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1日星期一

要闻转载: 浙江张婉珍、张爱珍姐妹十八届三中全会之际发出求救

维权网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Join Delanceyplace

Sign up to receive a free quote from a non fiction book every weekday.
From our sponsors
浙江张婉珍、张爱珍姐妹十八届三中全会之际发出求救
Nov 11th 2013, 07:41, by wqw0

(维权网信息员黄天怒报道)浙江省天台县始丰街道官塘蔡村张婉珍、张爱珍姐妹俩于1987年和1989年分别嫁到本县城关镇西门里村和广济村,户口也迁到该村,按当时政府转户不转粮的规定,她俩的粮食关系仍留在官塘蔡村,因此每人继续承包0.75亩农田,夫家村都没有分给她们承包农田。2001年二轮土地承包时,官塘蔡村不顾姐妹俩多次据理力争,强行抽回她们每人0.75亩承包田,而夫家仍没有土地可承包,姐妹俩赖以生存的活命地被剥夺。

官塘蔡村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共中央办公厅通知【2001】9号文件有关规定,侵犯了张家姐妹俩的合法权益,于是她们逐级向上求告,一时得到支持,国家农业部和省市有关领导明确指示天台县领导解决,县法院判决当地政府限期解决问题。但由于腐败等原因,她们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为此,她们在2004年开始进京上访。上访使天台县领导在"政绩"扣了分,影响了他们的升迁,羞恼成怒,对姐妹俩进行了残酷的报复和迫害。

因为维权,姐姐张婉珍受到拘留、劳教、判刑等非法处罚13次,仅被关押、囚禁就达1000多天,受尽各种痛苦和屈辱,并因长期上访和多次报复迫害,导致她和丈夫身体虚弱多病,丈夫长期瘫痪。妹妹张爱珍被关押100多天,家庭财产被盗窃洗劫,并且今年24平方米自留地也被政府强行无偿侵占。目前两全家庭负债累累,生活陷入困境,已到了走投无路的程度。
  
值此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台开之际,姐妹俩再一次上京诉冤,希望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央领导真正关心农民的民生问题,严惩那些祸国殃民、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苍蝇",而不是只是唱唱高调忽悠农民。同时,张家姐妹俩还希望有识之士帮助她们伸张正义,救救她们这对求告无门、深受迫害的"可怜人"。下面是张婉珍、张爱珍的求救书。

8

附:为维权,进京上访十三年,两姐妹,受害关押一千天
   
我们是浙江省天台县52岁的农妇张婉珍和妹妹张爱珍,连续13年30多次进京找"大共产党"讨公道,但不仅讨不到公道,反而受到拘留、劳教、判刑等违法处罚二十多次,张婉珍被非法押关1000多天,张爱珍被非法关押100多天,还不包括蹲黑监狱。在被非法关押及蹲黑监狱期间,多次受到殴打、侮辱、虐待等非人折磨。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无奈地向上苍发问:血和泪何时伴我们走完上访之路?我们的权利何时能得到维持?我们何时不再受报复迫害?我们何时走出这人间地狱?!
   
我们姐妹俩原是浙江省天台县丽泽乡官塘蔡村人,1987年和1989年姐妹俩分别嫁到本县城关镇西门里村和广济村,户口也迁到该村。按照当时政府转户不转粮的规定,我们的粮食关系仍留在官塘蔡村,因此每人继续承包0.75亩农田,西门里村和广济村也没有给我们承包农田。但到2001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官塘蔡村不顾我们多次据理力争,强行抽回我们的承包田,而西门里村和广济村仍然没有土地承包给我们。这样,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官塘蔡村夺走了,生存权也被两个村剥夺了。
   
按照"中共中央办公厅(通知)厅字【2001】9号文件有关规定",官塘蔡村的做法显然是违法的,侵犯了我们的合法权益。为了维护自己的基本人权,我逐级向上申诉,得到国家农业部和浙江省台州市有关部门的批示,要天台县领导予以解决,天台县法院也判决当地政府限期解决问题,但共产党说一套做一套,积重难返的腐败和对老百姓的极端不负责任,使这个极简单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为此,我们在2004年开始进京上访,也曾多次得到中央和省有关部门重视,批转天台县领导明确指示给予解决。然而,天台县领导认为我们的上访使他们扣了分,丢了面子,影响了他们的政绩和升官发财。因此,不但不给我们解决问题,反而对我们进行无情恶毒的打击报复和残酷迫害。
   
