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

广州茉莉花散步情况

这里汇聚了历次茉莉花集会的情况,请认准跟贴的日期

本文以下部分是3月13日的情况。

tony in canton
Local: Sun, Mar 13 2011 11:19 am
Subject: hi to friendes in guangzhou

tonday i was in starbuck, and i saw a lot of police ....anyway i was
there.

5 条评论:

  1. 适当表达人民的意愿还是需要的,否则哪来改革的压力和动力

    回复删除
  2.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时评

    我这个人的个性属于比较散淡的,尽管工作上事业上企图心非常强,但日常生活当中就非常散淡了。喜欢一个人独处,听听音乐,读读书,上上网什么的。我的个人信条是:只要在法律和人情框架内,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管不着我。正是由于我这样的性格,自由就成了我的最爱,尤其是言论自由。

    于是我今天又来到广州最大的书店,天河购书中心。大约十二点半钟我到达,这里与往日一般地人潮拥挤。我在门口的小广场上停留了十来分钟,看看四周的环境,再看看四周的人。发现路边一溜的大树都换上了新叶,悦目的嫩绿一直延伸到很远,遮蔽了很宽的一条大道。似乎在预示着,春天来了,花已经开了,栀子花、姜花,还有茉莉花都开放了。

    走进一楼,从右手边开始逛。没多久我就选中了一本书。书名叫做《诗品。人间词话》,是南朝钟嵘的《诗品》和近代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的合集。一开头就淘到了中意的书,兴致也就开始高起来,一直逛到脚掌开始隐隐作痛了,才走到大门广场上,找了个花基坐下来休息。

    从广场的情形来看,仍然是一种外松内紧的样子。外示以暇,而内藏凶险。这时开始下了一点点很小的小雨,天是阴郁的,不过气温基本上在我所喜欢的范围,穿一件薄外衣就不冷了,大约十来二十度的样子。就这样逛一逛,出来读读报纸读读书,不知觉中时间过去了一两个小时。

    不知觉中,我似乎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每周日都来书城逛上一两个小时。而且每次都能淘到一两本喜欢的书籍。相当地惬意。

    03月 27th` 2011

    http://www.mirrorbooks.com/wpmain/?p=53039

    注:拈花时评因为参加和传播茉莉花集会消息被行政拘留15天。目前仍然处在被国保监视中。

    回复删除
  3. 今天4月10日,坐地铁2号线到广州纪念堂站,出站后,见到在纪念堂西边的连新路口停了一辆防爆车,比较厚实的类似装甲车,纪念堂门口没见到军装警员。有戴耳机的不知是不是便衣。
    然后坐巴士去购书中心点,从巴士窗口可以看到,从购书中心西边的兴业银行大厦门口开始每隔10米左右就有2个军装警员,大概有10多人在路边,购书中心门口和上周一样,有武警牌照的无线侦讯车,还有一辆警车,警车上有5、6人。还有一些地方牌照的车和上周一样,不知是不是便衣的。

    回复删除
  4. 紫荆花开了

    拈花时评

    上周日因为要带儿子,所以没能完成我的每周一游之约,甚是遗憾,所以昨天早早地一点多就出门了。先去吃了一个美味无比的牛腩珍珠肠粉,就往天河购书中心走去。其实购书中心离我家很近,大约只有一站路。

    走到半路,居然看到一个有点震撼的场景,广州大道旁有越四、五棵紫荆花盛开的大树,叶子几乎掉光了,只剩下满树的紫荆花。有红的、白的,还有紫色的。大约有四、五米高,繁茂如锦的花朵几乎完全裹住了树冠,成了一个花的小山。

    紫荆树在广州是十分常见的,我可以说从小到大看了几十年,早就没什么感觉了。但是今天的场景着实让我小震撼了一下,没想到紫荆花也可以这样美的。想想看何必种那些几万块一棵的昂贵树种,更何必种那些值几十万的老树,只要种满一条路的紫荆树,这个时候该多美呀。

    当然,紫荆花树值不了多少钱,办事的公务员们岂不是要少捞很多?所以他们当然不愿意了。不过假如这一路都是紫荆花开放,可能景况不比武汉大学的樱花吧?听说前些时候涌进武大赏花的人每天有几十万。

    无意中欣赏到如此美丽的紫荆花山,不由得兴致高了起来。快走到购书中心的时候,又看到了很多印着police车辆,有大有小,于是有会心的微笑。走进购书中,依旧人潮拥挤,依旧熙熙攘攘。每次来都是如此,不禁想起明镜的老板何频说的话,他说出版业是夕阳产业,他坚守出版这个行业是为了见证历史。

    但是只要看看这书城的人流,马上会怀疑他所说的话是否准确。热中于买书看书的人竟然如过江之鲫,又何来夕阳产业之说?国民的文化素质前所未有地高,于是买书读书的人也越来越多,需求量只有高度膨胀的可能。那出版业应当也是兴旺发达才对呀?即便纸质书籍逐渐被淘汰,换以电子书籍,即便电子书籍也还是需要出版业的吧?

    我也看电子书,看得还不少,但是总觉得电子书没有读书的感觉,倒象是看电影。最大的缺点莫过于不可以带进洗手间。我的很多书籍都是在洗手间如厕的时候读完的,如纪晓岚的《阅薇草堂笔记》、《容斋随笔节选》等等书记,竟然是从头到尾在洗手间内读完的。再想想那些写书致富的易中天、二月河、韩寒们,大概他们肯定是不同意何老板的意见的。

    于是又是从一楼逛起,走到我的扁平足开始作痛的时候,就走出门口小广场歇坐一会。吸上一支烟,竟然也有悠然自得的感觉。遗憾的是,昨天没有淘到愿意购买的书,能徜徉在书海两个小时,也乐在其中。在广场上的独坐,歇息,吸烟,简直很有点行为艺术的感觉。

    于是由逛书城想到行为艺术,又行为艺术又想到了艾神艾未未。从最近当局的犬牙们对艾未未实行的密集言论攻击来看,其实他们在抓艾神之前居然还没想好用哪一条法律来治他,只是撒网捞鱼式的作法。于是对艾神的攻击从艺霸抄袭、特立独行讲到调查死难学生名单,再讲到重婚罪,又讲到裸照伤风化,最后终于找到了经济犯罪。抓捕的罪名居然是实行抓捕后近一周才想到的,这样的法制国家,这样的法治社会,实在令人齿冷。

    至于密集地言论攻击,就更无聊了。凡是翻墙出去的网民们,无论从胆识还是文化素质都肯定是中国人里面最好的一群。假如他们都不会独立思考的话,中国还真没什么希望了。拥有独立人格的人有可能被一群早已丧失公信力的人群所欺骗吗?

    回家的路上,我又一次看到了烂漫满树的紫荆花,隐约中嗅到了芬芳。春天已经来到了,花一定会开的。

    04月 11th` 2011

    http://www.mirrorbooks.com/wpmain/?p=53913#comment-48343

    回复删除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