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5日星期五

要闻转载: 三中全会期间陈美佳经历:绑架、黑监狱、绝食,被诬“女拉登”

维权网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Join Delanceyplace

Sign up to receive a free quote from a non fiction book every weekday.
From our sponsors
三中全会期间陈美佳经历:绑架、黑监狱、绝食,被诬"女拉登"
Nov 15th 2013, 04:14, by wqw0

(维权网信息员李笑天报道)11月4日上午,陈美佳去彭埠镇政府要求赔偿医药费,三辆盯稍的车尾随而至,因镇领导避而不见,她只好无功而返。午饭后,她骑了电瓶车到超市去给儿子买食品,在大门口中被村联防队长蒋全德拦住。陈美佳说儿子要到外面去玩,给他买点零食。蒋全德说,你脚不好,我送你去吧。陈美佳推托不过,只好上了蒋全德的"浙AB105J"北京现代车上超市。下午两点多,她买了食品回到小区(九堡万科魅力之城)门口时,镇信访办主任张鑫瑞已在那里"恭候"多时,他跟陈美佳聊了几句后,随后来了一辆无牌照的银白色面包车,跳下五个男人,陈美佳想骑电瓶车逃走,但张鑫瑞已将车把抓住,五个男人象抢亲似地把陈美佳塞进面包车。蒋全德对陈美佳说,你放心,我会把东西拿到你家里。这时她听见一个穿保安制服的人对着对讲机说:"人已抓牢,全撤!"(联防队长曾对陈美佳说,他们在彭埠镇和普福村已布下多道岗哨,有一百多人看着她)。
  
陈美佳被塞在面包车的最后一排,看到这辆车的牌照被卸下放在里面,车牌号为"浙AE559R"。因本来打算去北京上访,她借了好多钱放在包里。以前她被绑架时,发现包里的钱好象少掉过,所以今天她把钱拿出来数了数,然后放好。上车后,陈美佳的手机就被抢走了,但她把包死死地搂在怀里,没有被抢走。
  
一个多小时后,陈美佳被送到临安市青山湖碧海宾馆108房间,她进了房间就睡到了床上,把包放进被窝里。五个看管她的人冲进来,掀掉她的被子,把包抢走,后来又被陈美佳夺回。陈美佳气极了,以绝食表示抗议。第二天,陈美佳继续绝食。吃晚饭时,镇信访办主任张鑫瑞来了,说了许多好话,陈美佳绝食了三餐后开始吃饭。看管陈美佳的人增加到10人:上午4个,下午4个,全是男人;晚上两个,一男一女。陈美佳说,我已经是个残疾人了,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管得这么牢。保安队长说:"你是个恐怖分子,是女拉登,所以要对你严管"。7日早上,陈美佳看见外面有小学生在跑步,她就一只脚跳着出去对小学生喊:"这里是黑监狱!"。连喊了好几声,四个保安冲过去把她拉回房间,并打了她一顿。傍晚5点,张鑫瑞买来正红花油和跌打扭伤灵酊给陈美佳治伤,并说是他自己掏钱买的。陈美佳说,我不要你掏钱,我自己出钱,就去包里掏钱,结果发现包里的钱只剩下了350元。她向张鑫瑞报告,张说到镇里去再说。她打110报警,但110不出警。10日开始,陈美佳又开始绝食,抗议对方抢包偷钱。12日下午,看管者6男3女将她抬出宾馆,塞进浙江鸿明保安有限公司的"浙A5Hc80"号银白色面包车。
  
一个多小时后,陈美佳到了万科魅力之城小区小门对面,保安将她拉下车。陈美佳再次打110报警,但110仍然没有出警。陈美佳给她丈夫打电话,丈夫说钥匙在小区保安那里。她打电话给婆婆,婆婆来接她,问保安:"钥匙呢?"保安拿出钥匙交给她婆婆。陈美佳纳闷:我家的钥匙怎么会在保安那里呢?
  
11月9日至12日,中共在北京闭门开了三天半会议,远在杭州的失去家园和土地的伤残弱女子陈美佳被关了九天八夜黑监狱,只身一人被十多个身强力壮的男人看管着,包被抢、钱被偷、人被打,粒米不进三日,不仅如此,还被看管的人诬为"女拉登"。

8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