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8日星期五

要闻转载: 闵良臣:人民有不爱国的权利——兼谈“爱国者”

《参与》
《参与》 中国维权,维权新闻,canyu.org,图片新闻 
Buy Bulbs, Seeds, and Plants

Our mission is to bring you top quality flower bulbs, perennial plants and other horticultural products exclusively over the internet, at the most economical prices.
From our sponsors
闵良臣:人民有不爱国的权利——兼谈"爱国者"
Nov 8th 2013, 07:50

所谓不爱国,往往都是不爱政府。马克思是例子,爱因斯坦是例子,俄国的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更是例子。

近些日子,因央视记者满大街寻找爱国者,在互联网上又引起了网友们的讨论。很显然,这个活动是所谓的主流媒体遵命发动起来的。我不敢说这是司马昭之心,但我知道这一定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在背后指使的,其效果就是要n次地忽悠一些可怜的中国人,特别是那些80后、90后们。鉴于此,本人很想就这个伪热点话题也说几句。只是在说之前,要特别申明:本人没有任何背景,所言都是发自肺腑。如果真如某些决定中国人意识形态的人所言,中国有言论自由,而本人又仅是对一些事实作评,发表观点,就绝不应该以言治罪,不论此文转载5000次还是1兆次。

书归正传。这个社会多次给自己弄蒙了:中国人到底如何做才算爱国?什么样的中国人算爱国?国民是否也有不爱国的权利?像美国两届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安东尼•刘易斯在《给我们憎恨的思想以自由》中所言,是否"批评总统会被看作是不爱国的行为"?如果一个政府弄到网民痛骂,怨声载道,还有什么脸面指责它的国民不爱国?

10月4日中午,任志强发微博,称自己在9月28号也曾接到过央视采访,当被问到"什么是爱国",这位著名地产商的回答是:"努力批评政府的一切错误,以让这个国家中的人民生活的(得)更好,享有更多的权利和自由。"而当记者问:"怎么证明爱的深度?"任志强回答:"批评的(得)越重,爱的(得)越深。放欲政府滥用权力的,恰恰是最不爱国的行为。"据说任志强在接受采访前特别对记者说,采访了你们也不会播,记者说,会播。然而,可想而知,结果是那位采访的记者并不当家,对任志强的采访最终也没能在央视播出。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特别是在现代社会,提倡爱国是题中应有之义。可人们发现,事实上,政府提倡爱国,实际上都是为了要国民爱政府。特别是在专制社会,国家是人民的,政府不是人民的。因此,在非民主国家,爱国就等于爱政府;不爱政府也就等于不爱国。

其实这是很荒唐的事。国家是自己的,人们没有不爱之理——不爱国家,就像说不爱自己。可这个世界上只有对自己不满,很难说有不爱自己的人。一个人如果彻底不爱自己,有可能很快就会死掉——不吃不喝,三五天就会去另一个世界。所以说,根据这个逻辑,一个人不可能不爱他的国家;如果不爱他的国家,实际上表达的只是不爱这个国家的政府。既然在有的社会里,大权在握的人们非要把政府与国家混为一谈,我也就只能说提倡国民要爱国的同时,还应该允许国民不爱国。否则,有很多通行的大道理小道理都讲不通。

无数的国民组成一个国家,这个国家自然也就是每个国民的。如果不允许国民不爱国,也就等于说不允许一个人不喜欢他自己的东西,这不论从逻辑上还是实际生活中都讲不通。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根据白桦剧本《苦恋》拍摄的电影《太阳和人》,为何在拍出后又不允许放映,就是因为白桦提出了一个极为现实的重要问题:对一个残酷迫害国民的国家(实际是政府),或说祖国(还是政府)如果残酷地迫害她的儿女,国民或叫儿女是否还应该爱他们的祖国?尽管这只是影片最后的拷问,当局也还是不能容忍,把该影片打入冷宫,并由此在大陆的报纸上对剧本对影片乃至对作者开展了严厉的大批判,至今这部影片也没能在大陆公映。

我当然知道,有很大一群中国人会很坚定地告诉你:即使如此,也还是应该爱自己的祖国?为什么呢?祖国是自己的母亲,母亲对自己再不好,也还是要热爱她,就像小说家、知名"右派"刘绍棠在右派改正后所说的那样:共产党打他右派,不过是娘打儿子。而上世纪大约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国家才刚刚有了点"人气",就在大陆响彻云霄地大唱特唱《我爱你,中国!》。我不能说炎黄子孙就是这么贱,但我能说对这样好的百姓还要坑蒙拐骗,甚至到了残酷迫害的地步,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评价他们的管理者——政府呢?

