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2日星期六

要闻转载: 尊者达赖喇嘛在亚特兰大-在埃默里大学探索世俗伦理(多图)

《参与》
《参与》 中国维权,维权新闻,canyu.org,图片新闻 
Dream of a beautiful home?

Dream Houses features beautifully designed houses, amazing interiors and the latest decorating trends. Subscribe today and start getting inspired.
From our sponsors
尊者达赖喇嘛在亚特兰大-在埃默里大学探索世俗伦理(多图)
Oct 12th 2013, 20:35

照片来源:达赖喇嘛办公室和藏人摄影家左桑先生。

                                                                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    201310月10

中文译者:原哥伦比亚大学学生陈闯创

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贡噶扎西提供

英文原稿链接:http://bit.ly/19BQREN

 (参与2013年10月12日讯当达赖喇嘛尊者早上到达格伦纪念礼堂(Glenn Memorial Auditorium)开始他在艾默里大学校园一天行程的时候,艾默里大学校长詹姆斯瓦格纳(James Wagner)已经在那里迎候他了。在礼堂外的草坪上,尊者首先会见了出席汉藏交流会的成员们。一位汉人学生向尊者介绍了这一交流会从成立初期的5名成员发展到如今80名成员的经过,还说彼此之间了解是最重要的事情,交流会为解决冲突提供了典范。

尊者称与会的近50名学生为兄弟姐妹,并重申他相信人类都是一样的理念。他对交流会表示赞赏说"我们要抓住任何改善事物的机遇。另一方面,无论有多么困难,我们都应该坚持通过非暴力的方式解决所遇到的问题"

尊者回忆起1955年夏天他在北京见到毛泽东主席和其他中国领导人后是满怀信心和乐观回到西藏的,但后来发生的事情瓦解了这种信心和乐观。19561957年中共不顾藏区情况强加与藏人的改革引发了藏人的极大不满,这最终导致了1959年的拉萨危机并迫使尊者离开西藏。1980年代初中共领导人胡耀邦采取更加温和的态度时,(解决西藏问题)有了希望,但最终仍无济于事。尊者随后解释了中间道路的由来和发展。

当被问及汉藏学生可以向彼此学习什么时,尊者说他不知道,但明确说明藏人并非反对中国人。有人问他如果能见到习近平主席会说些什么,尊者说也不知道,但果真发生时自然会想到说什么。尊者提到曾有朋友告诉他习近平更加务实,还赞扬了习近平的反腐行动。 

随后1200位师生齐聚在格伦礼堂,聆听尊者与瓦格纳校长之间关于世俗伦理问题的对话。教务长克莱尔·斯特克(Claire Sterk)致辞介绍后,Raj Patel代表学生欢迎尊者的到来。

尊者在开场白中说"兄弟姐妹们,我非常荣幸能再次来到这所已经同藏人结成深厚友谊的杰出大学"

"你们让我做名誉教授,但我觉得自己是无望的教授,因为我有点懒惰而且从不做家庭作业"。许多观众闻声而笑。

"每天电视、收音机,或者报纸上,都充斥著暴力谋杀、流血冲突的消息,这都是人们过度猜疑、嗔恨和恐惧而导致的,也证明了人类目前正面临著严重的道德危机,而原因就是人们缺失了可以带给我们内在力量的道德准则。"

尊者说科学和教育正在试图解释表象和现实之间的差距。以前人们只能在宗教里谈伦理,但现在随着教会和家庭价值观的影响减弱,教育体系承担起伦理教化的责任。尊者说他的一些朋友也赞同人类正面临道德危机的说法。他说就在美国,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国家、自由世界的领袖,却和印度、中国一样发生贫富差距扩大的现象。教育机构有责任寻找此类问题的综合解决办法。

"作为一名无望的教授,至少我可以在我的大学表达热心关怀世界的期望。"

