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9日星期六

要闻转载: 清廉奖第一次授予中国——记者罗昌平(图)

看中国 - 看中国新问
 
Upgrade your vanity.

Save up to 70% on bathroom vanities with factory-direct prices at Modern Bathroom!
From our sponsors
清廉奖第一次授予中国——记者罗昌平(图)
Nov 8th 2013, 20:39


《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透明国际清廉奖授予中国记者罗昌平

【看中国2013年11月09日讯】透明国际本年度清廉奖(Integrity Award)的获奖人之一是中国记者、《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另一位获奖者是安哥拉记者、人权活动人士德莫莱斯(Rafael Marques de Morais)。透明国际在一份新闻声明中表示,两位获奖人是世界各地许多个人和组织与腐败作斗争的勇气和决心的杰出代表。声明指出,罗昌平在困难的媒体环境中在他的个人博客里勇敢地揭露了腐败现象。

用微博扳倒"老虎"

现年33岁的罗昌平曾任《中国商报》首席记者,《新京报》深度报道部主编,现为《财经》杂志副主编。他擅长政治经济、财经领域的独立新闻调查,发表过包括对上海社保案等一系列腐败案件的调查。2012年12月,罗昌平在新浪博客及认证微博上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涉嫌伪造学历、结成官商同盟等问题。当时,国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对媒体回应称:"上述消息纯属污蔑造谣"。5个月后的2013年5月,刘铁男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透明国际主席拉贝勒(Huguette Labelle)表示,本年度清廉奖的两位获奖者代表了国际反腐败运动的诉求,包括制止滥权、秘密交易和行贿受贿。"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向腐败挑战,德莫莱斯和罗昌平用他们所选择的打击这一弊端的方式给我们带来了启示。"

"夹缝里也能做出事情"

罗昌平是获得透明国际清廉奖的第一位中国人。他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很高兴获奖,这是对他新闻工作和反腐努力的肯定。

罗昌平指出,媒体在反腐的过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披露政府本该披露但没有披露的信息。我觉得媒体在这方面还是有很大的余地可以做事情的。"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中国媒体人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自己本来可以有的很多权利,即便是在夹缝中,其实也还是有不少空间可以做事的。只是大家现在普遍情绪不好,能够踏踏实实作这件事的人现在越来越少了。"


看中国编辑附罗昌平获奖演说:

在"政治雾霾"中前行

013年11月8日,德国柏林,透明国际组织将一年一度的"清廉奖"授予我。当天也是中国记者节,以下是我在颁奖典礼上的致辞——

尊敬的拉贝勒主席、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好!

在我生活的城市北京,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空气质量。因为雾霾、粉尘太严重,这里产生了一种新的病征,叫北京咳(Beijing Cough),它跟长城、烤鸭一起,写入了北京旅游手册。

但在北京,在中国,比大气雾霾更为严重的,是政治雾霾。甚至可以说,大气雾霾的产生跟政治雾霾的存在有着因果关系。不少人开始逃离北京,正如不少人开始逃离中国,他们调侃,再不走就连路都看不清了。

2012年年初,重庆发生了中国30年来最大的政治事件——王、谷、薄系列串案。通过社交媒体,民众第一次目睹并分享了高层政治斗争,即便是中共高级官员,也无法通过传统的方式垄断信息,他们一样要通过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获得这一事件的最新进展。

在过去,职业记者是透明使者,他们揭露权力不愿意公开的密室交易,至今仍然受到极为严格的管制。互联网的产生是科技创新,尤其当微博、微信渗透到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极大地改变了社会,数以亿计的个体成了公民记者,使得信息突破了时空限制,处在持续的动态发展中。

正是看到这种变化,在2012年年底,我打破职业记者与公民记者的界限,通过微博实名举报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贪腐行为,并导致他在半年后落马。在这之前,刘铁男已经被情妇、合伙人和老干部接力举报,也被媒体曝光,尽管证据十分充足,但这些信息都被屏蔽了,我的举报将它们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我想提醒官僚系统:一个新的时代来了!势不可挡!

很显然,这是对传统反腐模式的一次颠覆与讽刺。中国有句老话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官办天网既防不住"体小"的苍蝇,也逮不住"力大"的老虎。互联网则成了另一张民办天网,可以集合不同地方、不同时间的个体进行分工协作。一个自由的思享市场由此形成,这是史无前例的信息反垄断。

今天的中国,腐败几乎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它如癌细胞蔓延至社会各个角落,形成"全民腐败"的共罪结构。在信息时代,权力的垄断不只是依靠暴力,还可以通过控制信息实现。无论权力的产生过程,还是权力的运行环节,信息不对称与行权不透明,已经成为中国政治生态的最大弊病。这就是政治雾霾。

过去二十年,透明国际组织做出了持续而卓越的贡献,通过清廉指数(CPI)和行贿指数(BPI)测绘全球的政治雾霾,中国因此多了一面镜子,一个参照系。

我去参观了柏林的地标——德国国会大厦,在古老建筑中新建现代的玻璃穹顶,不仅将阳光反射进议会大厅,议员都在游人目光下工作,由此构成独一无二的阳光议会。我们也希望能将更多的阳光引入中国政治,我们对中国政府寄予了太多期待,比如呼吁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这个世界通用的"阳光法案"正是扫除政治雾霾的最好工具之一。

今天,也是中国的记者节。我想,每一个职业记者与公民记者都应该庆祝自己的节日。但是,我的不少同行却因正常报道、因揭露腐败官员的劣迹而受到骚扰,被免职,被逮捕,被判刑……我向他们表示致敬,同时呼吁,媒体和记者应该得到更多的尊重和保护,让他们在反腐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中国,若要驱散政治阴霾,推进腐败防治工作,不可能只靠政府,也需要公民社会和私营领域的共同努力。跟司法系统类似,一个独立、权威的新闻行业,是建立阳光政府与透明政治的重要基础。

这是清廉奖第一次颁给中国,我想,最应该获得这个奖项的是中国的官员,而非记者,但愿不是查无此人。

谢谢大家!

来源: 德国之声中文网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邮订阅 - 请输入你的电邮

网页浏览总次数