然而,已经觉醒了的中国人今天终于明白了,要国民去爱迫害他们的国家或叫政府,这是不讲人道、不讲人权的奇谈怪论。这种高调在现代社会、在民主国家是行不通的。这样做,有违人的天性,也有违天道,用我们常说的一句就是:神人共愤。否则南京那个将两个幼小的孩子锁在屋中活活饿死而只顾自己快乐的年轻妈妈也不至于受到众人谴责,并得到相应刑罚。可见,如果一个做母亲的有违天理,恶毒残忍,同样不可原谅,更不说还要人们去爱她了。

一个人爱不爱国,其实是很容易验证的。只是现在的问题是:第一,国家与政府是否应该混为一团;第二,不爱政府是否就等于不爱国;第三,是否整天肉麻地赞美政府就等于爱国,而批评政府就等于不爱国。

现在,中国的地产商任志强已经弄清了这个问题,遗憾的是央视不敢如实反映民情。不过,由此也就不难明白,中国言论自由度到底有多高,中国新闻自由的程度到底有多大。

早先曾读到一篇书评,在要结尾处提到日本小说家泉镜花发表于1896年的小说《海城发电》:"该小说的历史背景是中日甲午战争。故事讲到,一名日本卫生员被中国军队俘虏了,拘留期间,他发挥自己的专长,救死扶伤,因而受到中国军队的表彰,并且释放了他。在此期间,有个中国姑娘梨花爱上了他,跑到日本军队里来,不幸被日本军人抓住了。于是,这名卫生员受到审讯,军事审判机构认为他有叛国行为。最后,这批畜生竟然将中国姑娘强奸致死。小说写到这里,泉镜花借英国记者的口吻写道:日本军队里,有因完成红十字会义务(指卫生员的救死扶伤)而成为卖国贼的;也有军人因为同仇敌忾的缘故抓住清国病妇,横加蹂躏而成了爱国者的。"

中国需要这样的"爱国者"吗?如果中国依靠这样的"爱国者",即使真的强大了,那也是很可怕的。现在就有一些代表"中国不高兴"的人说是要在三十年后(到了现在,大约只需要二十几年了)领导世界哩,啧啧!别说这只是大话,就像千禧年到来前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说什么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一样,就算真的在物质上强大到有了"领导世界"的能力(这真是痴心妄想啊!有些人仿佛就是不用脑子。别说三十年后,就是五十年内能把失业人口降下来,再少发生一点"群体事件"也就阿弥陀佛了),世界也未必答应;不仅不会答应,可能还要作"殊死抗争"。那些"爱国者"哪里懂得,正是他们的"义和团脑子"让西方一些人担忧中国强大起来——尚未强大,就幻想着要"领导世界",真的强大了,对整个世界而言,那该有多恐怖啊,说不定又是一场类似于法西斯灾难的到来。你看我们现在有些"爱国者"是如何"领导"他们的人民的;你再看一些"爱国者"是如何对待那些对他们这种类似于法西斯的"爱国"不满而进行暴力批判,甚至进行人身攻击,乃至像韩得强这种教授直接对八十老翁扇耳光的。
  
难怪有位网友在看了一些爱国者在本人博文后面那些骂人的留"言"后是这么说的:"我曾经想,到了若干年后,70后,80后,90后接手国家政权,是不是中国的民主制度会越来越改善。但是,看了很多留言和骂人的言论,我已经很怀疑这一点,到那时中国可能还是死水一潭。畸形的思想压迫对每个年代的人都会产生畸形的思想,没有民主的环境是培育不出民主的思想的,盲从和偏执还会是社会进步的阻碍。"

网络论坛上智者多多,但绝不是那些一如法西斯的"爱国者"网民。即如又一位网友留言:"与其在意外国人在轮番地侮辱中国与中国人,不如为中国人自己在不断地侮辱中国和中国人自己而痛心疾首。"又有网友留言说:"搞笑的是自己污辱自己,还顶着爱国的帽子。"

现在一些爱国者就是特别在意"外国"对我们的批评,并把这批评看作是"羞辱",而把自己人对自己人的羞辱不当回事。这让本人又想起了鲁迅写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倒提》。过去大半个世纪了,像鲁迅在文章中提到的有些中国人的影子又附到了当下一些"爱国者"身上。他们会认为人家待我们还不如他们对待动物对待畜牲,不然也不会产生"轮番羞辱我们"的感觉。而鲁迅在《半夏小集•二》中说的几句话更是一点都没过时:"用笔和舌,将沦为异族的奴隶之苦告诉大家,自然是不错的,但要十分小心,不可使大家得着这样的结论:'那么,到底还不如我们似的做自己人的奴隶好。'"

有一些"爱国者"离奇得很,明明自己做着奴隶,却偏要认为起而批评政府的人是"汉奸",真不知脑子是进水了还是被毛驴给踢残了。

2013年10月14日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