2006年3月1日,妹张爱珍到北京最高法院上访,天台县公安局以"扰乱该单位秩序"为名,于3月7日受到拘留六天的处罚。2006年4月29日,姐张婉珍出于对中央政府的失望,与其他省的冤民一起到北京使馆区联合国开发署上访,被天台县公安局以扰乱单位秩序的罪名拘留八天。2006年5月1日,张婉珍实在无奈,带了一瓶汽油准备到天安门自焚抗议,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以"携带危险物品"为名拘留十三天。回到天台后,又于6月12日被天台县公安局拘留八天。2006年10月1日,无处诉冤的再次到北京上访,当天早上在金水桥看升国旗仪式时,因背包里露出上访材料被天安门的警察带走并被押回天台,台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对我劳教一年(2006年10月20日到2007年10月19日)。2009年3月5日,张婉珍受到劳教摧残出狱后问题仍未得到解决,感到彻底绝望,姐妹俩再次被逼携带汽油到天安门准备自焚抗议,在途径北京国家博物馆西北角地下通道口时遭当地警察拘捕,3月9日被刑事拘留,妹妹刑拘后释放,姐姐于4月13日被逮捕,关押于天台县看守所。7月24日,被中共天台法院以"非法携带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我们认为自己的"过激"行为是天台县的腐败官员逼出来的,向台州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如同浙江省劳动教养委员会没有经过任何的调查和思考就驳我对劳教不服的行政复议申请一样,台州市中级法院也按既定方针驳回了我的上诉。就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罪过,只想要回本来就属于自己的0.75亩承包田,只想为因此而蒙受不白之冤讨个公道,,又遭受了485天的牢狱之灾。
   
2011年9月20日至29日,姐妹俩趁国庆节到北京求告,前后被抓回,姐抓到仙居关在白云宾馆和天府宾馆共48天,妹被抓到天台五峰家园一个多月,放出时发现家里被盗洗劫一空,更使她求告无门雪上加霜。我们的厄运还不止于此。中共天台县委、县政府在去年的"十八大"前下了一个文件(天信联办【2012】19号),确定该县36人为"一类信访人"的,我们赫然名列前茅,按照这个文件,只要确定一类上访,其诉求不予解决,并可以随便关押殴打,直关到我们不敢上访为止。2012年10月24日下午5点左右,张婉珍正在河南省南阳做生意,被天台县政府派汪祖柱等四人绑架上车,当场抢走身份证、手机等,一直从河南绑回台州,在临海高速公路出口下车,下车走了一两分钟,就来了四个不明身份的男子,绑上车号为浙J7202M的车子,送到黑监狱803号房关押,又过了39日暗无天日的虐待生活。这座黑监狱有个冠冕堂皇的名字:临海东方豪庭大酒店。老板是天台县县委书记李志坚的表兄弟(娘舅之子),负责关押殴打的黑社会头目周日田也是李志坚的表弟(姨母之子),还有一个专业打手叫张奇,是周日田请来的黑社会分子。周日田声称,县里要让他们这家酒店赚足1000万元以上,专门关押上访人。以后凡到北京上访的,都由他们负责关押。由此可见,县委书记、黑监狱、黑社会及绑匪、刽子手都是一家人。在这个黑监狱里,牢门一天24小时紧锁(监狱和看守所、拘留所每天都有"放风"的时间),被无辜关押的访民三餐吃的都是猪食,打手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欺负、折磨、侮辱、虐待、殴打被关押的访民,有的被打伤腰椎,有的被拉到浴室间脱光衣服冲冷水,还有女访民被打手用脚踏在肚子上肆意侮辱。
   
2013年农历正月初一初二初三,姐张婉珍到主席住处、总理住处和中央首长办公地方去拜年,表示一点心意,2月14号被天台政府把我从北京马家楼押回又非法关押了42天,其中10天拘留,且以"扰乱该地区的公共场所秩序"为名拘留10日的处罚,妹张爱珍在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被抓回,关押在天丰宾馆和商务宾馆30天,受尽各种苦辱。
   
我们深深感到在当今的中国,越是老实善良,越是无辜的人,越是要受到政府的欺凌,我们姐妹俩的悲惨遭遇是个经典的案例。我们的土地承包权受到侵害的事实清楚。应当解决的法律和政策依据明确,而我从未有过高要求,本来是一件很容易解决的事,但因为我们的上访触及了贪官的痛处,得罪了这些当权者,就对我们姐妹俩进行了长期的恶意报复迫害。由于长期上访和多次受报复迫害,婉珍的丈夫体弱多病,长期瘫痪,我们俩家负债累累,生活陷入困境,已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我们恳请有关领导对我们有一丝恻隐之心,并吁请正义之士对我们拔刀相助,救救我们俩这个求告无门,深受迫害的"可怜人"。
  
冤和屈何时昭雪?血和泪何时流干?上访难,何处遇青天?乞求好心人救救我们冤屈可怜的姐妹俩!

特此求助,敬请相救!

求助者:张婉珍、张爱珍 手机:13968575242

联系地址:浙江省天台县城关中山西路118号
                      
2013年11月8日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