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日星期三

香港51万人七一游行争普选 (24图)

201471日,数以万计的市民到维园参与七一游行。下午二时,纪利佐治街行人专区已挤满10多个团体,迎接前往维园参与游行的市民。按现场所见,大多市民都响应大会呼吁,身穿白衣参与行动,朝向维园进发。

同时,天后地铁站挤满参与游行的市民,大部分均穿上黑色或白色的上衣;而铜锣湾告士打道维园入口亦人头涌涌,大批市民走进场内,预备起步。
艺人如何韵诗、黄耀明等亦呼吁市民上街。

下午三时二十分,大会宣布七一游行正式开始。起步前,维园六个足球场与草地亦已爆满。

队伍中能找到各界别人士。其中多名建筑师因为不想被业界「被代表」,便齐穿黑衣游行,呼吁业界和市民「捍卫一个两制,维护核心价值」。

主办单位民阵声称五十一万人参加,人数仅次O四年的五十三万人。

他们带着不同诉求从维园出发,冒着忽然闷热、又忽然大雨的天气,经历数个小时游行到中环遮打花园,以表达对无能政府及专制政权的不满。

警被批沦政治工具

民阵在游行开始前宣读大会宣言,指香港正处于回归以来最严峻的时期,过去一年中央全方位打压港人的人权自由,白皮书标志着中央公然撕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特区政府则多番否定公民提名及政党提名,迫使市民接受所谓的「政治现实」。民阵又批评,香港警察已沦为打压游行示威的政治工具,政府近日强行通过新界东北发展前期拨款,更令立法会丧失议会监察政府的功能。宣言认为只有由香港人自己选择的政府,才可代表港人捍卫香港的权益和未来。

游行队伍打头阵的是主办七一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紧随其后有手持不同农作物的新界东北村民、跨性别关注组织,以及早前在澳门发动「反离补」大游行的「澳门良心」核心成员等。队头甫步出维园,在中央图书馆外围观的约三百名途人已拍手欢迎。游行人士沿途高呼「自己香港自己救,自己政府自己拣」、「收回白皮书」、「我要公民提名」、以至「梁振英下台」及「吴亮星仆街」等口号。

队伍中能找到各界别人士。其中多名建筑师因为不想被业界「被代表」,便齐穿黑衣游行,呼吁业界和市民「捍卫一个两制,维护核心价值」。

建筑师代表郑先生表示,这是他们第一次组织游行。他表示见到社会「每况越下」、中央发布白皮书、本地言论及新闻自由退步,因此须要站出来保卫一国两制。参与的建筑师中,不少也是首次参加游行。 

游行队伍进程缓慢

除了在维园出发的市民,沿途亦不断有人加入游行队伍,加上众多街站「驻守」,人潮「逼爆」警方开放的三条西行行车线及两条电车路,令游行队伍进程缓慢,途经湾仔轩尼诗道时,更多次因为人多堵塞而无法前行。游行龙头约于傍晚六时半抵达遮打花园,但此时仍有坐满约两个足球场的大批市民滞留维园,等候出发。游行「龙尾」最终在晚上约七时半始完全离开维园,情况可与O三至O四年首两次七一游行相比。

在崇光百货外的怡和街,由于人潮过多,警方原本只开放两条行车线,后来变为开放四条。

由于天气炎热,又间中下暴雨,有不少参与游行的人士中暑不适,也有等候多时未能出发的民众鼓噪。

参加游行的学民思潮成员和大批市民都要求警方开放东行行车线,甚至有市民推铁马和警员角力。之后有市民冲开铁马,走到东行车线,又有大批市民在鹅颈桥中途加入,让游行队伍停滞不前。

游行上诉委员会负责律师、香港民主党创立人李柱铭也在现场,与警方理论,要求开放全部六条行车线给游行队伍。

有其他众多诉求

今年游行大会组织方提出的主题主要是与香港政改、普选和中央发布的一国两制白皮书有关。游行队头有人拉起印有“梁振英下台”“自己政府自己拣”的浅蓝色特大横额。

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也参与游行。他表示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他举起自制的“尊重一国两制”标语,表示不满中央发布的白皮书在《基本法》之外加入其它解释以增加对香港的控制。

刘梦熊认为,在宪制上,国务院不可以解释基本法的立法原意,国务院的解释也偏离当年制订一国两制的目的。“一国两制”与“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是一个整体,不可以只着重“一国两制”。

有来自广州的居民,因不满政府征地赔偿,特地来港游行。他们表示,由于在内地不能发生,所以特地赴港表达不满,希望内地的民主可以更加开放。

维权律师唐荆陵的家属也到港参加游行,他们身穿印有唐的头像和名字的T恤。唐的妻子表示,参加游行是想呼吁内地政府释放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

来源:综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