尊者与瓦格纳校长随后的对话里谈到了几个问题。尊者首先阐述了他如何领悟到不受自己研究领域或信念所限制的重要意义,因为那会使你对其他观点视而不见。瓦格纳校长询问这是否就是智识上的谦卑。拉吉帕特尔(Raj Patel)则请教如何适应教育体系。尊者说正在准备一门结合世俗伦理的学校课程,准备好后就会进行试点,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鼓励更多学校采用这门课程。

瓦格纳校长指出,尊者在"超越宗教"一书里几乎没有提到"牺牲"的字眼,这让他很惊讶。尊者解释说牺牲显然是慈悲方法的一部分,如果你是在为更大集体的利益福祉而牺牲自己利益的话。重要的是牺牲必须是自愿而非义务的。但在极权主义社会,人民不这么做就会受到惩罚,所以只好牺牲。

有学生问什么样的经济体制算是有道德的,尊者笑着说他不适合回答这个问题,但他注意到日本企业成功的一个原因就是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密切关系。另一个学生谈到美国庞大的监狱人口以及重新犯罪倾向,并就此向尊者提问是否一个教化而非惩罚系统可能会更有效的处理罪犯问题,尊者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印度德里Tihar监狱的长官Kiran Bedi为监狱引进了教育项目,其中包括冥想课程,据他所知这个项目在服刑人员中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尊者曾提到单一宗教现在已不能满足整个世界的需要,瓦格纳校长感到这种说法同好多宗教的观点都不一致。尊者澄清说在过去曾有一个国家奉行一种宗教一种真理而且运行良好的例子,但时代变了,在互相依赖、多文化的现代世界里,虽然个人仍然可以信仰一种宗教一种真理,但考虑到更大范围的集体和人类整体,我们就必须接受多种宗教、真理并存的现实。

尊者回忆起他在澳大利亚遇到的一次让他感到诧异的访问,有个基督徒问他是否相信有恐龙,尊者说相信,因为他看到过恐龙的骨头。事后他才得知有人认为创世纪应当是在距今5000年前,这远迟于恐龙在地球上行走的时间。

最后,有个学生引述她母亲的话说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快乐和有益于人类,然后请教尊者什么才是有益于人类。尊者说如果我们能避免伤害他人的同时尽力帮助他人就算是有益于人类。

Cox宴会厅举行的午餐会上,人们庆祝"罗伯特·A·保罗 艾默里——西藏科学研讨会"所取得的成就。首先播放的一个视频提到了在印度达兰萨拉的一些活动。教员们收到感谢状,有些参与者还分享了他们的经历。大家都很佩服尊者的远见卓识大大推动了研讨会取得显著成就:比如在项目设计,训练有素的学生,创造科技术语,设计教材,文本翻译等方面。

当天下午800名观众聚集在一起,旁听尊者同艾莫里大学宗教部和道德中心的学者一起举行的小组讨论。Wendy Farley询问尊者为何她的学生可以敞开慈悲的心怀却无法承受下去,尊者解释说有不同级别的慈悲,有一种慈悲是简单的祝愿别人希望脱离苦难,还有一种慈悲是更加积极的行动来改善现状。

曾与Piaget共事的心理学家菲利普·罗沙(Philippe Rochat)向尊者请教人之初是性本善还是善恶兼有。罗沙说据他对儿童的研究,人类应当是多面向、矛盾的综合体。尊者询他的研究是否考虑了儿童生长于不同的环境这一因素,尊者还猜想如果人性主要是恶的话,那么人口就不应该有增长。

尊者还指出,"因为每个人都有正面和负面两种情绪,所以通过教育来培养正面情绪,减除负面情绪,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正是人类和动物的区别。"

当被问及他们是在讨论世俗还是泛宗教的伦理时,尊者承认所有主要宗教都在培养爱的能力,使人们通过宽恕与容忍避免愤怒和仇恨,通过自律与克制避免软弱,通过知足避免贪婪。这些宝贵的品质是各种信仰所共享但世俗伦理却没有的。

11日,尊者将传授佛法,讲授第四世班禪喇嘛洛桑确吉坚赞所著的《甘登大手印》。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