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1日星期一

要闻转载: 悼念政治迫害遇难者 克格勃总部徒步行再现恐怖

Mingjing
This feed was created by mixing existing feeds from various sources. 
Creating iOS Games: Beginner Course

Marin Todorov teaches you how to create an iPhone game easily and simply using Cocos2d in this $99 online course.
From our sponsors
悼念政治迫害遇难者 克格勃总部徒步行再现恐怖
Nov 11th 2013, 14:09, by 明鏡雜誌


http://gdb.voanews.com/1C22DFAC-79F8-4001-B452-7EDECB5C3B22_w640_r1_s_cx0_cy8_cw0.jpg
导游帕维尔手举的照片是其中的一名行刑队长,名叫马格,他兼秘密警察后勤大楼的司令。马格仅有2年级文化,后来因为酗酒和酒精中毒死去。帕维尔左侧就是卢毕扬卡11号的秘密警察后勤大楼。(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白桦

俄罗斯各地最近几天举行众多活动悼念苏共统治时代政治迫害,特别是斯大林大清洗中的遇难者。其中的一个活动名叫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及其附近地区徒步行。这个活动再现和揭露了苏共秘密警察的暴虐,以及当时的血腥和恐怖。活动人士说,俄罗斯又重新出现了政治犯,每年举行类似的纪念活动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索洛维茨石头和政治犯日


10月30日是俄罗斯的悼念政治迫害遇难者日。这个纪念日来源于1974年10月30日苏联的两个劳改营中的政治犯开始绝食抗议政治迫害。后来这一天被苏联持不同政见者设定为政治犯日。1991年10月份被正式改名为悼念政治迫害遇难者日。20多年来,俄罗斯各地每年都在这一天都会举行一些相关纪念活动。

在莫斯科市中心,苏联秘密警察克格勃,也就是目前的联邦安全局办公楼前的广场上,莫斯科市政府的官员,政治迫害的幸存者和后代家属们星期三在索洛维茨石头旁举行了纪念活动。索洛维茨石头因为索洛维茨岛而得名。布尔什维克执政之后,上个世纪20年代在气候恶劣的俄罗斯北部索洛维茨岛上建立了第一个关押政治犯的集中营。1990年纪念碑人权组织把集中营中的两块石头分别运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竖立在市中心提醒人们苏共统治时代的政治迫害。

返还姓名

同往年一样,纪念碑组织星期二在索洛维茨石头旁举行了返还姓名的活动。当天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人们登台宣读1937年到1938年期间在莫斯科被处决的人士的姓名,年龄和职业。每份名单大约有4到5个人。这些人中,既有官员,教授,企业主管,同时也有工人,餐馆服务员,甚至更夫。

一名妇女登台念完名单后特别介绍了她家的一段经历。

她说:"我爷爷当时被抓到克格勃总部。当提审他时,我爷爷看到旁边的那张桌子就坐著他的兄弟,另一名秘密警察在审问他兄弟。我爷爷没有被处决,但他在克格勃的地下室被殴打,后来勉强支撑著回到家里,很快就因为患上肺结核去世。"

俄又出现政治犯 更多人参加悼念活动

本网问卷投票者看苏联

有3%的人赞成"中国若动乱,只会比苏联更惨",苏联上了民主的当。

4.6%的人选择用"更无一个是男儿"这句诗评价"苏联分崩,苏共解散,党员虽多,但除了政变领导人之一自杀外没人挺身护党护国"。

65.8%的人赞成俄罗斯领导人所说的十月革命开启了对人民的战争。同时有26.6%选择"读过奥斯特洛夫斯基者应注意其另一名言:我们所建成的,与我们为之奋斗的完全两样"。

0.8%的人认为二战中日本投降的直接原因是苏联出兵,80.7%的人认为是"美国原子弹。而苏联是在日本败局已定、士气低落时出兵摧枯拉朽,还抢物资,占旅大,军纪败坏";16.6%认为美国原子弹和苏联出兵同样重要。
斯大林大清洗在1937年到1938年达到最高潮,光是首都莫斯科就有3万多人被处决。

纪念碑的一名工作人员说,每年来参加他们活动的人越来越多,人们有时需要排队等上一,两个小时。参加宣读遇难者名单活动的人既有社会名流,知名政治人物,也有20岁的大学生,时常有年轻夫妇带著小孩全家来参加活动。

一名参加者说,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现在又出现了政治犯,不忘记苏共时代的政治迫害,参加类似的活动有重要现实意义。

监狱改食堂 克格勃建筑设计多出自一人之手

纪念碑组织同莫斯科城市导游帕维尔星期二还专门组织了一个名叫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及其附近地区徒步行的活动。帕维尔向人们介绍了克格勃总部的历史,以及附近莫斯科市中心的一些建筑在大清洗时代扮演的独特角色。

帕维尔说,当时苏联秘密警察的建筑多数都由建筑师兰格曼设计。兰格曼的设计风格简洁,但关键是他能满足秘密警察的要求,而且这名建筑师的工作效率非常高。

帕维尔说,克格勃总部内曾设有监狱并处决犯人,但上个世纪60年代后,监狱被改成办公室和工作人员的食堂。

克格勃后勤大楼兼毒药实验室 万人被处决

 在离克格勃总部数百米远有一栋三层大楼(卢毕扬卡11号),这栋大楼在沙皇时代是一家船运保险公司的办公室。十月革命后,秘密警察从圣彼得堡搬到莫斯科后的总部就设在这里,因此里面有克格勃创始人捷尔任斯基的办公室。这座大楼后来被用作秘密警察的后勤部门以及车库。1937年到1938年,这座大楼的院子和地下室里总共处决了大约1万到1万5千人。1937年到1947年期间,这座大楼还被用作秘密警察的毒药实验室。

导游帕维尔说,大楼的地下室被特别加固用来行刑。秘密警察夜间行刑,汽车载著尸体离开后,清洁工马上清扫街道上的血迹,因此大楼附近的街道每寸土地都沾染了无辜者的鲜血。

刽子手爱用德国枪 家属彻夜排队寻找亲人下落

 帕维尔说:"在红色恐怖达到最高潮时,大楼里面的院子也被当作刑场。他们在夜间用车库的汽车大灯照射被捕者,让他们睁不开眼睛,并开动汽车马达不让别人听到声音,然后他们开枪。"

帕维尔说,行刑队一般都由4人组成。因为子弹不卡壳,刽子手们都愿意使用德国造的手枪。两个行刑队长中,一人曾是石匠和羊倌出身,另一人仅有小学2年级的文化。

这栋大楼附近还有另一栋办公楼曾是秘密警察的接待部门。在大清洗时代,家属们外面彻夜排长队到这里寻找失踪和被捕亲人的下落。

各地悼念活动 华人当年难幸免

在圣彼得堡,人们星期三在市中心的特洛茨基广场上的索洛维茨石头旁,以及列瓦绍夫墓地分别举行了纪念活动。列瓦绍夫墓地埋葬著4万5千名在斯大林大清洗中被处决的人士,东正教神父举行了安灵弥撒。

在同中国相接壤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也就是中国人称作的海参崴,在当地郊外的森林中举行一座小教堂揭幕仪式来纪念政治迫害遇难者。这处森林在大清洗中是秘密警察在当地的几个刑场中的一个。2009年这里发现了大批遇难者尸骨。俄罗斯的一些汉学家说,当时居住在远东的一些华人在斯大林大清洗中也无法幸免。(VOA)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