致北非中东革命的所有因素在中国不仅存在,而且更为严重。诸如腐败横行、政治高层家族专以聚敛为务、社会分配严重不公、民生艰困、青年人就业艰难、社会上升管道严重梗阻、通胀严重……举凡这些社会矛盾,没有一样可以通过关押批评者与反对者加以消解。可以说,在所有威权国家,统治者都笃信通过“面包契约”就可以换来政治稳定。从人均GDP来看,除了埃及略低于中国之外,突尼斯尤其是叙利亚都远远高于中国(2009年人均 GDP为16100多美元,中国只有4000美元左右)。可以说,在履行“面包契约”方面,这些国家当中的大多数比中国做得更好,而且在环境生态安全、食品安全、人口压力、道德堕落及社会治安等方面,这些国家面临的问题远不如中国严重。

最让中国当局惶恐的,莫过于无法从北非中东国家的革命中总结出可资学习的“经验”。事到如今,国际社会对北非中东国家的革命特点之总结已渐趋一致:无明显宗教主张驱动,无强大反对派组织,无外部势力在背后策划唆使。这让多年来成功地将一切可能的反对势力“扼杀于萌芽状态之中”的中国当局颇感惶恐,因为现有的维稳之策主要是基于以上三点制定:严密防范有聚众能力的宗教活动、禁止民间结社组党、严厉防止外国在中国策动颜色革命。这意味着当局将面临现在的 “维稳”对策无法应付之局:在反对运动未成形之前,敌人无影无形;一旦通过网络召集,则敌人无处不在,且能聚而成军。如此一来,当局便只能不断扩大警察特务力量,加强布控,但这又难免陷入财政泥沼。

这局面,当局是不维稳不行,单纯维稳也不行。在政治高压下敌人尚且无处不在,政治稍许松动,岂不成了纵虎下山?本•阿里、穆巴拉克部分放开言论自由并允许多党制的殷鉴未远,这个险为政者谁敢冒?但如坚持不改革政治体制,这种状态有如坐在火山口上,终有一天难免灰飞烟灭。
   
中国精英阶层的惶恐

面对社会仇恨情绪蔓延的现状,中国精英阶层对未来也深感惶恐,但他们思考的问题的角度却很不一样。这里不讨论这些年正在移民他国的人士,也不讨论那些因对社会形势有判断但不能或者不愿公开发表意见的人,只讨论愿意就局势提出应对之策的人,这类人士依据其立场与价值取向大略可分三类。

第一类被现有体制视为异类,尽管他们本人很不愿意接受这种定位。这类人浮在面上的极少,秦晓、张朝阳为其代表。其中,张朝阳比较谨慎,只抓住一个 “市场化改革”做文章,认为“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2010年2月3日),认为要“矢志不渝地继续进行市场化改革”,“基本点就是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政府应该放下很多亲自参与竞争、与民争利的举动,把主要精力用在保护公平竞争上来。”秦晓则更放得开,这些年来在国内国外多种公开场合都谈到“要秉承普世价值,开创中国道路”,认为试图用现代化、稳定、国家民族利益、民生、理想来替代现代性、自由、个人权利、民主、理性这些普世价值的核心和基础是不可取的。在北非中东国家革命发生之后,由于形格势禁,这类人未见有任何公开言论。

第二类是反对普世价值及主张中国模式的新左派,这一派能与中共党内政治高层形成互动。以“唱红打黑”迅速在政治上窜升的薄熙来对以毛泽东为图腾的红色政治文化深感兴趣,新左派领军人物纷纷到薄治下的重庆参观学习并加以颂扬,将红色文化与漏洞百出的“中国模式”相结合。为了营造出毛时代的愚民作为红色文化的社会基础,还有人居然“发掘”出民间颂歌“十谢共产党”的花灯戏,写出一首极尽阿谀之能事的“党赞”,如“党是天,无所不在;党是地,厚德 载物;党是阳光,照彻大地”。北非中东革命发生之后,这派人物比较活跃,均及时表达了反对茉莉花革命的情绪。

