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3日星期日

李鹏家族中纪委的目标?周永康案为何一拖再拖?

本次法广《人与社会》专题聚焦《开放》杂志3月号有关李鹏家族的报道,周永康案为何一拖再拖,以及“中国暴力的来源”,这三个焦点。下面是法广对《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的采访:

李鹏家族中纪委的目标?


法广:《开放》杂志三月号谈到中国前领导人李鹏家族可能是习近平和王岐山打虎的下一个目标,为什么这样说,有什么迹象吗?

金钟:是有明显的迹象:香港有一份刊物叫《亚洲周刊》,跟北京的关系还相当不错,都已经把李鹏的女儿的问题作了一个报道,而且做得很大,做的“封面故事”。李鹏的女儿被称为中国“电力一姐”,中国整个电力系统,她是中电的董事长。中国电力一个最大的工程就是三峡工程 。三峡工程在建设的时候向中国民间各行各业老百姓集资,集了1300多亿,作为建设三峡工程的基金。而且规定到2010年就给这些投资者、集资者回报。这个三峡电站已经建成了11年了,都发电了,现在它的利润非常之大。但是到今天2014年,还没有给这些投资者分红。他们又搞了很多的名堂,在三峡工程中间,成立了什么新的股份公司什么什么的,其中包括李鹏的儿子跟女儿都在这些公司里面占了很大的股份。就是说,他们得到很大的利益。给那些投资者都没有回报。


金钟:李鹏的女儿又去搞房地产,在海南,上千亩地皮批给了她,批给她的这个人是周永康以前的秘书,这个人最近也下了马,是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她凭什么可以拿到土地?因为拿到土地就是拿到财富。这当然显然跟她的家族背景,跟她这些年在商场上的地位有关系。这个当然是不公平的。

所以我们就说,在电力也好,在地产方面也好,李鹏家族真是问题很大,尤其是他有一个儿子,好象是10年以前,已经牵涉到 “新国大期货案”,也是把人家投资的钱卷走了,跑到新加坡躲起来,不回来,那是李鹏的一个小儿子。现在他的儿子李小鹏是华能的总经理,最初他投资“中国长江电力”一亿,到了09年,他的股票已经增加到20亿人民币。所以这些事情,他们都是利用了公权力,利用他父亲的背景,搞一些官商勾结,拿到的好处。所以我们根据亚洲周刊的报道、我们所了解的情况,她现在已经在中纪委要调查的目标上面。

《开放》独家:周永康扣在天津自杀未遂


法广:这期《开放》有个专题说“甲午凶年,危机四伏”,可否谈谈您这个思路?

金钟:这个甲午年为什么说它是凶年?是因为现在很多事情,首先一个就是周永康这个案子,碰到很大的阻力。现在他把周康周围的势力都打倒了,但是周永康本人的处理和他案情的公布,一再拖延,一直到最近两会,很多人都估计李克强到最后要宣布一下,结果也没有宣布。当然我们估计周永康这个事情是跑不掉的。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后延,这个说明的确他们是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金钟:另外还有一个事情是我们独家的报道,就是,周永康本人跟中纪委的调查根本不合作,而且抗拒,他现在,据我们消息说,他被扣在天津,他在天津曾经自杀,洗胃。所以他本人也是非常的抗拒。而且现在就是在反贪这样一个层面,揭露出来的,包括国际媒体,国际记者调查同盟揭露的,涉及到他们很多人的问题,包括习近平,邓小平,李鹏,都在里面,但是都没有动。所以说,他们也是毫无办法。现在在北京城里面,据一些记者跟我们反映,这些当官儿的,这些高干,人人自危,因为他们都有些不干不净,他们工作也不安心。实际上,他们都在应付今天的习近平的当权。

甲午凶年挑战中南海

金钟:那么跟着下来,开春以来,10天之内发生了3大爆炸性的新闻:一个就是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刘进图被砍伤,然后昆明的暴力屠杀事件,跟着又是大马的空难。这三大案件都引起国际的关注,但是他们实际上都没法交代,都处理的相当有问题。昆明的滥杀事件,摆明了是一个民族问题,是一个疆独问题嘛。但是他们下命令媒体(国内的,包括香港亲共媒体),都不准报道这是民族问题,不准说是维吾尔族人,也不准说“新疆”两个字,只能说是一伙暴徒,恐怖杀人。他们对于这样尖锐的中国所面对的民族问题,都是完全不敢面对的态度。所以从这些内忧外患可以看出,今年(包括大陆网上有些人都说)看来是凶多吉少。那么这个甲午年,他们把它说成是一个凶年,现在至少开头是这样,这些事情都还没完。所以我们说,甲午这个年头,里里外外很多危机向中南海的领导人提出了挑战。

法广:这期《开放》杂志社评从最近几宗滥杀无辜的暴力事件谈到“暴力的来源”,请您进一步谈谈这个问题?

