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2日星期二

要闻转载: 郭飞雄妻子张青:被欺负而不敢发声不是人的反应

阿波罗网
 
Want free Kindle ebooks?

Sign up to receive the best freebie Kindle ebook deals in your email every day.
From our sponsors
郭飞雄妻子张青:被欺负而不敢发声不是人的反应
Oct 22nd 2013, 03:30

法广:郭飞雄自今年8月被刑事拘留后,至今没有消息,律师被拒绝会见。您远在美国是怎样一种心情?

张青:我认为有关当局的做法违法,因为在8月8日对他刑事拘留以后,当局没有在24小时内通知家人,我们在17日才得知消息。这是第一。第二,他们不允许律师会见。而且,如今已经超期羁押,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件证明他被逮捕,那我们就认为这是一种非法关押。这是一个非常违法的过程。我非常生气,当局做得太过分了。

法广: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国内有不少公民权利活动人士被抓捕,他们中大部分人都被允许会见律师,只有郭飞雄在这六十多天里始终不能与律师见面,您认为其中原因是什么?

张青:我觉得这很不正常。我们一直在留心其他的案件,其他人都可以会见律师,只有他不被允许会见,这让我们更加担心他的现实状况,我们也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当然,因为他曾经受过酷刑,他也曾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所以我们猜想有可能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当局不愿意让外界知道,这可能是不允许律师会见的一个理由,他可能受到酷刑,也有可能是他在绝食抗议,他们想掩盖这样的事实。

法广:这已经是郭飞雄第4次被捕。作为妻子,您虽然没有被抓走,但是您与孩子的正常生活总是被打乱,您怎么面对这样的生活?

张青:从他2005年4月第一次被抓起,这些年间他曾被判刑5年,并遭受酷刑。我们其实也都是正常人,也都是和普通人一样的反应,听到这些消息,我们都是非常痛苦,非常气愤,因为这整个过程都非常违法,尤其是第3次(2006年底),我们知道那次完全是靠酷刑、靠非常下流的酷刑制造出来的冤案,任何一个正常人了解这样的情况的话都会非常气愤:做得太过分了。

法广:一个月前中国某官方网站曾经刊登一篇文章,提到他,还有许志永,说他们"陶醉于自己的勇敢",文章说,如果选择不顾一切的对抗的话,也就选择了一种非正常的人生。您觉得郭飞雄是选择了一种激烈对抗的方式么?

张青:我认为不是,我认为他是非常温和地在表达他的诉求,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表达的诉求。

法广:郭飞雄不断地被捕入狱,家人也不断受到骚扰:您自己为此失去了工作,孩子上学也遇到很多困难。您是否也有过怨言?有没有想过:倘若他能安心于普通人的生活,这些骚扰也许就不会发生?

张青:我认为,他所做的事与我们的生活应该是没有关系,因为他所做的是在一个法制社会应该有的反应。不能说他做了这些,就连他的孩子上学的权利都要剥夺。是政府做得不对,而不是我们做得不对。

法广:郭飞雄在2007年被判刑入狱5年,他自己决定不上诉。但是您选择了在狱外每天绝食抗议一天,又同时不断上书国家领导人。很多维权人士的家属都选择了低调应对,您为什么选择这样坚决并公开鸣冤的方式?

张青:2007年—也就是2006年他第三次被捕那一次。他之所以最终被判刑5年,就是因为他们使用了酷刑,这包括从广州送到沈阳—那是酷刑最严重的地方。他们使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而且是两次,然后逼着他自认有罪。那完全是用非法的酷刑制造出来的冤案。我知道整个过程和细节。我以前是医生,而且我起码有正常的认识,我知道只是制造出来的冤案,那我就不能沉默。所以,我写信(给国家领导人),又绝食抗议,要坚持到他回来,我也做到了坚持到他回来,不管是在路途中,还是在其他国家,我都坚持下来了。因为一个人这样被人欺负、被人制造冤案、被人毒打成这样,都不敢发出声音,这不是一个人的反应。

法广:您在2009年带着孩子前往美国,当时郭飞雄还在狱中服刑。您当时为什么决定离开中国?

张青:最重要的原因是孩子上学受到了严格的控制。我儿子失学一年;女儿升初中的时候,所有同学都有学校可以去,只有她没有学校去,她很难过,回来哭着对我说:我不能像弟弟一样失学在家,我看他这一年里没有学上,没有朋友玩,非常可怜,我不能像他那样,我已经这么大了,不能上学的话,我会很难过……所以,孩子上学是最直接的原因,我为此发表过公开信。

法广:这些都与郭飞雄的情况有关么?

张青:和他的情况直接有关系,因为有关部门曾去监狱里威胁他说:我们不会让你的儿子上小学,也不会让你的女儿升中学。这些话,他们都兑现了。

在这种情况下,外面的一些朋友向我提议是否可以考虑让孩子去外面(出国)上学。

法广:郭飞雄2011年下半年出狱。他出狱后为什么没有出国与家人团聚?您是否理解他的选择?

张青:应该说我还是理解他的选择。当时已经有朋友问过我是否有什么打算,我说:如果他选择留在国内,我会完全尊重他的选择。我能理解他,因为他想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做些努力,而且,通过我们自己家庭,还有周围一些朋友的遭遇,我们也能看到中国的人权状况非常恶劣。那么,如果有人愿意去做些这样的努力的话,我们应该理解。

法广:郭飞雄2007年被判刑但决定不上诉,您表示理解;在他服刑期间,您在狱外为他绝食抗议,并致信国家领导人;如今,家庭已经是天各一方:这种理解是不是有时候也会感到代价沉重呢?

张青:怎么说呢……我觉得,人类的进步总是有很多人要付出努力的,这是我能理解的。我读了很多历史书,每个社会的进步都不是等待来的,都是要有人去努力的。在努力的过程中,肯定有些时候与正常人的生活不一样,包括像我们今天这样分居两地,我对此是有思想准备的。

法广:孩子们常年不能在父亲身边生活,又因为父亲而不能正常就学。他们是否能理解父亲的选择呢?

张青:郭飞雄刚刚开始受到打压的时候,孩子们还小。大孩子才8、9岁,小孩子只有3、4岁,所以,很多事他们当时都不知道。发现不能上学的时候,孩子们非常难过。我对他们讲,不管你们的爸爸做什么,你作为孩子,不管你在那里,你上学的权利都是天经地义的。所以,你们应该明白这些事不是你父亲的错,而是别人的错……我这样向他们解释,他们肯定懂得,也能够理解。

法广:您最近曾去华盛顿为郭飞雄呼吁,很像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郭飞雄的安危依然是您生活的重要内容……

张青:是。他的安危是我非常重要的事情。当局一直不允许他与律师见面,已经快70天了,我非常困惑当局究竟想掩盖什么。我当然想知道他是否有人身安全问题。所以我需要努力,寻求外界的帮助。

法广:那您现在在美国的生活如何?自己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张青:现在主要是在读书,英语还不是太好,造成很大限制,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学习,我会把学习坚持下去。对于郭飞雄的案子,我会尽我所能为他呼吁,寻求外界的帮助,因为无论是中国2006年对维权活动的镇压,还是这一次对公民运动的镇压,郭飞雄都是受酷刑和非法对待最严重的一个。这一次所有的人都能见律师,只有他不能,作为家人,我非常担心他在监狱里的身体状况,担心他是否受到酷刑,是否在绝食抗议。这样的情况其实就是给我一个难题,我必须做些事情,面对这个挑战,起码要让律师见到他,知道他的状况如何,最起码我要知道他是不是安全。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