上述两类是愿意就中国未来发展方向提出意见的人,还有不属于上述两类的智囊型人物。他们非常现实,知道执政者很排斥第一类提倡普世价值的人士,而新左派的马屁虽然让党与政治高层颇为受用,但却解决不了任何令党挠头的现实问题。这些智囊很务实地在一些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上做文章,虽然是船到江心补漏迟,但还是从当局尚能接受的角度写出了一些文章,比如“新兴国家的社会难题”等。他们往往刻意忽略北非中东国家的政治属性(独裁政体),只用经济属性(新兴经济体)概括这些国家,指出这些国家存在相当大的问题,如社会治安面临挑战、社会排斥现象蔓延、贫富差距拉大、市场混乱,借此提醒中国当局注意履行“面包契约”,解决民生问题,以免覆舟之痛。
西方世界的惶恐

西方世界在思考中国现状及前景时,其实只用一只眼睛观看光亮面,面对黑暗面的另一只眼睛是捂着的,偶尔也从手指缝里看到一点阴暗稍作批评。他们一直在用 “经济市场化必然促进政治民主化”这套说辞安抚自己并说服别人。但从去年10月诺贝尔和平奖颁发开始,从主张不反对现政府并愿意与之合作的温和派领袖刘晓波继续被关押,直到嘲弄权力表达反抗意愿并参与维权的艺术家艾未未被捕,西方世界发现自己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与建议全被中共政府用激烈的形式加以反击,他们也陷入了惶恐与困惑状态。

一方面,西方世界开始有人承认以往他们对中国的帮助并不奏效。这方面的代表作有曾担任美国国务院“中国法治项目”主任的Rana Siu Inboden所撰写的《民主与社会:中国的挑战》(Democracy & Sciety:The Challenge of China),这篇文章通过作者本人在中国项目上的实践,指出国际社会当前在促进中国民主发展努力上所取得的成果有限。其原因一是不少项目只强调与北京的对话与合作,二是一些项目被误导,几乎排他性地集中在能力建构(capacity building)上,而罔顾中国政权的威权主义性质。作者认为,中国威权体制的韧性对民主援助来说是一种考验,需要重新调整,采用思虑周到的、针对性策略。

另一方面,西方世界其实也找不到合适的途径“帮助”推进中国的人权进步。他们更深刻的惶惑来自于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已经千丝万缕,难以切割。不仅是它们在中国的投资均达数百亿美元之巨,还有中国正在它们本土大量投资。如果说中国是美国最大债主这点值得商榷的话,欧盟各国在中国的投资高达700亿,高于美国的600亿却是不争的事实。不仅如此,对中国的出口行业为欧盟国家创造了约300 万个就业岗位。以德国为例,中国目前名列对德投资国家排行榜的第四位,仅在德国北威州就有660家中国公司,被称为“中国投资商在欧洲最大的投资地”。

西方既然未能将中国规化为国际社会大家族中负责任的成员,又日渐清楚地看到了中国展示的“软实力”是什么,中国经济发展会带来民主化这类自欺欺人的言辞再也说不出口,而今后怎么办却无半点成算。这是西方国家政界与NGO的惶恐根源所在。

未在本文中出场的中国民众只是承载中共政权的“水”。局势至此,无论是中国当局,还是国内的精英阶层,或是一直希望帮助中国民主化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都应该考虑中国的今后了。目前中国正处在权力交接前夕,第四代领导人胡、温只求平安下车,对所有社会问题均采取“拖字诀”,以不出事为最高考量;西方社会也在等着观看下一届领导人究竟有何政治主张;国内的精英阶层则在惶恐中无助地等待观望,他们的痛苦在于:尽管他们的前途与中共政权休戚相关,但那张政治圆桌上始终没有为他们留下一席之地。他们与草根一样,并无任何政治权利。

眼下人们清楚知道的是中国的前景不妙,载舟之水已成浑不见底的一江深水,能兴起风浪的“大鱼”虽然被当局悉数捕获,但现在看到北非、中东国家革命的“三无”特征,大家的直觉是覆舟之险已经不远,只是还不清楚中共一党专政体制究竟能撑上多久。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