金钟: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以前当西藏的暴乱新疆的暴乱,几次重大流血事件发生的时候,都发表过评论。这次我主要是针对昆明这个事情来说的:昆明的暴徒,一共,听说是8个人,其中两个女的。他们都是戴着新疆维吾尔族独立运动的符号的,所以很明显,这不单纯只是一个恐怖暴力行为,而且反映了民族问题,反映了民族之间的仇恨。其中有一个暴徒,只有十多岁的一个年轻女孩, 当时现场的5人中, 另外四个都被当场击毙了,她被打伤,还活着。但是当局都没交代,只是网上透露出来这样一个事情,根本就回避民族之间的矛盾是暴力事件的一个原因。当然,对这样的暴力事件,我们跟很多人的看法一样,我们并不赞成。你就是说主张新疆独立,西藏独立,我们都不主张用这种暴力的手段,包括西藏人用自焚手段(不是伤害人家,是伤害自己),我们都不赞成。

红卫兵暴力与新疆暴力都有“信仰”作祟

金钟:但这里让我想到不久前北京红卫兵,宋彬彬他们道歉。其中有个细节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但我看到他们的材料:宋彬彬为什么会站出来道歉?其中一个细节就是当年她的一个女同学,也是个红卫兵,跟她讲,她们曾经在一次红卫兵“横扫牛鬼蛇神”的行动中,把一个“四类分子”(出身不好的人),把人家斗了之后,扔到一个热水锅中烫死了!这是她们亲自干的事!但宋彬彬过去不知道。当然她只知道她们学校的校长被批斗,被红卫兵活活打死。但是残忍到对待社会上的她们所谓的“阶级敌人”,不仅抄家殴打,而且把人家这样扔到开水里面烫死!她听了之后,她没话说。她说,“那我一定要去道歉”。

金钟:我引用这个事件说明什么?说明今天,维吾尔族主张独立建国的这部分人,包括十多岁的少女都参加暴力的行动,可以想见他们有一种信仰。他们这种信仰跟当年红卫兵盲目的迷信毛泽东,迷信共产党一样的: 可以干出这样惨无人道,伤天害理的暴力行为。红卫兵在66年“红八月”期间,活活打死的,不仅有学校里的老师校长,还有社会上他们所谓的“阶级敌人”,“牛鬼蛇神”,一共1700多人(北京市) ,涉及到多少红卫兵凶手!那种大规模的暴力,跟今天西藏新疆的暴力行为比较起来,还要恐怖, 后果还要严重。他们有没有交代?就是宋彬彬她们有所觉悟,站出来“道歉”,“对不起”,但是共产党有没有说过“对不起”?毛泽东鼓动的红色恐怖在文革中间多得去了:像湖南道县事件:贫下中农一天晚上就把几千户所谓“阶级敌人”,什么“地富分子”的家庭,斩草除根,杀光了。广西,那些贫下中农把“阶级敌人”抓来之后,把人家杀了,杀了还吃阿!吃人家的心脏!阶级斗争斗到这个地步!

必须挖掉暴力的根子

金钟: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以暴力起家的党,他们不仅运用暴力的手段,而且把暴力合法化,神圣化。这留下来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不仅影响到今天解决民族问题中间的一些暴力倾向,暴力行为,而且影响到整个国家。你看现在维稳,很多都是暴力维稳,对待一些上访户,拆迁户,都是使用暴力。很多人受伤,甚至丧失了生命。所以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要从理论上面,把“暴力论”的根子一定要挖掉,一定要加以批判,清算。然后才能把整个社会风气纠正过来。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不管有多大的问题,多严重的矛盾,都不能使用暴力解决,只有和平的谈判。现在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两会中间,记者要他解释昆明的事情,他明明知道就是维吾尔族人干的,他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正就是说:我们新疆以后维稳要加大力度,要“严打高压”,而且反复说这四个字。就是说,他们现在对待社会矛盾还是用暴力的手段去处理。所以我认为,做为一个执政党,中共他必须反省这些事情。你不反省,这个冤冤相报,以暴易暴,没完没了了。

来源:法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